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5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5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5)     

截教仙817 犯吾洪荒者死(下)

靈臺方寸山,斜月三星d中。
    那面靈鏡懸于d壁之上,陳九公、準提佛母站在鏡子前,看著女媧娘娘虐殺窫彭。這些混沌魔神似乎與巫族相似,無有元神,r身死則亡。
    陳九公和身臨其境的玉帝、王母一樣,不敢相信這是女媧娘娘。自私自利、鼠目寸光。這是陳九公以前對女媧娘娘的評價,當然了在這之前,洪荒諸圣,除了通天教主和準提佛母給他的印象尚可外,其他人都不怎么樣。
    老子無情,元始無義,女媧自私自利,阿彌陀佛少智無謀。
    可如今呢……陳九公不禁慨嘆,這六位一個比一個厲害。小李子要有這演技,還用陪跑二十年么?
    當,鴻鈞那蒼老的面容出現在鏡中景象中時,陳九公、準提佛母齊齊吸口涼氣。
    陳九公道:“佛母,女媧娘娘有難,不可不助!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搖頭,對陳九公道:“這大盜上天庭,無非就是要教主現身,教主若出,正合了他的意。”
    陳九公面色y晴不定,最后堅定地道:“吾欲與鴻鈞決一死戰,還望佛母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還是搖頭,并語重心長地道:“教主,我等六圣含垢忍辱多年,只為洪荒生靈不遭人害,教主是天道所選,也是我等所選,教主在,洪荒在!”
    “呼……”陳九公長出一口濁氣,二目赤紅,卻什么話也說不出。
    見陳九公不再執意要去相助女媧娘娘,準提佛母微微一笑,道:“今日之戰,乃洪荒生靈與混沌魔神之戰。亦為我諸圣,與鴻鈞之戰!教主且看,看那鴻鈞鎮壓了太清、玉清二位道友后,還能剩幾分神通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凌霄殿前,當看到腳踩窫彭人頭的鴻鈞時。玉帝、王母都嚇懵了。
    他們曾經是鴻鈞身旁童子、童女,對鴻鈞有一種特殊的畏懼。平日就算了,今日與鴻鈞面對面,玉帝、王母慌了。
    再看女媧娘娘。雙手一震,左手混元劍化作二十四顆造化珠,系在手腕上。右手中混元劍化作一品造化玉牒,被她收入袖中。
    收起寶物后,女媧娘娘盈盈下拜。口稱:“弟子女媧,拜見老師,老師圣壽!”
    鴻鈞一怔,而后冷笑,一腳踢開窫彭頭顱,沖著女媧娘娘道:“好!好個女媧!我知盤古三清、準提、接引各懷鬼胎,卻沒想到,藏的最深的,是你女媧!”
    鴻鈞此言一出,就見女媧娘娘臉上盡是慌張、畏懼之色。失聲道:“老師哪里話,女媧在老師面前豈敢做假?”
    鴻鈞眼中寒光流轉,擺手道:“這些暫且不提,女媧,將那寶貝與我,我便放你一馬。”
    女媧娘娘聞言,連忙從袖中取出造化玉牒,雙手捧著道:“這等至寶,只有老師配享,女媧一時貪心。萬望老師恕罪。”
    造化玉牒!
    無上至寶!內蘊大道!
    可鴻鈞根本不看造化玉牒,冰冷的目光落在女媧娘娘臉上,“女媧,莫要再演了。我知道元始往金鰲島前,曾去過你錦繡天。”
    “老師,且聽弟子一言。”聽鴻鈞不是要造化玉牒,女媧娘娘攥著造化玉牒,對鴻鈞道:“元始,心懷叵測之輩。妄圖禍亂我洪荒,他到我錦繡天,欲唆使弟子與老師相爭,弟子念老師傳道之恩,呵斥他出宮,他才又去金鰲島邀截教教主。”
    看著一副乖巧模樣的女媧娘娘,鴻鈞哈哈大笑,抬起竹杖指著女媧娘娘道:“女媧啊!女媧,當真不凡!著實了得!”
    “老師謬贊,弟子愧不敢當。”女媧娘娘笑容嫣然,如千花盛開,美艷動人。
    “哼!”鴻鈞冷哼一聲,臉上笑容盡去,面掛寒霜,喝道:“女媧,休得唬我!將那靈寶交出來!”
    女媧娘娘下意識地后退半步,躬身向鴻鈞一揖到底,“老師明鑒,元始真沒予弟子什么寶貝。”
    見女媧娘娘還肯不說,鴻鈞搖搖手中竹杖,竹杖上碧光閃閃,“女媧,我聽你說過‘犯洪荒者,死’,窫彭是被你殺了,可今日同樣是你的死期!”
    “老師!弟子知錯!”聽著鴻鈞包含殺氣的話語,女媧娘娘大駭,頭上滲出香汗,跪在地上哀聲道:“弟子不該欺瞞老師,元始是予了弟子靈寶一件。”
    聽女媧娘娘道出實言,鴻鈞哈哈大笑,手中竹杖落地,“好,既然如此,還不將靈寶獻上。”
    “多謝老師開恩!”女媧娘娘向鴻鈞叩首,然后跪直了身子,玉手伸入羅袖中,是要取寶。
    鴻鈞注視著女媧,似乎很迫切地得到那件寶貝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右手掐造化玉牒探入袖中,在袖子的遮掩下,造化玉牒上白光閃閃,女媧娘娘猛地一抬手,眼中再無了楚楚可憐之色。
    鴻鈞一怔,就見一道人影沖至自己近前,紫色劍光閃爍!
    鴻鈞飛身暴退,但見三縷白須飄散空中,鴻鈞下意識地一摸頷下,頓時暴怒。
    又是一道劍光,直奔鴻鈞白頭斬來!
    剛才一劍僅削掉了鴻鈞頷下白須,這一劍卻要斬鴻鈞人頭!
    鴻鈞大喝一聲,舉杖相迎,擋住造化玉牒所化混元劍,這時二十四顆造化珠又化作一混元劍,當胸刺來。
    鴻鈞大怒,竹杖挑開頭上那一劍,反手掄杖向女媧娘娘頭上打去。
    窫彭沒能嚇住女媧娘娘,他鴻鈞,也不能!
    女媧娘娘渾然不顧自身安危,一劍刺向鴻鈞胸口不改,另一劍則直刺鴻鈞面門。
    兩把混元劍,劍刃皆有紫色光吞吐,紫光映在鴻鈞臉上,照亮了鴻鈞猙獰的臉龐。
    劍至面前、身前,鴻鈞一咬牙,收回打向女媧娘娘的竹杖,向后連退八步,在女媧娘娘將要殺來之前,鴻鈞把手中竹杖一搖,玄光陣陣,抵住女媧雙劍。
    見鴻鈞施展太極之道,女媧娘娘向后飛退,將手中雙劍一合,光芒一閃,二劍合而為一。
    鴻鈞手中杖一點,玄光于身前散開,鴻鈞踏玄光而出,此時的鴻鈞頷下白須被女媧娘娘斬去大半,看著好是狼狽!
    鴻鈞死死盯著女媧娘娘,咬牙切齒地道:“女媧!好膽!”
    女媧娘娘嫣然一笑,朗聲道:“本娘娘有言在先,犯吾洪荒者,死!”說完,女媧娘娘飛身揮劍,挾一往無前之勢,斬向鴻鈞!。讀截教仙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