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28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28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28)     

截教仙825 乾坤造化至寶出女媧贈劍予九公

斜月三星洞中。
    一聽準提佛母提到陳長山,陳九公不禁搖頭苦笑,“不想一切盡在佛母掌控之中,九公慚愧。”
    “教主哪里話!”準提佛母同樣搖頭,道:“雖然我不知那陳長山為何會有師兄親傳佛印,但卻知他絕非我佛門弟子,洪荒之大,能有如此手段的,怕是除了教主,再無二人。”
    “慚愧,慚愧。”
    聽陳九公連道慚愧,準提佛母到有些好奇,向陳九公問道:“教主,那陳長山到底是何許人也?”
    “哎……既然佛母想知道,那九公就說與佛母知曉。”事到如今,這地皇也沒什么好爭的了,陳九公也就不瞞著準提佛母,直接向他講述此中因果,“那陳長山本是北俱蘆洲一散修,人間劫時,九公許他一樁機緣,予他燃燈古佛之舍利,派人送他往六道輪回轉世,輪回七七四十九世,方有今日陳長山!”
    陳九公這么一說,準提佛母就明白那陳長山為何會有佛門教主親賜佛印,原來是出自燃燈古佛的舍利子。可一想陳九公于人間劫時就開始布局,準提佛母不由得贊嘆道:“教主料事如神,當真不凡!”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不過機緣巧合罷了!”
    人間劫時,人教入北俱蘆洲傳道,陳九公命金霞童子持青萍劍至北俱蘆洲,金霞童子在清剿人教道統時,碰到一個多管閑事的散修,叫做長山子。陳九公命金霞童子將其帶回金鰲島,并許他一樁機緣,著他攜燃燈的一顆舍利子轉世,輪回七七四十九世,方有今日之陳長山。
    當然了。陳九公一開始并不知道未來會有地皇之爭,更不知道自己隨手布下的一顆棋子會有如此氣運。他只知道燃燈古佛精修的舍利子,蘊含大功果,經七七四十九輪回,長山子的七七四十九世轉世之身,必是有福之人。而且有佛門慧根,可入佛門參佛法,甚至有入靈山成佛作祖的一天。
    讓陳九公沒想到的是,長山子輪回七七四十九世之后,竟有如此機緣。
    明了一切,準提佛母哈哈大笑,“也罷!既然這陳長山與教主有緣,兼修佛門功法,可命他拜入闡教門下。受人教教主冊封,承地皇之位!”
    聽準提佛母之言,陳九公點點頭道:“佛母此言大善,就依佛母!”
    時至今日,洪荒一切因果皆明,人、闡、截、佛、魔,洪荒五教不會再做無謂之爭,那地皇也就不用再爭下去了。大家坐在一起商議一下,選出一個來就是了。還是將更多的力量。用來對付鴻鈞,用來對付混沌魔神得好。
    按準提佛母的說法呢,陳長山與陳九公有大因緣,修佛門佛法,若拜入闡教門下,再受人教教主冊封。那就與各教都有了聯系。
    雖說眼下這局面,各教連血海深仇都放下了,根本不會在意什么地皇不地皇的。但是,準提佛母要盡量做到平衡,免得讓人感覺到不舒服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兩河國。王城!
    馬孟旭、馬有恒,時隔多年,又一次聚在了一起。
    說物是人非,或許過了,但今日相見,兄弟倆不再如仇人一樣敵視對方,而是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把臂大笑。
    老態龍鐘的馬天焯擦了擦自己渾濁的雙眼,真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。
    馬孟旭走到馬天焯身前,躬身拜道:“父王,孩兒欲隨老師上山學藝,今日特來拜別父王。”說著,跪下連馬天焯拜了三拜。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馬天焯拉著馬孟旭的手,止不住老淚縱橫。
    今時的馬天焯名義上是四分之一個南瞻部洲的主人,一生享盡富貴榮華的他,在行將就木之時,唯一還牽掛的就是自己兩個兒子。
    馬天焯還記得,自己引以為豪的兩個兒子,自出世之日就爭個不休,老大馬孟旭先從母腹出,老二馬有恒就抓著他的腳不放。然后就是多年的爭斗,甚至都想致對方于死地。
    馬天焯也曾試圖化解他們之間的恩怨,可是每次都失敗了,漸漸的,馬天焯也就放棄了。今日,看到這一幕,馬天焯只以為自己是在夢中。
    如今馬孟旭上山學道,兩河國基業則傳于馬有恒,無了骨肉相殘,豈不大善?在老國王虛弱的笑聲中,兩河國國王之位,由馬有恒繼承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金陽河邊,馬孟旭、馬有恒并肩而行,望著天邊夕陽,馬孟旭止住腳步,對馬有恒道:“二弟,大兄要走了。”
    馬有恒微微一揖,“小弟恭喜大兄,賀喜大兄。”
    馬孟旭哈哈一笑,道:“輪回一世,為兄這也算是功成身退了。”
    馬有恒道:“能與大兄做一世兄弟,實乃弟之幸事。”
    “什么一世兄弟?”馬孟旭笑道:“你我一日骨肉,萬世之兄弟!”
    聽馬孟旭這么說,馬有恒似有不安,“大兄混元圣人之尊,小弟豈敢高攀?能與大兄一世同胞,足矣!”
    “二弟莫不是看不上為兄?”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    馬孟旭看著馬有恒,正色道:“二弟為我洪荒億萬蒼生,不與鴻鈞大盜同流合污,舍棄圣位,甘受輪回之苦,為兄佩服,故愿與二弟做萬世之兄弟!”
    馬孟旭此言一出,馬有恒怔住了,往事一幕幕浮現眼前,天道之下,一共七尊圣位,若無他舍棄了圣位,豈有今日之陳九公?
    半響,馬有恒回過神來,正色道:“一錯豈可再錯?有恒如此,不過為償己過罷了。”
    “二弟。”馬孟旭道:“西方山靈水脈盡復,二弟早年之過,皆已揭過。二弟讓出圣位,方有今日截教教主,二弟大功于洪荒天地億萬生靈,豈會有錯?”
    馬有恒眼前一亮,急切地問道:“大兄此言當真?”
    馬孟旭笑道:“為兄乃混元教主,若連自己骨肉兄弟都欺騙,還如何執掌大教?”
    馬有恒信以為真,激動地連連搓手。
    馬孟旭拍拍馬有恒肩膀,道:“二弟,為兄去也!待你功成之后,可來為兄終南山。”
    話音落時,馬孟旭化作點點白光散開,白光有的落在地上,融入大地;有的落在金陽河上,隨波而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