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8-19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8-19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8-19)     

截教仙839 印大道太極破洪荒再無鴻鈞

鴻鈞隕落,天地震動。p萬里之外,封印戰場的天道之力散開,化作點點白光彌散于南瞻部洲。p但聞九天之上仙樂渺渺,陳九公就知道,天道又要降功德了。
    陳九公沒有猜錯,在十圣聯手誅滅鴻鈞后,天道降下功德,一來獎勵他們對洪荒的貢獻,二來就是找個理由給他們好處。
    功德多如云,連在一起,浩浩蕩蕩。加之十圣之身時,一分十份,分別落在諸圣面前。
    老子揚袖,大袖飄飄,將屬于自己那份功德收起。然后幽幽一嘆,道:“這或許是天道最后一次予我等功德了。”
    聽老子之言,元始天尊、陸波關、女媧娘娘、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神色都有些黯然。他們不同與那幾位后天圣人,他們更知道天道的偉大。如果不是天道指引他們對抗鴻鈞,等待洪荒生靈的將是鮮血和殺戮。
    大日如來匆匆將功德收起,來在老子面前,躬身拜道:“還望太清道祖告知,我父今身在何處?”
    不光是大日如來,就連女媧娘娘也有些驚訝,“大師兄,妖皇還活著?”
    老子點點頭,掐指推算天機,此時鴻鈞已死,他是唯一合天道之人,在推算天機一道上,無人能比。
    可是,老子推算片刻,最后卻搖搖頭,“天道不破,帝俊不出。”
    “什么!”大日如來有些著急,還想向老子詢問關于帝俊之事,卻被阿彌陀佛拉住。
    “師兄!”大日如來心急如焚,那可是他父親啊!
    阿彌陀佛搖搖頭,指了指向老子走去的準提佛母,并暗中傳音與大日如來,“師弟莫急,且聽你準提師兄如何說道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來在老子面前,問道:“道友,何時是破天道之最佳時機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這么問。是有原因的。雖然鴻鈞去了,但破天道終究是大事,還需要老子與天道溝通,了解天外混沌的情況。最重要的是那窫窳,這個昔日神通不亞于盤古的存在,恐怕是比鴻鈞還要強大的對手。
    聽準提佛母之言,老子再次掐指推算,很快說道:“三日后。吾于混沌中兜率宮講道,爾等皆上兜率宮聽道!”
    眾人紛紛應是,他們知道此時老子是在轉述天道的話,就像以前的鴻鈞一樣。而三日后的講道,也是天道借老子之口,為眾圣說法。
    宣布完天道的旨意,太清道祖飄然離去,女媧娘娘、玄都大法師向其余教主告辭,追老子而去。
    “諸位,我師徒去也!”然后是元始天尊。他和云中子一同離去。
    阿彌陀佛剛要開口,與陸波關、陳九公話別,就見準提佛母走向陳九公,笑道:“教主,快將我佛門寶物還來。”
    陳九公聞言一怔,似乎很不解地問道:“佛母哪里話,混沌鐘已還與佛門。”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準提佛母指著陳九公,笑著對陸波關道:“道友門下好弟子,自我山中取了大機緣還則罷了,還將我師兄弟多年積攢的靈寶都卷走了。”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陸波關聞言大笑。卻什么也沒說。
    陳九公知道準提佛母說的寶貝是什么,就是原來藏在分寶巖中那些寶物,陳九公連至寶都送出去好幾件了,哪里會賴著佛門寶貝不還?剛剛也不過是和準提佛母開個玩笑罷了。
    只見陳九公大袖一揮。道道流光自袖中飛出,于準提佛母面前化作一件件先天靈寶,仔細一看,竟有二十件之多。
    在靈臺方寸山時,準提佛母曾與陳九公說,昔日于分寶巖收寶。在得青蓮寶色旗和十二品金蓮之前,他和阿彌陀佛共得靈寶二十三件。當日地藏王佛奉準提佛母之命,取了一件。準提佛母取了戕神刀,又予了孫悟空擎天棒,算算剩二十件沒錯,準提佛母大袖一揮,將寶物全部收了。
    這時,陳九公道:“寶物奉還,九公與師祖多年未見,就先告辭了。”
    見寶貝無差,阿彌陀佛應道:“二位慢走!”
    陸波關也向佛門三圣道別,才與陳九公匆匆離去,望著他們二人背影,阿彌陀佛卻見準提佛母皺眉,不禁問道:“師弟,如何?”
    聽阿彌陀佛之問,準提佛母眉頭輕蹙,道:“截教教主已將寶物歸還,可為何師弟覺得少了些什么?”
    阿彌陀佛聞言一愣,就連大日如來也有些不解,剛才看陳九公挺爽快的啊,連至寶都送出去好幾件,還有什么寶貝值得他貪圖?
    “呀!”突然,準提佛母大叫一聲,對阿彌陀佛道:“師兄,乾坤袋!”
    “乾……”阿彌陀佛恍然大悟,這二十件寶貝可不是這么堆在分寶巖中的,當初可是收在先天靈寶乾坤袋中,然后才入得分寶巖。
    陳九公只把這二十件寶貝還回來了,那乾坤袋呢?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九公,你拿了準提什么寶貝?”就在準提佛母暗罵陳九公不地道的時候,陳九公已與陸波關來在東勝神洲之上,別人不了解陳九公,陸波關可了解他。就看陳九公別了佛門三圣,就拉著自己一路疾馳,陸波關就知道,陳九公應該是昧下了佛門什么寶貝。
    陳九公微微一笑,自袖中拿出一布袋,陸波關眼前一亮,似有所悟,“乾坤袋!六耳?”
    “師祖圣明。有此寶,六耳或有斬三尸之機緣,先借來與六耳悟道,來日再還與佛圣不遲。”沒錯,陳九公拿這乾坤袋,倒不是這乾坤袋多重要,而是這寶貝可助六耳參悟乾坤之道。
    陳九公話音剛落,就見乾坤袋上黃光一閃,是阿彌陀佛散了自己留在乾坤袋中的元神烙印。
    陳九公將乾坤袋收入袖中,向西牛賀洲方向一拱手。
    這時,陸波關道:“九公,我先回祖巫殿,三日后再于兜率宮相見。”
    聽說陸波關還要回祖巫殿去,陳九公忙出言向陸波關道:“師祖,和九公一起回金鰲島吧。”
    陸波關搖搖頭,道:“經輪回后,洪荒只有巫皇。再無通天,金鰲島不回也罷。”
    “這……”陳九公不知道陸波關是怎么想的,但見他一臉堅毅,熟知通天教主性子的陳九公知道。師祖他是一心要當巫皇了。
    既然陸波關心意已決,陳九公也沒再繼續相勸,只要祖師還在,不是比什么都重要么?他在北俱蘆洲稱皇又如何?只要截教弟子愿意認他,他就是截教祖師。想到此處,陳九公繼續問:“師祖,您還證道否?”
    陸波關搖搖頭,道:“天道將破,洪荒再無圣人,證道何用?”
    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,道:“天道破,圣人元神無處寄托,恐怕再也無法不磨不滅。”
    混元圣人萬劫不磨不滅,是指他們元神而言。證道成圣后。元神寄托天道,天道不破,元神不泯,就不會死。
    當然了,那轉世的云中子是例外。他轉世是機緣所致,轉世南瞻部洲爭地皇之位。否則元神在,即可重塑肉身。
    但以后天道若破,將再不存在不死不滅之圣人,圣人元神若傷,也會有神形俱滅之險。
    天道破與不破。對于陳九公來說,并無太大意義。自他破出天道之日起,他元神早就離了天道。只是其對其他圣人而言,恐怕就很難適應了。
    特別是混沌魔神將至。如果真有強大如盤古、鴻鈞一般的存在,恐怕真的會有圣人隕落。
    “師祖。”陳九公突然想起一事,向陸波關問道:“那分寶巖究竟是何物所化,為何進入弟子體內,化作兩團混沌之火?”說著,陳九公還指了指自己眼睛。只要在陳九公對面,就能看見他眼中燃著混沌之火。
    陸波關哈哈大笑,對他道:“九公啊,你可知,此乃天大之機緣也!”
    “哦?”陳九公一怔,想到那鴻鈞看著自己眼中火焰時,曾經驚訝的說了四個字,“師祖,亙古恒寰是何物?”
    聽陳九公之問,陸波關不答反問:“九公,你可知先天不滅靈光?”
    “弟子知道,那先天不滅靈光乃開天四靈不滅之根本。”陳九公想起開天四靈,相傳那四位元神不死,就是因為有先天不滅靈光。
    “不錯。”陸波關拉著陳九公直上禹余天,此處乃通天教主成道時開辟,為他一人之道場。陸波關將陳九公帶至禹余天,向他講述先天不滅靈光之來歷,還有那分寶巖所化混沌之火,究竟是何寶物。
    在禹余天中,陸波關為陳九公細數洪荒秘聞、因果,才解了陳九公心頭疑惑。
    其實,自打有知道混沌魔神這種生靈后,陳九公就很懷疑一件事,不是說混沌魔神沒有元神么?就像青雘、泰逢,甚至鴻鈞,的確都沒有元神。
    可那爡女、羅睺、玄龜是怎么回事?元神之體也就罷了,還不死!是,是說他們有先天不滅之靈光,可為何只有他們有,別的混沌魔神沒有?
    除了開天四靈,還有盤古。
    不是說盤古也是混沌魔神么?那他怎么元神,還能元神三分化三清?他是怎么辦到的?
    在明了一切之后,陳九公心滿意足地拜別元始天尊,出禹余天下混沌,準備回金鰲島。
    可就在出禹余天后,陳九公突然停下腳步,微微昂起頭,目光穿過厚厚混沌,落在那一層白光上。
    這就是天道!
    在洪荒中被傳的無比神秘之天道,整個洪荒最無私的存在。說它是規則,可它又有自己的思想。說它是生靈,他又無形體。
    陳九公曾試圖破開天道,可當真到了要破這天道的時候,陳九公又有些不舍。
    沒有下混沌返金鰲島,陳九公于混沌中行走,突然前方天光大亮,陳九公眉頭一皺,暗道:“難道自己走到哪位圣人道場了?”
    前方地勢開闊,一片平坦,無混沌,自成天地,內有一宮巍峨屹立,陳九公抬頭一看,只見那宮門上懸著一匾,匾上三字:兜率宮。
    現在的老子,就相當于以前的鴻鈞,以前鴻鈞于紫霄宮召見諸圣,現在老子弄出個兜率宮來倒也不足為奇。
    此時陳九公心情有些不好,不想入兜率宮,當即就想回自己金鰲島去。可這時,身后兜率宮門開,一個青衣小童自宮中走出,“教主留步!”
    “童兒何事?”陳九公轉身,向小童問了一句,然后沿階而上。其實不用問,他也知道,應該是老子有事要見自己。
    果然,小童道:“道祖請教主入宮。”說著,在前引路,將陳九公帶入宮中。
    這兜率宮,比昔日紫霄宮還冷清,連個法臺都沒有,只有十個蒲團,老子坐一個,其余九個不用問,自然是留給九大教主的。
    陳九公剛一進兜率宮,就聽老子道:“九公,坐下說話。”
    老子沒有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勢,陳九公也不客氣,向老子一拱手,直接拽一蒲團坐在老子對面。
    見陳九公坐定,老子開口,并也不饒彎子,直來直去道:“三日后破天道,可否?”
    陳九公聞言一怔,他早有心理準備,但沒想到會這么快。看這樣子,是三日后講道之后,就要破天道了。一時間,陳九公心里隱隱有些不忍,但知有些事不是自己不想做就能不做的。
    陳九公心中默嘆一口氣,淡淡道:“可。”
    似乎看出陳九公興致不高,老子微微一笑,問道:“怎么?莫非九公心亦不忍?”
    陳九公也不知道為什么,可能因為是天道把自己帶來洪荒的,亦或是那天在斜月三星洞前,是它助自己斬去執念?不知為何,陳九公就是心有不忍。
    在這一刻,老子眼中赤光流轉,一雙眼睛似乎能看透陳九公內心,“聽聞教主有件寶物?”
    “寶物?”陳九公心頭一動,隱約間心有所悟,笑著搖搖頭,“九公不才,以前倒是有許多寶物,只是都送與他人了。”
    陳九公此言一出,就聽老子哈哈大笑,“哪里是送人?不過是物歸原主罷了,想來九公已知我所說的是哪件寶物了吧?”
    與老子四目相對,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,“混元劍?”
    說完,二人相視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