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5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5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5)     

截教仙86 生死皆為截教仙

到此為止,陳九公門下袁洪、鄭倫、洪錦為親傳弟子。楊顯、朱子真、戴禮、吳龍、常昊、金大升、高明、高覺八人為記名弟子。姚少司門下有張奎、高英蘭、丘引、陳奇四人為親傳弟子。在加上師侄徐化,如今截教四代弟子一共十七人。
    在人數上雖然已經不比闡教門下差上多少,但比起截教昔日的萬仙來朝還差的遠呢。
    不是陳九公非要追求人數,也不是非要萬仙來朝。而是,截教無有至寶鎮壓氣運,只能廣收門人弟子,聚集各人之氣運,演化大教氣運。
    氣運,聽起來似乎是虛無縹緲的東西。但無論是修士個人,還是一個教派,氣運盛則盛,氣運衰則衰。
    無有鎮壓氣運之物,氣運肯定流向他教,此消彼長之下,大劫一起教中弟子就給他教門下擋災的棋子。
    幽冥血海冥河老祖立阿修羅教,以十二品血蓮鎮壓大教氣運。可以!
    但原來的西方教,以同樣品質的十二品金蓮鎮壓氣運,為什么西方教就不興盛呢?
    這是因為教與教的差別,圣人教派和非圣人教派的差別,不過更多的還是教義之間的差別。
    三清立教是為了教化眾生,西方教立教之時,西方二圣發得大宏愿普度眾生。而冥河老祖呢?只是為了求取功德,試圖行那功德證道之法。而且阿修羅教根本沒有什么教義,說白了也就是冥河老祖給自己所造的阿修羅族建立的這么一個組織,二者能一樣嗎?
    冥河老祖雖是洪荒之中有數的大神通者,但在圣人面前仍是螻蟻。冥河老祖也不敢與混元圣人爭奪氣運,所以阿修羅一族只求安居血海,穩固自身。所以,有十二品血蓮足以鎮壓阿修羅一族之氣運。
    西方教就不一樣了,教中有兩位圣人,而且兩位圣人千萬年來無時無刻不以興盛西方作為己任,如此情況下,十二品金蓮根本無法鎮住西方氣運。
    想要鎮壓大教氣運,只有先天至寶或是像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那樣的頂級功德至寶才可以。像定海神針雖有增加氣運之功效,但鎮壓氣運根本不行。
    說起先天至寶,就只有盤古斧所化開天三寶太極圖、盤古幡和混沌鐘。其中太極圖、盤古幡分別有人、闡二教所有,那混沌鐘早在東皇太一身死之后就下落不明,圣人也無處可尋。
    以前的截教,雖無有鎮壓氣運之寶,陣道無雙的通天教主才創出萬仙大陣鎮壓截教氣運。當日西岐城下一戰,萬仙陣破,截教萬仙死的死,被抓的被抓。鎮教大陣被破,無法鎮壓氣運,截教也就不復存在了。
    西方二圣都是有大毅力、大智慧之人,多年來另辟蹊徑創出舍利金身之法,改西方教為佛教立于玄門之外。在萬仙陣中,準提佛母度走三千紅塵客,將這三千人度化入佛門為佛陀、菩薩、金剛、羅漢,再有十二品金蓮鎮壓,佛門氣運穩固,大興指日可待。
    太極圖、盤古幡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自是不用想了,都在圣人手中,別說陳九公了,就算通天教主也搶奪不下。
    混沌鐘下落不明,就算有朝一日出世,也會引來各教相爭。對此,陳九公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就能從三教手中橫奪此寶。
    陳九公行事向來喜歡有備無患,在不知道混沌鐘的情況下,陳九公準備以當年通天教主的辦法廣收門人弟子,等到日后截教復立之時,以萬仙陣鎮壓氣運。
    封神之戰,截教一家獨大,才引得三教聯手。但日后截教復立之時,有佛門在前面頂著,被圍攻的肯定不會是截教。當然,這種情況下,人、闡二教或是其他勢力也不會一味的打壓佛門讓截教得利,到時就看各方算計了。
    如今這尚且不到雙十的四代弟子在陳九公眼中就是截教復興的火種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況且還有北俱蘆洲整整一州之地作為根基,陳九公相信截教的未來會是一片光明。
    海納百川,有容乃大。不管基于怎樣的考慮,是鎮壓氣運的萬仙陣,還是為了控制北俱蘆洲,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多多收人。
    就在姚少司、申公豹、袁洪三人接受天庭冊封之時,天庭六御歸位,六圣頓時感覺天庭氣運有所增長。
    禹余天中,通天教主淡淡一笑,將來天庭之中上至六御,下至周天星君盡數為截教弟子。日后截教復立,五帝來朝,何等氣派?
    大赤天兜率宮中,正在煉丹的老子猛然睜開雙眼,一爐馬上就要煉成的金丹廢了。
    眉頭一皺,老子暗道這陳九公也太能折騰了。如今佛門大興之勢勢不可擋,而玄門之中,女媧娘娘多年不出媧皇天,而且她那妖族似乎也不帶有成事的架勢。自己人教弟子稀少,此時老子也不由得后悔當年多收一些門人好了。闡教雖有萬仙陣一戰之勝,但門下弟子盡損在那陳九公手中。
    一想起陳九公,老子更是頭疼,這個小輩比他師叔、師叔伯都能折騰。就從他這些時日所作所為來看,似乎比通天教主還要麻煩。通天教主高傲、耿直,根本不屑于算計之事。可這陳九公……老子也想不出這小子哪來的這么多道道。
    “童兒!”
    “老爺!”聽老子叫自己,正在瞌睡的金角童子連忙起身。
    “去讓你師兄將那多寶、孔宣帶來。”
    “是!”
    玉虛宮中,元始天尊面上一片鐵青。本來打算在封神之后冊封門下弟子為天庭六御,誰想到這昊天如此大膽!
    若是沒有陳九公背后的通天教主,玉帝、王母還真不敢這么做。不過現在嘛,就算鬧到道祖面前,昊天也可以說自己是受通天符召,饒是元始天尊也無話可說。畢竟當然道祖立天庭時曾讓昊天多聽幾位師兄、師姐的。
    “白鶴!”
    “老爺!”
    “去西岐向你姜師叔傳吾詔命即刻起兵東征!”
    “是!”
    ~~~~~~~~~~~~~~~~~~~~~~
    中國古典文學博大精深,有很多我們搞不懂的地方。剛才有位兄弟指出在本書內有這么一個錯誤,“用土遁飛在天上”其實這句是封神演義的原話,出現在八十五回。我當時為了描寫陳九公搶草人時的情景,就去看看演義,就看見這么一句,那時候我也不知道為啥土遁是在天上,我就把這句話寫進書里,今天終于有人發現了。我也想和大家談論一下,這是為什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