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61章玄黃世界(10-22)      第960章封印倚帝(10-22)      第959章因果(10-22)     

截教仙851 五圣巫皇圍鴻鈞地皇歸位玉碟出

天外混沌有魔神,一名乘黃,一名青耕。
    今日機緣巧合降至洪荒,是他們莫大的機緣,但也是他們天大的悲哀。
    因為他們一到洪荒,就遇到了手提混元劍的陳九公。
    乘黃,老者面,大紅衣,雙手持刀。青耕,童子狀,黃白小褂,手提大槍。
    乘黃和青耕不熟,如果以混沌魔神自私天性,他們決不會聯手對付陳九公。他們會趁著陳九公與一個廝殺時,或準備漁翁得利,或是趕快離去。
    可是,陳九公一出手,千萬劍氣籠罩乘黃、青耕。發覺到陳九公厲害,乘黃、青耕才被逼無奈,迫不得已的聯合起來對付陳九公。
    陳九公仗混元劍,劍光閃爍,劍勢如龍,只將乘黃、青耕籠罩在劍氣之間,二人根本無法輕易脫身。
    一道劍氣直奔胸前射來,乘黃只覺得心頭一涼,連忙架雙刀相迎。
    混元劍氣擊中雙刀,乘黃于混沌中祭煉無數歲月的兩口寶刀破碎,散落混沌之間。
    “啊!”乘黃大叫一聲,甩手將僅剩半截的刀身向陳九公拋出,然后將身一晃,于混沌中現出萬丈真身,龍首人面,雙耳中生黃色長蛇,體型如鴕鳥,無翼卻有四臂,四臂生刺,根根直立。
    見乘黃向自己撲來,而那青耕欲走,陳九公取出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碟祭出,造化玉碟閃著幽幽紫光,直奔青耕飛去。
    青耕是想著跑,和陳九公比,他差的太多,好幾次都險些命喪陳九公劍下。最重要的是陳九公眼中跳躍的混沌之火,讓青耕心驚膽寒。
    造化玉碟飛至青耕頭頂,垂下陣陣紫光,青耕大叫一聲,立舉長槍向造化玉碟刺去。
    嘭!
    槍刺中了造化玉碟,可破碎的卻是青耕手中槍。紫光落在青耕身上,青耕就覺得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痛,仰天大叫一聲,從頭到腳全滲出鮮血。
    在紫光中,青耕現出魔神真身,三頭九臂,身形似虎。人面長牙,一躍而起。向造化玉碟抓去。
    還沒等青耕碰到造化玉碟,造化玉碟就化作一道紫光,自青耕一頭眉心穿過。
    “啊!”青耕大叫一聲,一頭耷拉下去,邁開四條長腿,欲離開這危險地地方。此時青耕后悔了,后悔為什么要入洪荒。
    造化玉碟在后緊追,青耕看到乘黃在那“兇殘人”劍下,身上只剩下一臂。耳中長蛇都被斬斷,滿面是血,好是可憐。
    在青耕目光所及之間,就見陳九公持劍橫掃,劍光萬丈,乘黃碩大的頭顱隨劍光而起。
    “饒命!饒命!”青耕想也不想,化回童子身跪下求饒。可緊接著就看見自己人頭滾落于地。
    斬下青耕一頭,自他脖頸上又生一頭,陳九公反手一劍,然后轉身離去。
    洪荒天界。
    一些混沌魔神破開混沌,來在天界,可剛一露頭。迎接他們的就是洪荒準圣的圍攻。?天道剛破,只有少數混沌魔神來在洪荒,這些幸運的混沌魔神很多被陳九公、元始天尊斬殺于混沌之中。僅有寥寥幾個,才有機會來在天界。
    就這么幾個混沌魔神,被洪荒眾準圣群毆致死。此時,所有人都感覺很輕松,并沒有感覺自家教主所說的洪荒大劫是多么嚴重。他們哪里知道。這不過才剛剛開始罷了。
    他們七十多人一共才見到八個混沌魔神,而在混沌中死于陳九公、元始天尊劍下的,就不少于三十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亙古恒寰!汝與盤古有何干系?”突然,一個聲音傳自陳九公耳中,陳九公眉頭一挑,抬手一劍刺出。
    混元劍刃上三丈劍芒吞吐,前方混沌破開,陳九公大袖一揮,風、水、地、火向前涌去。
    與陳九公相隔不遠,一老者身著灰衣,手握長刀,見風、水、地、火涌來,張口一吸,那狂暴風、水、地、火被他吸入口中。
    陳九公上下打量這老者兩眼,能夠感覺到這位不好對付,開口問道:“來者何人?”
    “那父!”在陳九公打量他的同時,老者也在打量陳九公,“汝乃何人?”
    “洪荒,陳九公!”
    “洪荒……”那父向四周望望,最后把目光投向腳下,“原來如此。”
    見那父感應到了洪荒四界的存在,陳九公淡淡一笑,道:“遠來是客,奈何吾以刀劍相向?”這么說著,他整個人已來在那父面前,混元劍直刺其胸口。
    “哦?好劍!”目光落在混元劍上,那父向后連退十步,見混元劍劍刃射出劍芒,便仗刀抵擋。
    但凡混沌魔神,多是走以力證道的路子,這那父也是如此,長刀使來,威力無窮,變化多端,不知比那剛死在陳九公劍下的乘黃、青耕強上多少。
    混元劍劍刃前,射出三尺劍芒,劍芒銳利,散發毀滅萬物之氣息。
    那父揮刀,刀身寒光流轉,一刀斬破陳九公劍芒,反手一刀撩向陳九公左臉。
    陳九公右手仗劍直刺,左手則向那父手中大刀拍去。
    那父沒有試圖用刀斬陳九公左手,而是將刀掄起,抵擋混元劍。洪荒中少有人知道什么是亙古恒寰,可混沌魔神都知道。
    刀劍相交,混元劍上紫光大作,陳九公欲以混元劍之利破那父掌中刀。
    “破!”這聲不是陳九公喊的,而是出自那父之口,只聽他大喝一聲,刀上仿佛憑添三分銳利,破開紫光,斬于混元劍上。
    陳九公頓時感覺到手臂一麻,這那父肉身之強,似乎不亞于那將九轉玄功修煉至巔峰的鴻鈞。
    陳九公翻身向后倒飛,那父二話不說,揮刀直上,雙手掄刀力劈。
    陳九公甩手祭出混元劍,混元劍離手,于空中震動,一化為二,又二化為四……眨眼間,千萬混元劍密密麻麻,向那父殺去。
    成千上萬之混元劍天降,那父舞開手中刀,刀如風車飛速輪轉于身外,萬道寒光自刀上放射,與混元劍激烈碰撞。
    那父肉身是厲害,可他今日遇到的是混元劍,這毀滅之先天至寶,連鴻鈞的太極之道都能破開,就莫說他那父肉身。
    這那父呢,也是有眼力的主,將一口刀舞的水泄不通,有潑墨不進之勢,并于小范圍內閃展騰挪,躲避襲向自己要害的混元劍。
    如此一來,雖能避過要害,可那父身上還是出現了一道道傷口,這些都是混元劍造成的。
    但聽遠方一聲巨響,陳九公知道那是出自兜率宮,他知道在兜率宮前會發生什么,但這那父不除,他根本抽不出身去幫忙。
    就在陳九公感知到兜率宮前戰事之時,那父也有有所感應,“那是……紫炁!”
    剎那間,那父將身一晃,只聽“嘭”的一聲,于千萬混元劍攻擊中現出真身。
    “這是什么怪物?”看到那父真身,陳九公都有一種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的感覺。
    形如魚,渾身金鱗,龍尾,一首,十身。
    沒錯,是一首,十身。
    還真是稀奇,陳九公就見過腦袋多的,這還真是第一次見到一個腦袋下長著好多身子的。
    那父張開大口用力一吸,就好像昔日鯤鵬妖師施展鯤鵬吞天一般,將混沌間風、水、地、火與那千萬
    混沌劍全吸入口中。轉眼間,那千千萬萬混元劍全被那父吞入腹中。
    無了混元劍,陳九公卻不著急,混元劍是那么好吞的么?想到此處,陳九公手掐法決,準備召喚混元劍,自內向外破那父肉身。
    誰知,那父十個身子在巨大的頭顱后晃動,一個身子突然離開腦袋,而后那父龐大的身軀一扭,化作一道金光,向遠處飛去。
    見那父逃走,陳九公二目一瞪,被那父舍了的身子炸開,血肉滿天飛,混元劍至陳九公身前。
    陳九公抬手抓住混元劍,持劍向那父追去,他與這那父斗過,清楚以他那父神通,洪荒強者雖多,可十大教主之下,無人是他敵手,陳九公不能放他入天界。
    那父速度極快,比陳九公還要快上三分,當然這并非是那父多么擅飛,而是因為他們生長于混沌中,平日要撲捉吞食弱小的混沌魔神,來增強自身力量。同時,還要躲避強大者的追殺。所以,那父在應對陳九公追及時,于混沌中行動飛快,還不時使用一些技巧,避開追擊的混元劍。
    陳九公一路追趕那父,幾次出手被他躲過,此時陳九公不免有些著急,他追那父,元始天尊戰窫陽,這樣一來,就會有更多的混沌魔神進入天界,那么孔宣他們的壓力就會很大。
    想到此處,陳九公一邊催動混元劍向那父斬去,一邊準備施展一氣化三清之術,化三清道人圍堵那父。
    誰知陳九公剛要出手,還沒等他出手,就聽右邊轟的一聲,混沌破開,一個高大的身影踏風、水、地、火而來,見陳九公不禁大叫一聲,“亙古恒寰!”然后,就奔陳九公撲來。
    自當日得知自己眼中的混沌之火是什么東西之后,陳九公就知道,以后自己的麻煩絕對不會少。這不,這就有一個要寶貝不要命的。
    可是,現在陳九公根本沒空搭理他,眼下當務之急是斬殺那父。想到此處,陳九公想也不想,飛速向那父追去。
    那混沌魔神見陳九公欲走,在后緊追不舍。
    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