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9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9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9)     

截教仙802 九公二試天道元始仗劍相助

“然我截教教眾何其無辜,為何慘死于封神大劫?我截教門人向不畏死,但為何只要我截教同門犧牲?”
    碧游宮中,陳九公沖著元始天尊大聲問道。他這話是在問元始,又好像是在問那已經不在的通天教主!
    你盤古三清忍辱負重、對抗鴻鈞,為洪荒億萬生靈謀取福利。
    在這方面我陳九公心服口服,但是,你們不能讓我截教弟子白白犧牲!
    陳九公敢說截教上下無貪生怕死之輩,你盤古三清能為洪荒眾生犧牲,我截教弟子也能。
    但是,你不能讓我們死的不明不白。啊?你們三清于封神大劫時演戲給鴻鈞看,難道沒顧及到我們截教門人?
    一想到自己老師趙公明、師伯龜靈圣母,還有那一個個以血肉之軀硬撼準提金身的同門,陳九公難以壓制心中怒火,大聲沖元始天尊吼著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淡淡地看了陳九公一眼,語氣不帶一絲感**彩地說道:“如果我說截教弟子之死,是為洪荒天地萬物而死,死得其所。陳九公,你又如何?”
    陳九公猛地自蒲團站起,手上現出一道狂暴的混沌氣流,化作盤古幡,于陳九公手中直指元始天尊。
    可當盤古幡觸到元始天尊鼻尖的時候,陳九公手上頓了頓,他想起了祖師通天教主,他了解通天教主,如果真的要犧牲,通天教主寧愿犧牲自己,也不愿犧牲他那些徒子徒孫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悠悠一嘆,抬手把盤古幡扒拉到一旁,指了指面前蒲團,“坐下說話吧。”
    陳九公一抖盤古幡,盤古幡化作一道混沌之氣消散,陳九公向元始天尊一拱手,然后才在蒲團上坐下。
    在陳九公坐下后,元始天尊對陳九公對視,道:“陳九公。你從哪里來?”
    “陳九公,你從哪里來?”
    元始天尊的一句話,平平淡淡。可聽在陳九公耳中,卻無疑于驚雷。炸得陳九公心里翻起滔天巨浪。
    自己的事,自己怎能不清楚?陳九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洪荒的,但卻知道自己從哪里來。陳安,這個普通的名字,在陳九公心中絕不普通。雖然千百年過去了。但是往事仍藏在心底。
    陳九公深吸一口氣,剛要說話,就被元始天尊打斷了,“無需多言,既然天道將你帶來,那你就是陳九公,就是羅浮洞門人,就是截教教主!”
    “是天道帶我來這里的?”陳九公眼前一亮,在穿越之初,陳九公也曾想過。但那時道行低,想的也簡單,只以為自己趕上了潮流加入了穿越大軍。事實證明,那是自己穿越前小說看多了。
    隨著道行日益高深,陳九公漸漸感覺到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簡單,那日于混沌中見鴻鈞之后,陳九公以為自己是鴻鈞弄過來的,可今日聽元始天尊這么說,才知道自己是被那傳說中無私的天道帶過來的。
    見陳九公不說話,元始天尊笑道:“鴻鈞借天道。掌控洪荒眾生,連我等混元圣人也得聽命于他,可他還不滿足,他竟妄想掌控天道。”
    元始天尊說這話。陳九公明白,越是高高再上,就越不希望在自己之上還有更高的存在。
    元始天尊一直在觀察陳九公,見他似有所悟,才繼續說道:“封神劫前,三教共簽封神榜。我等兄弟三人三聚三商,選三教門下根性不足弟子上榜。”說到此處,元始天尊頓了頓,無奈地搖搖頭,“遭劫上榜失肉身,法力無法增進。然,比之神形俱滅如何?”
    陳九公一怔,不知元始天尊何意。
    元始天尊道:“截教門下,魚龍混雜,良莠不齊。陳九公,你可承認?”
    洪荒哪位教主不護短?如果放在往日,元始天尊這么說,陳九公肯定是要急眼。可今日,陳九公靈臺無比清明,聽元始天尊這么問,陳九公只能苦笑。
    有句話說的好啊,鳥大了什么林子都有。這話不假,就是現在截教門下也有許多根性淺薄的弟子。
    看到陳九公苦笑,元始天尊淡淡一笑,道:“且看那淮水巫之祁,前世不修功德,興災害人族百姓。劫難臨頭,于大劫中保下一命,輪回轉世之后,竟有奪地皇之大機緣。截教門人,失了肉身上榜,無法增進法力,但能誦黃庭,明悟道。可待脫劫之后,道行必然突飛猛進。”
    聽元始天尊這么說,陳九公想了想,似乎真是這樣,就拿自己師叔瓊霄、碧霄來說,這兩位姑奶奶可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,早年間劣跡斑斑惹禍如麻,而自上了封神榜呢,脾氣秉性或許改不了,但向道之心無比堅定,下榜脫劫之后道行精進,斬出惡尸,更自靈寶中悟得大道。
    正所謂:朝聞道,夕死足矣!對那些人而言,受困千百年后,大道可期,不好么?
    今日陳九公才考慮,上封神榜真的就是壞事么?
    元始天尊又道:“世人都道我元始無義,邀旁人滅自己兄弟道統,使我遭世人恥笑。可一飲一啄皆乃定數,我兄弟三聚三商,所定之人有你截教門人,也有我元始弟子。這些人都是根性淺薄,心不向道之輩,上封神榜對他們而言,實乃有利無害。”
    “那為何……”
    “為何?”元始天尊眉頭一挑,沖陳九公笑了笑,“你突然到來,亂了天機。鴻鈞老兒趁我兄弟理不清天機,趁機興風作浪,使趙公明為煞氣迷心,于誅仙劍陣自絕生機!截教門人多仗義,趙公明一死,截教門人怒氣攻心,被鴻鈞趁機以煞氣迷心,這才于萬仙陣死傷慘重。”
    “老師……鴻鈞!”陳九公聽元始天尊道盡封神之秘,不禁心神激蕩。陳九公并不懷疑元始天尊說的,他記得演義中,截教門下雖有很多人上榜,但只有師伯龜靈圣母被蚊道人吸成了空殼,泯了元神。其他人除了上榜,再就是被西方二圣度走,再無第二人神形俱滅。
    再想想,自己穿越過來,為趙公明弟子,第一個遭牽連的也正是老師趙公明!
    當然了,陳九公不會把孽債往自己身上攬,在陳九公看來,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鴻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