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28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28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28)     

截教仙814 殺戮児法誅魔神梁渠雙錘震三霄

在上清神雷響之前,梁渠那一聲大吼,早驚動了截教眾仙。可此時六道輪回之中,兩大魔神肆虐,個個身高千丈。
    一個人面龍身,身上布滿黑白雙色鱗片,四臂四足,四條臂膀上纏著條條三頭怪蛇,嘶嘶吐信,乃混沌魔神之泰逢。
    另一個,牛身人面,頭頂四只龍角,臉側生豬耳,渾身上下金色的皮毛熠熠生光,雙臂虬結,雙肩上有尖銳的倒刺,乃混沌魔神之諸懷。
    截教眾仙以無當圣母為首,盤庚老祖、盤王老祖、虬首仙、靈牙仙、金光仙、霹靂道人、葵海真君,八大準圣堪堪將這兩大混沌魔神抵住,保持不勝不敗之局面。
    眼看穩住了陣腳,無當圣母想要發掌心雷呼喚同門相助,可卻先聽到了瓊霄娘娘發出的求救信號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東海之濱,那兇悍的赤雘、青雘終于扛不住了,山河老祖掌乾坤造化鼎,孔丘持太極圖,地藏王佛催三十六品混沌蓮臺。三大強者御使三大先天至寶,又有墨云老祖、群佛在側,終于將赤雘、青雘圍在當中。只要在斗個片刻,即可將他們鎮壓。
    可就在這時,但聽西方一陣雷聲,滾滾黑云自西方涌來,云上立一魔神,形似禿鷹,人面獨眼,背生四翅,后拖狗尾,身下四足,四足踏四頭夔雷獸,乃混沌魔神之居暨。
    眼看就要鎮壓赤雘、青雘,此時又有古怪東西過來,山河老祖大聲對地藏王佛道:“佛祖,我去阻他一阻!”
    “老祖小心!”
    山河老祖點點頭,一手持玄都紫府劍,一手托乾坤造化鼎,飛身而起,迎上居暨。
    居暨四翅齊扇,陰風席卷而出,向山河老祖吹去。
    任陰風吹得自己袍服呼呼作響。山河老祖頭上現出山河圖、山河扇。
    居暨那只獨眼盯住山河老祖,一道紫光自眼中射出。
    紫光一出,三十丈外的山河老祖心頭一凜,連忙催動乾坤造化鼎。乾坤造化鼎開,將紫光收入鼎中。
    見山河老祖不費吹灰之力的破了自己神通,居暨似乎十分憤怒,口中發出大雁一般的怪叫,他足下四頭夔雷獸齊齊張口。噴出道道雷光。
    山河老祖故技重施,催動乾坤造化鼎將居暨發出攻擊全收入這至寶中。
    居暨震怒,將龐大的身軀一晃,化成人形自云端沖下。這居暨人身生有四臂,瞬間沖至山河老祖面前,掌中現出一口長刀,當頭就劈!
    山河老祖祭乾坤造化鼎抵擋,揮玄都紫府劍刺向居暨胸口。
    居暨四臂,單手持刀,另外三只手齊齊抓向刺來的玄都紫府劍。看得山河老祖一愣。
    這居暨好膽子,敢用手抓圣人法器,山河老祖佩服之余,頂上山河社稷圖中彈出兩道靈光,靈光如箭,一刺居暨那只獨眼,一向居暨口中飛去。
    靈光耀眼,居暨不會看不見,獨眼中射出一道紫光,擊散一道靈光。一張大口。將另一道靈光吞入口中。
    而那玄都紫府劍,竟被居暨用三只手死死抓住,山河老祖奮力抽劍,可卻奪不過居暨。
    這時。居暨揮刀斬來,山河老祖不能放棄玄都紫府劍,只能將乾坤造化鼎懸于頂上防御。
    居暨刀斬,乾坤造化鼎上玄光閃閃,托住居暨掌中刀,使其傷不到山河老祖。
    見乾坤造化鼎上玄光流轉。居暨那只獨眼中流露貪婪之色,猛地一眨眼睛,一道紫光射出。緊接著,居暨不斷眨眼,紫光一道道接連射出。
    山河老祖手握玄都紫府劍與居暨不斷較勁,也感覺到頭頂乾坤造化鼎開始搖晃,一時間山河老祖急了,瘋狂的催動山河社稷圖、山河扇兩件寶貝,放出道道靈光,助自己與居暨抗衡。
    居暨看到山河社稷圖、山河扇中不斷放射靈光,就知道這是山河老祖的依仗,手中刀劈向乾坤造化鼎,微微昂頭,獨眼放紫光射山河社稷圖。
    山河社稷圖受紫光一擊,化作一道玄光自山河老祖頂門而入。分秒之后,那山河扇同樣如此。
    無了山河二寶給山河老祖源源不斷提供法力,山河老祖麻煩大了。居暨呢,眼中不斷放出紫光射擊乾坤造化鼎,此時乾坤造化鼎搖搖欲墜,只要乾坤造化鼎的防御一破,就是山河老祖落敗之時,不知山河老祖能不能在居暨手下逃得性命。
    山河老祖落于下風,地藏王佛等人有心相助,可居暨一到,那赤雘、青雘頓時發威,皆現出千丈真身,這二人果真是兄弟,連真身都一模一樣,只是顏色略有不同。
    赤雘、青雘好像都是石人,全身上下都是巨石所化,難怪其防御之強,連楊柳心針都破不了。
    赤雘、青雘現真身,又少了山河老祖這個斬三尸的準圣,人、佛二教眾險些沒能壓制住他們,好在太極圖、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威力不凡,堪堪將赤雘、青雘鎮在眾人包圍圈中,但想要鎮壓他們,恐怕還要費些氣力。
    可此時此刻,山河老祖已經挺不住了,山河老祖若敗,無人抵擋的居暨殺來,人、佛二教眾準圣誰也好不了。
    此時乾坤造化鼎外玄光只剩薄薄一層,山河老祖還在和居暨爭奪玄都紫府劍,但山河老祖知道,自己要頂不住了。
    “大兄、三弟……”恍惚間,山河老祖想起了死去的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,三人結義于混沌,雖然沒相處多久,但關系極佳。想到自己茍活多年,逢劫就躲,遇難就逃,山河老祖面露慘笑,“教主法器,豈可落入外道之手!”說著,山河老祖周身道衣無風自動,獵獵作響。
    居暨獨眼一轉,似乎知道山河老祖要做什么,獨眼中連連發出紫光,射向乾坤造化鼎。
    就在這時,玄黃之氣自山河老祖頭上垂下,一個溫和的聲音傳入山河老祖耳中,“大道未成,道友豈可輕生。”
    話音落下,道道玄黃劍氣自四面八方射向居暨,然后就聽居暨大叫一聲,也顧不得和山河老祖搶奪玄都紫府劍,化作一陣黑風,向南方飛去。
    夜空明月之下,云中子踏空而行,三步來在居暨頭頂,語氣依舊溫和,“犯吾洪荒者,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