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25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25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25)     

截教仙834 造化玉碟十二道破封印二清將至

八品造化玉碟天降,鴻鈞不禁皺起眉頭,這八品造化玉碟是他的寶貝,但此時看到它們,鴻鈞卻一點也輕松不起來。因為他知道,老子和元始天尊破封而出了。
    和這幾位圣人不同,無論是老子,還是元始天尊,身上都沒有鴻蒙紫氣,也就是說他們不受鴻蒙紫氣壓制,實力要比這幾位圣人強大得多。
    特別是老子,合天道掌四成天道之力,單從道行上說,并不比自己差上多少。
    與鴻鈞恰恰相反,諸圣見此情景無不大喜。不久前,鴻鈞抽掉八品造化玉碟來援,混沌中僅剩八品鎮壓太清老子、元始天尊,那時諸圣就知道,八品造化玉碟根本鎮壓不得二清,二清稍后就會破封而出前來相助。
    只是看鴻鈞此時表情,似乎并非如此,看樣子二清破封,讓他很是吃驚。
    不過諸圣可不管鴻鈞怎么想。一時間紛紛暴起反擊,反將鴻鈞十二分身壓制。
    轟隆!
    但聽天上一聲雷響,鴻鈞眼中精光一閃,向后飛退,他那十二大道分身齊齊化作光華退出戰場,緊追鴻鈞。
    一赤、一白、一青,三道玄光如劍,直奔鴻鈞而去。
    老子、元始天尊、陳九公一起出手,圍攻鴻鈞。
    老子白發白須飄揚,單手持扁拐,直奔鴻鈞頂上二十四品造化玉碟打去。元始天尊雙手捧劍,盤古開天劍直刺鴻鈞心窩。
    陳九公落在鴻鈞身前,將身一轉,手中盤古幡一搖,道道混沌劍氣出,將飛來的十二大道分身罩住。
    鴻鈞的十二大道分身,為八卦、四象之大道所化,被道道混沌劍氣罩住,紛紛化作流光,遁回鴻鈞頭頂造化玉碟之中。
    陳九公回身,手中盤古幡化作一道紫光。橫掃向鴻鈞白頭。
    鴻鈞抬手一直,頂上造化玉碟轉動,垂下陣陣玄光,將鴻鈞全身護住。
    老子將身一縱。飛身而起,向造化玉碟連擊三拐;元始天尊手中盤古開天劍化作一道黑光,為盤古信念,欲以此破護持鴻鈞之玄光。陳九公一擊無果,翻手間紫色劍光化作萬道毫光。向鴻鈞周身刺去。
    鴻鈞將手中竹杖輪圓,竹杖輪轉,玄光陣陣如圓,將盤古開天劍與道道紫光擋下。又抬手擋住老子扁拐,然后將身一晃,化作一道玄光直起,懸于高空。
    玄光一閃,鴻鈞現,目光自老子、元始天尊臉上劃過,最后與陳九公對視。
    陳九公瞥了鴻鈞一眼。轉身朝向陸波關,拜道:“弟子陳九公,拜見師祖!”
    “好!好!”陸波關上前扶起陳九公,道:“九公,大敵當前,先除了這大盜,你我再敘舊不遲。”
    “好!”陳九公應了一聲,然后抱拳,向諸圣微微示意,然后才轉身面向鴻鈞。“鴻鈞,陳九公來也!”
    鴻鈞對陳九公對視,問道:“太清、玉清是你放出來的?”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陳九公早已出了靈臺方寸山,一直沒趕來峨眉山。就是去了混沌之中解救老子和元始天尊。
    要不說這鴻鈞歹毒呢,將老子、元始天尊封印在大赤天旁,以造化玉碟之力掩飾住一切氣息,瞞住了玄都**師和女媧娘娘。如果太清、玉清兩位于內強迫封印,必會波及大赤天。
    還好有陳九公趕到,以混沌鐘護住大赤天。于外破開封印,放出老子和元始天尊。而后三人一起來在峨眉山戰場,同時出手襲擊鴻鈞。
    聽陳九公一句“是又如何”,鴻鈞眉頭輕蹙,“那你已煉化了混元劍?”
    “沒有。”陳九公抬手于虛空一劃,空間破開,一把長劍飛入手中,劍身古樸,呈混沌之色,正是先天至寶混元劍。
    此時的混元劍,上無一絲光亮,宛如一把石劍,足以說明陳九公還未能將其煉化。
    鴻鈞眼前一亮,笑道:“陳九公,你執念未斬,煉化不得混元劍,又如何破我太極之道?”鴻鈞雖然面上不顯,可任誰都能聽出他語氣中隱藏的得意。
    在陳九公身后,眾圣面色齊變,就像鴻鈞說的,你沒煉化混元劍,出來作甚?
    面對得意的鴻鈞,陳九公微微一笑,抖抖手中混元劍,“哪里是我執念未斬?而是它執念未斬!至寶有靈,當年我為盤古幡毀它一次,它不愿再認我為主,也是有情可原。”說到此處,陳九公將混元劍橫在面前,“然,此劍就是我陳九公之至寶!”
    說完,陳九公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,取出盤古幡,回身對女媧娘娘道:“娘娘,此幡乃開天法器,先天至寶也,九公愿將此幡贈予娘娘,還望娘娘笑納。”
    女媧娘娘一怔,微微搖頭,笑道:“多謝教主美意,然,我已有乾坤造化鼎。”
    聽女媧娘娘不要盤古幡,陳九公又向阿彌陀佛道:“佛圣,此幡乃開天法器,先天至寶也,九公愿將其贈予佛圣,還望佛圣笑納。”
    阿彌陀佛哈哈一笑,舉了舉手中混沌蓮臺,“多謝教主美意,然,我有此寶足矣。”
    陳九公面向準提佛母,同樣說道:“佛母,此幡乃開天法器,先天至寶,正巧佛母尚無先天至寶,九公就將其贈予佛母如何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淡淡一笑,輕聲道:“至寶雖好,然,卻與準提無緣,與我何用?”
    “佛母雅量,九公佩服。”陳九公贊了準提佛母一句,又轉向大日如來,剛要開口,就聽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,“既然他們都不要,那予我如何?”
    眾人循聲望去,只見那說話的不是別人,而是玉清元始天尊,曾經的盤古幡之主。
    陳九公笑道:“好!既然天尊開口,那此寶就贈予天尊了。”說著,一抖手,盤古幡出,直至元始天尊面前。
    “哼!此乃物歸原主也!”元始天尊冷哼一聲,將盤古幡抓在手中。此時盤古幡中無了陳九公元神烙印,但見幡上白光一閃,已被元始天尊煉化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抖手,盤古幡化作一道混沌之氣消失不見,元始天尊望向陳九公,“雖是物歸原主,但我乃大教教主,不能被人嚼舌,說我元始白拿小輩寶物。罷了,這些都予你了。”說著,元始天尊一拍頂門,兩道光華自元始天尊頂上飛出,一赤、一白直至陳九公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