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40章玄黃世界(11-24)      第939章封印倚帝(11-24)      第938章因果(11-24)     

截教仙826 上古妖皇帝俊元始劍斗鴻鈞

當年,大日如來于六道輪回中,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。
    “娘娘本為妖族圣人,既是妖族,又豈有不擅近戰之理?”
    出神入化的近戰殺伐之術,配上不要命的打法,就算強如鴻鈞,也不得不避其鋒芒!
    看看此時的女媧娘娘,再回想剛才呵斥鴻鈞的正義凜然,不禁讓人贊嘆:至圣人娘娘,豪氣千萬,義薄云天!
    人如無暇美玉,劍如紫虹交錯。
    劍招如造化,玄妙萬千,變化無窮;其勢如共工撞不周,一往無前,九死不悔!
    這時的鴻鈞,已放棄了拉攏女媧娘娘的打算。說真的,鴻鈞早就知道盤古三清、佛門二圣對自己有貳心,但他真的沒想到,一向色厲內荏又自私自利的女媧娘娘竟敢造自己的反。
    當然,更讓他沒料到的是,今日會被女媧娘娘殺得狼狽不堪。
    前日先以八品造化玉牒鎮壓太清老子,后用八品造化玉牒困住元始天尊,此時鴻鈞大半法力都傾注在那十六品造化玉牒上,對諸圣的壓制弱了不少,這才有了云中子、阿彌陀佛接連發威,這才導致他在與女媧娘娘的爭斗中落入下風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沒有白受封印之苦,正是他的犧牲,才有今日之功!
    女媧娘娘銀牙緊咬,眼中閃著仇恨之火,此時的女媧娘娘想到了曾經的同族,東皇太一、妖后羲和、鯤鵬妖師……他們不是為妖族戰死,他們是被鴻鈞的陰謀活活算計死的!
    最后,女媧娘娘想到了元始天尊,她還記得前日元始天尊來自己錦繡天時,對自己說的一句話,“師妹,多少年了?你還記得么?愚兄是記不清楚了,不過,若舍我一人,能救洪荒眾生。愚兄何惜此身。”
    是啊,多少年了?巫妖大劫,千萬妖族為煞氣迷心,女媧娘娘欲出錦繡天化解巫妖之爭。可還沒出門,就被三清堵在錦繡天中。
    女媧娘娘記得,自己一巴掌抽在元始天尊臉上,一向愛惜面皮的元始天尊卻什么也沒說,只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。
    女媧娘娘知道三位師兄做的沒錯。那時的鴻鈞掌十成天道之力,除了不能輕出紫霄宮外,再無其他限制,就算是圣人,在他面前也不過是強大一點的螻蟻罷了。
    他已下令圣人不許參與巫妖之戰,如果自己不聽他的,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出現在洪荒,到那時死的就不只是巫妖二族了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忍了,這一忍,忍了多少年。和元始天尊一樣,她自己也記不清了。只是從那一天之后,洪荒上,再無了巾幗不讓須眉,豪氣千萬、義薄云天的至圣人娘娘,只剩下膽小怕事、色厲內荏、自私自利的妖族女媧。
    兩行清淚自女媧娘娘眼角流下,淚水模糊了雙眼,可手上劍招分毫不差,毫厘不缺!
    戰斗在持續,鴻鈞卻落入下風。被女媧娘娘死死壓制,堪堪招架住女媧娘娘雙劍。
    鴻鈞心中怒氣越來越勝,他此時恨極了老子,更恨元始天尊。
    單手掄杖。杖影千萬,太極陰陽魚現于面前。鴻鈞推杖,太極陰陽魚向前,阻擋女媧娘娘手中混元劍。
    混元劍上,紫色劍光吞吐,分陰陽。斷鴻蒙!那品蘊含造化之道的造化玉牒果然不凡,與二十四品造化珠相合,借造化之道衍化混元劍,竟蘊含那先天至寶之妙用!
    看到女媧娘娘仗劍破了自己太極之道,鴻鈞右手持竹杖抵擋,左手一揚,四道刀光現,太陽刀、太陰刀、少陽刀、少陰刀,四象刀自四方攻向女媧娘娘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嬌喝一聲,頭頂現出慶云三花,三花垂下清氣護體。
    鴻鈞招手,四象刀至他身前,這時女媧娘娘混元劍下,鴻鈞單手舉杖攔住女媧娘娘一劍,另一只手一揚,四象刀合一,合作太極刀。
    太極刀形古怪,看上去好像個圓,被鴻鈞提在手里輪轉,刀成太極,逆時針旋轉,被鴻鈞推出,向女媧娘娘推去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冷哼一聲,全力催動手中混元劍,混元劍劍刃吞吐紫色劍芒,一劍刺向太極正中,陰陽交匯之處!
    剛剛女媧娘娘以混元劍破了鴻鈞的太極之道,可這一回,女媧娘娘卻倒飛出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    女媧娘娘掙扎著起身,卻看到自己面前,站著兩個人。
    玉帝、王母,昔日紫霄宮童子、童女,也可以說是鴻鈞最親近的人,今日卻手挽著手,一起擋在鴻鈞面前。
    他們知道,即使是素色云界旗,也擋不住鴻鈞。所以,干脆一人只拿一件攻擊型法寶,玉帝右手持太白錘,王母左手捻金簪,同時空出一只手來,挽在一起。
    “滾!”鴻鈞看是他們,更加來氣,捫心自問,鴻鈞感覺自己對他們不薄,點化他們,再傳道法,并予他二人帝皇之位執掌三界。可現在呢……
    鴻鈞催動竹杖,杖影條條,當面抽下。
    在這個時候,玉帝、王母相視一笑,一抬手祭太白錘,一翻玉手金簪出。
    玉帝、王母倒飛出去,一起滾落在凌霄殿前石階上,那太白錘、金簪紛紛落地,跌落鴻鈞腳下。
    鴻鈞手持竹杖,大步走向女媧娘娘,“假的終究是假的,雖有一絲至寶妙用,但氣運不全,又有何用?女媧,將靈寶拿來。”
    回答鴻鈞的,是一道紫色劍光。
    鴻鈞轉動太極刀所化太極,太極轉動如磨,劍光破碎,鴻鈞抬手一杖,將女媧娘娘擊飛出去。
    混元劍落地,造化之道破,化作一品造化玉牒,與二十四顆造化珠。
    二十四顆造化珠也就罷了,可那個是造化玉牒啊,鴻鈞竟然連看都不看一眼,抬腳從造化玉牒上邁過,竹杖指著女媧娘娘,緩步向前。
    “女媧,你說“犯洪荒者,死”,然,誰能殺我?誰敢殺我?”
    此時的女媧娘娘口嘔鮮血,鮮血流至衣襟,女媧娘娘卻依舊笑靨如花,并堅定地道:“犯吾洪荒者,必死!鴻鈞,女媧無法殺你,他日自會有人取你性命!”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聽女媧娘娘這么說,鴻鈞仰天大笑,朗聲道:“吾鴻鈞合大道,掌造化玉牒,誰能殺我?誰敢殺我?”
    鴻鈞話音剛落,就聽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,“鴻鈞!我來殺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