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30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30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30)     

截教仙790 佛頂傘蓋

在紅孩兒與誅邪羅漢纏斗之時,在南瞻部洲地土上爭斗的渾夕、符禹兩家收兵,相隔三十里安營扎寨,盤點戰損。
    此戰,符禹國小輸一陣,兵馬損失不少,國主陳長山更是被祁云打傷。
    小勝一場,又有牛魔王父子前來助戰,祁云心情大好,率眾將在大營外迎接牛魔王、紅孩兒。
    祁云欲請牛魔王入帳歇息,可牛魔王卻道:“陛下,老牛奉無當師姐之命,前來告知陛下。諸位同門將出海至此,與佛門做過一場。還望陛下速速調集人手搭建蘆蓬,以迎五島各路同門!”
    祁云聞言大喜,忙道:“冥帥放心,本王即刻命人搭建陸鵬。”說完之后,祁云命大將帶五千人砍樹割草,搭建蘆蓬。
    蘆蓬這東西本來就簡單,還有五千人出力,不出片刻一片蘆蓬立于軍營前,與三十里外的符禹大營相對。
    眼看著蘆蓬建起,祁云滿意地點點頭,然后向牛魔王問道:“冥帥,那符禹陳長山真是佛門弟子?”
    聽祁云之問,牛魔王銅鈴般的大眼一轉,“陛下此言何意?”
    祁云遙指符禹大營,笑道:“諸位同門即將駕臨,符禹營卻此般寧靜,莫非陳長山為佛門棄子?”
    牛魔王哈哈大笑,與祁云、紅孩兒一起上到蘆蓬,向對面觀望,“那誅邪羅漢未入符禹軍營,這其中或許另有因果。”
    符禹營中,大小事宜有條不紊,伙夫生火做飯,守營的兢兢業業,輪休的在營帳中抓緊時間休息……符禹國主陳長山則于帳中運功療傷,在祁云命人搭建蘆蓬時,陳長山這邊一點動靜也沒有,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有大麻煩了。
    誅邪羅漢一路飛回靈山,直上大雷音寺拜見地藏王佛。
    地藏王佛早將兩國戰事看在眼中,也目睹了誅邪羅漢與紅孩兒一戰。同樣看到橫空殺出的牛魔王。
    一見牛魔王,地藏王佛就知道截教要出手了,但想到那不知根腳的陳長山,地藏王佛不能不小心謹慎。“誅邪羅漢。”
    “佛祖!”
    “依羅漢看,那陳長山是否為我佛弟子?”
    誅邪羅漢皺了皺眉頭,才抬起頭來,“弟子曾于戰場上觀陳長山,此人精通我佛門寂滅佛法。佛光法相更是精純無比,或許真是我佛弟子。”
    地藏王佛和誅邪羅漢口中的我佛,就是阿彌陀佛。想想也是,沒有阿彌陀佛親授佛印,那陳長山哪里能得寂滅真傳?
    見地藏王佛沉思,誅邪羅漢想了想,覺得為了佛門有些話還是應該說,“佛祖,那陳長山手中短桿降魔杵,乃我靈山金精所成。除我佛門弟子,誰能以靈山金精祭煉寶物?”
    這時,旃檀功德佛玄奘說話了,“誅邪羅漢,此事事關我佛門氣運,萬萬馬虎不得!”
    誅邪羅漢向玄奘一拜,昂首挺胸,正氣凜然的大聲說道:“誅邪所言,皆為親眼所見,絕不敢信口開河!誅邪還望諸位佛祖三思。那陳長山得寂滅真傳,若證地皇之位,我佛門佛法即可傳遍四洲四海!”
    地藏王佛心頭一顫,這誅邪羅漢所言不差。如果那陳長山真和佛門有緣,就是佛門的大機緣!
    “旃檀功德佛。”地藏王佛想了想,最后還是喚了玄奘一聲。
    玄奘搖搖頭,輕嘆一聲,“且不論那陳長山是否為我佛弟子,想自藥師佛祖、青蓮佛祖隕落。我佛門強者凋零,再無斬三尸者。可那截教內有孔宣、袁洪,外有鎮元子,我佛門無人能敵。”
    玄奘這番話,似乎是長他人志氣,滅自己威風。可是細想想,玄奘說的沒錯。那孔宣斬三尸,修煉的還是五行之道,凡入五行都免不了被他所克制。袁洪呢,更是將九轉玄功推上了第八轉,戰力不弱孔宣分毫。
    單就孔宣、袁洪,佛門已無人能敵。再加上截教其他強者,此時佛門與截教開戰,根本就不占優勢。
    地藏王佛沉思片刻,命群佛、眾菩薩散去,自己與玄奘一起出了雷音寺,前往八寶功德池。
    群佛在大雷音寺商議時,八寶功德池前的三位圣人也沒閑著。當地藏、玄奘來在八寶功德池前,還沒等他們開口,就聽準提佛母吩咐道:“地藏尊者,由你率領大乘佛教,前往南瞻部洲助陳長山抵抗截教。”
    “敢問佛母,那……”地藏王佛想問問準提佛母,如果孔宣、袁洪,或是鎮元子出手,佛門該如何是好。可他的話還沒說完,就被準提佛母打斷了。
    準提佛母道:“先天五行遇陰陽,孔宣、鄒鵬之間當有一戰!玄奘!”
    “佛母!”玄奘連忙應道。
    “往南瞻部洲首陽山,與人教聯手,共伐截教!”
    “弟子遵命!”
    當日,玄奘前往南瞻部洲首陽山,人教坐鎮首陽山的,乃女媧娘娘門人彩鳳仙子。在聽了玄奘轉達的準提佛母意思后,彩鳳仙子當即與玄奘約定,三日后泰器國鄒鵬興兵征伐馬有恒。
    當夜,一道金光墜入符禹國軍營,誅邪羅漢潛入陳長山大賬。
    挨了祁云一棒,陳長山左臂筋斷骨折,仍在軍中運功療傷。突然見一人入得大賬,連忙將身躍起,右手抓過短桿降魔杵。
    “南無阿彌陀佛!陛下放心,貧僧非是歹人也!”
    見是佛門弟子,陳長山一怔,握著短桿降魔杵的手一抖,“敢問高僧何來?”
    “自西而來?”
    “西方何處?”
    “八德池中生紫焰,七珍妙樹長金苔。只因南洲殺劫起,來遇前緣結圣胎。”
    “原來是靈山圣僧,失敬失敬!”陳長山把手中短桿降魔杵一丟,想要向誅邪羅漢行禮,但左臂劇痛無比,根本無法施禮。
    “小僧豈敢受陛下之禮?”雖然陳長山沒能盡全禮數,但誅邪羅漢也微微閃身,表示對陳長山的尊重,然后走到陳長山身旁,取出一琉璃瓶,遞在陳長山面前。“這瓶中盛的是我靈山婆娑樹液,可解陛下之痛。”
    “多謝圣僧!”陳長山接過小瓶,撥開瓶塞想也不想就倒入口中。
    靈液入口,陳長山覺得一股暖流游走全身,左臂頓時痊愈,“多謝圣僧神藥!”
    誅邪羅漢淡淡一笑,道:“我見陛下身懷佛法,又掌我佛門降魔法器,敢問陛下是我佛門哪位尊者轉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