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7-21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7-21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7-21)     

截教仙791 人佛聯手抗截教

“敢問陛下是我佛門哪位尊者轉世?”
    在符禹軍營中軍大帳,誅邪羅漢向陳長山問道。
    陳長山聞言,臉上笑容凝固,思索片刻沉聲道:“不瞞圣僧,本王自出世之日,就有記憶,但記憶不全,只有一修煉法門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誅邪羅漢沒能從陳長山口中得到答案,卻也不急,繼續問道:“陛下隨身兵刃乃我佛門之物,不知陛下從何而得?”
    陳長山抓過一旁的短桿降魔杵,拿在手中晃晃道:“此杵得自我符禹國庫,相傳乃我祖父所有,只因此杵重一千三百二十四斤,舉國上下無人能用,才于寶庫中蒙塵。本王自幼力大無窮,六歲于寶庫尋得此杵,就一直將其帶在身邊。”
    “陛下真是得天獨厚,氣運凡啊!”誅邪羅漢聽完陳長山講述短桿降魔杵來歷,雖然有些不可思議,但想想也合情理。
    陳長山活動活動左臂,感覺傷已痊愈,向誅邪羅漢道謝:“多謝圣僧為本王醫傷,我與佛門有緣,今日又得圣僧相助,他日若能一統南洲,必為圣僧立廟供奉,香火不絕。”
    誅邪羅漢聞言大喜,但瞬間想起自己來意,搖頭道:“陛下有如此雄心,貧僧佩服。只是那渾夕國祁云,有截教相助,陛下恐難勝他。”
    “截教!”陳長山大驚,臉上頓顯慌亂之色,額頭上有汗珠滲出,口里念叨著:“不想那祁云小兒竟有高人相助,這可如何是好?”
    誅邪羅漢淡淡一笑,念聲佛號道:“南洲生靈飽經戰火,貧僧心中甚痛。今識陛下為明主,貧僧愿助陛下一臂之力!”
    誅邪羅漢此言一出,陳長山雙眼一亮,激動地拉住誅邪羅漢雙手,“圣僧真乃小王貴人也!”
    “大王言重了。”誅邪羅漢道:“貧僧并無他愿,只望能解南洲億萬生靈兵災之苦!”
    看著誅邪羅漢一副悲天憫人的高僧模樣。陳長山不住地開口稱贊。
    受了陳長山幾記馬匹,誅邪羅漢倒沒昏頭,“截教勢大,貧僧還得邀上一二同門。才能為陛下助力。只是出家人不染紅塵,陛下需在營前搭建蘆蓬,安頓貧僧同門。”
    對于誅邪羅漢的話,陳長山自無不允,當即喚來李暨。命他點三千兵馬出營,在營前搭建蘆蓬。
    這一夜,注定不會安寧。不光符禹國將士在搭蘆蓬。兩河國馬有恒、泰器國鄒鵬,都在命人搭建蘆蓬。在他們之間,也將有一場大戰。
    兩河國,三寶城內。
    馬有恒于府中練氣,九九散魂紅葫蘆不住噴著紅霧,使整個房間一片殷紅。
    過了好久,九九散魂紅葫蘆緩緩飛起,葫蘆口倒向下。將房中紅霧吸盡。
    馬有恒睜開二目,從蒲團上起身,抬手接住九九散魂紅葫蘆,向房外走去。
    馬有恒一推門,就見鄭倫、陳奇立于左右,馬有恒笑著問道:“兩位師侄,蘆蓬都搭建好了?”
    鄭倫向馬有恒一揖,說道:“大王放心,蘆蓬皆已準備妥當,只等諸位師長、同門到來。”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    馬有恒在鄭倫、陳奇的陪同下。飛至城外,落在蘆蓬前。遙望對面泰器國大營前,一片蘆蓬上空赤氣陣陣,馬有恒眼中精光一閃。“人教已有人到了!”
    “哦?”陳奇定睛遙望,一看赤氣就知果然有太清門人到來。
    陳奇沖鄭倫點點頭,鄭倫對馬有恒道:“人教門下有人到了,我與師弟先去會會他,大王千金之體,不可有失。還請大王回城。”
    馬有恒淡淡一笑,輕輕搖頭道:“二位師侄莫要忘了,師叔我亦有道術在身,二位師侄只管上前叫陣就是!”
    聽馬有恒這么說,鄭倫、陳奇不再多言,左右護著馬有恒上了蘆蓬,在蘆蓬中坐定,鄭倫一拍頂門,頂上沖起一道青光,青光沖出蘆蓬,在蘆蓬上空化作半畝慶云,慶云上三朵青蓮噴出股股青氣,青氣凝聚在一起,形如柱,直沖天。
    看了師兄一眼,陳奇哈哈一笑,抬手一指,同樣一道青光沖出蘆蓬,在蘆蓬上化作半畝慶云,慶云上三花五氣,三花轉動,五氣如浪,滾滾而起。
    盤坐蘆蓬內,馬有恒看看鄭倫,又看看陳奇,聽說這兩位是截教陳九公羅浮洞一脈的傳人,只是那陳奇據說是陳九公師弟的徒弟。
    泰器國大營前,蘆蓬內坐著泰器國國王鄒鵬與太清嫡傳長眉真人。
    這二位算得上是老相識了,長眉也正是因為鄒鵬,才從南瞻部洲峨眉山趕來助劍。
    二人話還沒說幾句,就感覺到空氣中有絲絲法力波動。
    長眉真人下了蘆蓬,往四周觀看,就見對面蘆蓬上顯上清法相。
    這時,鄒鵬走到長眉真人身旁,與長眉真人并肩而立,往對面望了望,冷笑道:“鄭倫、陳奇,陳九公、姚少司的門人。”
    “是他們!”長眉真人眼中赤光流轉,似乎在回憶著什么。
    長眉真人在回憶什么?很多,很多,有他和顯真一脈的恩怨,還有陳九公當初在峨眉山給他挖的坑。
    見對面蘆蓬上青色的慶云蒸騰,長眉真人冷冷一笑,抬手一指,一青、一紫兩口寶劍沖天而起。
    一名青索一紫郢,太清爐裹煉神兵。
    青索、紫郢兩口神兵出鞘,化作一青一紫兩條蛟龍向對面蘆蓬上的慶云三花撲去。
    紫青雙蛟呼嘯而至,但見兩道金光沖起,一為降魔杵,一乃蕩魔杖,化作兩只兇彪與紫青雙蛟撕咬在一起。
    二彪雖兇猛,但很快敗下陣來,化作杵、杖落回慶云之上。
    紫青雙蛟仍不依不饒,張牙舞爪向鄭倫、陳奇的慶云三花撲去。
    兩方慶云三花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,兩道青光自蘆蓬上沖起,鄭倫、陳奇沖出蘆蓬,各持杵、杖擊向紫青雙蛟。
    鄭倫、陳奇各展神通,三杵兩杖就打撒了紫青雙蛟,見兩口寶劍飛至長眉真人身旁,鄭倫、陳奇降下身形。
    鄭倫一看那站在鄒鵬身旁的道人,笑著對陳奇道:“師弟,你看那是誰?”
    陳奇定睛一看,哈哈大笑:“我道是誰,原來是你這長眉老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