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30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30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30)     

截教仙816 犯吾洪荒者死(中)

天庭上,窫彭追殺玉帝、王母。這窫彭不知是什么來頭,肉身比那東海之濱的赤雘、青雘還強,戰力絕不比攻打六道輪回的梁渠差。
    在出手試探之后,玉帝、王母都知道此人神通廣大,非自己能敵,這才齊往靈霄寶殿,準備開啟陳九公留在天庭的大陣。
    那窫彭在后不緊不慢地追趕,就好像貓捉老鼠一樣,由著你跑,反正你最后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。
    眼看前方就是靈霄寶殿,玉帝、王母卻看見靈霄寶殿前站著一個人,此時玉帝、王母心里想的就是:完了,吾命休矣!
    玉帝、王母知道逃不過去了,只能飛身降下,來在此人面前,玉帝手捧太白錘,王母一手捻金簪,一手持素色云界旗。
    看著玉帝、王母一副要和自己拼命的架勢,女媧娘娘嫣然一笑,玉手遙指那似閑庭信步一樣走來的窫彭,“此人由吾來應付!”
    “娘娘!”玉帝一愣,他還以為那窫彭是女媧娘娘請來攻打天庭的呢,不想女媧娘娘竟然是來相助自己夫婦的。
    女媧娘娘沒和玉帝、王母多言,揮揮手示意他們退在一旁。
    這時,窫彭到來,看到女媧娘娘,不禁微微一怔,“造化之道!”
    女媧娘娘美目中異色一閃,“外道邪魔倒有些眼力。”
    窫彭翻手,掌中多了一柄鋼叉,叉分三股。長丈二,通體幽光閃閃。
    女媧娘娘看著窫彭手中叉。似乎惋惜地道:“好好的先天靈寶,卻落入外道邪魔手中,著實令寶物蒙塵。”
    “外道邪魔?”窫彭眼中寒光一閃,冷笑道:“待吾父破了天道,這洪荒都為父子所有,吾父即為洪荒之主……”
    窫彭此言一出。女媧娘娘臉上笑容盡去。粉面寒霜,手腕上二十四顆混沌珠飛出,在女媧娘娘面前化作混元劍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將混元劍抓在手中,冷冷地看著窫彭,道:“犯吾洪荒者,死!”說完,女媧娘娘飛身沖起,仗劍向窫彭殺去。
    窫彭舉叉相迎,封住女媧娘娘一劍。反手一叉橫掃,掃向女媧娘娘腰間。
    窫彭這一擊,就要逼退女媧娘娘,然后順勢進招。使叉直搗女媧娘娘面門。
    誰知,女媧娘娘根本不退、不躲、不閃,甚至不擋。只聽她大喝一聲,手中混元劍上紫光閃閃,在女媧娘娘手中化作丈八之長。
    一時間就看女媧娘娘揮著一把比自己身高還長的巨劍,兇悍地向窫彭頭上斬去,根本不顧攔腰掃來的喪魂叉。
    窫彭打得好算計。最后退的卻是他,面對瘋狂的女媧娘娘,窫彭收叉,抽身躲閃。
    女媧娘娘一劍斬空,直接把劍上撩,窫彭仗叉相迎。
    叉劍相交,窫彭把叉一蕩,將混元劍蕩開,趁勢進招,喪魂叉向女媧娘娘面門搗去。
    女媧娘娘還是不躲,舉劍刺向窫彭左眼!
    看到女媧娘娘堅毅的眼神,窫彭無奈,收叉上擋,磕開混元劍。
    女媧娘娘撤劍,見窫彭再次舉叉刺來,女媧娘娘臉上盡是不屑之色,將身一縱,雙手將混元劍高舉,狠狠向窫彭劈去!
    窫彭怒,手中叉不回,直向前刺。此時此刻,女媧、窫彭,皆不顧生死,心中只有一個念頭,就是將對方誅殺當場!
    凌霄殿前,觀戰的玉帝、王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個真的女媧娘娘么?是那個優柔寡斷、善賣隊友的女媧娘娘么?
    喪魂叉至,三股叉尖泛著幽光;混元劍下,紫色劍氣散發著毀滅萬物的氣息。
    窫彭仰天長嘯,在混元劍臨頭的一剎那,收叉抵擋!
    在這場勇氣的較量中,窫彭輸了!
    劍叉相碰,女媧、窫彭齊齊一震,女媧娘娘咬緊銀牙,雙手高舉混元劍,又是一劍,當頭劈下!
    這回窫彭已經放棄了攻擊女媧娘娘的想法,他已經明白了,無論自己怎么攻,女媧娘娘都不會守。到最后,也是女媧娘娘攻,自己守。既然如此,何不直接防守呢?
    窫彭雙手持叉,向上封擋。
    劍叉相碰,窫彭磕開女媧娘娘掌中劍,可還沒等他攻擊,女媧娘娘又是一劍,當頭斬下!
    窫彭無奈,只能再次舉叉相迎。
    女媧娘娘連劈一十七劍,窫彭仗叉連擋十七下。到了這一刻,窫彭一身膽氣被女媧娘娘破盡,剛才于瑤池睥睨玉帝、王母的豪氣,盡被女媧娘娘的混元劍劈散了。
    可就在這個時候,女媧娘娘退了。退至玉帝、王母身前,女媧娘娘左手持劍,右手一翻,掌心上現出一塊白玉。這塊白玉可不是闡教教主云中子用來煉寶的那種大路貨,而是至寶造化玉牒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向這品造化玉牒吹了口氣,造化玉牒于女媧娘娘掌中又化作一口混元劍,和他左手持著的一模一樣。
    女媧娘娘手持雙劍,再次向窫彭殺去。這回女媧娘娘不再是和窫彭硬拼,而是使開手中雙劍,劈、砍、崩、撩、格、洗、截、刺、攪、壓、掛,道道紫色劍光交錯縱橫,直殺得窫彭只有招架之功,無一絲還手之力。
    女媧娘娘劍招精妙無比,剛柔并濟,收放自如。又過片刻,一道道血光隨劍而起。
    這些血光全是窫彭的血!
    此時的窫彭,已成了血人,全身上下無一塊好肉,女媧娘娘雙劍招招不斷,窫彭身上掉下血肉塊塊。
    “吾父窫窳,汝敢殺吾……”到了最后,崩潰的窫彭想要威脅女媧娘娘。
    可他不說還好,他這么一說,女媧娘娘雙劍更快,招式更兇更猛,同時口中道:“吾為洪荒億萬妖族之祖、洪荒億萬人族之母,吾有言在先,犯吾洪荒者,死!”說話間,女媧娘娘左手劍挑開窫彭手中叉,右手劍斜斬,將窫彭整條左臂從他身上卸下。
    窫彭大叫,右手奮力擲叉,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向女媧娘娘搗去。此時此刻,窫彭是真的拼了。
    可是,晚了!
    女媧娘娘飛身躲閃,躲過窫彭手中叉,左手劍一撩,將窫彭右臂連根斬斷!
    “啊!”
    女媧娘娘向前,一劍橫斬,好大一顆頭顱飛起,一道血箭自窫彭無頭項上噴出。
    窫彭人頭滾落,落在一人腳下,此人身著灰色道袍,面容蒼老,手扶竹杖!
    ...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