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8-17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8-17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8-17)     

截教仙821 劍出驚孔宣四劍破太極


    誅仙劍陣起,劍氣銳利,殺伐縱橫,險些毀了四象刀。鴻鈞慌忙收了四象刀與四品造化玉牒,飛身凌空而立,睥睨四方,大聲道:“陳九公!出來!”
    嗯?四周寂靜無聲,以鴻鈞的神通,能夠察覺到陳九公根本沒有來。
    等鴻鈞再回頭,陸波關、女媧娘娘、玉帝、王母,一個也不見了,只有那座誅仙劍陣立于凌霄殿前。
    “誅仙劍陣!”鴻鈞眼中寒光流轉,大手一揮,四品造化玉牒浮在頭頂,放出玄光陣陣,一品造化玉牒化作竹杖,落入掌中。
    誅仙劍陣之中,陸波關站在八卦臺上,對女媧娘娘笑道:“師妹,愚兄搶門人弟子之物,是否有些不妥?”
    女媧娘娘笑道:“無甚不妥,截教教主無法發揮這誅仙劍陣全部威力,也只有師兄能使出這誅仙劍陣全部威力。”
    陸波關剛要說話,突然感覺到了什么,抬手發雷,震動誅仙四劍。
    鴻鈞剛入誅仙門,抬手擊杖,擊打誅仙劍,誅仙劍紋絲不動。
    但聽得一雷響,懸于陣門上的誅仙劍動,于劍下的鴻鈞連忙入得門內。
    這時,一道長達百丈的誅仙劍氣已出現在鴻鈞頭頂,這道劍氣出現的毫無征兆。
    “破!”鴻鈞大驚,將手中竹杖搖動,竹杖上黑光陣陣,隨鴻鈞手起,將落下的誅仙劍氣打碎。
    誅仙劍氣破開,卻未消失,化作千百道將鴻鈞從頭到腳罩住。
    鴻鈞將竹杖掄圓,太極現,在鴻鈞身前身后轉動,將一道道誅仙劍氣彈開。
    化解了來自誅仙劍的攻擊,鴻鈞卻無得意之處,他知道這不過是誅仙劍一次攻擊罷了,當年在紫霄宮,天道借他手分寶。是他親手將誅仙劍陣分予通天教主。雖然是轉述天道的話,但話出自他口,鴻鈞記得清楚,“通天。爾掌洪荒殺伐,特賜爾誅仙劍陣。此陣為洪荒第一殺陣,陣成時,非四圣不破。”
    沒錯,此陣只有在通天教主手中。配合他的殺伐之道,才能展現洪荒第一殺陣的全部威力。
    就在鴻鈞回想之時,四方傳來道道破空之聲,鴻鈞舉目四顧,但見無盡的劍氣自四面八方而來。
    鴻鈞跺跺腳,向誅仙門外退去。這時,誅仙劍動,直接從誅仙門上落下。
    四品造化玉牒于鴻鈞頭頂旋轉,玄光凝聚朵朵蓮花,試圖定住誅仙劍。
    誅仙劍落下。被朵朵蓮花托住,無法動彈。可陣中雷聲一響,誅仙劍上劍光一閃,朵朵蓮花自鴻鈞頭頂掉落。
    鴻鈞將身一動,出了誅仙劍陣,回頭看了一眼這洪荒第一殺陣,鴻鈞冷哼一聲,甩袖離去。
    許久之后,陸波關自誅仙門中踏出,見無了鴻鈞蹤影。也察覺不到鴻鈞氣息,陸波關哈哈一笑,沖著誅仙門內喊道:“師妹,那大盜去也!”
    誅仙劍陣八卦臺前。女媧娘娘依舊笑靨如花,一邊笑,一邊流淚。
    今日一戰,對整個洪荒的意義巨大,洪荒生靈終于挫敗鴻鈞陰謀。有個好的開頭,相信也會有好的結尾。
    在女媧娘娘、玉帝、王母走出誅仙劍陣后。陸波關大袖一揮,誅仙劍陣開,誅仙劍陣陣圖現于高空,凌空一卷,卷著誅仙四劍落在陸波關面前。陸波關抱起卷著四劍的陣圖,感覺連陣圖帶四劍中皆無了陳九公元神烙印,想了想就將它們收入袖中。
    這時,只聽女媧娘娘道:“師兄當真要奪門人弟子靈寶?這卻有不妥。”
    知道女媧娘娘是在說笑,陸波關卻面色凝重,“九公自封神劫后,一直為我截教奔走,無形中遭老賊算計,如今執念已深,再不悔悟,恐有大禍。”
    女媧娘娘秀眉輕蹙,“截教教主,掌數件至寶,然,皆非他物。雖是老賊暗算,卻也是自身執念作祟。”
    陸波關聞言,輕嘆一聲道:“師妹所言不錯,只是洪荒至寶多在九公手中,合適九公之至寶,又在何處?”
    女媧娘娘神秘一笑,卻什么也沒說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六道輪回。
    截教眾仙圍在阿彌陀佛身旁,個個眼色復雜的看著這位佛門教主。
    當年是他,應元始天尊之邀,往西岐破誅仙陣、萬仙陣,最后致使截教滅教。數千截教弟子死難,又被他擄走三千同門。
    可也是他,在今日截教最危難的關頭出手相助。截教眾仙誰也想不明白,作為敵對一方,佛門大教主阿彌陀佛為什么會來幫助自己。
    阿彌陀佛滿面笑容,環視眾人。
    無當圣母咬緊牙關,毫不畏懼地看著阿彌陀佛,可當她的目光落在阿彌陀佛胸前衣襟上時,心突然揪了一下。
    阿彌陀佛胸前衣襟上有一灘血跡,是在六道輪回外,硬受梁渠雙錘造成的。
    所以,當阿彌陀佛看向自己的時候,無當圣母雙手抱拳,低頭、折腰,一揖到底!
    然后是云霄、瓊霄、碧霄、虬首仙……截教所有人,一起拜謝阿彌陀佛救命之恩。
    眾人起身時,卻發現圈中已無了阿彌陀佛的身影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東海之濱。
    云中子出手,先斬赤雘,后誅青雘,一派教主之神通,顯示得淋漓盡致。
    佛門、人教眾準圣向云中子道謝,謝他及時出手相助。
    云中子,性情溫潤如玉,又與在場的許多人有舊。干脆與眾人在海灘上寒暄起來,并向他們講述這些混沌魔神的來歷。
    就在這時,西方飛來道道白光,眾人抬眼望去,看到以廣成子為首,赤精子、文殊廣法天尊、普賢真人、慈航道人、太乙真人、玉鼎真人、道行天尊、清虛道德真君,魔界九大魔主浮于空中一字排開,個個大袖飄飄,一派道骨仙風。
    廣成子大聲道:“師弟!”
    “師兄。”云中子不知道自己這九位師兄要干什么,生怕他們這是要殺上金鰲島。
    只聽廣成子道:“犯吾洪荒者,盡誅否?”
    云中子應道:“一個不留!”
    “大善!”廣成子滿意地點點頭,眼中精光一閃,又問道:“金鰲島安寧否?”
    云中子又應:“一片安寧。”
    云中子話音剛落,就見自己九位師兄齊齊轉身,乘風駕云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