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61章玄黃世界(10-22)      第960章封印倚帝(10-22)      第959章因果(10-22)     

截教仙843 誅仙劍陣退鴻鈞九大魔主至東海

盤古開天之烙印!
    看到飛在自己面前,一赤、一白兩道光華,陳九公想也不想,就把這兩份開天烙印收了。他知道這是元始天尊的美意,只不過這位傲嬌的玉清教主非要那么說罷了。
    陳九公收了兩份開天烙印,抬手向上一指,一道玄黃之氣于頂上化作天地玄黃玲瓏寶塔,陳九公一揮手,玲瓏寶塔向老子飛去,“太清道祖,寶物奉還!”
    “好!”老子張手,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化作盤古縈念落于老子手中。
    陳九公雙肩一抖,六道黑氣自背后浮現,纏在一起化作無尾幡飛至陸波關面前,陸波關什么都沒有說,只是把無尾幡收入袖中。
    眼看著陳九公分寶,鴻鈞面色變得難看起來,他知道此時的陳九公執念盡去。不是斬出,而是沒有了。
    陳九公翻手,但聽“鐺”的一聲鐘響,混沌鐘至準提佛母面前,“佛母,天顯異象,至寶歸蓮花,寶物奉還!”
    “這……”準提佛母看了看混沌鐘,心知這混沌鐘含大因果,不該為自己所有,心念一轉對身旁大日如來道:“師弟,此鐘就由師弟執掌。”
    大日如來搖搖頭,抬手一拍,將混沌鐘拍入準提佛母懷里,“師兄美意,師弟心領了,此寶雖好,與我無益,取之無用。”說到此處,大日如來向陳九公一揖,“大日孟浪,欲求一寶,還望教主割愛。”
    “佛祖心無雜念,可喜可賀!”陳九公賀了大日如來一句,而后左手一翻,一道金色火光劃過,懸于大日如來身前,乃先天靈寶日精輪。
    “多謝教主!”大日如來向陳九公道謝,抬手抓住日精輪,仿佛它比混沌鐘還要貴重。
    大日如來是高興了,卻沒看到身旁懷抱混沌鐘的準提佛母臉色如何。此時準提佛母捧著混沌鐘,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,想把混沌鐘還給陳九公吧,可見陳九公轉過身去。面向鴻鈞。
    這時,陳九公目光投向鴻鈞,見鴻鈞面色難看,不禁笑道:“鴻鈞,是你的。就是你的;不是你的,就不是你的。你無執念,卻有貪念!”
    陳九公此言一出,掌中混元劍震動,化作一道紫光,上接蒼天,下連大地。
    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,沖著鴻鈞大聲道:“鴻鈞,此劍能取你性命否?”
    鴻鈞那蒼老的臉上依舊毫無表情,淡淡地說道。“陳九公,休做唇舌之爭!且來做過一場,看爾掌中劍能否殺得吾鴻鈞!”說著,鴻鈞大袖一揮,十二道光華閃爍。乾、坤、震、巽、離、坎、艮、兌、少陽、少陰、太陽、太陰,十二大道分身出手,與諸圣混戰。
    鴻鈞手持竹杖,遙指陳九公,喝道:“陳九公,且來做過一場!”
    “正合吾意!”陳九公右手高舉。舉著混元劍迎上鴻鈞,一劍斬下。
    鴻鈞舉杖相迎,杖上玄光閃閃,但遇混元劍紫色劍光則散。
    陳九公一震掌中混元劍。混沌劍發出一聲長鳴,一化為三,向鴻鈞頭上二十四品造化玉碟斬去。此玉碟乃鴻鈞太極之道之大成,它若破,鴻鈞太極之道則破。
    鴻鈞將手中杖一轉,道道玄光四射。將混元劍光刷碎,又于鴻鈞上空凝聚成光幕,托住混元劍。
    “開!”突然,陳九公低聲一喝,腦后赤、白、青三色光芒輪轉,混元劍下玄光自劍下向兩旁分開。
    鴻鈞見勢不妙,手中杖掃,抽向陳九公腰間。
    竹杖掃來,陳九公就像沒看到一樣,雙手握劍高高舉起,狠狠斬下,口中大喝:“破!”
    劍下,紫光起,天空云層破開,這一劍直劈在二十四品造化玉碟之上。
    只見那玄光四起,沖散了紫色劍光,造化玉碟于玄光中不住顫動,因為它身上,有那混元劍。
    這時,鴻鈞竹杖至,將陳九公抽飛出去,混元劍隨陳九公飛出,造化玉碟才安靜下來。
    鴻鈞抬眼看看頂上造化玉碟,面色不免有些陰沉,卻聽道道破空聲傳來,鴻鈞將竹杖掄于身前,陰陽二氣如魚游動,衍化太極。
    混元劍刺,陰陽分,太極破。混元劍去勢不改,直刺鴻鈞。
    鴻鈞架杖封劍,將混元劍封在分外,趁機一杖點出,點向陳九公胸口。
    陳九公不躲不閃,也不抵擋竹杖,將手中混元劍一揚,劍撩造化玉碟。
    當混元劍碰到造化玉碟的一剎那,一道紫光穿造化玉碟而過,陳九公按劍,試圖破開造化玉碟。
    可這時,鴻鈞竹杖點在陳九公胸口,陳九公倒飛出去,口中噴出一道血劍。
    陳九公抬手抹去嘴角鮮血,搖動混元劍,“鴻鈞!再來!”
    陳九公話音落下,劍光至頭頂,直斬造化玉碟。
    見陳九公劍劍不離造化玉碟,鴻鈞暗恨,抬手將竹杖祭出。竹杖離手,瞬間玄光萬里。
    陳九公腦后赤、白、青三色光芒流轉,陳九公緩緩閉上了雙眼,雙手持劍輕輕一劃,反手又一劍,萬里玄光破碎,化作光點消散于天地之間。
    陳九公動,直至鴻鈞近前,雙手合混元劍,直刺鴻鈞胸口。
    見陳九公這一劍沒攻擊造化玉碟,鴻鈞把手中竹杖一橫。
    可就在鴻鈞橫杖之時,陳九公抖手,右手持混元劍揚起,再次斬向造化玉碟。
    鴻鈞試圖雙臂上舉,再架混元劍,但見陳九公左手翻掌拍來,直按在竹杖上。
    鴻鈞二目圓睜,冷哼一聲,竹杖上玄光閃閃,而陳九公手上紫光奪目。
    當混元劍削斬造化玉碟的一剎那,玄光、紫光對轟在一處,只聽一聲巨響,陳九公倒飛出去。
    再看鴻鈞頂上,二十四品造化玉碟不住顫動,似乎有破碎的征兆。
    鴻鈞縱身沖起,竹杖揮動,一道道玄光如劍,向陳九公打去。
    陳九公使開混元劍,道道劍光護身,將襲來玄光一一斬碎,陳九公一甩混元劍,劍光皆向鴻鈞。
    鴻鈞將杖掄圓,陰陽游走,太極顯現。
    劍光至,分陰陽之氣,但那些劍光也為陰陽消磨。
    這一次,陳九公沒有急著進招,左手一翻,一品造化玉碟現于掌心,閃著幽幽紫光。
    陳九公揚手,紫光出,直奔鴻鈞擊去。
    鴻鈞揮杖,擊打紫光,紫光倒飛。陳九公以混元劍一條,紫光在混元劍一繞,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不光是造化玉碟所化紫光不見了,連混元劍本法發出的紫光也不見了。此時這混元劍,劍身古樸,呈混沌之色,上無一絲靈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