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25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25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25)     

截教仙789 佛門圣人也不認識的陳長山

誅邪羅漢是佛門派來近距離觀察陳長山的,一個小小的陳長山,此時牽扯了佛門高層所有人的目光。
    大雷音寺,地藏王佛、旃檀功德佛、迦那含佛……諸佛聚在一起,中央陣陣漣漪,水光如鏡,鏡內鏡像正是南瞻部洲上,陳長山與祁云之爭。
    婆娑凈土,彌勒尊王佛與無天并肩坐于蓮臺上,在二人面前,一片玄光如鏡,內顯仍是陳長山和祁云之戰。
    八寶功德池前,三圣盤坐在蓮臺上,望著池中景象。
    準提佛母目不轉睛地看著那揮杵緊攻祁云的陳長山,此人不光一身佛法乃佛門真傳,單說他手中的短桿降魔杵,就和佛門脫不了干系。
    景象里突然出現手持火尖槍的紅孩兒,大日如來眉頭一皺,忙對準提佛母道:“師兄,可否認出這陳長山根腳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搖搖頭道:“是我佛門嫡傳不假,但著實不知此人根腳。”話說到此處,準提佛母也看到了紅孩兒,“還好有誅邪羅漢在,陳長山即使落敗,也不會有性命之憂。”
    聽準提佛母這么說,大日如來下意識地點點頭,可頓時想到了什么,“師兄,紅孩兒不過是陳九公門下一弟子,截教尚有諸多準圣,若是截教門人出山,那我佛門是否該護陳長山周全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面色一滯,大日如來說的確實值得推敲,準提佛母命地藏王佛遣誅邪羅漢去南瞻部洲,一來是為了近距離觀察陳長山,二來就是為在危難之時保陳長山一命。
    就如大日如來說的一樣,這紅孩兒好打發,可打了小的,就來老的。今日打退了紅孩兒,明日截教諸仙殺來,佛門戰是不戰?
    就在準提佛母糾結的時候,祁云和陳長山分出了勝負。
    只見祁云將身一晃,身形暴長。直達十丈,居高臨下一棒,將陳長山打落云頭。
    陳長山砸落在地,將地砸出一個大坑。祁云俯身撲下,持棒向陳長山腦袋打去。
    誅邪羅漢看到陳長山落敗,更看到祁云乘勝追擊,不由自主地墜下云層,截住祁云。雙手齊揚,兩道金光自誅邪羅漢雙袖中飛出,化作兩把短杖,一杖長二尺八寸,通體赤金,上刻龍紋;一杖長三尺一寸,杖身白銀,上畫鳳圖。乃佛門教主煉制,降魔至寶誅邪雙杖。
    感覺到一陣惡風襲來,祁云在空中起身。揮棒抵擋,只覺得手上一麻,兵刃險些脫手。
    一陣金光壓下,將祁云卷住,讓他動彈不得。
    誅邪羅漢不敢害祁云性命,只能將他制住,可即使如此,也惹怒了那紅孩兒。
    陳九公閉關修煉毀滅之道,無當圣母、孔宣執掌截教,前日無當圣母傳書至六百里鉆頭號山。命紅孩兒來南瞻部洲保護祁云。紅孩兒到這兒一看,就看明白了,那陳長山道行不淺,但卻非祁云敵手。
    知道祁云無事。紅孩兒就放心了,只等今日戰罷,回人間的時候順路去地府看看父親牛魔王。
    誰想,就在紅孩兒一愣神的功夫,半路殺出個程咬金,佛門誅邪羅漢突襲。不但救了陳長山,還鎮壓了祁云。
    這不是打紅孩兒臉么?
    紅孩兒哪受得了這個?一挺掌中槍,大喝一聲,“佛門賊子,端得不要面皮,看槍!”
    話音落下時,紅孩兒已沖至誅邪羅漢身前,大槍一抖,朵朵火焰槍花飛出。
    誅邪羅漢掄開誅邪雙杵,道道金光隨杵現,將一朵朵火焰槍花絞散。
    紅孩兒右手提槍直刺誅邪羅漢前胸,左手攥拳狠狠往鼻子上捶了兩下。
    呼……
    紅孩兒鼻中噴出熊熊烈焰,紅孩兒張口吐氣成風,火仗風勢,直向誅邪羅漢涌去。
    陳九公門下幾大弟子,早被各教弟子熟知,誅邪羅漢聽說過紅孩兒,知道他有一件了不得的寶貝落寶金錢,還知道他擅于火攻。
    誅邪羅漢頭頂竄起一道金光,金光化作傘蓋。
    佛門傘蓋多為白色,白傘蓋者,取佛之凈德覆蓋一切之意,又喚白傘佛頂。
    傘蓋上立著立著五大明王法身,赤、青、黃、白、黑五色光芒陣陣,自傘蓋周邊垂下,將席卷而來的熊熊烈焰擋在誅邪羅漢身外。
    誅邪羅漢哈哈大笑,轉動佛頂傘蓋,五大明王沖起,將紅孩兒團團圍住,七手八腳的向紅孩兒打去。
    這五大明王并非真人,也不是誅邪羅漢的分身,是佛門一門神通,以佛法凝聚護法明王對敵。
    被五明王圍在中央一頓亂打,紅孩兒有些亂了手腳,在背后挨了不動明王一拳后,紅孩兒張口噴出一道火光。
    火光散開,一把火紅小劍于空中飛轉,刷刷刷幾劍就結果了五大明王。
    眼看五大明王尸體化作絲絲光華消散,又見火靈劍向自己刺來,誅邪羅漢連忙催動佛頂傘蓋抵御。
    這佛頂傘蓋還真是一件寶貝,將誅邪羅漢牢牢護住。
    紅孩兒見火靈劍無功,不由得驚訝地看了那佛頂傘蓋一眼,他知道自己的火靈劍非凡品,乃盤古元始天尊所煉,威力驚人。誅邪羅漢那頂傘蓋能擋得住火靈劍,想來也非凡品。
    紅孩兒真沒猜錯,誅邪羅漢這頂傘蓋,乃準提佛母所煉,為佛門一等一的防御靈寶。
    頭頂佛頂傘蓋,誅邪羅漢揮雙杵殺來,沖著紅孩兒就是一頓猛攻。紅孩兒也不示弱,頂門浮現玄元控水旗,先就立于不敗。
    誅邪羅漢有佛頂傘蓋,紅孩兒有玄元控水旗,誰也奈何不了誰,你來我往斗了百十回合,一道巨大的黑影從上空墜下,揮鑌鐵棍砸向誅邪羅漢。
    誅邪羅漢仗雙杵抵擋,之后就覺得雙臂劇痛,險些把手中兵器丟了。誅邪羅漢飛身暴退,同時定睛觀看,一見來人,連忙化作金光遁走。
    “爹爹!”紅孩兒一看來人,不禁大喜,此人非是別人,正是地府冥帥大力牛魔王。
    牛魔王咧嘴哈哈一笑,“我兒,為父來也!”
    紅孩兒收了法寶、兵器,撲到牛魔王跟前,“爹爹,您怎么會來?”
    牛魔王也收了掌中鑌鐵棍,攬著紅孩兒道:“渾夕、符禹相爭,截教、佛門當有一戰!為父得副教主之命,先行一步來此,命祁云搭建蘆蓬,侯我截教同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