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3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3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3)     

截教仙842 殺汝者洪荒陳九公

“殺汝者,洪荒,陳九公1這是焦窠來在洪荒后聽到的第一句話,也是他這一生中聽到的最后一句話。p焦窠那巨大的身體分開,黑色的血液如雨灑在混沌之中。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洪荒!”
    “這就是盤古所開之洪荒?”
    一個個怪異的身影出現在陳九公視線中,陳九公飛身仗劍,左右搏殺。在遠處混沌中,元始天尊右手開天劍,右手盤古幡,也在不斷屠殺混沌魔神。
    陳九公不敢遠離,此時老子盤坐在兜率宮前,頭頂盤古縈念,似乎在醞釀著什么。再看陸波關、阿彌陀佛等人,也都坐在兜率宮前,全身上下都為紫光籠罩,頭頂溢出絲絲紫氣。
    陳九公知道他們在做什么,也知道自己現在要為他們護法,抬手輕推頂上道冠,三股清氣出,化作三人于混沌中游走,與混沌魔神交戰。
    “洪荒,我窫陽來也!”
    突然,一個洪亮的聲音自天外傳來。
    “窫陽!”聽到這個名字,陳九公一怔,忙招一氣化三清所成三清道人守護八大教主,他自己則尋聲飛去。
    窫陽,和數日前死于天庭的窫彭一樣,都是窫窳之子。如果這窫陽有窫彭之戰力,那么就算是孔宣,恐怕也非是他得敵手。
    混沌中,一赤衣大漢手持長戟,不住破開混沌向前。混沌開,風、水、地、火涌,大漢赤腳踏過狂暴的風、水、地、火,好似無事一般。“這就是吾父口中洪荒?與吾之所在也并無不同啊?”
    這大漢就是窫陽,他曾聽窫窳講過,說盤古開辟之天地,內含三千大道,如能吞噬,與自身大有裨益。今日窫陽于天外混沌中吞食弱小的混沌魔神,突然混沌塌陷。使他墜入洪荒。想到這可能就是父親所說洪荒,窫陽第一念頭就是尋找三千大道,而不是去通知閉關的窫窳。
    這就是混沌魔神,就像準提佛母說的。貪婪、自私,為追求自身力量無所不用其極,父子形如陌路,除了血脈關系之外,再無聯系。更無感情可言。
    懷著憧憬來在洪荒,可是窫陽發現,這里和自己以前所在之天外混沌沒什么兩樣啊,不禁暗自猜測:“難道三千大道就藏于這混沌中?”
    窫陽不知道,這混沌往下,才是真正的洪荒,才是洪荒之天,洪荒之地,洪荒之生靈。
    可他或許沒有機會見到那些了,他前方混沌破開。一道人手提幡、劍而來。
    窫陽定睛一看,不由得一愣,混沌魔神個個追求無上之力量,一個個形象兇殘、猙獰,哪有這般仙風道骨之輩?眼見元始天尊頭戴三寶白玉冠,天庭飽滿,濃眉高鼻,面如溫玉,尊榮富貴,一身不沾煙塵之水月大道袍。腰纏金絲帶,足蹬追云履,看得窫陽愣在當場。
    珠玉在側,覺我形穢!
    沒錯。窫陽這就叫自慚形穢。
    和洪荒修士不同,混沌魔神對于美好的事物,要么是搶為己有,要么就是毀滅。
    而對于人么,那就只有毀滅一道!
    窫陽大步邁開,手中長戟高舉。向前劈去。
    在窫陽出手的一剎那,元始天尊搖動盤古幡。
    相隔數萬里,陳九公遙見元始天尊已與窫陽交手,當即轉身將身邊不遠處,一個自天外混沌進入洪荒的混沌魔神斬殺,陳九公相信元始天尊有能力斬殺窫陽。
    此時,兜率宮前,阿彌陀佛大喝一聲,二目猛地睜開,一道紫氣自阿彌陀佛頭頂遁出,乃那傳說中的大道之機,鴻蒙紫氣是也!
    鴻蒙紫氣離了阿彌陀佛,凌空一轉,化作人形。
    此人身長七尺,面如紫玉,頭戴紫玉冠,身著紫金大道袍,腰纏紫帶,足蹬紫云履,不知道這人是有多么喜歡紫色,從頭到腳一身是紫。
    傳說開天四靈中最神秘,也是最強大的存在,混沌魔神之紫炁是也!
    “一氣化三清?盤古!”紫炁突然看見陳九公衍化之三清道人,同時三清也看見了他,一起向他殺來。
    紫炁將身一搖,周身閃爍億萬白光,于白光中,紫炁道:“寂滅!”
    紫炁話音落下,只見白光一閃,三清道人消失于白光之中。
    此時阿彌陀佛起身,將紫炁施展寂滅之道滅了陳九公的一氣化三清,忙翻手祭出戒刀。
    戒刀離了阿彌陀佛之手,只見刀光閃閃,奔紫炁襲去,破開紫炁身外白光。
    紫炁面露不屑之色,伸出右手,屈指一彈,一道紫光自指尖彈出,與戒刀相撞。霎時間,戒刀上閃爍之白色刀光消失。
    寂滅之道!
    這紫炁是不是班門弄斧?敢在阿彌陀佛面前施展寂滅之道!
    可刀光散去后,戒刀飛回阿彌陀佛身前,被阿彌陀佛抓在手中。好像比寂滅之道,阿彌陀佛還不如這紫炁!
    就在阿彌陀佛還要出手之時,只聽陸波關仰天長嘯,頂上遁出一道紫光。
    不是紫氣,是紫光!
    當年隨通天教主轉世之鴻蒙紫氣,如今已被陸波關煉做了兵器。
    紫光直入紫炁體內,紫炁面色一沉,“鴻鈞有智無謀,白白遭天道與爾等算計。”
    “紫炁,休得廢話,受死!”陸波關起身,大手于虛空一抓,一道鴻蒙紫氣于掌中化作長劍,陸波關飛身而起,仗劍向紫炁殺去。
    陸波關出手,阿彌陀佛同樣起身,揮刀向紫炁殺去。他知道,此時紫炁最弱的時候,此時不殺他,一會兒就難了。
    剛才面對阿彌陀佛,紫炁不顯半分膽怯,可此時多了陸波關,紫炁好像很忌憚的樣子,將身一晃,化作一道紫氣向混沌中扎去。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陸波關抬手祭劍,鴻蒙紫氣所化長劍離手,化作一道紫色劍氣,于空中攔截紫炁。
    兜率宮前,女媧娘娘一聲嬌喝,一道鴻蒙紫氣自她頭頂射出,女媧娘娘起身,羅袖一甩,乾坤造化鼎出,直追那道鴻蒙紫氣。
    眼看就要被乾坤造化鼎追上,這道鴻蒙紫氣凌空一轉,同樣化成人形,與剛才的紫炁一模一樣。只見他揮動大袖,左右扇動,玄光如幕交織一處,玄色光幕擋住乾坤造化鼎。
    造化之道!這個紫炁用的是造化之道!
    女媧娘娘卻一點也不驚訝,玉手一翻,一品造化玉碟于掌中,女媧娘娘抬手,造化玉碟化作一道玄光,擊破紫炁布下玄色光幕。
    “鴻鈞,無能之輩!”紫炁似乎很忌憚造化玉碟,凌空一轉,又化為紫氣,往混沌中扎去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哪里會叫他跑了,連連催動乾坤造化鼎、造化玉碟,追擊紫炁。
    這時,又有一道鴻蒙紫氣出,這道紫氣來自玄都**師。它同樣化成人形,依舊是紫炁。
    玄都**師起身,望向紫炁,翻手祭出一品造化玉碟。紫炁狠狠一咬牙,牙間蹦出幾個字,似乎是在痛罵鴻鈞,然后將身一晃,依舊化氣躲閃。
    緊接玄都**師,兩道鴻蒙紫氣幾乎同一時刻,自云中子、大日如來頂上沖起,凌空化作二人。此時,剛剛那四道紫氣聚來,萬丈紫光迸開,紫氣條條。
    陸波關、阿彌陀佛、女媧娘娘、玄都**師、云中子、大日如來齊齊沖入紫光、紫氣之中。
    如今兜率宮前,僅剩老子與準提佛母。老子就不用說了,他現在所做,和那幾位圣人不同,更何況他原來的那道鴻蒙紫氣,早就予了玄都**師。
    可是,準提佛母就奇怪了,剛剛鴻蒙紫氣離諸圣之先后與圣人們的道行息息相關,雖不知道論道行,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孰強孰弱,但準提佛母肯定比后天三圣要強。可現在,他還是被紫光籠罩著。
    面罩紫氣,緊閉雙目之準提佛母突然開口,道:“吾,準提是也!”說完間,兩道鴻蒙紫氣自準提佛母頭頂沖起,直奔那紫光中飛去。
    兩道紫氣離體,準提佛母站起,周身金光閃閃,僧袍、袈裟無風自動。
    準提佛母眼放金光,金光射出三尺開外,望向上空戰場,眼見六圣圍著紫炁緊攻,準提佛母飛身而起,向紫炁撲去。
    就在剛才,五道紫氣合一,化作紫炁。不知道這紫炁是不是腦子不靈光,剛剛面對陸波關和阿彌陀佛,他避而不戰,現在面對六圣圍攻,他反而不跑了,以一人之力斗六圣。
    這紫炁,也稱得上是大能,這等大神通之輩,怎么會有傻子?既然不傻,那就是藝高人膽大。
    在準提佛母未起身時,紫炁于六圣包圍之中,手中也不見靈寶、兵器,僅一一雙肉掌,與六圣相斗。
    此時之紫炁神通更勝剛才,除了曾經施展的寂滅之道、造化之道外,他還修煉了殺戮之道、太極之道、戊土之道與太陽之道,并且將所有大道都衍化完整,。
    又有兩道鴻蒙紫氣飛來,飛入紫炁體內,霎時間,紫炁又施展庚金之道、戕神之道,連破大日如來玄黃日月鐘與云中子的玄黃戊土旗。
    紫炁大戰神威,以一敵六,看似神通蓋世,可是只有紫炁自己知道,這幾位教主再無了鴻蒙紫氣后,各個了得!現在這般,必是有什么詭計。
    就在這時,只聽下方傳來一聲大喝:“紫炁,可還認得準提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