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5-29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5-29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5-29)     

截教仙844 九公連斬二魔神那父口吞混元劍

鴻蒙紫氣,曾經被人稱作是大道之機,相傳只有擁有鴻蒙紫氣,才能成就混元,證道成圣。
    昔日鴻鈞于紫霄宮分圣位,圣位七尊,鴻蒙紫氣就有七道。自那之后,再未聽說過有其他鴻蒙紫氣的存在,洪荒修士也就認可了鴻蒙紫氣只有七道的說法。
    隨著鴻鈞禍亂洪荒之陰謀敗露,鴻蒙紫氣之真相才為人所知。原來,這鴻蒙紫氣一共有九道,七尊圣位是七道,準提佛母除圣位之外,還有一道。再加上鴻鈞那一道,算起來正好是九道。
    而且,這鴻蒙紫氣也不是什么大道之機,是混沌魔神紫炁九分所化。是鴻鈞用來算計天道,壓制諸圣的手段之一,什么鴻鈞斬紫炁,紫炁破碎造化玉碟,不過是鴻鈞用來欺騙天下人的手段罷了。
    今日,天道破,鴻蒙紫氣離開七大教主,混沌魔神紫炁出世。
    昔日一身化九道鴻蒙紫氣,今日卻只余七道,一道被6波關打入無尾幡中,一道被6波關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祭煉成了兵器。
    無尾幡是什么寶貝,紫炁不知道,無尾幡現世之時,他還九分于諸圣體內呢。更不會知道,就是這無尾幡,要他付出了巨大的代價。
    此時,那紫炁正與七大教主圍攻之中,但見他時而化成七人,仗太極之道、造化之道、寂滅之道、戊土之道、庚金之道、戕神之道、太陽之道與七圣混戰。時而又合作一人,于戰團之間閃展騰挪。
    自七大教主圍紫炁,他們幾個就圍而不攻,很少下狠手攻擊紫炁。可就在這一刻,也不知道大日如來是怎么了,突然祭出日精輪,化作一道金色火焰向紫炁擊去。
    這個時候,紫炁剛剛合在一起,見大日如來祭出日精輪,紫炁哈哈一笑。翻手打出一道白光。
    日精輪遇白光,直接從空中落下,大日如來瞬間察覺到,自己置于日精輪中的元神烙印沒有了。
    以戕神之道戕殺了日精輪中的大日如來元神。紫炁將身一晃,一化為七,其中六個出手抵擋諸位教主攻擊,剩下的那個直奔日精輪飛去。
    日精輪對大日如來十分重要,大日如來哪里會讓它落在紫炁手中?只見大日如來化作一道虹光。向日精輪飛去。
    “師弟,不可!”看到大日如來所為,阿彌陀佛大聲呼喊,試圖喚回大日如來。
    可是,晚了!
    大日如來一動,七大教主形成的包圍圈就有了破綻,那似乎要與大日如來爭奪日精輪的紫炁直沖而起,沖出戰團。
    飛離七大教主包圍之后,這紫炁將身一晃,尚在戰團中的六個紫炁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紫炁走也!”紫炁大笑一聲。化作紫氣疾走,往混沌中扎去。
    就在這時,兜率宮前。準提佛母站在門口,抬手摘下掛于宮門上的無尾幡。
    就像元始天尊說的那樣,準提佛母和紫炁怨仇頗深,此時就好像出氣一樣,準提佛母抓無尾幡在手,狠狠地將其連連搖動。
    無尾幡于準提佛母手中搖,幡面上涌現絲絲黑氣,在那黑氣之中。一條細細紫氣仿佛格格不入,不斷于黑氣中游走。
    當無尾幡在準提佛母手中搖動第三下時,這寶貝已被滾滾黑氣裹住,只見一團黑氣包著準提佛母的手。根本看不見無尾幡。
    那道紫炁已沒入混沌之中,可此刻大日如來臉上卻沒有半分沮喪,其他教主也沒有因他輕舉妄動放走紫炁而怪罪他。
    “啊!”只聽混沌中傳出一聲大喊,大日如來哈哈一笑,一揚屠巫劍,一道血色劍光斬破混沌。風、水、地、火狂涌,在風、水、地、火之中,紫炁在不住地打滾。
    “哼!還說鴻鈞無謀,你哪里比得上鴻鈞?”6波關冷冷看了紫炁一眼,諷刺了他一句,才對阿彌陀佛道:“這紫炁就交予佛圣了。”
    “道友放心。”阿彌陀佛祭出三十六品混沌蓮臺,蓮臺出,懸于紫炁頭頂,那紫炁化作一道紫光,被吸入混沌蓮臺之中。
    此地大局已定,眾教主紛紛散開,于混沌中斬殺混沌魔神,兜率宮前只剩佛門三圣,與那一直閉目盤坐的老子。
    阿彌陀佛與準提佛母相視一眼,對大日如來道:“師弟,你于此守護太清道友,我與你準提師兄,往混沌各處打殺混沌魔神。”?大日如來很想問一句“為什么又是我”,但想了再想,只能應下守護老子的差事,目送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離去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陳九公于混沌中追殺那父,在陳九公后面,還有一個混沌魔神在追他。
    混沌魔神也有等級之分,最簡單的分辨方法就是看外貌。像沖入洪荒的第一個混沌魔神,就是長的像蝙蝠,被陳九公一劍斬了那個,這種只能維持魔神真身的,是最低級的混沌魔神。
    高級一點的混沌魔神呢,平日為人身,關鍵時刻會顯出魔神真身,就像剛死不久的乘黃、青耕,還有被陳九公追殺的那父。
    那么頂級的混沌魔神,就像盤古、鴻鈞、紫炁,這個級別的混沌魔神,沒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真身,他們無論面對什么樣的敵人,一直都是一個形象。
    經常說混沌魔神呈現出來的樣子,與人無異。其實啊,不是混沌魔神像人,而是人像混沌魔神。
    洪荒乃盤古開辟,天地第一批生靈,無論是什么種族,在法力精進到一個程度之后,都會仿照盤古變化自己模樣。
    而人族呢,又是女媧娘娘仿著自己形象造的,所以說,不是混沌魔神像人,而是人像盤古。
    現在追陳九公這個,為壯漢模樣,上身****,腰間纏著青色毛皮,遮擋下體,雙手持一對石棒,乃混沌魔神2負。
    陳九公不知道,這2負和他正在追殺的那父有大淵源,他們曾于天外混沌之中,合戰窫窳。不過啊,那也是被窫窳逼的,否則以他們自私自利的性格,是絕對不會聯手的。
    那父飛穿梭于混沌之中,可是不管他度有多快,都甩不開身后的陳九公。
    這時,只聽有人大喊,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他耳中,“那父,你我聯手,斬殺此獠,同得亙古恒寰!”
    “是……2負!”那父心頭一震,聽出來人是誰,對于2負的話,他不信,那亙古恒寰是什么東西?豈是二人能共享的?不過,想想自己和2負聯手的厲害,那父不禁動心了。在他看來,陳九公再厲害,也不如窫窳啊!自己和2負聯手,連窫窳都能打傷,陳九公又算得了什么?如果能殺了陳九公,到時再和2負爭奪那靈物也行啊。
    想到此處,那父于混沌中停住,反身一刀劈向朝自己飛來的混元劍。
    見那父停住,陳九公招手,混元劍倒飛,落入陳九公手中,陳九公雙手持劍,用盡全力斬出一劍。
    在后面,眼見陳九公停下,可把2負高興壞了,但見陳九公高舉混元劍,混元劍放出紫光萬丈,紫光中,異象連連,一個熟悉的身影,嚇得2負哇呀一聲:“盤古!”
    2負都看見了,于混元劍前的那父如何看不見?眼見那紫光中,盤古手提盤古斧,那父暗罵自己為何會聽2負的鬼話。
    混元劍下,紫光中盤古開天,盤古斧化開天三寶,破混沌、理風水、定鴻蒙。
    自知這一劍是躲不過去了,那父把手中刀祭出,擊向陳九公。
    刀還沒到陳九公面前,就被混元劍出的紫光絞碎,混元劍斬,幽幽紫光映在那父臉上,只見此時的那父一臉猙獰。
    那父搖身,現出真身,仍是那一,十身之怪魚模樣,千丈長之身猛沖而起,合身撞向紫光。
    一聲巨響,四圍混沌炸碎,風、水、地、火洶涌而出。在風、水、地、火之間,陳九公手提混元劍,冷冷地看著2負,在陳九公腳下,只有一個巴掌大小的魚頭,十個身子連一個都沒有了。
    “不好!”這回終于知道不好了,2負轉身就跑。
    “想走?晚了!”陳九公飛身沖起,持混元劍緊追2負。在他身后,風、水、地、火依舊狂暴、洶涌,而在風、水、地、火之中,那父之頭突然動了。
    那巴掌大小魚頭張開嘴,吸著周圍風、水、地、火,很快魚頭下生出一尾,此時只有一個身子的那父,和金魚沒什么兩樣。隨著四周風、水、地、火吸盡,那父生出八個身子,只是身形不大,只有三丈來長。這時,那父就開始吞吃混沌。
    就在那父起死回生之時,2負陷入了劫難之中。想他2負和那父聯手,能與窫窳爭斗,應該很厲害啊。但和陳九公交手之后,他的弱點被陳九公現了。
    這2負攻擊極強,但是防御很弱,說弱都是夸他,是特別的差。陳九公剛剛也納悶了,這2負明明是走以力證道的路子,那么肉身為何如此脆弱?
    不過,這些疑問在陳九公心里一閃而過,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取他性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