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8-24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8-24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8-24)     

截教仙822 誅仙劍陣退鴻鈞九大魔主至東海

九大魔主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看的人、佛二教眾準圣一頭霧水,只有云中子,輕捋頷下墨髯,面帶微笑。
    這時,似乎感應到了什么,云中子回身望去。只見空間顫動,五色神光閃爍,孔宣落于沙灘之上。
    赤雘、青雘死后,這片沙灘上一片祥和,而孔宣一現,氣氛瞬間凝固。
    這時的孔宣,根本沒看沙灘的這些人,舉目向西遙望九大魔主遠去的背影,雙手抱拳,低頭、折腰,一揖到底!剛才他隱于暗中,將云中子的話盡收耳底,他知道這些人不是來謀截教的,反而是來幫助截教。
    孔宣雖桀驁,但有恩必報!
    此時此刻,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特別是佛門中有幾位和孔宣相熟的,真不敢相信,眼前這個還是那桀驁不馴的孔宣么?
    孔宣緩緩起身,轉身面向眾人,當先對著云中子,雙手抱拳,低頭、折腰,同樣深深一揖。然后再起身,轉向山河老祖,雙手抱拳,低頭、折腰,還是一揖到底!
    孔丘、墨云,再到佛門地藏王佛、玄奘、孫悟空……最后是羅睺羅尊者。
    看著這個向眾人拜謝的孔宣,所有人的心里都很復雜。他們都曾與孔宣為敵,彼此間有傾盡東海之水也洗刷不盡的仇恨。只是這時看著這樣的孔宣,眾人心里都有些別樣的情緒。
    待謝過羅睺羅尊者后,孔宣緩緩起身,面向所有人,大聲道:“諸位不計前嫌,護我截教千萬門人弟子,我截教上下銘記于心,此恩日后必報!”
    “孔宣!”孔宣話音剛落,就聽山河老祖一聲大喝,指著孔宣道:“我等來此,并非護你截教。乃是護我洪荒,無需你如此!”
    “不錯!”地藏王佛大步踏出,手中七珍佛杖指著孔宣,“孔宣。你殺害我同門無數,他日必要你損命于我杖下!”
    孔宣點點頭,面上毫無懼色,“他日因,今日果!昔日因果。孔宣接下了!凡想取孔宣性命者,盡管出手就是,孔宣絕不還手。”
    孔宣此言一出,眾人無聲。
    一時間,只有陣陣海風呼呼吹過的聲音。
    假如,孔宣仍如往日一般桀驁、囂張、睥睨八方,眾人肯定一擁而上。可此時的孔宣,實在是讓人無法出手。因為所有人的知道,孔宣不出手,不是怕。只是想要償還今日眾人守護截教之因果罷了。
    山河老祖咬緊牙關,此時此刻他又想到自己結義兄弟,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不就是死于孔宣五色神光之下么?
    山河老祖無時無刻不想著報仇,今日孔宣就在眼前,此時不報,更待何時?
    山河老祖緊握玄都紫府劍,向孔宣走去。
    孔宣靜靜地看著山河老祖,昂首,挺胸,面無懼色。
    玄都紫府劍劍刃抵于孔宣心口。但始終沒有刺入,多少雙眼睛注視著山河老祖,只見山河老祖面容猙獰,咬得口中牙吱吱作響。
    洪荒大神通者。無不是心智堅定之輩!山河老祖,斬三尸的準圣,心似金精,百煉不泯。
    但,就是在一刻,山河老祖知道。自己不會殺孔宣。
    山河老祖握劍的手一翻,劍背于手臂后,抬起另一只手,指著孔宣道:“孔宣,今有外道邪魔亂我洪荒,你我之間因果暫且記下,待老祖我誅盡邪魔,再取你性命!”說完,山河老祖轉身向云中子一拱手,而后騰空而起,直上九天。
    “老祖,等等我!”孔丘、墨云相繼起身,追趕山河老祖。他們似乎忘了,在來東海之前,是誰哭著喊著也要殺上金鰲島,屠戮截教弟子。
    孔宣抬起頭,看了看離去的三人一眼,然后把目光投向佛門諸佛。
    地藏王佛手提七珍佛杖大步向孔宣走來,但沒有出手,也沒在孔宣身前停留,直接從孔宣身旁經過。
    然后是迦那含佛、優婆離如來……
    等到孫悟空時,這猴子來在孔宣面前,微微一揖,然后快步向諸佛追去。
    最后,佛門還剩下玄奘。他走到孔宣身旁,同樣一揖,然后從袖中取出一寶,彎腰放在孔宣腳前,然后起身,欲去追趕孫悟空。
    “玄奘。”
    “師……”玄奘停住腳步,轉身望去,只見孔宣彎下腰,從地上拿起多寶佛塔,遞了過來。
    孔宣道:“玄奘,這是大師兄賜給你的,老師所賜,只可傳于門人弟子,不可輕予他人。”
    “師叔!”玄奘終于一聲師叔出口,從孔宣手中接過多寶佛塔,緊緊摟在懷中,然后大步離去。
    此時,沙灘上只有孔宣與云中子二人。孔宣靜靜地望著云中子,若論與截教的仇恨,哪家也比不得闡教。誰不知道,闡、截二教,上至教主,下至童子,都視對方為死敵!
    “孔宣!”過了許久,云中子終于開口。
    孔宣應道:“闡教教主。”
    云中子的語氣終于不再溫和,只聽他大聲喝道:“轉告截教教主,外道邪魔禍亂我洪荒,他是天道選定之人,我闡教門下可將昔日恩怨暫且放下。但待到斬盡妖邪之日,我云中子必與他清算往日因果!”
    “闡教教主放心,孔宣一定如實轉告我家教主。”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云中子最后看了孔宣一眼,然后大袖一甩,腳下生云,托起云中子向終南山飛去。
    沙灘上,孔宣獨自迎著海風,任其吹動自己袍服,緩步走到海邊,此刻他腦海里想的是往日死于自己手下的各教門人弟子。
    闡教有幾人死于自己手中?人教呢?佛門?妖族?
    孔宣自恃心堅如鐵,剛出世就吞噬人族果腹,后入截教,眼里只有教中同門,對截教以外之人,孔宣從不留情。
    可今日,隱于暗中聽云中子講說洪荒因果,孔宣心中不禁在想,自己以前是不是過了。
    “孔宣,你后悔么?”輕輕的六個字,在孔宣耳邊回蕩,這六字出他口,入他耳,再無一人能聽見。
    后悔么?
    孔宣久久無言,望著滾滾東海水,想到截教同門,想到老師通天教主,想到大師兄多寶道人,想到大師姐無當圣母,想到……想到教主陳九公。
    孔宣笑了,孔宣大笑,笑聲隨風傳于東海之上,同時伴著四個字:“孔宣,不悔!”
    孔宣大袖一甩,抖抖衣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,孔宣回頭望了望,人、佛二教門人早已不見,云中子更是無了蹤影,孔宣卻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:“孔宣殺人不悔,但恩情不忘,他日粉身碎骨亦報之!”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