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61章玄黃世界(10-22)      第960章封印倚帝(10-22)      第959章因果(10-22)     

截教仙849 峨眉山地皇祭天鴻鈞至諸圣出山

ps:這是今天,截止此時已更新3萬字,求些訂閱、月票之類
    另注:本書中出現所有混沌魔神名字,都是出自山海經、大荒山經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三十三天上,混沌之中。
    兜率宮巍峨屹立。
    “諸位都掌大教,為混元教主,歷經多次量劫。然而今時非同往日,乃洪荒之劫!為我洪荒億萬生靈之劫,還望諸位齊心合力,保我洪荒天地,護我洪荒億萬生靈!”
    以元始天尊為首,九大教主相繼起身,齊向那老子拜道:“老師放心,我等必竭盡全力,護我洪荒!”
    這時,老子面上白光一閃,臉上露出笑容,從蒲團上站起,道:“諸位門下,皆已到達天庭?”
    眾教主紛紛頷首,各教門下此時已至天庭。
    “那就開始吧。”說著,老子抬手,示意九大教主出宮。
    可這時,九位教主誰也沒有動,齊齊看著老子。
    老子一愣,似有所悟,將目光轉向陳九公,苦笑道:“教主不義,壞我機緣。”
    “大師兄此言差矣。”聽老子這么說陳九公,女媧娘娘裝作很不滿的樣子,說道,“無邊功德,大師兄卻欲獨得,不可,不可。”
    “不錯!”準提佛母正色道:“天地雖為盤古所開,但卻非盤古一人之洪荒,此功德萬不可由道友一人獨享!”
    “大兄!”陸波關走在老子近前,道:“諸位所言不錯,此等功德當由我等均分才是。”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聽陸波關此言,元始天尊大笑,大手一翻,一團玄黃之氣現于掌中。“大兄,此功德算我一份。”
    被九大教主圍在中央,看著他們一個個手托功德。老子心中感動,剛想表示感謝。就被陳九公一把拉住。
    陳九公將手中一團玄黃之氣塞入老子袖中,笑道:“莫大功德,萬不可由一人獨享,道祖不義啊!”
    剛剛老子說陳九公不義,現在被陳九公將原話奉還,老子無奈,只能搖頭苦笑。
    元始天尊也將玄黃之氣塞入老子袖中,然后是陸波關、女媧娘娘、阿彌陀佛……
    這些玄黃之氣。就是當日諸位教主誅鴻鈞之功德,別看現在只有小小一團,卻是壓縮的結果。九大教主每人手中那看似不多的玄黃之氣,都不亞于大日如來凝聚玄黃日月鐘之功德。
    老子將功德一一收起,與九大教主一起,來在兜率宮外。
    于宮外站定,老子向陸波關問道:“三弟,可否準備妥當?”
    陸波關點點頭,大手一揚,六道黑氣自他袖中飛出。在虛空一絞,化作無尾幡。
    陸波關又自袖中抽出一道鴻蒙紫氣,這道鴻蒙紫氣并非他那一道。而是鴻鈞死后留下來的。
    陸波關將鴻蒙紫氣祭向無尾幡,鴻蒙紫氣至無尾幡前,突然停住并往后退。
    諸位教主見狀,無不大笑,陸波關冷笑,“想走?”抬手一指,無尾幡懸空搖動,幡面上涌出滾滾黑氣,黑氣將鴻蒙紫氣裹住。強拉入無尾幡中。
    之后就見無尾幡幡面上,一道細細的紫氣如線穿梭幡上。
    女媧娘娘美目中精光閃爍。撫掌笑道:“好!好!好!紫炁,你與鴻鈞聯手壓制我等多年。今日當有此報。”
    聽女媧娘娘此言,元始天尊哈哈大笑,對準提佛母道:“佛母,我等幾人中,還是你與這紫炁怨仇最深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聞言,抖抖雙肩,仿佛就要卸下身上重擔一樣,“苦我多年,今日合該他遭此劫。”
    “佛母所言甚是。”準提佛母話音剛落,就聽老子大聲道:“羅睺、紫炁,與鴻鈞同流合污,今日盡都難逃劫難。”說完,老子對陳九公道:“九公,開始吧。”
    “好!”陳九公雙手齊向外翻,右手中現出混元劍,左手中現出造化玉碟,當即朗聲道:“天道在上,弟子陳九公,得罪了!”說著,抬手一劍,指向上空。
    一道紫光自混元劍上沖起,上空層層混沌分開,現出狂暴的風、水、地、火,席卷四方。
    玄都**師看了自己老師一眼,似乎在詢問老子,是否需要自己以太極圖鎮壓風、水、地、火。
    老子微笑著搖頭,對玄都**師道:“今時不同往日,鴻鈞已去,天道是不會再為難九公了。”
    陳九公第一次破天道時,正遭鴻鈞算計,所以天道反擊。而今日,鴻鈞已去,天道甘愿被陳九公破開,又哪里會為難他?
    陳九公見風、水、地、火出,抬手將造化玉碟祭起,頓時光芒萬丈,風、水、地、火于紫光中泯滅。
    此時,混沌開,十大教主抬眼望去,只見那一層白光出現在混沌盡頭。
    這就是有形之天道。
    陳九公搖動手中混元劍,混元劍自陳九公手中直長,長至不知幾許,刺于那白光之上。
    轟隆!
    只聽一聲巨響,天地震動,洪荒四界都在晃動之中。
    天庭,南天門前。
    感覺到整個天界都在震動,玉帝忙對孔宣道:“諸位道友,要開始了。”
    截教眾仙都知道即將要發生什么,紛紛亮出靈寶、神兵。
    就在這時,四道流光自東方遁來,麒麟王、祖龍、嘲鳳、赑屃飛來,麒麟王向玉帝道:“大天尊,我等來遲了。”
    玉帝搖頭道:“諸位來的正是時候,人教六位道友鎮守天界之南,勢單力薄恐有不及,還望四位道友出手相助。”
    “大天尊放心!”祖龍一步跨出,擋在麒麟王身前,向玉帝道:“我等這就向南,準保南邊萬無一失。”
    “龍祖高義!”
    “哼!”麒麟王不滿地瞪了祖龍一眼,飛身向南而去。
    祖龍與玉帝別過,帶著兩個兒子去追麒麟王。
    那四位剛走,東方又來兩人,一個是截教之友馬有恒,一個是截教死敵黃龍真人。
    這兩位怎么到一起了?先不說他們和截教的關系,就注定了他們不是一路人。也別忘了,他倆早年在兩河國也沒少了爭斗。
    馬有恒來晚,是因為在五莊觀與鎮元子商量了一些事。而黃龍真人呢,是因為遲遲未能斬尸。今日之戰,萬般兇險,準圣以下在那些混沌魔神面前,根本沒有參戰的資格。
    自地皇之事了結,黃龍真人就回自己二仙山閉關修煉,試圖斬尸。元始天尊也曾算出,今日就是黃龍真人成就準圣之時,故命九大魔主于黑云山外等候黃龍真人。不想九大魔主性子一個比一個急,左等右等見黃龍真人不來,就沒再繼續等他,直接來了天庭。
    等黃龍真人到了黑云山,連個人影都沒看見,等他喚來黑云山土地一問才知道,不光自己九位師兄走了,連麒麟王、祖龍他們也都走了。
    黃龍真人這才趕上天庭,誰知路遇馬有恒,二人誰也沒與對方說話,卻一起來在南天門前。
    馬有恒一來,就與截教眾仙說話,而黃龍真人呢,徑自走到玉帝面前,想問問玉帝自己師兄們去哪里了。
    可還沒等黃龍真人開口,上空降道道白光如雨!
    白光臨身,眾人只感覺靈臺清明,全身上下四肢百骸飄飄然,難言其爽。
    孔宣渾身劇烈顫抖,此時此刻他感覺自己善、惡、自我,三尸似有合一之勢。
    不光是孔宣,玉帝、王母、山河老祖,都感覺自己道行略有增進。要知道,他們幾個在進一步,就是圣人。
    不對,天道破,洪荒再無圣人,應該是混元大羅金仙。
    天道的饋贈不止他們四個受益,各教眾強者都發現那白光對自己道行增進大有裨益。
    對洪荒生靈,天道依舊無私,每人只得一道白光,更多的白光自天界進入地仙界,賜予洪荒億萬生靈,無論是準圣也好,好是普通人也好,都能得到天道最后的饋贈。
    今日偌大天庭只有王母一人,就連那億萬天兵天將也由眾星君、天君率領下界,所以,整個洪荒天界,只有七十余人,白光就消失在天界,緊接著是狂風呼嘯,席卷天界。
    混沌之中,十大教主望著頭頂那個不知幾許的大窟窿。也不能說是窟窿,應該是洪荒混沌的那一邊,那是另一方天地。
    天道破,洪荒與天外混沌間再無阻隔!
    陰風自上灌下,整個混沌有多大,十大教主也說不出一個準備的數字,那么就更不知道洪荒與天外混沌之邊界有多廣,更加不知道第一波會面臨多少混沌魔神。
    這時,十大教主本應散開,像那些準圣一樣,于混沌四面八方鎮守,截殺各路混沌魔神。
    可是,卻只有元始天尊向東方飛去,其余人都在原地未動。
    陸波關、女媧娘娘、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、玄都**師、云中子、大日如來,七圣臉上紫光閃閃,紫光之下,七圣面色痛苦萬分,仿佛遭萬蟲噬心之苦。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    只聽一聲怪叫,陳九公抬頭望去,只見一混沌魔神自天外飛來,進入洪荒。
    這混沌魔神生得怪異,渾身漆黑,滿是絨毛,形似蝙蝠,三首,四翼,腹下六爪,口中發出難聽的聲音,“洪荒,這是洪荒,三千大道啊,我焦窠來也!咦?爾乃何人?”
    焦窠六只眼睛盯著他面前之人,但見一道紫色劍光,同時耳旁傳來一句話:“殺汝者,洪荒,陳九公!”
   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