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6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6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6)     

截教仙836 陳九公陣前分寶毀滅之道對太極

PS:今日爆發,以感謝兄弟們三年來的支持,第一章奉上,直接大章,ps部分不算,有效字數6026,我也不分成三章了,好讓兄弟們能看得更爽!最后,求些支持,訂閱、打賞、月票、推薦、收藏,謝謝諸位。第二章,12:30準時發布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混元劍,上無一絲光彩,若非是被陳九公提在手中,否則誰也不會相信,這就是那先天至寶。
    可此時面對混元劍的,不是別人,而是鴻鈞。眼見混元劍樸實無華,鴻鈞卻知道厲害,于空中將身一晃,向后飛退百丈,以避陳九公鋒芒。
    鴻鈞一退,陳九公縱身沖起,速度飆升,瞬間直至鴻鈞面前,雙手舉劍力劈。
    鴻鈞于空中止住身形,輕輕一抖身,掌中竹杖上也不顯光芒,被鴻鈞橫舉起來,去抵擋向自己劈下的混元劍。
    劍杖相碰,連一絲聲響都沒有,然后就分開了。
    此時無論是陳九公,還是鴻鈞,二人根本不像洪荒大能,倒更像是人間凡人大將,各持兵器廝殺,而且還毫無花招,沒有任何的精妙招式,就是你劈我擋,你砍我架。
    陳九公一連劈出三劍,鴻鈞一連擋了三杖。陳九公出第四劍,混元劍劍身紫光流轉;鴻鈞第四次舉杖招架,竹杖上亦有玄光隱現。
    陳九公出第五劍,混元劍劍身已盡被紫光籠罩;鴻鈞第五次橫杖抵擋,竹杖上亦盡是玄光。
    陳九公出第六劍,此時此刻已經看不到混元劍了,就好像陳九公拿著一團劍形紫光一樣。而鴻鈞,也看不見他手中有竹杖,在他雙手之間好似橫著一道玄光一般。
    劍杖再次相擊,剎那間,天和地為陳九公與鴻鈞這一擊而晃動,萬里長空轟隆隆聲響如雷震。
    陳九公、鴻鈞各向后飛退,一道白光劃過。元始天尊一手持盤古幡,一手持盤古開天劍,向鴻鈞殺去。
    陳九公剛剛定住身形,就見元始天尊與鴻鈞斗在一處。陳九公趁機向各方戰場看去,只見鴻鈞十二大道分身,與八圣混戰。八圣以老子為首,牢牢占據上風,可鴻鈞那十二大道分身。乃八卦、四象之大道所化,神通不亞于圣人,更是不死之身,即使被人打得粉碎,也能再瞬間復原。
    解決這十二大道分身的關鍵,就在鴻鈞頂上以太極之道衍化的二十四品造化玉碟。只要破了它,那十二大道分身不攻自破。如不能破了它,那十二大道分身怎么也不會死。
    眼看元始天尊力敵鴻鈞,陳九公飛身直上,以混元劍向鴻鈞頭上斬去。
    近有元始天尊。遠處又有陳九公殺來,鴻鈞右手持杖對付元始天尊,左臂一甩,大袖一揮,點點晶光自袖中飛出,乃十二品造化玉碟。
    十二品造化玉碟于元始天尊身外旋轉,齊放光芒。
    “哼,老賊。”見鴻鈞還想著封印自己,元始天尊冷哼一聲,將手中盤古開天劍一震。盤古開天劍化作一十二道黑氣,向十二品造化玉碟一一射去。同時右手搖動盤古幡,盤古幡一抖,一道道混沌劍氣自幡面出。皆懸于元始天尊身前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把掌中盤古幡一掄,道道混沌劍氣合在一起,化作一道長達千丈的混沌劍氣,挾無邊威勢向前斬出。
    盤古怨念擊打造化玉碟,混沌劍氣出,斬破層層玄光。元始天尊挺身而出,抬手一抓,十二道盤古怨念聚于一起,化作盤古開天劍。
    元始天尊仗劍挑鴻鈞掌中竹杖,右手搖盤古幡化作一道紫光,斬向鴻鈞頂上造化玉碟。
    一十二品造化玉碟一一環繞在二十四品造化玉碟周圍,轉動間如一道光圈,沖起套住盤古幡紫光,光圈連連轉動,紫光于造化玉碟形成的光圈中重新變回盤古幡。
    見鴻鈞破了自己這一擊,元始天尊抖動盤古幡,盤古幡射出十二道混沌劍氣,打在光圈上,光圈瞬間破碎,只見十二品造化玉碟浮在半空。
    這時,陳九公混元劍至,直劈鴻鈞頭頂太極之道衍化的造化玉碟。
    鴻鈞震杖,磕開盤古開天劍,想要去打陳九公,卻再被元始天尊攔住。面對礙手礙腳的元始天尊,鴻鈞暫且無可奈何,只能甩袖催動一十二品造化玉碟一一飛起,化作一道道玄光向陳九公射去。
    此時陳九公已至鴻鈞近前,見那一道道玄光射來,連連揮劍,一劍劍斬一道道玄光。但見空中紫光、玄光交錯,陳九公將身一轉,人瞬間消失不見,只剩下混元劍凌空一轉,消失在十二品造化玉碟包圍中,直達鴻鈞頂上。
    與此同時,元始天尊發狂一般出手,盤古開天劍、盤古幡,一刺鴻鈞胸口,一掃向鴻鈞面門。
    鴻鈞伸手一招,一十二品造化玉碟環繞身外,先天八卦太極圖現,護住周身,將元始天尊攻擊擋下,鴻鈞則舉杖向混元劍打去。
    杖劍相交,混元劍劇震,化作一道紫光倒飛出去。可此時,仍只見混元劍,不見陳九公。鴻鈞眼中精光閃爍,四顧相望,尋找陳九公蹤影。
    元始天尊劍、幡連出,卻為先天八卦太極圖所阻,鴻鈞甩手一杖,元始天尊仗盤古開天劍抵擋,可見杖影條條,元始天尊只覺得頭上一痛,整個人被鴻鈞從空中打落。
    元始天尊向下一沉,卻有一道青光自他原來所在處彈起,只見赤、白、青三色光芒輪轉,鴻鈞護身的先天八卦太極圖破。這時,剛剛被鴻鈞震飛的混元劍不知怎么,突然出現在鴻鈞面前。
    “陳九公!”鴻鈞心頭一顫,掄杖就打。
    混元劍猛地向上一沖,拔高三尺,躲過竹杖。陳九公憑空現于劍下,在竹杖抽在自己身上的同時,雙手握住混元劍斬下。
    竹杖打在陳九公身上,陳九公周身迸發出無比耀眼的紫光;混元劍斬在二十四品造化玉碟上,造化玉碟一震,萬丈玄光沖起。
    陳九公倒飛出去,鴻鈞也止不住身體,向后連退百丈。
    停住身形后。鴻鈞直向陳九公沖去,揮杖就打,將陳九公從空中打落。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
    道道劍光璀璨,從四方襲來。將鴻鈞圍住。是陸波關,見陳九公有難,渾然不顧黃衣鴻鈞、褐衣鴻鈞圍攻,祭誅仙四劍來戰鴻鈞。
    鴻鈞將手中竹杖掄開,竹杖繞著鴻鈞畫了個圈。頓時四道玄色氣流自鴻鈞身上沖出,玄氣所過之處,道道劍光消失,四道玄氣卷起誅仙四劍,然后一抖,誅仙四劍向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、女媧娘娘、大日如來刺去。
    戰團中,老子獨斗白衣鴻鈞、藍衣鴻鈞和紫衣鴻鈞,眼看鴻鈞大展神威,連打元始天尊、陳九公,老子當機立斷。輕推頭上魚尾冠,施展一氣化三清之術,三清道人出,將戮仙劍、絕仙劍、陷仙劍截下。誅仙劍則由阿彌陀佛自己應付,這位佛門大教主道行高神,又有混沌蓮臺,抵擋一把誅仙劍恐怕還難不住他。
    這時,鴻鈞又施辣手,和兩大分身一起,把無了誅仙四劍護身的陸波關打翻。并一杖抽在他背上,將其從空中打落。
    見鴻鈞連連逞威,老子反手一拐,將紫衣鴻鈞打倒。在三清道人幫助下沖出白衣鴻鈞、藍衣鴻鈞圍攻,直至鴻鈞面前,連出三拐。
    陸波關從高空墜落,重重摔在地上,他肉身為盤古真身,強橫無比。倒無甚大礙。從地上起身,陸波關剛想上天參戰,就見不遠處躺著兩個人,一個是元始天尊,一個就是陳九公。
    此時的元始天尊滿面是血,剛剛被鴻鈞一杖抽在臉上,直接破了肉身,傷的不輕。
    還有陳九公,被鴻鈞打得昏迷不醒。
    要知道,這兩位可都是圣人之上的存在,他們不會像普通人一樣,被打暈。他們現在昏迷不醒只有一種可能,就是傷了元神。
    陸波關面色連變,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,只見他抬手一拍頂門,一點白光自泥丸宮頓出,白光不大,如拇指蓋一般。
    陸波關看了看元始天尊,最后還是將目光落在陳九公身上,然后把白光按在陳九公頭上。與元始天尊元神寄托天道不同,陳九公元神有失,恐有性命之憂。
    這白光似乎是好東西,可被陸波關打入陳九公泥丸宮內,陳九公臉上卻浮現痛苦的表情。陸波關無奈地搖搖頭,他知道此時的陳九公只能靠自己。
    突然,一道烏光自陳九公袖中飛出,懸于陳九公身上,陸波關面色大變,“亙古恒寰!”
    什么?陸波關說什么?那烏光不是分寶巖所化么?怎么成了什么亙古恒寰?
    那烏光曾為分寶巖,曾為斜月三星洞前萬年石碑。如今卻化作一團火焰,呈混沌色,落在陳九公臉上后,一分為二,自陳九公鼻孔而入。
    這時,剛剛被陸波關按入陳九公泥丸宮的一點白光,自己從陳九公泥丸宮遁出,陸波關伸出手,將白光接在掌心,然后就見陳九公猛地坐起身,二目中燃有兩團火焰,“師祖,我……”
    陸波關苦笑,將那點白光攥在手中,對陳九公道:“九公,那老賊就交給你了。”
    陳九公一怔,看到身旁躺著昏迷不醒的元始天尊,抬手一招,混元劍憑空現于掌中,“師祖,九公去也!”說著,騰空而起,直上九天。
    望著陳九公飛天的身影,陸波關搖頭笑笑,來在元始天尊身旁,將白光按入元始天尊泥丸宮中。
    白光沒入泥丸宮,元始天尊并未像陳九公一樣面有痛苦之色,這位盤古玉清直接坐起,睜開雙眼,見是陸波關,當即道:“三弟,為何將不滅靈光予了為兄?”
    陸波關輕嘆一聲,道:“二哥,莫要多說,還是先除去那老賊為妙。”說完,也不等元始天尊說話,其身浮空而起,前往天上參戰。
    聽陸波關之言,元始天尊起身,招回跌落一旁的盤古開天劍與盤古幡,將身一縱,騰空而起。
    自元始天尊、陳九公、陸波關相繼被鴻鈞擊落,剩下的七大教主陷入苦戰之中,鴻鈞一力壓制老子,十二大道分身圍戰阿彌陀佛等人。
    盤古三清之首。太清老子,神通無量。可無論是太極之道,還是所掌控的天道之力,老子比起鴻鈞。都差了一些。此時爭斗起來,老子也非鴻鈞敵手。若不是他依仗盤古神通一氣化三清之術,此時或已像剛才那三位一樣,敗于鴻鈞杖下。要知道,此時的鴻鈞。為全盛之鴻鈞。
    鴻鈞將掌中竹杖使開,杖影千萬,玄光道道。一十二品造化玉碟或環繞身外,抵御老子攻擊;或化作玄光游走,找機會攻老子不備。
    老子自知論單打獨斗,自己絕非鴻鈞敵手,在漸漸不支的情況下,老子將心一橫,三清道人合身向鴻鈞撞去。
    鴻鈞見老子發狠,連忙催動十二品造化玉碟化先天八卦太極圖。只聽一聲巨響,先天八卦太極圖破,三清道人也不見了蹤影,卻有那一條竹杖打在老子頭上。
    老子仰面栽倒,鴻鈞一步踏出,舉杖向老子面門打去。
    老子也顧不得顏面,在半空一滾,躲過鴻鈞一杖,抬手架拐迎擊。而就在這時,鴻鈞身后空間一顫。陳九公憑空而現,舉劍向鴻鈞頭頂斬去。
    說時遲,那時快。
    鴻鈞剛出手,就有陳九公自身后殺出。鴻鈞瞬間感應到陳九公的出現,剛要回手以杖擊陳九公,卻被老子以扁拐攔住。
    鴻鈞心頭一動,一十二品造化玉碟于身后齊轉,其中四品化作玄光向陳九公襲去,又有八品化作先天八卦太極圖。
    任由四道玄光打在自己身上臉上。陳九公仗劍刺破先天八卦太極圖,劍斬鴻鈞頂上之二十四品造化玉碟。
    鴻鈞萬萬沒想到,四品造化玉碟所化玄光打在陳九公身上,他竟然什么事都沒有,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,被他破了先天八卦太極圖,劍斬造化玉碟。
    就在陳九公使混元劍立斬造化玉碟的一剎那,那與六圣混戰的十二大道紛紛齊齊一滯,被六圣抓住機會,打碎五個。
    鴻鈞挑開老子竹杖,轉身舉拐蕩開混元劍,頓時那消失的五大道分身重現,十二大道分身繼續與六圣混戰。
    剛剛挑開混元劍,鴻鈞抬頭看向陳九公后,卻嚇了一跳,他看到了陳九公眼中兩團混沌色火焰,不禁心頭一顫,“亙古恒寰!”
    剛剛被造化玉碟所化四道玄光打在臉上、身上,陳九公沒有感覺到一絲疼痛,雖然他也有些詫異,但大敵當前,陳九公所做只有一件事,就是全力出手!
    陳九公搖動手中劍,紫光萬道憑空而現聚于混元劍外,紫光中是一副玄之又玄的圖案。
    鴻鈞面皮一抽,將手中竹杖一絞,剛要向陳九公出手,就被老子、元始天尊、陸波關圍在中央。
    鴻鈞眉頭一皺,連忙召喚十二大道分身相助。可這時,只聽阿彌陀佛一聲大喝,三十六品混沌蓮臺起,于空中一轉,化作百畝之大,將整個戰場罩住,垂下條條混沌之氣,封印這方天地。
    準提佛母一拍頂門,只聽鐺鐺鐘響,陳九公剛送給他的先天至寶混沌鐘出。
    混沌鐘穿出混沌蓮臺垂下混沌氣流,直至混沌蓮臺上方,同樣垂下條條混沌之氣,與混沌蓮臺垂下的混沌之氣相合在一起,以鎮壓混沌蓮臺所成封印。
    鴻鈞那十二大道分身想要破封而出,紛紛出手攻擊兩大先天至寶垂下的混沌之氣。那一道道混沌之氣被他們打破,化作狂暴的風、水、地、火席卷。
    玄都大法師抖動手中太極圖,太極圖展開,發出道道金光如匹,所過之處,那些狂暴的風、水、地、火盡都平息下去,似有沉寂之勢。
    見玄都大法師將風、水、地、火理順,女媧娘娘一震左手混元寶劍,寶劍化作乾坤造化鼎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將乾坤造化鼎祭起,乾坤造化鼎開,如鯨吞一般狂吸那些已被太極圖理順之風、水、地、火,風、水、地、火入鼎的同時,一道道混沌之氣自鼎中出,散于四面八方。
    看到從乾坤造化鼎中涌出的混沌之氣,云中子哈哈一笑,頂上紅、墨、紫三氣凝聚成云,為洪荒第一靈物,混沌云團。云中子大袖一卷,霎時間,在混沌蓮臺、混沌鐘的封印之內。混沌云朵無窮無盡。
    這時,鴻鈞十二大道分身直接陷入混沌云海之中,想破封印,卻連封印的邊兒都觸碰不到。
    十二大道分身無法趕來相助。又遭盤古三圣圍攻,鴻鈞現出三頭六臂之相,持三條竹杖抵擋盤古三圣,另三條竹杖高舉,架在一起。點向頭頂二十四品造化玉碟。
    二十四品造化玉碟轉動,玄光大作。在玄光中,已不見了玉碟,只見玄氣涌現。
    黑中含赤者,玄也!
    大道太極,生兩儀,為陰陽。陰陽相合,陽陽、陰陰、陽陰、陰陽,兩儀生四象,太陽、太陰、少陰、少陽出。四象再生八卦。大道衍化,萬千生滅。八卦兩兩相合,四象重現;陰陽聚,兩儀出;兩儀交匯,重現太極大道!
    但見鴻鈞頂上,太極大道,玄光無盡,遮蓋萬里。
    在玄光之上,陳九公面色肅穆,雙手舉萬丈混元劍。混元劍挾無盡紫光。紫光中,赤、白、青盤古開天烙印演化盤古開天辟地,只見盤古揮斧,混沌開。風、水、地、火涌。盤古祭斧,盤古斧化三寶,混沌鐘懸盤古頭頂,盤古左手持太極圖,清理風、水、地、火,右手仗盤古幡不斷開辟混沌。而那混沌鐘垂下條條混沌之氣,鎮壓初開之天地。
    一是混元化萬物,一為盤古開天地;一乃太極主生之極,一為毀滅主滅之極;一個三千大道之精華,造化玉碟;一個是天道孕育之至寶,混元劍。
    轟!
    一聲巨響,震動洪荒四界!天地搖動,江河湖海之水掀起。
    貫穿萬丈之紫色劍光節節斷裂,遮蓋萬里之玄光則如被砸碎的玻璃一樣。
    轟鳴聲不絕于耳,無窮氣勁向四周席卷,老子面色大變,連忙將身一沉,直至峨眉山上,搖動手中扁拐,施展太極之道,鎮壓上空戰場。
    僅陳九公、鴻鈞之余威,就破了混沌蓮臺、混沌鐘聯手布下的封印,封印內部混沌云海瞬間皆化為風、水、地、火,如天災一般!
    諸圣向四面八方散開,各持靈寶鎮壓一方,此時此刻,怕是那一成天道之力已不足以護持這方天地。
    氣浪席卷而來,洶涌狂暴的風、水、地、火瞬間被一掃而空,全被生生絞散化為虛無!
    阿彌陀佛于東,祭起三十六品混沌蓮臺;準提佛母在西,頭懸混沌鐘;女媧娘娘位南,全力催動乾坤造化鼎;玄都大法師居北,太極圖化作萬丈金色光幕;大日如來于東南,頂上玄黃日月鐘垂道道玄黃之氣;云中子位東北,周身千里之內盡是戊土神光;元始天尊居西南,頂上萬畝慶云,三朵巨大白蓮中涌出無盡玉清仙氣;陸波關鎮西北,直接布下誅仙劍陣籠罩萬里。
    氣浪席卷而來,玄黃之氣消,戊土神光散,玉清仙氣沒,誅仙劍陣破。
    沒錯,號稱非四圣齊聚而不破之誅仙劍陣,被無窮氣浪自外強行碾壓而過。
    于東、南、西、北,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、女媧娘娘玄都大法師以四大先天至寶鎮壓四方。
    無窮氣勁呼嘯而至,撕碎混沌蓮臺布下的封印,沖破混沌鐘散發的混沌之氣,涌散乾坤造化鼎放出的玄光,吞噬太極圖前萬丈金光!
    防御盡破,八圣齊齊變色,就在這時,白光閃閃,四面如壁,將方圓萬里之戰場封住,將無形氣浪化解于無形。
    天道之力!
    八圣與天道聯手,終將陳九公、鴻鈞殺伐之威化解,免了洪荒破碎。
    對了,鴻鈞那十二大道分身呢?
    原來,就在紫光、玄光劇烈碰撞時,八卦、四象之十二大道分身于那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    八圣向中央望去,只見鴻鈞、陳九公相視而立,二人間隔不過丈余,陳九公手提混元劍,腦后赤、白、青三道光柱輪轉。鴻鈞手扶竹杖,身外環繞二十品造化玉碟!而他頭頂,原來那太極之道衍化的二十四品造化玉碟不見了!
    太極破!
    鴻鈞之太極之道,破于陳九公混元劍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