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30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30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30)     

截教仙838 太極破鴻鈞化魔十圣分二十玉碟

二十四品造化玉碟,鴻蒙初判時,與天道齊出之至寶,在這二十四品造化玉碟中,蘊含著洪荒三千大道。
    其中有一品只蘊含魔道,一品蘊含太極之道,一品蘊含毀滅之道,一品蘊含造化之道,而其余二十品造化玉碟,每一品都蘊含至少上百條大道,孰強孰弱,一目了然。
    這四品最強的造化玉碟,魔道在鴻鈞手中。今日,十圣與鴻鈞決戰!鴻鈞掌中竹杖,即為那品魔道造化玉碟,不僅如此,這品造化玉碟更是他鴻鈞化魔之根本。
    而其他三品,太極之道于老子掌中,毀滅之道在陳九公這里,造化之道則為女媧娘娘所有。
    此時此刻,元始天尊、陸波關、女媧娘娘、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、玄都**師、云中子、大日如來,七大教主圍攻鴻鈞。
    老子、陳九公、女媧娘娘則于戰團外遠遠站立,他們三人相隔雖遠,卻呈三才之勢,在他們三人手中,各有一品造化玉碟。
    老子白發白須飄揚,身上太極大道袍無風自動,獵獵作響,只聽他大喝一聲,“太極!”掌中造化玉碟射出一道光束,光束分二色,半黑半白,直奔戰團中央沖去。
    陳九公一手持混元劍,一手高舉造化玉碟過頭,大聲道:“毀滅!”話音落下,一道紫色光束自造化玉碟上發出,直奔鴻鈞。
    女媧娘娘雙手托造化玉碟,嬌喝一聲,“造化!”一道白色光束自造化玉碟上發出。
    三道光束至身前,鴻鈞大喝一聲,六臂將六條竹杖掄動,無盡黑光籠罩住鴻鈞全身。
    三道光束至,擊在黑光之上,眼見黑光不破,老子、女媧娘娘和陳九公好似發力一般,將手中造化玉碟一起向前一推。那三道光束瞬間粗了三分。
    “嘭!”鴻鈞身外罩著的黑光破碎,三道光束齊至他身上,鴻鈞身形猛地一震,口中發出一聲大叫。
    嘭!
    嘭!
    嘭!
    嘭!
    嘭!
    嘭!
    鴻鈞手中六條竹杖炸開。六道黑光絞在一起,化作一品造化玉碟浮在鴻鈞頭頂,垂下無盡黑光阻擋三道光束。
    這層黑光好是厲害,將三道光束擋住的同時,也將七圣的攻擊攔下。
    老子抬手。造化玉碟出,化作一道神光,呈黑光二色,直奔鴻鈞飛去。
    女媧娘娘、陳九公齊齊抬手,掌中玉碟皆化神光,先后飛向鴻鈞。
    轟!
    一聲巨響,黑光破碎,三道神光倒飛回,在老子、女媧娘娘、陳九公手中化作造化玉碟。
    鴻鈞頭上,一品造化玉碟飛起。陸波關大手一揚,誅仙四劍齊出,千萬劍光將鴻鈞罩住。
    阿彌陀佛祭起三十六品混沌蓮臺,懸于鴻鈞頭頂,垂下道道混沌之氣。
    元始天尊、準提佛母、大日如來、云中子將鴻鈞圍住,使他處于混沌蓮臺封印之中。
    玄都**師手持太極圖一抖,一道金光自太極圖中彈出,將飛至空中的造化玉碟卷走。
    此時于道道劍光之中,鴻鈞面容蒼老下去,仍是滿頭白發。
    猛地把頭抬起。鴻鈞大吼一聲,將身一晃,化作一道玄光,沖出重重劍光、混沌蓮臺封印。
    “老賊。休走!”云中子把手中玄黃破法劍一丟,將身一縱,化作一道黃光,追上玄光,和玄光糾纏在一起。
    玄、黃二光不斷交錯、糾纏,在眾圣眼中。看到的卻是大道之爭。
    盤古開天,上清,下濁。濁氣聚而居中,成不動大地。地心有先天之精,號戊土,可載萬物,育生靈。
    一生二,太極生兩儀,陰陽出。陽者,無形,清也;陰者,厚重,濁也。
    太極之道剛衍化至兩儀,清濁分,戊土即敗。只見黃光倒飛而出,射至虛空,化作口嘔鮮血的云中子。
    太極之道對戊土之道,太極勝!
    元始天尊面色大變,連忙飛身至云中子身旁,扶住云中子。
    “老賊,我來會你!”只聽得一聲大喝,陸波關收了誅仙四劍,將身一搖,化成一道血光,直奔玄光而去。
    玄、血二光絞在一起,太極之道VS殺戮之道!
    大道衍化,太極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
    巽者,風也,風動無形,乃生靈孕育之相;坎者,水也,水勢無常,乃萬物生長之機。
    殺戮之道,也被稱作殺伐之道,顧名思義,主殺伐!殺伐起,血光現,移星易宿,龍蛇起陸,天地反覆。
    一生,一殺,雖不似太極、毀滅那般生、滅對立,但也處于兩極。
    玄光震,血光碎,陸波關憑空而現,在空中連退數步,鮮血已染紅青色袍服。
    這時,元始天尊拋出盤古開天劍,盤古開天劍化作一道黑氣,直向玄光擊去。
    玄光一抖,迎上盤古信念。
    盤古信念,無物不破,無法不破。但與那玄光撞擊在一起,卻反彈至元始天尊面前。
    元始天尊大袖一揮,收了盤古怨念,將身一晃,化作一道紫光,直奔玄光而去。
    太極戰毀滅!
    自陳九公破鴻鈞太極之道后,元始天尊亦化身毀滅之道,要與鴻鈞決個上下高低!
    玄光中,八卦合四象,四象合兩儀,兩儀化太極,陰陽如魚游動,太極生生不息。
    紫光中,盤古開天,開混沌,定風、水、地、火,判鴻蒙陰陽。
    一時間,玄、紫二色光芒大作。可轉瞬間,紫光沖起,凌空一轉,化作道袍凌亂的元始天尊。
    見元始天尊落敗,準提佛母大步踏出,“鴻鈞,看吾準提庚金之道!”說著,將身一晃,化作一道白光向玄光擊去。
    庚金帶煞,剛健最強。庚金者,天之太白也!氣純而銳,肅殺!
    陰陽游,太極轉!庚金則一往無前!
    太極之道對庚金之道。二者毫無花哨的對撞在一起。白光炸開,化作千萬毫光,將玄光罩住。
    玄光一轉,閃閃大作。千萬細細白光向四方彈開,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    阿彌陀佛抬手,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出,接住從空中落下的準提佛母。
    忽聞一聲長嘯,不似鶴戾。不似鷹啼,也不似鳳鳴,可其穿金裂石,有君臨天下之霸氣,亦有圣者教化蒼生之仁德。
    一道金色火光隨聲而起,直奔玄光而去。玄光中,太極定,陰陽散,太極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。
    四象中。有太陰。太陰性厚,可載世間萬象;太陰有德,可演滄海桑田。
    火光泯滅,只余一道虹光飛退,落于虛空化作大日如來。
    “南無阿彌陀佛!”阿彌陀佛朗聲念佛號,邀道:“娘娘,請!”
    聽阿彌陀佛此言,女媧娘娘先是一怔,而后反應過來,其人已化作一道玄光。而阿彌陀佛。化作一道白光。
    造化之道、寂滅之道,一生一滅,齊攻太極之道。
    只見太極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。四象生八卦。八卦合四象,四象合兩儀,兩儀太極出,太極之道,生死幻滅,萬千無窮。
    不多時。空中只余一道玄光,寂滅之道、造化之道敗!
    玄都**師看了看自己老師,只見老子沖自己點頭,玄都**師將太極圖往空中一拋,太極圖化作一道金光沖起,金光沖起百丈倒卷而下,將玄都**師籠罩。
    于金光中,玄都**師化作一道赤光,赤光大作,將金光吸收,吸盡了金光的赤光沖起,與玄光絞在一處,爭斗不休。
    太極之爭!同樣是太極之道,一個是統治洪荒億萬年之鴻鈞道祖,一個是掌先天至寶之人教玄都教主。
    一道金光落至虛空,化作阿彌陀佛。看了身旁的元始天尊一眼,見這位玉清圣人面無血色,阿彌陀佛不禁苦笑,“這老賊,道行著實了得!”
    元始天尊深吸一口氣,搖了搖頭,眼看玄都**師所化赤光與那玄光絞在一起爭斗,不禁嘆道:“鴻鈞,神通洪荒第一,怎可惜與我洪荒無益,哎……”
    直至此時此刻,洪荒諸圣,云中子、陸波關、元始天尊、準提佛母、大日如來、阿彌陀佛、女媧娘娘相繼敗于鴻鈞之手。
    就像元始天尊剛才說的,無論你承認與否,這鴻鈞都是洪荒第一人。一身神通,著實了得,有傲視諸天之資本。
    眼見玄都**師落敗,老子輕嘆一聲,翻手現出一品造化玉碟,此時這位太清道祖也要化身太極之道,與鴻鈞大戰一場。
    可就在這時,卻聽女媧娘娘道:“大師兄,且看九公破他太極之道!”
    “哦?”老子聞言抬頭望去,只見那玄光直奔陳九公而去,看樣子是主動去找陳九公。老子淡淡一笑,翻手將手中造化玉碟收起,“也罷,由他去吧。”
    女媧娘娘微微一笑,不再多言。她剛才那么說,無非是想給老子一個臺階下,免得老子尷尬。
    眼看玄光向自己飛來,陳九公收了混元劍,整個人化作一道紫光迎上。
    玄光、紫光交纏就不休,九圣圍繞周圍觀戰,在這些圣人眼中,只見太極如一,主防;毀滅無忌,主破。不過太極也不是一味防御,有時還會衍化陰陽,消磨毀滅。可每次太極反擊時,毀滅都以攻代守,逼太極重新防御。
    突然,紫光外赤、白、青三色光芒一閃而逝,可紫光就好像強了很多,直將那玄光壓制住。
    老子緩緩閉上了雙眼,但他卻看到了這樣一幕,太極陰陽如魚,陰陽游動,生生不息。一道紫光似劍,不斷直刺太極。突然,那紫光化作人形,手中提著法器似斧像鉞,向著陰陽魚連劈帶斬。
    陰陽游走,如魚轉動,使整個太極處于一種無比玄妙的境地。
    見還是無法破開太極,紫光重現,這回卻變得十分銳利,仿佛劍光,直插陰陽交匯之處。太極劇烈的震動,將紫光彈開。紫光倒飛十丈開外,止住退勢,卻仍緩緩向后。
    老子猛地睜開雙眼,老子知道陳九公在蓄勢,他與鴻鈞決戰的時候到了。
    紫光仍在后退。可在諸圣眼中,紫光每退一寸,都暗合大道至理,玄妙無上。突然。紫光定住,下一刻仿佛穿梭空間而過一樣,直接出現在玄光前。
    這時,諸圣齊齊閉上眼睛,就見億萬道細細的紫色毫光齊刺在太極之上。
    霎時間。游走的陰陽停滯,億萬紫色毫光轉動,陰陽二氣溢散,陰陽分,太極破。
    同一時刻,諸圣齊齊睜開雙眼,紛紛向一個方向聚去。只見那鴻鈞從半空跌落,單膝跪于一云上。
    鴻鈞敗了,徹底的敗了。先是衍化太極之道,還原二十四品造化玉碟。衍化十二大道分身;后仗造化玉碟入魔,施展魔道秘法;最后,以身化道,與諸圣互相印證大道上下。
    一口血噴出,染紅了白云,鴻鈞猛地起身,目光寒光,掃視諸圣
    這一刻,諸圣都停了下來,將托著鴻鈞的白云圍住。靜靜地看著個執掌洪荒十八個元會的人。他曾享盡無上尊榮,受億萬蒼生敬仰;曾執掌洪荒天地,言出法隨,無人敢違逆他口中說出的任意一句話;他曾于洪荒掀起血雨腥風。巫妖劫、封神劫、人間劫、賢者劫,四次量劫中有無數人因他而死。
    他,就是鴻鈞!雖有萬般罪孽,但他是洪荒之無上強者,強者有強者的死法,無論他作惡與否。在他死前,都應予他足夠的尊重。
    所以,在鴻鈞徹底被擊敗之后,反而無人出言譏諷、辱罵于他。
    鴻鈞舉目望向陳九公,淡淡道:“陳九公,你不如我。”
    聽鴻鈞此言,老子等人誰也沒有說話。
    陳九公面不改色,輕輕頷首,道:“不錯,若是單打獨斗,陳九公非你敵手。”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鴻鈞輕笑,鮮血自嘴角流下,“天道不公,天道不公,予你陳九公無上機緣,卻……”
    “鴻鈞!”準提佛母上前一步,出言打斷鴻鈞的話,“天道不公?鴻鈞,是你私心太重!你若心為洪荒,天道豈會排斥于你?”
    此時鴻鈞已是窮途末路,諸圣給他最后的尊嚴,但準提佛母不會任由他胡言亂語。天道、諸圣除鴻鈞,不是因為鴻鈞在他們之上,而是因為鴻鈞一心牟取天道之力。
    要知道,天道之力是天道準備留給洪荒眾生的,以便讓他們有能夠增長實力,來應付即將來臨的洪荒大劫。對,洪荒大劫,整個洪荒的大劫。
    其實,天道并不在意自己的力量歸誰所有,可唯獨鴻鈞不行。因為,即使鴻鈞得到了天道之力,在洪荒大劫來臨之時,他也不會率領洪荒眾生應劫。到時候,鴻鈞避世逍遙,洪荒億萬生靈死難,才是天道不想看到的。
    所以,才有今日諸圣戰鴻鈞!
    對于準提佛母的話,鴻鈞好像沒聽進去,仍是目不轉睛地望著陳九公,蒼老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,問道:“吾鴻鈞,洪荒第一人?”
    陳九公應道:“鴻鈞,甲天下也!”在這一刻,陳九公并沒有否認鴻鈞的強大,即使作為對手,陳九公也承認他鴻鈞確實厲害。無論是手段,還是神通,皆為洪荒翹楚。若非天道聯合諸圣,用盡各種手段,恐怕還真奈何不得他。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聽陳九公承認自己是洪荒最強者,鴻鈞哈哈大笑。
    “鴻鈞。”這時老子突然開口說話,他可以給予鴻鈞最后的尊嚴,但卻需要從鴻鈞這里知道一些事,只聽他問鴻鈞道:“羅睺、帝俊何在?”
    沒錯,老子問的正是那兩位。羅睺、帝俊,也不知道他們是被鴻鈞掌控的可憐人,還是與鴻鈞狼狽為奸的惡人。但無論如何,老子也要知道他們在哪里,帝俊也就罷了,可那羅睺不同,他本不是洪荒生靈,來自天外混沌,也就是混沌魔神。
    聽老子提起那兩位,元始天尊眉頭微皺,他曾與混沌中戰羅睺、帝俊,知道他們在鴻鈞掌控之下。想今日與諸圣決戰,鴻鈞竟然沒帶他們,想必是有大陰謀。
    “我父……”聽到老子提起帝俊,大日如來頂門冒出太陽真火,那帝俊是他父親,他沒想到帝俊還活著。
    大日如來剛要上前,就被準提佛母攔住了,準提佛母暗中向他傳音,“師弟稍安勿躁,且聽太清道友問他。”
    聽準提佛母這么說,大日如來就靜了下來,只是看他那急切的神色和緊緊握著屠巫劍的手,就知道他并不平靜。
    這時,鴻鈞止住笑聲,目光轉向老子,聲音雖有些沙啞,但仍然中氣十足,“太清,鴻鈞輸了。”
    老子聞言一怔,眾圣也都有些驚訝,但想到或許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,也就沒有多想。
    可鴻鈞卻道:“爾等聯手于吾為敵,是為這洪荒。可吾鴻鈞來自天外混沌。”說到此處,鴻鈞低頭看著自己抬起的雙手,笑道:“吾所欲,僅一‘力’字也,洪荒天地、萬物蒼生,與吾何干?”
    “鴻鈞……”老子聞言氣結,不由得須發皆張。
    只聽鴻鈞哈哈大笑,“求之不得,去也!”
    話音落下,只見鴻鈞全身上下化作玄光,玄光之中傳出鴻鈞那蒼老、沙啞的聲音,“高臥九重云,蒲團了道真;天地玄黃外,吾當掌教尊。盤古生太極,兩儀四象循;一道傳三友,二教闡截分。玄門都領袖,一氣化鴻鈞。”
    話音落下,玄光散開,消于天地之間,只有一道鴻蒙紫氣孤零零地浮在半空。
    從此,洪荒再無鴻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