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9-24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9-24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9-24)     

截教仙809 人教佛門護金鰲闡圣親身走東海

PS:從今天起,會有一些新角色登上洪荒舞臺,這些人的名字或許很古怪,但都不是我胡亂編造的,皆出自山海經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在西牛賀洲,有這樣一座山,山中常年無人,更相傳山中藏有無數珍奇異寶,只是從來沒有人敢私自入此山中。
    此山名喚靈臺方寸山,山中有一洞,叫作斜月三星洞。
    今日,斜月三星洞前,那刻著“靈臺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”的石碑前,站著陳九公與準提佛母。
    此時的陳九公,就好像一個發現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樣,雙手不斷在那高大的石碑上摸來摸去,看得一旁的準提佛母搖頭苦笑。
    陳九公雙眼一亮,左手離開石碑時,手中多了一閃著青光的剪刀,“好個先天靈寶,雖不入頂級之列,但也是上品啊。”說著,陳九公把剪刀納入袖中。
    準提佛母面皮一抽,強忍著沒有說話,可目光絲毫不敢離開陳九公一秒,死死地頂著陳九公那雙在石碑上摸來摸去的手。
    “嗯?這是什么!”陳九公驚呼一聲,同樣是手離開石碑后,掌中多了件靈寶。
    這寶貝是個石碗,上有太古文字,刻有符文,陳九公拿在眼前仔細端詳,不住搖頭,“末流先天靈寶,可惜了這等良材。”說完,一邊搖頭,一邊把碗放入袖中。
    見陳九公又拿走了一件靈寶,準提佛母如尼古拉斯趙四一樣,嘴角猛地一抽。眼看陳九公又向石碑上摸去,準提佛母連忙上前,握住陳九公雙手,“教主遠來,還請往我三星洞中坐坐,讓準提以盡地主之誼。”說完,準提佛母也不待陳九公說話,拉著他就往洞里走。
    進到斜月三星洞中。陳九公才掙脫了準提佛母的手,坐在蒲團上,陳九公指著準提佛母笑道:“本教主諾大名聲毀于你手,正好拿你幾件寶貝以做補償。”
    聽陳九公如此說道。準提佛母忙賠笑道:“就依教主,剛才那兩件寶貝就算是給教主的補償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這么說,明擺著是要堵死陳九公再去大石碑上摸寶的路,陳九公聞言,搖頭道:“佛母好小家子氣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聽陳九公此言。知道陳九公不再會去摸寶了,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地無影無蹤,瞬間布滿了疾苦之色,“教主也知我西方貧瘠……”
    “打住!”陳九公一拍巴掌,睜大了眼睛瞪著準提佛母,指著洞外道:“這還貧瘠?那石碑里……”
    一把按住要起身的陳九公,準提佛母笑道:“好叫教主知道,當年天道分寶,我與師兄得了些寶貝,而這些寶貝一直藏在我靈臺方寸山。”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陳九公點點頭。說的就是么,同樣是圣人,盤古三清、女媧娘娘怎么有那么多寶貝,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卻慘兮兮的,除了成道之寶外,就只有十二品寂滅金蓮與青蓮寶色旗。“如此說來,佛母,你還真是小氣。有這些靈寶,竟不與門人弟子使用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搖頭,輕嘆一聲。指了指洞外的那塊大石碑,“教主可知我洞前石碑的來歷?”
    陳九公一怔,心念急轉,瞬間想到一種不可能的可能。“莫非是分寶巖?”
    陳九公此言一出,就見準提佛母一愣,驚訝地道:“教主大才!”
    “原來這就是分寶巖!”陳九公連連向洞外望了幾眼,就見準提佛母大袖一揮,閉了斜月三星洞洞門,阻隔了自己望向石碑的視線。“佛母不必如此,我不過是好奇這傳說中的靈物罷了。”說到此處,陳九公心頭一動,“佛母,難不成這靈物至此,是為了躲避鴻鈞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點點頭,苦澀地道:“當年鴻鈞自號道祖,于紫霄宮分寶,乃洪荒美談,卻不知那并非是鴻鈞分寶,而是天道分寶。就在紫霄宮分寶后,鴻鈞命我等往分寶巖各尋機緣,我與師兄共得先天靈寶二十三件。
    可就在我得青蓮寶色旗,師兄得十二品金蓮后,那分寶巖就不見了。當時我等只以為機緣至此,直至回山才知天道將分寶巖隱于師兄袖中。”
    聽準提佛母一番話,陳九公恍然大悟,“原來如此,難怪二位教主知曉秘聞甚多,不想竟是得如此機緣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苦笑,“機緣?我西方有一先天靈寶,名喚乾坤袋,袋中自成一界,妙用無窮。我與師兄于分寶巖前收寶時,將收取的寶物全藏入乾坤袋中,故而誰也不知我師兄弟二人究竟取了多少寶物。
    哎……可那分寶巖藏入師兄袖中,化作乾坤袋,并將真的乾坤帶收入體內,以瞞鴻鈞耳目。待我師兄弟回到靈臺方寸山后,那分寶巖所化乾坤袋變作石碑,立于洞前。之后天道于我二人說話,將鴻鈞陰謀講于我等知曉。為了瞞過鴻鈞,藏匿分寶巖,我師兄弟未從分寶巖中取過任何寶物!”
    陳九公終于知道,為什么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寧可讓寶物在石碑中蒙塵,也不拿出來分給門人弟子了。
    準提佛母翻手,戕神刀現,放在案上,“直至教主試破天道,卻于關鍵時收手,我才知教主已明鴻鈞不懷好意。這才敢開分寶巖,從中取寶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聽準提佛母這么說,陳九公心有疑惑,“那佛母就不怕鴻鈞今日就來奪取分寶巖?”
    “不怕!”準提佛母微微一笑,道:“天道一直在壓制鴻鈞,先是逼鴻鈞合道,使其無法于洪荒興風作浪。鴻鈞為能脫身,逼太清道友合道。可太清道友合道,掌四層天道之力,足以與鴻鈞抗爭。
    太清道友合道后,一直與那大盜虛與委蛇。直至教主試破天道,太清道友才出手壓制鴻鈞。想他鴻鈞雖有六層天道之力加身,但有太清道友制衡,鴻鈞神通只余六成。今又有玉清道友入混沌,他為鎮壓玉清道友,實力所剩不多。若敢在此時來我西方,那分寶巖足以將他鎮壓!”
    聽著準提佛母霸氣的話,陳九公暗暗咂舌,想想自己以前帶著門人弟子來西牛賀洲殺人放火,心里不免有些后怕。還好自己是天道選來對付鴻鈞的,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    想到此處,陳九公突然有個疑問,連忙向準提佛母問道:“佛母,天道無私,于我洪荒億萬生靈有益,為何天道還要九公破它?”
    陳九公此言一出,就見準提佛母臉上現出悲傷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