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61章玄黃世界(10-22)      第960章封印倚帝(10-22)      第959章因果(10-22)     

截教仙820 紫霄二祖爭勝負三清道人罵鴻鈞

靈臺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中。
    準提佛母為陳九公講述開天之秘聞,“盤古化不周,支撐住天道,元神遁出,欲借造化玉牒衍化肉身。卻沒想到,羅睺、紫炁、爡女、玄龜圍攻盤古元神,將其打散在洪荒天地之間。”
    陳九公有些驚訝,問道:“他四人竟有如此神通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點點頭,苦澀道:“我等混元圣人身上鴻蒙紫氣,就是那紫炁七分所化,可想紫炁全盛之時神通如何。”說到此處,準提佛母頓了頓,再道:“只是盤古也未叫他們討得好處,否則也不會被鴻鈞撿了便宜。”
    陳九公微微一笑,道:“盤古元神散開,想來是合三清之氣化為盤古三清。”
    “不錯!”準提佛母面色一正,“天地乃盤古所開,豈會任盤古為人所害?清者為天,有太清、玉清、三清之氣,合盤古元神,化為盤古三清!地有濁氣,合盤古精血,化十二祖巫。”
    聽準提佛母提起十二祖巫,陳九公不禁有些惋惜,“想來那十二祖巫,怕是遭了鴻鈞算計!”
    “不錯!”準提佛母道:“不光是巫族,妖族同樣遭鴻鈞算計,才有巫妖劫雙雙隕落。”說到此處,準提佛母冷笑道:“什么天地大劫?巫妖、封神、人間、賢者,四劫全因鴻鈞而起,只為分化我洪荒生靈!”
    “老兒歹毒!”陳九公眼中寒光一閃,封神劫,截教殤!不知道為什么,那天聽完元始天尊一席話,陳九公發現自己不恨元始天尊他們了,倒是恨極了鴻鈞。
    想想那鴻鈞大盜,巫妖劫害二族戰死無數;封神劫,害截教數千門人弟子;人間劫、賢者劫,死的多是佛、妖二教門下,當然。人、闡、截三教門下,也各有損傷。
    一想到這些,陳九公不禁心中有愧,從蒲團上站起。向準提佛母一拜,“昔日九公多有得罪,還望佛祖恕罪。昔日因,今日果,來日九公必會償還。”
    “教主哪里話。”準提佛母起身。拉住陳九公,扶他坐在蒲團上,似乎是想起了人間劫、賢者劫死難的佛門弟子,準提佛母眼圈微紅,輕聲道:“我佛門弟子死于教主手中不知幾許,但我師兄弟并不恨教主,量劫盡因鴻鈞起,不過是鴻鈞借教主之手殺人罷了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不這么說還好,這么一說,陳九公更加慚愧。不禁在心中暗暗發誓。日后一定要手刃鴻鈞,以他項上人頭祭奠被他陰謀害死的洪荒眾生。
    陳九公和準提佛母,都有大智慧、大毅力,壓制住心中悲痛,穩了穩心神,陳九公又向準提佛母問道:“天道為我洪荒億萬生靈阻擋混沌魔神入侵,鴻鈞要我破開天道有情可原,那佛母要九公破開天道,又是為何?”
    “好叫教主知曉。”準提佛母道:“天道無上,乃洪荒天地形成之時衍化的神秘力量。洪荒若有人破開天道,天道之力就落于洪荒。若混沌魔神破天道,天道之力就會被混沌魔神吞噬。
    那窫窳有大神通,不亞開天之盤古。天道初生。有盤古支撐,他未能破開天道。后天道成型,他知自己神通不足以破開天道,就于混沌中閉關。可待窫窳出關之日,就是破開天道之時。天道不愿自己的力量被窫窳所得,所以才選定教主來在洪荒。”
    “多謝佛母為九公解惑!”陳九公終于明白了。為什么相互矛盾的幾方勢力都想他破開天道,天道想讓陳九公破它,是為了將自己的力量留給洪荒。而鴻鈞呢,這個大盜則是想利用陳九公破開天道,然后強取天道之力。
    這也是為什么準提佛母將陳九公帶來靈臺方寸山的原因,太清、玉清相繼出手,陳九公已知因果,接下來鴻鈞一定會出手控制陳九公,就像他控制羅睺、帝俊一樣。而準提佛母的靈臺方寸山,有分寶巖,能克制鴻鈞。只有在這里,陳九公才是安全的。
    這時,陳九公的目光落在鏡中,見那赤雘、青雘被人、佛二教強者聯手壓制住了,但陳九公卻擔心,這僅僅是赤雘、青雘兩個混沌魔神出手,如果再來兩個,恐怕人教、佛門這么多準圣,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吧。
    想那無盡混沌之中,混沌魔神不知幾許,他日天道破,混沌魔神入侵,洪荒又該如何?
    準提佛母靜靜地看著陳九公,一直沒有說話。
    似乎感應到準提佛母的目光,陳九公對上準提佛母雙眼,問道:“佛母,天道若破,誰來守護洪荒?”
    聽陳九公之問,準提佛母淡淡一笑,眼中閃爍著莫名之色,輕輕道:“你,我。”
    “你,我。”
    輕輕的兩個字,落在陳九公耳中好似驚雷,想到元始天尊將造化玉牒交給自己之前說的話,陳九公沖著準提佛母笑道:“佛母此言大善!你我之洪荒,自有你我守護!”
    天庭上,有一處勝地,乃瑤池也!
    此處與王母同名,其中奇花異草遍地,仙獸靈根隨處可見。
    瑤池荷花園,依山亭中。
    玉帝、王母在于亭中品蟠桃論道。
    這夫妻倆日子還真不錯,一邊吃著蟠桃,一邊論述自己對庚金之道的領悟。
    突然,玉帝止住話語,看了看王母,向王母使了個眼色。
    夫妻二人相伴多年,一個眼神足矣。王母臉上笑容不減,鳳目中卻是寒光一閃,自頭上拔下一根金簪,猛地向后一劃。
    同時玉帝起身,抬手打出一道金光,太白錘出。
    金簪一劃,空間斷開,一人憑空現于荷花池上,浮在半空,身材高大,一丈開外,赤發青面,臉長似馬,雙手過膝。
    太白錘至,此人大手一揮,太白錘倒轉,化作一道金光向玉帝頭上打來。
    修煉到玉帝這程度,如果被自己的寶貝打了,還不如一頭撞死。
    只見玉帝一招手,太白錘乖乖飛入玉帝手中。
    “都是庚金之道!還都衍化完全了!”那人眼中流光閃爍,咧嘴笑道:“若能煉化了爾等,吾窫彭還能更進一步!”
    玉帝大驚,此時也顧不得自己太白錘了,“師妹,走!”說著,玉帝化作一道金光,向靈霄寶殿飛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