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3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3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3)     

截教仙815 犯吾洪荒者死(上)

“犯吾洪荒者,死1p云中子語氣溫和,好似徐徐晚風,但落在居暨耳中,就好比是那閻王的催命符一般,他在空中忙將身一晃,現出真身,四翅齊震,同時四足用力在四頭夔雷獸背上一蹬,直沖而起,振翅翱翔。¢£¢£,
    云中子一抖手中玄黃破法幡,四道玄黃劍氣射出,將那四頭夔雷獸打殺。可此時,那居暨已無了蹤影。
    云中子淡淡一笑,整個人憑空消失。
    居暨四翅一震,就是十萬八千里,連震三震,疾飛三十余里,但見前方立一兩手空空的白衣道人,正是闡教教主云中子!
    居暨似乎知道自己走不掉了,獨眼中流露哀傷之色,眨動間射出道道紫光。
    面對居暨攻擊,云中子不現玄黃功德鼎,也不出玄黃戊土旗。
    難道云中子是要硬扛么?
    不是,只見云中子隨手一抓,三塊白玉現于掌中。這白玉很普通,上面不見一絲靈氣。
    云中子雙手一合,輕輕一搓,張手時三道寶光遁出,化作一塔、一鐘與一蓮。
    居暨不認得這寶貝,若是佛門諸佛或人教三仙在,一定會大為震驚。
    天地玄黃玲瓏寶塔、混沌鐘、三十六品混沌蓮臺,三大至寶啊!
    云中子大袖一揮,三大至寶齊出,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在前,混沌鐘次之,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再次。
    為了能在云中子手下活命,居暨不斷眨眼放射紫光,道道紫光射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。奇怪的是,這至寶不閃光芒,也不垂玄黃之氣,任由紫光打在自己本體。
    連挨二十三道紫光,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嘭的一聲散開,白色玉屑散落在夜空。
    無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。道道紫光開始射擊混沌鐘。
    站在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后,云中子靜靜地看著自己的混沌鐘,似乎有些不滿意地搖搖頭,“煉器一道,我不如老師。”說完,云中子探手往下方虛抓,手中多了幾塊石頭。
    這石頭也不是什么寶貝,就是下方草叢間幾塊碎石,云中子合掌一搓,張手時道道劍光射出。
    誅仙劍、戮仙劍、陷仙劍、絕仙劍。誅仙四劍齊出,在空中練成一線,向居暨刺去。
    此時居暨還沒破了混沌鐘,眼見四劍殺來,居暨連忙振翅,卷起陰風,想要吹開四劍,但卻徒勞無功。
    劍光閃閃,劃過夜空。分刺在居暨四翅上,刺穿居暨四翅。
    居暨吃痛,口中發出似大雁一般的怪叫,四翅猛地揮動。誅仙四劍化成石沫飄灑而下。
    云中子輕嘆一聲,似乎很不滿意,“如此微末之力,如何能斗敗截教教主?”說完。云中子一步跨出,在居暨驚駭的眼神中,來在他近前。掌上現出混沌云團!
    居暨怒吼一聲,合頭向云中子撞去,但見云中子雙手一合,再張手時,混沌云團化作盤古斧模樣。
    云中子雙手掄斧,畫風由溫潤如玉的大教教主變做剽悍的沙場大將。
    斧起,頭落。
    好大一顆頭顱跌落洪荒大地之上,發出一聲巨響,一道血箭劃過夜空。
    云中子抖抖盤古斧,盤古斧化作混沌云團飛入袖中,云中子似乎還是不滿意,搖搖頭向東海飛去。
    云中子飛走,那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和混沌鐘還浮在空中,過了好久,兩件“至寶”化作兩塊白玉,自空中掉落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人間通往六道輪回的通道前!
    三霄娘娘游走于梁渠周圍,來硬的,她們誰也不是梁渠之敵,甚至她們的攻擊打在梁渠身上,就像是給梁渠撓癢癢一樣。也有好幾次,瓊霄、碧霄險些被梁渠手中錘砸到。
    突然,梁渠停了下來,歪著腦袋想了想,不再追打三霄,而是向通道口走去。
    見梁渠舉動,云霄面色大變,將身一晃,直至通道入口處,擋住梁渠去路。
    只見云霄頭頂現出混元金斗,仰頭連噴三口精血在混元金斗上!
    “大姐!”瓊霄、碧霄見狀大驚,現在云霄所為,和當年萬仙陣中的龜靈圣母一樣。
    “大兄!云霄來也!”云霄微微昂起頭,心里想起了趙公明,沒能往西岐與同門應萬仙之劫,讓云霄后悔幾千年。云霄不想,不想從今以后再悔幾千年。
    就在云霄調動全身法力的時候,感覺到自己肩膀上多了一只手,自己體內暴走的法力瞬間停了下來,云霄回頭一看,美目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。
    阿彌陀佛上前一步,將云霄護在身后,面對梁渠雙錘,阿彌陀佛雙手向外一攤,“花開見我,我見其人!”
    阿彌陀佛話音落下,兩股白光平地起,如柱直抵梁渠雙錘。
    這時,瓊霄、碧霄繞過梁渠、阿彌陀佛,飛到姐姐云霄身旁,拉著云霄上下觀瞧。剛才就差一點點,姐姐就和那怪物拼了。但看著那與梁渠大戰的阿彌陀佛,三霄又想不明白,為什么阿彌陀佛會幫著自己截教呢?
    阿彌陀佛雙掌翻飛,將佛門神通一一使來,又斗幾合,阿彌陀佛大手一翻,一道刀光自掌中出,戒刀入手。
    阿彌陀佛剛要揮刀,身形微微一震,眉頭緊皺向上遙望,空中喃喃道:“鴻鈞?”
    這時,梁渠揮錘殺來,阿彌陀佛翻手將戒刀收起,大聲吼出:“犯吾洪荒者,死!”
    似乎是被阿彌陀佛吼聲所震,梁渠腳步一緩,就見阿彌陀佛身形直至丈六,悍然向自己迎面撲來!
    梁渠目放兇光,雙手挑錘向前一遞。
    阿彌陀佛好像沒看見梁渠手中錘,直沖過去。
    梁渠雙錘,一印在阿彌陀佛胸口,一印在阿彌陀佛肚腹,阿彌陀佛張口噴出一道血箭。
    阿彌陀佛的血是金色的,好像有硫酸的功效,因為那血落在梁渠臉上,梁渠哇哇大叫,將手中錘一丟,雙手往臉上亂抹。
    阿彌陀佛向前一步,人已來在梁渠近前,雙手按住梁渠雙肩,口吐二字:“寂滅!”
    一陣白光將梁渠罩住,在白光中,梁渠龐大身軀開始縮小,在三霄驚訝的目光中,化作一具干尸,被阿彌陀佛一掌擊碎。
    阿彌陀佛回身,沖三霄笑笑,此時的阿彌陀佛嘴角還有血跡,可卻讓三霄感覺到了暖暖的善意。
    “三位,隨我來!”阿彌陀佛帶著三霄,大步向六道輪回中走去。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