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7-21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7-21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7-21)     

截教仙837 陳九公力戰鴻鈞毀滅之道破太極

南瞻部洲,峨眉山上空,九霄云間。
    洪荒十圣與鴻鈞之戰場!
    陳九公、老子、元始天尊、6波關、女媧娘娘、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、玄都**師、云中子、大日如來,再加上被他們圍攻的鴻鈞,正是洪荒最強大的十一個人。
    今日之戰,開天辟地以來,第一惡戰!
    經過一番苦戰之后,鴻鈞太極之道破,十二大道分身盡亡。
    此時八圣鎮于八方,中間是陳九公與鴻鈞對立。
    此時的鴻鈞,面容比之戰前更加蒼老,面色潮紅,嘴角隱隱有血跡。
    再看陳九公,握著混元劍手上不斷滴下鮮血,一滴滴鮮血滴在腳下白云上,染紅了云頭。
    突然,鴻鈞腳下之白云破碎,老子自下沖上,揮扁拐狠狠掃向他腰間。
    鴻鈞雙肩抖動,二十品造化玉碟齊轉。與此同時,八圣紛紛出手,與老子將鴻鈞圍在中央,如走馬燈一般,輪戰鴻鈞。
    鴻鈞強,真強!無愧洪荒第一人之稱,面對九大教主圍攻,二十品造化玉碟衍化無盡玄門妙法,不斷攻擊九圣,還有道道紫霄神雷如雨,逼迫九大教主各仗靈寶抵擋。外仗九轉玄功,現三頭六臂之相,將那六條竹杖使開,抵擋來自四面八方之攻擊。
    陳九公長出一口濁氣,抬眼望去,見鴻鈞于諸圣圍攻之中尚且屹立不倒,不禁幽幽一嘆,“本為洪荒至強,奈何為賊、盜,禍亂洪荒十余個元會,殘害無數無辜之生靈。鴻鈞,你可知罪?”
    陳九公此言一出,鴻鈞仰天長嘯,霎時間杖影重重,擊向九大教主,而他鴻鈞于戰團中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    九圣一見鴻鈞無了蹤影。面上齊齊變色,縱使為敵,也不得不承認此人之蓋世神通,如果今日叫他走了。必是洪荒之大害。
    鴻鈞沒走,出現在九大教主包圍外,揮杖向陳九公沖來,似乎剛才陳九公的一句話,激怒了他。
    陳九公深吸一口氣。靜靜地看著鴻鈞,眼中閃著兩團混沌之火。
    見那杖影一閃,陳九公舉劍,劍杖相交,鴻鈞按杖壓陳九公手中劍,竹杖上玄光隱現,陰陽出,太極現!
    陳九公以混元劍抵竹杖,冷哼一聲,腦后赤、白、青三光輪轉。同時混元劍上紫光起,分太極,散兩儀。
    “滾開!”見諸圣向自己圍來,鴻鈞怒吼一聲,身外二十品造化玉碟齊放光芒,陣陣玄光相連,形成光幕將九圣阻隔于外,不讓他們涉入自己與陳九公之爭。
    “陳九公,吾之太極之道不破!”鴻鈞大吼,身外憑現陰陽之氣。陰陽游匯,太極現。
    陳九公雙臂用力,磕開竹杖,向后退去。并且一震手中混元劍,混沌劍化作一道紫氣脫離陳九公之手,于空中化作道道劍氣齊射,將一個個陰陽魚破開。
    “鴻鈞,汝太極,吾破矣!”見混元劍破了太極陰陽魚。陳九公抬手,道道劍氣至陳九公手前,合于一處凝作混元劍。陳九公持劍在手,直沖向鴻鈞,混元劍高高舉起,狠狠斬下。
    此時周圍玄色光幕盡碎,二十品造化玉碟一一飛入鴻鈞袖中,九大教主一擁而上,把鴻鈞圍住,紛紛仗靈寶攻擊鴻鈞。
    可此時鴻鈞眼中只有陳九公一人!
    面對陳九公這一劍,鴻鈞雙手舞竹杖,竹杖舞轉間,似陰陽游動,若魚,成太極。
    玄光千萬,在玄光中,太極如一,衍化萬事萬物。
    陳九公面不改色,劍上無紫色劍光,也無玄妙圖案。陳九公卻在面對鴻鈞時,緩緩閉上了眼睛,一劍刺去,直至太極之中心,陰陽交匯之處。霎時間,陰陽斷,兩儀散,四象滅,八卦損,萬物毀滅。
    “噗!”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,鴻鈞調集天道之力,一杖將陳九公打飛出去。
    在鴻鈞打飛陳九公的同時,九大教主的攻擊一一落在鴻鈞身上。
    鴻鈞仿佛受傷憤怒的雄獅,口中不斷出咆哮,竹杖連連擊出,將云中子、玄都**師、準提佛母先后打翻在空中。
    “鴻鈞,汝之太極,盡為吾毀滅所破。”突然一個聲音傳來,陳九公那淡然的聲音在鴻鈞耳旁蕩,鴻鈞一怔,直接將身一晃,再次消失在眾圣圍攻之中。
    陳九公正于云頭上暗自療傷,剛挨了鴻鈞一杖,錘煉多年的肉身似有潰散之勢。方才諷刺鴻鈞,不過是想亂他心神,誰知這老兒還真狠,又來尋自己廝殺。
    竹杖迎面打來,陳九公舉劍招架,為避免肉身潰散,陳九公不得不向后飛退。鴻鈞則欺身而上,步步緊逼,六條竹杖將陳九公全身罩住。
    在鴻鈞猛攻之下,陳九公覺得有些吃力,但此時泥丸宮中一片火熱,陳九公自覺地自己元神燙,不禁長口長嘯。
    一道烏光自陳九公頂上遁出,烏光一出,乃混沌之火,熊熊燃燒。在混沌火中,若隱若現的乃陳九公元神!
    只見陳九公元神手中握赤、白、青三光,乃盤古開天烙印,陳九公元神雙手一撮,三份盤古烙印合一,呈混沌色,被陳九公元神揮動,指向鴻鈞。
    “是是亙古恒寰?天道,不公!”只覺得眉心一痛,周身玄光散盡,太極之道盡破,鴻鈞大叫一聲,向遠方飛去。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準提佛母大手一揚,混沌鐘出,直擊鴻鈞頂門,將飛上罡風層的鴻鈞打落。
    鴻鈞落下,一朵黑云憑空而出,于半空接住鴻鈞。諸圣一擁而上,將鴻鈞圍在中央。
    此時的鴻鈞渾身上下是血,一身道袍破亂不堪,滿頭白亂七八糟,手中竹杖也無了,頭頂卻懸著一品造化玉碟,閃爍黑光。
    鴻鈞抬起頭,冰冷的目光自諸圣身上掃過,語氣中無有一絲情感,“陳九公該死!天道,不公!”說話間。鴻鈞頭頂造化玉碟轉動,灑下陣陣黑光,霎時間,鴻鈞整個人變了。
    花白的頭瞬間變得烏黑。頷下生出黑須,面容由蒼老變得年輕俊朗,那一身萬年不變的灰袍換作黑衣,身上血跡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    準提佛母瞳孔一縮,“原來如此。好個鴻鈞,原來第九道鴻蒙紫氣就在你自己身上。”
    鴻鈞沒理會準提佛母,此時他臉上浮著黑氣,整個人顯得無比陰森,大袖一揮,二十品造化玉碟懸于身前。
    “陳九公!”突然,鴻鈞喊了陳九公一聲。
    陳九公應道:“鴻鈞。”
    鴻鈞死死盯著陳九公,喝道:“天道不公,為何”
    “鴻鈞!”老子毫不留情地打斷了鴻鈞的話,舉拐遙指鴻鈞。“天道不公?鴻鈞,昔日你斬羅睺,天道予你二十一品造化玉碟,不公?只可惜你私心太過,欺瞞天道,與紫炁聯手,立大道之基,壓制我等諸圣,天道曾幾次喚你醒悟,可你不但執迷不悟。還掀起天地量劫,毀盤古血脈,壞東皇性命。鴻鈞!天道,不公?”
    “鴻鈞!”準提佛母以戕神刀遙指鴻鈞。喝道:“鴻鈞,你圖一己私利,壞我洪荒千萬生靈性命,今日就要你償還!”
    鴻鈞臉上布滿黑氣,那黑氣自鴻鈞體內出,將老子和準提佛母對自己的駁斥聽在耳中。鴻鈞卻面色不改,毫不在乎地說道:“私心?私心也罷,事已至此,何必再做唇舌之爭?來!來!來!盤古三清、接引、準提、女媧,且來做過一場,看爾等能否殺得吾鴻鈞!”說著,鴻鈞張口吐氣,黑氣滾滾自鴻鈞口中出,席卷四方,彌漫開來。
    黑氣卷起鴻鈞身外環繞的二十品造化玉碟,二十品造化玉碟于黑氣中,一一化作人形,個個都是鴻鈞,整整二十個。隨著身處中央那個鴻鈞大手一揮,二十品造化玉碟所化鴻鈞齊齊于他身前一字排開,各持竹杖,冷冷地看著陳九公等人。
    鴻鈞抬手一招,懸于頭頂散著黑氣的造化玉碟落下,化作竹杖。
    鴻鈞手持竹杖,遙指陳九公,喝道:“陳九公,再來做過一場!”
    鴻鈞話音剛落,還未等陳九公答話,就見一道虹光從陳九公身旁劃過,劃過陳九公后,化作一輪紅日,卷著洶涌太陽真焰,向前碾壓過去!
    佛門教主大日如來當先出手!
    紅日過后,是一把萬丈玄黃巨劍,闡教教主云中子須皆張,滿臉肅穆之色,持劍力斬。
    剛才鴻鈞邀戰陳九公、三清、佛門二圣和女媧娘娘,卻沒提這大日如來和云中子兩位教主,使得他們有一種自己被人輕視的感覺,這才相繼下狠手,要讓鴻鈞知道自己的厲害。
    見大日如來、云中子一個比一個悍勇,陳九公哈哈大笑,手上一動,那貫穿天地之混元劍氣向鴻鈞斬去。
    6波關雙臂一搖,誅仙四劍出,四口寶劍卷著凜凜殺氣。
    準提佛母仍仗戕神刀,阿彌陀佛持戒刀,女媧娘娘仍是兩口寶劍,每人敵住鴻鈞三四個分身。
    老子立于虛空,喚道:“玄都。”
    “老師!”聽老子呼喚,玄都**師依如往日一般恭敬。
    老子拉住玄都**師,急道:“將造化玉碟與為師。”
    玄都**師聞言,忙從袖中取出造化玉碟,遞在老子手中,老子接過造化玉碟,舉于頭頂,造化玉碟化作黑白二色神光,沒入老子體內。
    “鴻鈞,死期至矣!”老子大喝一聲,舉扁拐向鴻鈞殺去。
    見老師出手之后,就只有自己沒有參戰,又想到剛才鴻鈞對自己的輕視,玄都**師微微一笑,甩手將大袖一揮,太極圖出,化作一道金橋,玄都**師上至金橋,但見金光一閃,后先至竟先老子一步沖入戰團,抬手間玄都紫府劍刺出。
    陳九公、老子、元始天尊,三人合力,將鴻鈞本尊圍在當中,一頓亂打,此時鴻鈞又現了九轉玄功三頭六臂之相,持六條竹杖強勢地與三人惡斗。6波關、女媧娘娘等人,則對付鴻鈞以二十品造化玉碟衍化之二十分身。
    那些分身也都很強,但卻是魔道所化天魔之身,遠比不得剛剛大道衍化的八卦、四象十二大道分身。此時對上七大教主,就更不夠看了。眼見一個個分身死于圣人手中,一個個化作造化玉碟飛鴻鈞頭頂。漸漸地。圍著鴻鈞打的人越來越多。
    當最后一具分身被準提佛母以戕神刀斬碎,鴻鈞頭頂黑云之上,聚集了二十品造化玉碟。
    身處十人圍攻之中,鴻鈞張口吐出熊熊烈焰。這烈焰不是天上火,也不是石頭火,更亦非木中焰,乃魔道之火,喚作皂炎靈焰。
    魔火出。黑焰滔天。
    三頭六臂,手持六條竹杖之鴻鈞身處火海之中,一邊抵擋諸圣攻擊,一邊說道:“道號無上魔更高,皂炎靈焰孕神刀!”
    鴻鈞話音剛落,二十品造化玉碟自他頭頂齊落黑焰之中,齊齊轉動,一品品造化玉碟化作一把把丈二長刀,皆黑焰之刀。
    鴻鈞竹杖一掃,黑焰滔天。刀劈諸圣。二十刀劈十人,每人應二刀之攻擊。
    鴻鈞這一招讓陳九公、元始天尊、準提佛母感覺很熟悉,就是當日于魔界爭奪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碟時,羅睺分造化玉碟的那一招。
    只是這一招在鴻鈞手中使來,威力更勝羅睺十倍!
    滾滾黑焰自左右襲來,諸圣都感覺到鴻鈞這一擊威力之大,但聽準提佛母一聲大喊:“諸位,老賊技窮矣,有什么手段,都使出來吧!”說話間。準提佛母身后沖起萬丈金光,金光中乃庚金之靈根,亦為先天五大靈根之一,庚金菩提樹是也!
    萬丈金光璀璨奪目。準提佛母將身一晃,整個人化作一道金光,沒入庚金菩提樹中。
    剎那間,在那黃澄澄如金壁一般的樹身主干上,生出一雙眼睛,眼中閃著睿智的光芒。
    庚金菩提樹主干為身。枝杈化作一個個頭顱,一只只手臂,下面虬結的樹根化作一條條腿,盤在一起。巨大的身軀在空中轉動,卻不顯得笨拙,渾身上下閃爍著銳利的金光,在魔炎焰刀上碾壓過去,向他斬來的魔炎焰刀瞬間都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    佛教兩大護教法門,一為阿彌陀佛所創寂滅舍利,一為準提佛母所創佛寶金身,而此時施展的菩提庚金身,乃佛光金身之原型。想準提佛母連這手段都使出來了,那么此時就是與鴻鈞決戰之刻!
    眼見準提佛母拿出看家本領,女媧娘娘笑靨如花,輕輕抖雙手,乾坤造化鼎入手。只見女媧娘娘雙掌托乾坤造化鼎二足,乾坤造化鼎于女媧娘娘掌中化作一團白光,女媧娘娘雙手齊揚,白光起,化作朵朵白云。
    同樣是兩記魔炎焰刀斬來,斬入白云之間,女媧娘娘雙手一摟,白云自兩邊向中間一卷,瞬間化作乾坤造化鼎。
    只聽砰的一聲,乾坤造化鼎鼎蓋被撞開,兩道玄光自鼎中飛出,乃兩品造化玉碟。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女媧娘娘玉手點指,乾坤造化鼎追上造化玉碟,將兩品造化玉碟全收入鼎中。
    阿彌陀佛盤坐于三十六品混沌蓮臺之上,見魔炎焰刀呼嘯而來,阿彌陀佛雙手向前伸出,十指張開,魔炎焰刀斬在阿彌陀佛雙掌之上,黑色火焰自手掌開始,瞬間將阿彌陀佛吞噬。
    在熊熊熊熊魔焰之間,阿彌陀佛肉身焚燒,瞬間被燒為灰燼,只有兩顆舍利子在蓮臺上轉圈飛動。一遇舍利子,魔炎焰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,那將阿彌陀佛燒成灰燼的黑色魔焰也無了蹤影,只有兩品造化玉碟從半空中落下,掉在三十六品混沌蓮臺之上。
    造化玉碟彈起,似乎要走,但見混沌蓮臺轉動,蓮心處混沌色光芒閃爍,將兩品造化玉碟困于光中。
    阿彌陀佛突然出現在三十六品混沌蓮臺旁,雙手探出,將兩品造化玉碟捏在手中,“此乃天道孕育之至寶,豈可落入外道邪魔之手?”
    面臨兩記魔炎焰刀,玄都**師早已將太極圖展開在胸前。想到今日一戰,自己除了保護那一品造化玉碟外,再無其他功績,玄都**師于心中暗道:“也罷,就讓鴻鈞見識見識我玄都的太極之道。”想到此處,玄都**師抬手,右手在太極圖后一轉,太極圖隨其手掌轉動,瞬間化作太極陰陽魚,陰陽魚游動。那兩記魔炎焰刀斬于太極陰陽魚上,魔焰消散,只有造化玉碟粘在陰陽魚上,隨之轉動。
    玄都**師哈哈一笑。掌心向前一按,陰陽魚化作太極圖,落入其手中。
    今日的大日如來,一直都很彪悍,在此時此刻。將日精輪祭起,日精輪于高空中一轉,化作一輪紅日。
    紅日突然墜下,化作一只三足金烏,振翅長啼,翱翔過處盡是金色太陽真火。
    三足金烏張開大口,將兩記魔炎焰刀相繼吞入口中,將身一晃,向后一仰,于空中炸開。道道金色太陽火焰四處迸濺,但聽一聲鐘響,玄黃日月鐘出,將兩品造化玉碟罩入鐘內。
    混沌云團三分,紅、墨、紫先天三云現,云中子連噴三口白氣,云光大作,呈三才之勢,瞬間萬里祥云密布,峨眉山方圓萬里長空。三色祥云無盡,兩記魔炎焰刀斬入萬里云中,瞬間就不見了蹤影。
    6波關頂上現出慶云三花,百畝慶云浩浩蕩蕩。上托三朵巨大青蓮。
    青蓮上,誅仙劍陣起!
    但見那魔炎焰刀斬來,6波關祭出盤古怨念,六道黑氣繞著兩記魔炎焰刀一絞,魔炎焰刀皆向6波關慶云之上撲去,直入誅仙劍陣中。然后就再沒出來。
    元始天尊,手持盤古開天劍,將劍豎立于胸前,口中似乎嘀咕著著什么。突然,元始天尊一松手,盤古開天劍化作一道黑光,于空中一分為二,兩道盤古信念迎上兩記魔炎焰刀。
    盤古信念,無物不破!
    兩記魔炎焰刀皆被盤古信念一分為二,卻化作四記魔炎焰刀繼續斬向元始天尊。
    元始天尊只是揮了揮手,兩道盤古信念化作四道,迎上四記魔炎焰刀。之后,就是八道盤古信念迎八記魔炎焰刀。再是十六道盤古信念,迎十六記魔炎焰刀
    而當六十四道盤古信念破開六十四記魔炎焰刀后,并沒有出現一百二十八記魔炎焰刀,只有兩品造化玉碟從空中落下,被元始天尊抓在手中。
    和那幾位相比,老子則輕松了許多,翻手祭出一品造化玉碟,這品造化玉碟周圍環繞陰陽二氣,繞著兩記魔炎焰刀一轉,兩記魔炎焰刀化作兩品造化玉碟,被陰陽二氣一卷,來在老子身旁。
    一品造化玉碟出,來三品,老子哈哈大笑,高舉扁拐向鴻鈞打去。
    當年曾掌混元劍,但那時陳九公覺得自己與混元劍格格不入,今日重提混元劍在手,陳九公覺得此劍仿佛就是自己身體的延伸,說得俗氣一點,就是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。
    看來這靈寶和大道沒什么兩樣,只有最適合你的,才是最好的!
    陳九公持劍連斬,混元劍下,魔炎焰刀即破,陳九公右手揮劍,左手收玉碟,兩劍過后,掌中多了兩品造化玉碟。
    二十塊造化玉碟被十圣瓜分,一人兩塊,十圣收了造化玉碟后,神通、法術不停,先后向鴻鈞攻去。
    此時的鴻鈞,真的扛不住了,他掌五成天道之力,老子掌四成,不比他差太多。再加上那九位,鴻鈞緊咬牙關,將手中六條竹杖掄開,困獸猶斗。
    “鴻鈞,你還執迷不悟,休怪我出手無情!”一拐砸下,被鴻鈞架杖阻擋,老子趁機向鴻鈞說道。
    鴻鈞雙手力,推開杖上扁拐,“太清,有何手段,盡管使來!”
    老子向鴻鈞連擊三杖,翻身向后一縱,跳出戰團。左手扶扁拐,右手托造化玉碟,大聲道:“女媧師妹、截教教主!”
    聽老子呼喊,女媧娘娘、陳九公相繼跳出戰團,此時那七位都拿出了壓箱底的手段,萬不會叫鴻鈞反敗為勝。
    見老子手托造化玉碟,女媧娘娘和陳九公頓時明了老子的意思,各取出一品造化玉碟,他們此時拿出的造化玉碟卻不是方才收取的,而是那蘊含造化之道的造化玉碟,和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碟。)
    地一下云.來.閣即可獲得觀.com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