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5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5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5)     

截教仙796 無聲無形希夷道西方異寶太白錘

玉帝、王母強勢降臨,錘震麒麟王,簪斷山河之道。
    麒麟王長嘯一聲,一刀斬出,萬獸血影現,獅吼、虎嘯隨刀而起。
    感麒麟王一刀之威,王母不敢怠慢,再顧不得對付山河老祖,全力催動素色云界旗。
    素色云界旗抖動,旗面無風自展,于半空獵獵作響,旗面上白氣氤氳蒸騰,凝做朵朵白云。
    刀過云分,麒麟王舉刀向前,朵朵白云于刀前破碎。
    王母面色一變,拉了玉帝一下,二人飛退。
    麒麟王二目一瞪,兇光四射,戮魂刀斬破氤氳白氣,砍在素色云界旗上。
    素色云界旗上迸發出猛烈的白光,乃庚金神光!
    轟!
    一聲巨響,庚金神光炸開,素色云界旗化作一道金光飛入王母手中。
    再看麒麟王,披頭散發,袍服破碎,上身****。
    袁洪三棒猛擊,逼退山河老祖、孔丘、墨云,縱身躍出戰團,飛身直撲麒麟王。
    玉帝、王母飛身而走,將麒麟王交給袁洪對付,他們則是去找山河老祖、孔丘、墨云麻煩。
    麒麟王欲追玉帝、王母,卻被袁洪擋住,麒麟王向上一挺,脊椎咯嘣嘣作響,一股暖流自脊椎緩緩流淌全身,麒麟王只覺得全身上下好是舒坦,揮臂之間戮魂刀劃破空間,直至袁洪面前。
    這時袁洪已收了三頭六臂法相,那三頭六臂是應付群攻時用的,單挑還是不用為好。鐵棒斜向上挑,此時的袁洪也使出了全力。
    刀棒相交,碰撞之處四周空間塌陷,麒麟王一弓身,人如滿弓,彈起時全身上下金光閃閃,一刀劈出,戮魂刀過之處。兩旁空間絲絲作響。
    袁洪不敢怠慢,全力舉棒招架,刀棒再碰,天地震動。
    “痛快!”感受著整條脊椎為自己提供源源不絕的力量。麒麟王回憶起當年太清圣人對自己說的話。還記得那是人間劫時,太清圣人向陳九公求取幽冥白骨幡,將那充作幡桿的獸王骨還給麒麟王。那時太清圣人對他說,自那之后圣人之下再無人是他麒麟王敵手。
    這時袁洪已經感覺到了麒麟王的異常,他不是第一次和麒麟王交手了。幾年前曾與沒龍谷前一戰,只是那時他沒這么強啊。
    袁洪把定海神針掄開,飛快連出三棒。麒麟王將戮魂刀一轉,血色刀光道道。
    袁洪一抖身,周身上下玄光閃閃,將血色刀光擋住。
    就在麒麟王和袁洪殺的難解難分時,玉帝、王母一起出手,瞬間壓制了山河老祖、孔丘、墨云。
    作為三界最尊貴,也是最強大的夫妻二人組,玉帝、王母以王者庚金命格修煉庚金之道。又有素色云界旗、金簪、太白錘借以悟道。雙雙斬出三尸,踏入圣人之下最頂尖的境界。
    夫婦二人合力,將法力灌注素色云界旗中,御使寶旗擋在前面,他倆就躲在素色云界旗后攻擊山河老祖、孔丘和墨云。
    玉帝催動太白錘不斷出擊,只見那道白光四下飛動,虛虛實實。你要抵擋,它就是虛的;你若不防,它肯定要你吃大虧。
    再看王母,手捻金簪。不斷地于虛空亂劃,看似好像胡亂比劃,但每劃一道,就會有人遭受詭異的襲擊。
    看到山河老祖他們三個被玉帝、王母狠狠吊打。彩鳳仙子很想出手相助,但想想那還沒到來的孔宣,彩鳳仙子三思之后,還是不敢輕舉妄動。
    和彩鳳仙子一樣,鄒鵬也不斷向四方觀望,但見一道五色光華自東南方向飛來。鄒鵬長舒一口氣,該來的終究回來!
    鄒鵬持陰陽二氣起身,向五色光華迎去。鄒鵬一動,彩鳳仙子也感應到了,向東南方觀看,口中喃喃道:“先天五行,不知是否也是我成道之機!”
    隨著五色光華臨近,一陣惡風鋪天卷來,鄒鵬迎風而立,雙手持劍,任風吹起自己衣帶,“孔宣!”
    五色光華臨近,凌空一轉,向四周散開,孔宣踏光而出,與鄒鵬相視而立。
    早年佛門二教攻南瞻部洲,在朱洉國前五色神光遇陰陽二氣,那一戰卻是孔宣贏了。
    今日相逢三寶城前,鄒鵬就是要碰孔宣,分勝負,論高低!
    孔宣掃視戰場,見玉帝、王母在,將山河老祖等人壓制,輕哼一聲,抬手一招,一道紫光憑空現于掌中,化作毀天劍。
    孔宣一搖手中毀天劍,紫光于劍身流轉,孔宣也不廢話,輕輕一震毀天劍,劍刃上紫光吞吐,一道劍氣直射鄒鵬。
    鄒鵬雙臂齊揮,陰陽雙劍齊齊發出劍光,黑為陰,白為陽,黑白兩儀,陰陽分明。
    陰陽劍氣合于一處,當空一絞,絞碎毀天劍氣。鄒鵬冷冷一笑,“孔宣,若只有這微末本事,今日就是你損命之日!”
    聽鄒鵬挑釁,孔宣根本不應,直將毀天劍往空中一拋,抬手向劍身打出一道青光。
    毀天劍被上清仙光一震,于空中搖動,化作成千道紫色劍氣將鄒鵬所在百丈之地覆蓋。
    面對一道道毀天劍氣,鄒鵬沒有出手,在他身后不遠處,彩鳳仙子玉手揚起,兩道白光自彩袖中飛出,白光離開彩鳳仙子三丈,一化龍馬負河圖,二化玄龜背洛書。
    龍馬邁蹄,玄龜挪步,按理應該是一急一緩,可那玄龜比龍馬還快,一眨眼的功夫跨過數百丈,來在鄒鵬右方。當玄龜停步之后,直接化作一陣白光被洛書吸了。
    龍馬緊隨玄龜之后,在玄龜消失的一剎那,來在鄒鵬左邊,化作一團白光,被河圖吸了。
    河圖抖,洛書開,兩片白光沖起,合在一處,向上一涌,遮擋毀天劍氣。
    一道道毀天劍氣落在白光上,紛紛彈起,于空中合一,化作毀天劍飛回孔宣手中。
    孔宣接住毀天劍,眉頭微微一皺,“先天八卦?有些門道!”
    孔宣話音剛落,那河圖、洛書放出的白光猛地沖起,直插云層,轟的一聲炸開,道道白光四散而落。
    隨著白光落下,孔宣眼前幻象叢生,生死幻滅。
    孔宣面色不改,雙肩一抖,赤、青、黃、白、黑五色神光出,立于孔宣周圍,逆向輪轉,四外幻象頓時消散地干干凈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