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9-21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9-21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9-21)     

截教仙806 九公三令三界動群仙紛紛往輪回

截教眾仙奉陳九公之命離開蘆蓬,一起前往六道輪回,可是嚇壞了渾夕國祁云。
    你們不來,佛門強者哪個也不會來,現在好么,佛門諸佛都來了,你們又走了,這不是坑我么?
    祁云是嚇壞了,佛門這邊諸佛也都懵了。這陳長安的身份到現在還是個謎,可你截教愣是把我們拖下水。現在呢,你們拍拍屁股走了,這算是什么事啊?
    能和地藏王佛來南瞻部洲的,都是佛門斬尸的準圣。可是對于截教的奇異舉動,佛門這邊上至地藏王佛,下至羅睺羅尊者,都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    西方,靈山。
    八寶功德池中,呈現的正是符禹國前二教戰場,當看到截教門人一起飛離蘆蓬后,大日如來愣了愣,向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問道:“二位師兄,截教這是……”
    準提佛母笑了笑,并沒答大日如來的話,而是對阿彌陀佛道:“師兄,將三十六品混沌蓮臺與我。”
    阿彌陀佛搖頭,從蓮臺上起身,道:“我與師弟同去。”
    大日如來發現自己越來越搞不懂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的想法了,截教都走了,蘆蓬都空了,有地藏王佛率領佛門一眾準圣在那里還不夠,他們還要親臨符禹國。
    這時,大日如來聽到準提佛母對自己說:“我與師兄往南瞻部洲走上一遭,還要有勞師弟坐鎮靈山。”
    好么!這還要把自己丟下。
    大日如來無可奈何地應了一聲,起身將二圣送到婆娑樹林外,然后目送他們飛離靈山。
    截教眾仙退走,佛門諸佛都有一種被人耍了的感覺,但事已至此,又不能拿渾夕國普通將士撒氣,最后地藏王佛實乃沒轍,只能帶著諸佛回靈山。
    可就在群佛下了蘆蓬之后。耳旁皆傳來梵音陣陣。
    地藏王佛面色一變,大呼道:“諸位尊者,速速準備迎接二圣。”
    地藏王佛話音剛落,天降金色曼陀羅花朵朵,地上浮現千萬金蓮,空中云霞陣陣,瑞彩千條。
    諸佛齊齊跪拜相迎,阿彌陀佛、準提佛母降云頭,在眾門人簇擁下上到蘆蓬。
    二圣端坐蘆蓬之上,諸佛如眾星捧月一般。環繞二圣身旁。
    二圣相視一笑,阿彌陀佛朗聲道:“六六蓮臺演法寶,八德池邊現白光。修成舍利名胎息,清閑極樂是西方。”
    諸佛齊聲道:“善哉!善哉!”
    阿彌陀佛抬手一拍頂門,頂上沖出兩道白光,白光中兩顆舍利子上下浮動。
    阿彌陀佛望頭上一指,兩顆舍利子定住,皆化作九品金蓮,阿彌陀佛笑道:“花開見我。我見其人!”
    阿彌陀佛話音剛落,九品金蓮一化迦那含佛,一化優婆離如來。阿彌陀佛一揮手,九品金蓮又現。一入迦那含佛手中,一至優婆離如來面前。
    二佛大喜,連忙拜倒在地,受教主佛寶。
    阿彌陀佛揮手示意二佛退下。然后把目光投向師弟準提佛母。
    準提佛母沖師兄點點頭,然后笑道:“身出蓮花清凈臺,三乘妙典法門開。八德池中生紫焰。七珍妙樹長金苔。”
    諸佛皆道:“善哉!善哉!”
    自準提佛母口吐第一個“身”字開始,身后就沖起丈八金光,金光中現出庚金菩提樹,當“金苔”二字離準提佛母之口,庚金菩提樹晃動,兩道金光自樹上彈出,落在準提佛母座前,化作兩根七珍佛杖。
    準提佛母拿起一根,遞向地藏王佛。
    地藏王佛大喜,忙拜謝準提佛母,然后才接過七珍佛杖。
    第二根七珍佛杖,則被準提佛母拋到大目犍連尊者面前。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大目犍連尊者都傻了,準提佛母對他一向嚴厲,他只以為佛母看不上自己,沒想到佛母今日分寶,大機緣竟然砸到自己頭上。
    直至被身旁的羅睺羅尊者拉了一下,大目犍連尊者才反應過來,連忙跪倒謝恩。
    準提佛母哈哈一笑,道:“尊者入紅塵行功德,凈煉本心,可喜可賀!此杖與尊者,望尊者持其護我三乘法門!”
    聽準提佛母之言,大目犍連尊者激動萬分,大聲道:“大目謹記佛母教誨。”
    見準提佛母分完了寶貝,阿彌陀佛才道:“師弟,那截教教主至今未到,這可如何是好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聞言,哈哈大笑,“不來不成,這可由不得他。”說著,準提佛母大手一揮,背后庚金菩提樹拔起,破開蘆蓬直長至萬丈高下,放出億萬金色毫光,照耀南瞻部洲。
    將準提佛母收入眼底,阿彌陀佛淡淡一笑,頂上飛出兩顆舍利子,纏繞著穿出蘆蓬,直至菩提樹頂,放出白光陣陣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金鰲島,坐忘巖上。
    自元始天尊走后,陳九公心里有些煩悶,來在坐忘巖上。正巧眺望南瞻部洲方向,隱隱間看到有金光、白光交替,不禁微微一愣。掐指一算,不由得搖頭苦笑。
    陳九公下了坐忘巖,回到羅浮洞,自洞中取了一件寶物,這才出洞離島往南瞻部洲。
    祁云軍大營,渾夕將士匆匆忙忙。當然了,不是祁云要率軍攻打佛門蘆蓬,而是準備撤軍。事到如今,祁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但顯而易見的是,自己的渾夕國完了。
    突然,一個聲音傳入耳中,祁云聞聲猛地蹦起,沖出大營,只見一人背向自己,負手而立。
    “祁云拜見教主!”
    陳九公頭也不回,只是沖祁云一招手,道:“隨我來。”
    祁云連忙起身跟上,這時的祁云,心中又充滿了斗志。佛門諸佛如何?二圣又如何?
    大營前,蘆蓬空空蕩蕩,無有一人。陳九公上至蘆蓬,盤膝坐下。
    此時已是深夜,但三十里外菩提樹沖天,舍利子浮空,金光、白光照耀,整個南瞻部洲猶如尚在白晝。
    陳九公抬手一指,一道青光自頭頂射出,破開蘆蓬直上夜空。
    青光散開,化作百畝慶云,慶云上三朵巨大的青蓮如山,上有三件至寶:盤古幡、混沌鐘、天地玄黃玲瓏塔。
    青光驅散金光、白光,照亮半個南瞻部洲,將那億萬里地土映成一片綠,與金、白佛光分庭抗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