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8-20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8-20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8-20)     

截教仙803 碧游宮中話封神亂起九公與鴻鈞

求訂閱、收藏、推薦、月票p……p碧游宮中話封神,緣起九公與鴻鈞。p陳九公于碧游宮中與元始天尊一番對話,才知自己從地球二十一世紀來到洪荒,是天道所為。而封神大劫截教之殤,是鴻鈞利用了截教門人的熱血仗義,以達到他分裂三清的目的。
    見陳九公眼中清明,元始天尊很高興,道:“封神劫,截教損失慘重,三弟心痛,但知害截教門人的,不只是我等四圣,更是鴻鈞。”
    “祖師他……”陳九公想起那禹余天中獨坐的通天教主,又想到南瞻部洲上的巫圣陸波關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搖搖頭,道:“自三弟被鴻鈞鎮壓后,我就只見過他一次,也不知他為何如此。”
    “那太清圣人為何會被道祖*迫合道?”
    “若無大兄合道,鴻鈞就不能輕出紫霄宮。”元始天尊道:“雖然不知鴻鈞以何*迫大兄,但據我猜測無非是門人弟子與我兄弟二人。”
    若是在以前,陳九公絕不會信,不是說么,老子無情,元始無義。可有時候眼見的只是表面,也不為實。
    “天尊,天道使九公至洪荒,不知所為何事?”
    元始天尊看著陳九公,道:“陳九公,你有大氣運!自至洪荒,上至天道,中有鴻鈞,下至我等六圣,無不對你呵護備至,否則怎有今日之陳九公?”
    陳九公聽元始天尊此言,往事一幕幕在眼前回蕩,往日許多事陳九公都有懷疑,今日終于有了答案。想到此處,陳九公不禁苦笑,“可笑我陳九公自視甚高,不想竟是諸位圣人讓我成名。”
    “也非如此。”元始天尊搖搖頭,指著陳九公笑道:“你這小輩,當真了的!j狡如狐,狠辣似狼。我等受鴻鈞壓制,還真不是你的敵手。”
    “鴻蒙紫氣!”聽到此處,陳九公明白了為了什么那道鴻蒙紫氣離開自己后,自己道行會突飛猛進。力壓諸圣。原來諸圣都受鴻蒙紫氣壓制,實力不能完全發揮出來。
    聽陳九公道出鴻蒙紫氣四字,元始天尊點點頭,“鴻鈞合天道,借天道之力壓制洪荒各路大神通者。不煉化鴻蒙紫氣就無法成道。可煉化了鴻蒙紫氣,就要被他壓制,十成神通只余六七。只有你陳九公,在你穩固圣人道行、法力之后,天道就與鴻鈞對抗,并將你身上的鴻蒙紫氣抽出去了。”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陳九公聞言苦笑,有些不愿承認地說道:“然后我陳九公就成了鴻鈞的棋子?”
    “不錯。”元始天尊道:“先天至寶混元劍,分y陽,斷鴻蒙。鴻鈞將此劍予你,就是要你以此劍破大兄的太極之道。我知曉鴻鈞意圖。將計就計以盤古幡引誘你毀了混元劍。”
    陳九公瞪大了眼睛,若不是聽元始天尊親口說出,他絕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
    元始天尊緩緩自蒲團上起身,拍拍陳九公肩膀,“鴻鈞此計不成,才生二計,遣人入大赤天威*大兄合道。”說到此處,元始天尊似乎想起了什么,對陳九公道:“將那孔宣招回金鰲島吧,天道不破。無鴻鈞首肯,誰也無法合道。”
    “好!”聽元始天尊這么說,陳九公一口應下。元始天尊剛才一共說了兩個合道,第一個是老子合天道。第二個則是修士合道成圣。也就是斬出自我后,將善、惡、自我三尸之一,成就混元大羅金仙,以證圣位。
    像元始天尊說的,只要鴻鈞不允許,孔宣、鎮元子、山河老祖、玉帝、王母等斬三尸的強者。誰也無法將三尸合一。既然如此,又何必白白浪費機緣。
    見陳九公將自己的話聽進去了,元始天尊緩緩起身,向碧游宮外走去。
    陳九公連忙追上元始天尊,“天尊,九公往日多有得罪,還望天尊恕罪。”
    元始天尊回身,鄭重地看著陳九公,大聲道:“陳九公,你為盤古傳人,可愿承盤古之愿,守護盤古所開天地,守護盤古所化萬物?”
    “這……”陳九公剛一遲疑,就見元始天尊臉上浮上一層黑氣,頓時感到不妙,連忙向元始天尊一拜,“固所愿也,不敢請耳。”
    “好!好!好個固所愿也,不敢請耳!”元始天尊哈哈大笑,翻手間一方白玉在手中,正是那半品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牒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把造化玉牒往陳九公手里一塞,“二十四品造化玉牒,只有毀滅、造化、太極,這三品造化玉牒不為鴻鈞所有,可放心煉化。”
    “天尊,這是……”回想剛才元始天尊的話,陳九公有一種不好的預感,此時的元始天尊就像托付后事一樣。
    元始天尊笑笑道:“大兄于混沌中,被鴻鈞以造化玉牒鎮壓,只有吾之盤古開天劍能助大兄脫身。”說到此處,元始天尊竟然向陳九公一拜。
    陳九公忙閃身讓過,上前扶住元始天尊,“天尊有事,只管說來,休要折煞九公。”
    “元始門下還有幾個不成器的弟子,還望教主替我照看一二。”
    “天尊放心。”陳九公用力握了握元始天尊的手,“我陳九公在,就必保天尊門下周全!”
    元始天尊搖頭笑道:“不必如此,根性不足者,該上榜上榜,該轉世轉世,教主行事,元始放心。”說完,元始天尊松開陳九公的手,轉身大步向碧游宮外走去。
    陳九公將元始天尊送出碧游宮,對元始天尊道:“天尊,不如將盤古幡帶上?”
    元始天尊抬手止住陳九公,伸手一招,盤古開天劍入手,“此去有去無回,何必徒添至寶?”說到此處,元始天尊不舍地看著手中盤古開天劍,“只可惜此劍不入混沌,鴻鈞就不會甘心,否則留下與你,豈非大善?”
    元始天尊說完,將身一晃,一道黑光自其背后飛出,乃一品造化玉牒。元始天尊抬手揮劍,一劍斬在造化玉牒上。
    造化玉牒被盤古開天劍一劈,化作一道黑光直飛而起。
    元始天尊大喝一聲,周身迸發出猛烈的黑光,黑光在最耀眼的剎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再看元始天尊,頂上沖起一道白氣,現出慶云三花,霎時間碧游宮前香氣漫漫,金蓮遍地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抖抖雙肩,好像很舒服一樣,腳下生光,離地而起直上九天。
    望著飛天而去的元始天尊,陳九公立在碧游宮前,半響無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