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8-24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8-24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8-24)     

截教仙819 鴻鈞我來殺你

只聽得一聲大吼,鴻鈞抬眼望去,只見一人大踏步御空而來。
    來人身勢如松,高大挺拔;面容剛毅似刀削,劍眉,朗目,以金冠束發,身著青色道玄衣,雙手空空,自然垂在身體兩側,大步行來。
    看到此人,鴻鈞瞳孔一縮,暗道一聲:“麻煩!”
    來者,南瞻部洲,渚光國國主,自號巫皇之陸波關是也!
    巫皇緩步走來,鴻鈞就感覺到一陣撲面而來的壓力,不禁開口道:“此中因果,與你何干?你不在南瞻部洲爭奪地皇之位,來此作甚?”
    陸波關聞言,哈哈大笑,朗聲道:“與我何干?來此作甚?”說著,陸波關抬手一指玉帝,對鴻鈞道:“此乃截教之友,我為截教祖師,與我何干?”
    然后,陸波關又一指女媧娘娘,沖鴻鈞道:“天道為我師,女媧為我師妹,今我師妹受人欺侮,我來此作甚?”
    靈臺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中。
    當聽陸波關以截教祖師自居時,陳九公心神激蕩,失聲道:“祖師!”
    準提佛母也有些驚訝,望著鏡中出現的陸波關,“上清道友靈識未泯,可喜可賀!”
    天庭,凌霄寶殿前。
    女媧娘娘驚喜地看著陸波關,輕喚一聲:“三師兄。”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陸波關哈哈一笑,道:“師妹,看愚兄降伏此獠,好為你出口惡氣!”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聽陸波關以截教祖師自稱,鴻鈞大驚,他當日明明擊散了通天教主的靈識,怎么他還有以前記憶?
    “我又如何?”陸波關二目一瞪,寒光陡轉,“鴻鈞,大盜!死來!”
    話音落下,陸波關人已至鴻鈞面前,雙拳如錘。
    拳出,狂風涌。
    鬢角蒼蒼白發被拳風卷起。鴻鈞大袖一揮,太極刀出,太極現,擋在鴻鈞和陸波關之間。
    陸波關拳頭砸在太極之上。見太極未破,仰天大吼一聲,渾身上下如霹靂作響,拳上血紅色光芒閃爍。
    “殺伐之道!”看到陸波關拳上的血光,曾自號道祖的鴻鈞哪會不知那是什么?這陸波關連自己是截教祖師都知道。又豈會不通殺戮之道?
    鴻鈞手中竹杖連點,似有陰陽二氣憑空而生,直接融入太極之中,太極之陰陽魚游動,使整個太極轉動起來。
    陸波關一拳轟來,太極依舊不破,陸波關大手一翻,手中現出鴻蒙紫氣,陸波關持紫氣一搖,紫氣化劍。一劍刺出,刺向陰陽魚交匯之處。
    劍刺,太極震動,陰陽二氣似要潰散,但又未曾潰散。
    陸波關見勢,連忙再出手,左手握拳轟出。
    鴻鈞眼中精光一閃,抬手一杖點出,竹杖點在陸波關拳上,整個天庭猛地一晃。
    “九轉玄功!”陸波關心頭一震。將身一晃,周身袍服鼓蕩,衣衫下筋骨齊鳴。
    在陸波關對面,鴻鈞也是如此。灰色的道袍無風自動,獵獵作響。轉眼之間,原本瘦小的鴻鈞長大了不止一圈。
    見鴻鈞是要與自己硬拼,陸波關心中大喜,雙手緊握鴻蒙紫氣劍,朝著鴻鈞頂上劈下。
    鴻鈞也不示弱。一搖手中竹杖,竹杖上竟然浮現一層黑光,黑光中竹杖化作一條大槍。
    這二人,一曾聚仙金鰲傳大教,一個立道紫霄號祖師;一參四劍殺戮強,一悟太極玄妙功。一個盤古元神三分化,一個魔神來于天外間;一個轉世修得盤古體,一個自創玄門九轉功;一持鴻蒙紫氣殺伐劍,一催造化玉牒魔中杖!
    巫皇陸波關戰鴻鈞,劍來杖往,斗得難解難分。不過似乎是鴻鈞更勝一籌,因為不知什么時候,有四品造化玉牒出現在陸波關前、后、左、右四方,個個閃玄光。
    陸波關似乎察覺到了什么,揮劍向南邊那品造化玉牒斬去,可被鴻鈞攔阻。
    四品造化玉牒占據四方,其上有陣陣玄光沖起。鴻鈞一手持杖與陸波關爭斗,一手揮動,一直懸于身后的太極破,化作四象刀飛出。
    四象刀繞開陸波關,各飛入造化玉牒發出的玄光中,齊齊停住,刀刃朝外背朝內。
    四刀立,太極出。
    以四刀做圓,呈太極陰陽魚,陸波關于整個太極陰陽魚的正中央,陰陽交匯之處。
    陰陽魚出,陸波關身形為之一滯,他心中暗道不妙,這鴻鈞老兒手段曾出不窮,可最厲害的,還是這太極之道。
    太極,一也,混元!
    太極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。同樣四象亦能衍八卦,四象刀合太極刀正是如此!
    此刻陸波關發現,自己全身上下,除了頭和雙臂,其他的部位都不能動了。
    而這時,鴻鈞將身一晃,瞬間來在陸波關背后,踩在太極陰陽魚上,舉杖向陸波關頭上打去。
    陸波關掙扎不了,也無法回身,只能背對著鴻鈞,將手中劍直插腦后,攔住鴻鈞一杖。
    一擊無果,鴻鈞并不氣餒,現在陸波關身子無法動彈,正是自己破他肉身之時!這陸波關既然知道自己是誰,那他就是盤古,是鴻鈞最大的敵人!
    當然,這還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他陸波關乃截教祖師,更對陳九公有大恩,他若有事,陳九公焉能不出手香酒。
    鴻鈞毫不留手,仗九轉玄功,運起全身力氣,掄竹杖抽向陸波關腰間。
    啪!啪!啪!
    鴻鈞來出三杖,杖杖抽在陸波關腰間,直欲破陸波關盤古真身。
    陸波關用劍連砍困著自己的太極陰陽魚,可他自己也知道,脫身的關鍵在那四象刀。
    這時,身上又挨了鴻鈞兩杖,陸波關知道一味挨打絕非長久之計,還得想法子脫身,不然遲早死在鴻鈞杖下。
    靈臺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中。
    準提佛母攔著陳九公,“那大盜還有手段未使,教主三思啊!”
    陳九公心知這是圈套,可是那陸波關是自己師祖通天教主啊,還有女媧娘娘、玉帝、王母,如不出手相救,真要有人隕于鴻鈞杖下,陳九公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。
    就在陳九公心急火燎之時,突然心頭一道亮光閃過,抬眼向鏡中望去,看著那浮于四品造化玉牒上的四象刀,陳九公哈哈一笑,“師祖莫慌,九公助你一臂之力!”說完,陳九公在準提佛母驚訝的目光中盤膝而坐,默聲念咒。
    東海,金鰲島。
    島正中央,乃截教圣地碧游宮!
    突然,碧游宮震動,驚動在無數截教弟子。
    與此同時,三仙島、蓬萊島、方丈島、瀛洲島,四大仙島上各有一道劍氣沖天!
    誅仙劍、戮仙劍、陷仙劍、絕仙劍,誅仙四劍一起飛離仙島,直沖斗府,刺上三十三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