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9-22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9-22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9-22)     

截教仙788 都天神雷克云團無人相識陳長山

“師兄,那陳長山當真不是師兄布下的棋子?”
    西方靈山,八寶功德池前。
    大日如來再一次道出心中疑問,那陳長山修煉的佛門法術,乃佛門正宗的寂滅佛法,非圣人嫡傳而不得!
    佛門圣人嫡傳?你準提還不認得?這叫大日如來如何相信?
    說起來,大日如來并不是懷疑什么,也不是要爭什么。只是有一日得知那陳長山乃佛門嫡傳弟子,大日如來便開口稱贊準提佛母神機妙算,瞞著天下人在南瞻部洲布下了一顆重要棋子。
    大日如來還記得,當日準提佛母聽自己夸他,臉上卻浮現驚訝之色。然后就聽準提佛母親口說,他根本不知道那陳長山是誰,更沒有布子證地皇之位。
    大日如來不信,準提佛母冤枉,阿彌陀佛都懵了。
    就在昨天,三圣在八寶功德池前,什么也不干,單單細數佛門二教嫡傳,算來算去也沒算明白這陳長山到底是誰!
    大日如來曾提出,這陳長山可能是截教門人或闡教弟子,因為這二教有些門人弟子曾在佛門修煉過佛法。
    不過,大日如來此話一出,還沒等準提佛母說話,就被阿彌陀佛反駁了。這位佛門大教主指出,昔日的截教三千弟子,還有闡教文殊、普賢、慈航,甚至包括死去的俱留孫,都未得寂滅真傳!
    什么是寂滅真傳?寂滅佛法乃阿彌陀佛所創,其根本出自大乘佛教寂滅教義,更源自阿彌陀佛的寂滅之道!除非得阿彌陀佛親授佛印,否則無人能將寂滅佛法修煉到至精至純的地步。
    聽阿彌陀佛這么一說,大日如來不說話了。他記起來了,當年自己入佛門位大乘佛教過去佛之時,就曾得阿彌陀佛親授佛印。
    那么,阿彌陀佛的寂滅佛印授予過哪些人呢?
    阿彌陀佛細細盤算,他座前那些門人弟子就不用說了,這些人如果轉世。阿彌陀佛肯定第一個知道。還有就是大日如來,燃燈古佛、青蓮造化佛、地藏王佛、旃檀功德佛玄奘、斗戰勝佛孫悟空,僅此幾人。
    其中,青蓮造化佛、燃燈古佛神形俱滅。根本無法轉世。剩下的幾個人呢,都在西牛賀洲。況且沒有三圣旨意,他們也不會私自去爭地皇之位。
    想來想去,三圣苦苦思索,可到最后也不知那陳長山的根腳。
    未知的。才是最讓人放心不下的!那橫空出世的陳長山究竟是誰,這個問題讓佛門三圣陷入了糾結。
    你說他和佛門沒關系吧,那寂滅佛法真傳不是開玩笑的。你說他和佛門有關系吧,那他到底是誰啊?
    以上還不是問題的關鍵,關鍵是這陳長山有難,佛門幫不幫?
    幫,幫到最后,他和佛門沒關系呢?不幫呢,如果陳長山和佛門有淵源,他落敗不是毀了一樁大機緣么?
    最后。阿彌陀佛和大日如來都不說話了。事情就是這么個事情,情況呢,就是這么個情況。再說下去,也說不出什么結果,還是讓準提佛母決斷吧。
    皮球又被好隊友們踢回自己腳下,這回準提佛母不打算傳球了。坐在蓮臺上皺眉沉思,阿彌陀佛、大日如來就在旁邊靜靜地看著。
    準提佛母不是優柔寡斷的人,很快就作出了決定,“那陳長山不日將征討渾夕國祁云,且看到時如何。再做安排!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這么一說,二圣都覺得有道理,陳長山征渾夕祁云,陳長山若占上風。截教門人定不會坐視祁云落敗。到時截教弟子出山,再看那陳長山背后之人是誰!
    就在佛門三圣揣測陳長山身份時,這位符禹國國主正在深宮內修煉佛法。但見他周身金光閃閃,頂門上一顆舍利子璀璨放光,陳長山抬頭,口中噴出金色火焰。以靈火錘煉舍利子中雜質。
    突然,陳長山聽到一陣細微的腳步聲,用力一吸,那金色火焰卷著舍利子從口而入。
    陳長山收功,長出一口濁氣,“李暨么?進來說話!”
    陳長山話音剛落,宮門無人推動自開來,一員大將立于門外。金盔、金甲,外罩錦羅袍,威風凜凜!
    嗒!嗒!嗒!
    李暨大踏步入宮,單膝跪下抱拳道:“奉陛下之名,十萬將士兵馬齊備,糧草充沛,只等陛下親征!”
    “好!”陳長山聞言,從蒲團上起身,也不頂盔著甲,單單在墻上摘下一把短杵,帶著李暨走到宮外。
    出到宮外,陳長山大袖一揮,一陣金光在腳前凝作金云。陳長山踏上金云,回身招呼李暨。
    李暨早知陳長山有騰云駕霧之神通,想想自己能陪陛下飛天,李暨就難止心中激動。
    看李暨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,陳長山心中覺得好笑,伸手將李暨拉上云頭,金云騰空而起,直奔城外大營飛去。
    金云降在營中,陳長山召集眾將,點李暨為先鋒,率兵三千逢山開路,遇水搭橋。自己率中軍在后,詐稱三十萬精兵,再后是大將王召為都糧官,壓運糧草。
    無論是爭人皇,還是爭地皇,爭的都是氣運!聽說陳長山親征,祁云哪里肯示弱?舉兵十三萬,號稱五十萬精兵,誓要迎敵與國門之外。
    兵貴神速,祁云率大軍擊潰李暨前部,直入符禹國境內,與陳長山會戰于野!
    二十余萬人混戰在一起,煞氣騰騰,喊殺震天。兵對兵,將對將,君王對君王。
    陳長山、祁云戰于九天,一個手持短桿降魔杵,一個仗七尺羚羊棒。一個實受寂滅佛經法,一個鎮衛上清守法門。都有神通多變化,各展玄功證地皇。隔架遮攔無勝敗,撐持抵敵沒輸贏。先前交手在沙場,少頃爭持起半空。
    二王爭鋒,殺得難解難分,南方云層中,紅孩兒持槍而立,暗自觀瞧。
    西方,沙門護法誅邪羅漢隱匿身形,靜觀陳長山。他今日來此,是奉佛門教主彌勒尊王佛之命,來看陳長山根腳。看了好一會兒,誅邪羅漢心中慌亂,這陳長山佛法精純,似乎更在自己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