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9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9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9)     

截教仙827 南瞻部洲歸一統有恒劫去散洪荒

馬有恒抬頭一看,只見前方一道人駕云而來,只見他頭戴紫金道冠,身穿無憂鶴氅,足蹬屢鞋,腰束絲絳,體如童子貌,面似美人顏,三虛飄頷下,拂塵掌中持。這等仙風道骨,正是那地仙之祖,馬有恒前世至交好友鎮元子。
    見是鎮元子,馬有恒哈哈大笑,“道兄,想煞弟也!”
    二人在云頭,你拜我一下,我揖你一回,像孩童一般。這不是馬有恒轉世后二人第一次見面,早年間曾于沒龍谷前見過,只是那時鎮元子正臨劫難,馬有恒尚于劫中,根本無心敘舊。如今,萬般因果似隨風而逝,一身輕松的鎮元子、馬有恒才體會到故友重逢之喜。
    可就在這時,影響氣氛的一個人出現了,一個青衣小童駕云乘風而至,看著行為、動作、舉止都古怪無比的鎮元子和馬有恒,小童根本不敢上前說話。
    鎮元子松開馬有恒的手,干咳了兩聲,馬有恒則向小童問道:“童兒何處來啊?”
    小童向馬有恒一拜,又向鎮元子一揖,口稱:“小童拜見二老爺,見過鎮元大仙!小童是奉我家老爺之命,前來請二老爺回山。”
    馬有恒一愣,這小童口中二老爺,似乎就是自己。可是,那大老爺是誰啊?好像除了鎮元子,自己沒什么太好的朋友了。
    這時,鎮元子反應過來,輕輕拉了拉馬有恒衣角,小聲道:“終南。”
    馬有恒恍然大悟,對小童道:“回去稟告大兄,明日有恒登山門拜訪!”
    小童也不強求,還是向馬有恒一拜,向鎮元子一揖,道了聲:“小童告退!”說著,轉身乘風,沿原路而回。
    馬有恒隨鎮元子回山,怎么敘舊、折騰。那是他們的事。單說那陳長山,一統南瞻部洲,登帝位,君臨地界!
    有大臣向他進言:“陛下一統南瞻部洲。乃萬古之未見,功德無量,繼往開來,當祭祀皇天后土,諸天神佛!”
    陳長山笑應道:“三日之后。朕往峨眉山,祭盤古所開之天地,拜三清、七圣!”
    陳長山選峨眉山祭天,這地方也是有說道的,此地乃人教山門,也是截教教主陳九公早年拜師學藝之處。
    三日后,天光未亮,陳長山手捧玉璽,踏上峨眉山,他手中之玉璽。不是他做符禹國國王時那個,而是馬有恒親手交給他的那個!
    就在陳長山捧著玉璽,沿山階而上時,一道玄光直三十三天混沌中墜下,浮于峨眉山上空,化作一人,踏空而立。
    花白的頭發,蒼老的面容,一身萬年不變的道袍,千古不朽的竹杖。只是頷下無了整齊的白須。
    大盜鴻鈞,至也!
    終南山,云柱洞前,九大魔主靜坐。
    突然。洞中傳出一聲巨響,云柱洞開,云中子飄身而出,告罪道:“勞諸位師兄久候,萬望恕罪。”
    云中子話音剛落,就見自己九位師兄齊齊向自己躬身。云中子連忙閃身讓過,“諸位師兄,這如何使得?”
    廣成子大聲道:“師弟此去為我洪荒億萬生靈,當受我等一拜!”說著,再次向云中子躬身。
    云中子受了自己九位師兄一拜,正色道:“師弟此去,必誅大盜,還我洪荒乾坤朗朗!”
    九魔主聞言,再次拜之!
    大赤天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帶著山河老祖、孔丘、墨云、彩鳳、鄒鵬、長眉真人來在八景宮前,見金角、銀角二童立于兩旁,女媧娘娘問道:“教主還未出關?”
    女媧娘娘話音剛落,八景宮門開,玄都**師大步踏出,向女媧娘娘微微一揖,“見過師叔。”
    “教主不必多禮。”女媧娘娘微微一笑,道:“今日教主機緣,一定要取了那品造化玉牒。”
    玄都**師點頭,從金角童子手中接過玄都紫府劍,“就算毀了那玉牒,也不能叫它落入大盜手中!”
    “不會的。”女媧娘娘鳳目中寒光一閃,堅定地道:“今日那大盜必隕于我洪荒天地之間!”說著,女媧娘娘回身,環視人教六大準圣,“諸位放心,我與教主此去必誅大盜,還天地清明!”
    “恭送娘娘!恭送教主!”
    人教人雖少,但氣勢絲毫不弱,齊齊向女媧娘娘、玄都**師拜道,然后將兩位教主送出大赤天。
    西方,靈山。
    八寶功德池前。
    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、大日如來,三人端坐蒲團之上,齊聲誦經。
    婆娑樹林外,佛門二教,大乘小乘所有準圣,不缺一人。在靈山、婆娑凈土,佛門千萬弟子,同樣都是盤坐于地,齊聲誦經。
    許久之后,誦經聲消失,三圣齊齊起身,阿彌陀佛、大日如來齊齊看向準提佛母。
    “師兄、師弟。”準提佛母看了看阿彌陀佛,又看了看大日如來,道:“你我三人同去同歸!”
    大日如來哈哈一笑,“那是自然!”
    阿彌陀佛則重重點了點頭。
    準提佛母大笑,一手拉著大日如來,一手拉著阿彌陀佛,走入婆娑樹林。
    當三圣走出婆娑樹林時,見眾門人弟子皆垂手而立,準提佛母道:“爾等好生在山中修煉,待我與師兄、師弟斬殺大盜歸來,開菩提法會,傳爾等三乘妙法!”
    見準提佛母一臉輕松的樣子,諸佛心里卻是沉甸甸的,他們知道自家三位教主是要去干什么,那是鴻鈞啊,群佛自修煉第一日起,就知道誰是鴻鈞,那位一直高高在上,會是那么好對付的么?
    只是,在這關頭,誰也不能說喪氣話,地藏王佛雙手合十道:“南無阿彌陀佛!南無萬佛之母!南無大日如來佛!”
    一時間,整個靈山佛界,千萬佛子齊呼:“南無阿彌陀佛!南無萬佛之母!南無大日如來佛!”
    北俱蘆洲,祖巫殿外!
    陸波關負手而立,在他前面是巫族十二祖巫,十二祖巫后,巫族上下皆在,人少了一些,不足千人。
    只聽陸波關大聲道:“巫,盤古血脈也!這天地為盤古所開,即為巫有!萬物為盤古所化,皆為巫有!今,有**亂洪荒,一欲壞巫之天地,二欲滅巫之萬物?巫,當如何?”
    十二祖巫率群巫齊拜,齊聲道:“恭請巫圣,殺之!”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陸波關聞言大笑,動身離去,大步踏空而行,“今日后,洪荒再無鴻鈞!”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