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28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28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28)     

截教仙798 故人重現八景宮玉牒飛入大赤天

三十三天上,紫霄宮中。
    老子坐于法臺上,并未像往常一樣參悟大道。
    突然,紫霄宮大門打開,一道玄光自門外飛入,化作三品造化玉牒,灑下陣陣玄光。
    玄光一抖而逝,剛剛在八景宮中和玄都**師對話的黑衣人,跌落在法臺之下。
    老子看到黑衣人,輕輕搖頭道:“汝與鴻鈞合謀,無異于與虎謀皮。當日逼吾合道,今日合當有此一劫!”
    黑衣人聞言苦笑,掙扎著從地上起身,嘆息道:“我不過是鴻鈞手中一枚棋子,哪有資格與他合謀?當日上門相逼,亦是身不由己。”
    老子沒有說話,緩緩起身,手于虛空一抓,扁拐落入手中。
    見老子亮出法器,黑衣人只覺得背后一陣寒,生怕老子一拐把自己打殺了。
    事實證明,他想多了。
    老子自法臺上飄下,從黑衣人身上躍過,才落在地上,手扶扁拐,望著那向紫霄宮外飛去的造化玉牒道:“師兄,既然來了,何不現身一見?”
    老子話音剛落,那飛至門前的造化玉牒突然停了下來,凌空一轉,鴻鈞道祖出現在老子眼前。
    老子眼中精光一閃,向鴻鈞道:“不知師兄以八品造化玉牒封了紫霄宮,意欲何為?”
    “無他,唯阻師弟出宮爾。”鴻鈞倒是實誠,絲毫沒有隱瞞,直接向老子闡明用意。
    老子眉頭一挑,二目圓睜,微微抬手,提起手中扁拐,“那吾若是一心想要出宮,又該如何?”
    鴻鈞沒說話,靜靜地看著老子。
    二人四目相對,誰也不曾說話,僵持許久,老子動了。瞬間來在鴻鈞近前,抬手就是一拐。
    鴻鈞舉杖相迎,架住老子扁拐,“師弟三思。莫要自誤。”
    “呵呵”老子冷冷一笑,一震手中扁拐,磕開鴻鈞竹杖,反手一拐當頭打去。“師兄不想破開天道么?師弟可助師兄一臂之力!”
    鴻鈞把竹杖一橫,擋住當頭打下的扁拐。“師弟恐怕不只是想破開天道吧?”
    老子不說話,將手中扁拐一搖,扁拐于其手中一化為六,向鴻鈞周身打去。
    鴻鈞連退三步,手舉竹杖于身前轉動,太極陰陽魚現,將扁拐一一擋下。
    沒能打到鴻鈞,老子一點也不意外,縱身持拐一捅,那太極陰陽魚分作陰陽二氣。向兩旁溢散。
    太極陰陽魚被破,鴻鈞抬手一杖點出。
    拐、杖指于一處,太極陰陽魚現于拐、杖之間,然后就見兩位老祖向頂牛一樣,你進我退,你退我進。
    鴻鈞道祖很強,可老子也不弱!二人修煉的都是太極之道,又都是合天道的老祖,他們二人一戰,就是洪荒第一強者之爭!
    黑衣人于一旁看的心驚膽寒。還好鴻鈞、老子對法力的控制極強,不然只要泄露一絲,就夠他喝一壺的。
    突然,黑衣人耳旁傳來鴻鈞的聲音。黑衣人聞言心頭一震,強壓制心中恐懼,從袖中拽出一桿短槍。
    槍長二尺二寸,前四寸為槍頭,后一尺八寸為桿,槍頭還和一般的槍頭不一樣。不尖反鈍,形似正八邊體。
    黑衣人剛亮槍,老子就察覺到了,猛地抽身向后飛連退三步,身一拐,掌中扁拐直奔黑衣人頭上砸去。
    黑衣人大驚,下意識想躲,可在他面臨老子這一擊的時候,卻有一種無處可逃的感覺。他身形高大,比老子高出三尺開外,但在老子面前,就像未足月的嬰孩兒一般。
    眼看黑衣人要命喪老子扁拐之下,卻有一只大手從虛空探出,一把將黑衣人拽起,推至法臺下。
    老子眼中暴射,一拐掃出,周遭空間破碎,一道人影沖出,四道刀光劃過,從上、下、左、右攻向老子。
    老子將扁拐掄開,擊破四道刀光,向來人掃去。
    來人,不,他并不能稱之為人,倒像是了傳說中的魔神。
    上半身為人,卻長有四臂,下半身自腰下無腿,生有八尾,正是開天四靈之一的羅睺。
    羅睺四臂舞動,太陽刀、太陰刀、少陽刀、少陰刀,四刀齊出,一刀狠過一刀,一刀快過一刀。
    前有羅睺,后有鴻鈞,遠處還有黑衣人持槍虎視眈眈,老子持拐在身前一絞,扁拐輪轉,連連將四象刀一一擋開。而后老子身一拐,抵住竹杖,用力向下一壓,借力飛身沖起。
    老子騰于半空,一手持拐向下連掃,抵擋鴻鈞竹杖,把頭上魚尾冠一推,只見老子頂上三道清氣出,一赤、一白、一青。
    老子狠狠一拐掃出,震退鴻鈞,哈哈大笑道:“一氣三清勢更奇,壺中妙法貫須彌。移來一木還生我,運去分身莫浪疑。”
    作歌一,老子似乎還不滿意,又道:“不誅羅睺存魔子,合道公心卻有私。須知順逆無天定,鴻鈞老兒枉自癡。”
    聽老子作歌這,鴻鈞須皆張,冷哼一聲,手中竹杖祭出,化作一道青光,向老子打去。
    老子立于空中不動,那自他頂上沖起的三道清氣化作三人。
    但聽一聲鐘響,一道人乘白獸而來,頭戴九云冠,身著大紅白鶴絳綃衣,左手仗一口寶劍,右手托一口洪鐘,持劍斬向鴻鈞竹杖,同時口中道:“混沌從來不計年,鴻蒙剖處我居先。參得天地玄黃理,方識爾等賊與奸!鴻鈞,汝自號道祖,卻是奸佞小人,所行所為上愧天道,下愧洪荒億萬生靈,真乃厚顏無恥之輩!”說著,推起掌上洪鐘,洪鐘倒轉,直擊羅睺。
    鴻鈞接竹杖在手,心中大怒!
    自盤古開天至今,誰罵過鴻鈞?誰敢罵鴻鈞?
    就在鴻鈞運氣之時,那白色清氣一轉,同樣化作一道人,只見他身形高瘦,頭戴如意冠,著淡黃八卦衣,左手執靈芝玉如意,右手持八卦紫金幡,怒視鴻鈞喝道:“開天初出至昆侖,目觀三界世間塵。曾見禽獸多仁義,不想鴻鈞喪人倫。太清道兄,看貧道助你降服這禽獸不如之輩!”
    這白色清氣所化,乃玉清道人,他這番話一出,連羅睺都傻眼了。
    這不是罵街么,這罵得也太狠了!
    可這還沒完,只聽東方一聲雷聲,赤色清氣化作太清道人,頭戴九霄冠,身穿八寶萬壽紫霞衣,一手執山海圖,一手扶竹拐,拄拐遙指鴻鈞,同樣痛罵:“混元初判道為先,汝自稱祖卻厚顏。無忠無德無仁義,五常敗壞幾萬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