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61章玄黃世界(10-22)      第960章封印倚帝(10-22)      第959章因果(10-22)     

截教仙837 犯吾洪荒者死中

峨眉山巔。
    長眉真人身穿太極陰陽袍,背背紫郢、青索雙劍,立于祭天臺前,望著那緩步向山頂走來的陳長山。作為峨眉山之主,他奉玄都大法師之命于此,接引地皇證位。
    待陳長山走近,長眉真人躬身參拜,道:“人教門下長眉,拜見地皇!”
    地皇,整個地仙界之皇,自人族出世至今,唯一的一個。
    陳長山受了長眉真人一禮,拱手道:“有勞長眉仙長。”
    “長眉不敢。”
    長眉真人話不多,道了句不敢,然后就閃在一旁,任陳長山登上祭天臺。
    就在陳長山立在祭天臺上的一剎那,人教二圣女媧娘娘、玄都大法師至!
    女媧娘娘看了一眼前方云頭站立的鴻鈞,從袖中取出一印,遞給身旁的玄都大法師,道:“教主,請。”
    “師叔小心。”玄都大法師自女媧娘娘手中接過崆峒印,將身降下,浮于半空,腳下赤云飄飄,周圍瑞彩條條。
    陳長山見玄都大法師,知道這位就是人教教主,手捧玉璽,雙膝跪在臺上,將玉璽抬至頭頂,大聲道:“人族陳長山,拜見教主!”
    陳長山是有大氣運,乃萬年不出世之地皇,但只要是人族,就得拜人教教主。莫說他陳長山,就連火云宮三圣,地位不亞于圣人,見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,行平輩之禮即可,但見人教教主,也得屈身下拜。
    玄都大法師手舉崆峒印,以人教教主之名宣告天地,冊封陳長山為地仙界人族之皇。
    且不說陳長山如何受封,單說高天之上,云層間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冷冷地看著鴻鈞。曾經高高在上的道祖,此時在在女媧娘娘眼中猶如豬狗。
    在這天地之間。令人敬畏的不是力量,否則陳九公早就一統洪荒了。可就算他兇威赫赫、橫行天下,各教門人也沒放棄與他抗衡之心。
    鴻鈞,他傳道三界,教化蒼生時,人們由衷地對他尊重,所以他高高在上,受億萬生靈朝拜。號道祖,享無上尊榮。
    可當他禍亂洪荒的陰謀敗露后,所有人都看清了他的嘴臉。知道他為一己之私,不惜使天地激蕩,生靈涂炭。
    這時,人們就不會再敬重他,只會厭惡他,甚至聯合起來反抗他。到了此刻,他不是再是高高在上,雖然他有威震諸天的神通,在所有人眼里卻渺小如蜉蝣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張開雙臂。乾坤造化鼎于左手,那一品造化玉牒現于右手,乾坤造化鼎轉動,造化玉牒閃著玄光。轉瞬間,女媧娘娘雙手提雙劍,大步走至鴻鈞面前。
    鴻鈞還沒動,前路就已被女媧娘娘阻擋。至圣人娘娘雖孤身一人,也知自己不是鴻鈞之敵,但心無畏懼。
    鴻鈞只淡淡看了女媧一眼。然后將頭微微昂起,一手扶竹杖,一手負于背后,靜看天邊云海,仿佛天邊云海之間有什么東西吸引他似得。
    女媧娘娘站在鴻鈞面前,初衷就是阻他去路,稍后諸圣就會趕來。所以,只要鴻鈞不動,女媧娘娘不會出手。
    “師妹,愚兄來也!”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,陸波關大步踏空而來。
    女媧娘娘目不轉睛,死死盯著鴻鈞,聽到陸波關的聲音,也沒答話。
    陸波關并不是想和女媧娘娘說話,只是出言提醒女媧娘娘,告訴她:“我來了,你放心。”
    鴻鈞微微低頭,看了陸波關一眼,然后依舊將目光再次投向遠方云海。
    陸波關冷笑,雙手一震,一道鴻蒙紫氣于掌中化作大斧,持斧來在女媧娘娘身旁,與女媧娘娘并肩而立。
    “闡教云中子,拜見二位師叔!”
    闡教圣人云中子,大袖飄飄,乘風而來!
    聽到云中子溫和的聲音,無論是女媧娘娘,還是陸波關,誰也沒有應聲。這絕不是他們瞧不起云中子,只是此時此刻,他們全神貫注地盯著鴻鈞,不敢有一絲放松。
    云中子不見怪,大步來在女媧娘娘右側,和陸波關分處女媧娘娘一左一右,只是他二人比女媧娘娘向前半步,只要鴻鈞出手,先迎敵自是他與陸波關。
    鴻鈞曾看女媧娘娘一眼,也曾看陸波關一眼,可云中子到來,鴻鈞連看都沒看他,仿佛云中子是團空氣一般。
    云中子剛剛站穩,就聽西方傳來梵音陣陣,佛門三圣至!
    準提佛母立在十二品三色蓮臺上,手持戕神刀,大聲道:“佛門來遲,諸位道友莫怪!”說著,與阿彌陀佛、大日如來一起,三圣并肩在鴻鈞背后站成一排。
    背后,目光不及,對鴻鈞而言,佛門三圣是不小的威脅。
    可此時,鴻鈞還是那副風輕云淡的樣子,佛門三圣到來,他無動于衷,就仿佛佛門三圣是三個地仙一般,來與不來都無所謂。他還是手扶竹杖,雙眼微闔,靜靜望著天邊云海。
    見鴻鈞這副模樣,準提佛母笑道:“鴻鈞,不必心急,截教教主稍后即至。”
    鴻鈞轉頭,瞥了準提佛母一眼,然后就將目光收回,終于開口說話:“不,陳九公不會來了!”
    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,冷笑道:“鴻鈞,果真是你!”
    “是我如何?”鴻鈞依舊背對著準提佛母說話,淡淡道:“截教衰,陳九公心急了……”
    “心一急,就不免遭你算計!”準提佛母道出鴻鈞陰謀。
    聽準提佛母此言,鴻鈞微微一笑,不再多言。此時被這些人圍在當中,鴻鈞卻仿若于無人之境,蒼老的臉上無一絲神采,二目微闔,眼皮間精光流轉不停,目光所在,仍是那片云海。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下方陳長山受人教教主玄都大法師冊封,承地皇之位,陳長山手捧玉璽,上祭蒼天,下祭茫茫大地,地皇歸位,天地有感,大片功德降下,加于陳長山之身。又有兩團功德一大一小,大的降在玄都大法師頭頂,被玄都大法師收入袖中,小的那團則落在長眉真人身上。
    在地皇功德之中,陳長山手中玉璽迸發出黑白二色神光,神光一起,壓過無盡功德之玄黃,直沖斗府。
    地皇歸位,造化玉碟出!
    這一刻,鴻鈞動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