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30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30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30)     

截教仙785 準提斬羅睺

魔界,中央魔土,地底深處,在一個奇異的空間中。
    兩道流光落下,一黑、一白。
    黑光一轉,化作羅睺,此時羅睺四只手中抓著的四口寶刀,正是元始天尊、準提佛母苦尋不得的成套先天靈寶四象刀。
    白光在羅睺身旁一轉,化作一手扶竹杖的老道,正是消失多年的鴻鈞道祖。
    “鴻鈞,這些圣人皆非善類,他們恐怕已經看出來了。”
    鴻鈞冷冷一瞥羅睺,沉聲道:“若非汝舍不得四象刀,怎會到如此地步?”
    羅睺四臂齊動,翻手間收起四口寶刀,“吾之寶物全落入他人之手,若是再無了四象刀,日后還怎與圣人相爭?”
    聽羅睺這番話,鴻鈞微微搖頭,“鴻蒙之初,汝等開天四靈威震諸天。然,時至今日,這洪荒天地,已非當初。汝若安心一處,求證大道尚可,但若想再稱雄于天地,恐有身死道消之厄。”
    鴻鈞之言,語氣誠懇,聽上去實乃肺腑之言。可羅睺聞之,卻不屑地笑了笑,“天地之始曰洪,萬族更替為荒。自盤古開天,這洪荒就從未變過,天道無上,汝,鴻鈞自號道祖,不亦于天道之下苦苦算計?”
    鴻鈞聞言,面色一沉,微微昂起頭,笑道:“天道無上,天道無上,天道之力無盡。只可惜了,天道無私。”
    “若非天道無私,又豈會被汝能算計?”羅睺道:“陳九公、元始、上清巫圣,這三顆棋子或許真能破開天道。”說到此處,羅睺頓了頓,才繼續道:“只是他們心里都有了懷疑,還會任汝擺布么?”
    “為何不會?”鴻鈞眼中精光一閃,“洪荒七圣、元始、陳九公,哪個不想破開天道?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元始天尊目送準提佛母離去,飛身直上三重天,回到自己玉虛宮中,從袖中掏出造化玉牒。拿在手中把玩。
    感受著從造化玉牒傳入手心的絲絲涼意,元始天尊忍住閉關參悟毀滅之道的沖動,等著自己的眾門人弟子。
    不多時,云中子、八大魔主。一行九人魚貫走入玉虛宮。
    將他們垂頭喪氣的樣子盡收眼底,元始天尊淡淡一笑,問道:“如何?”
    “弟子慚愧……”云中子面皮通紅,此時云中子羞愧萬分,倒不是因為沒能將陳九公留下。畢竟以陳九公的神通,他若一心想走,還真沒人敢夸口一定能將他攔住。
    讓云中子沒面子的是,自己連阻攔陳九公的能力都沒有,被陳九公一招擊退。
    云中子話沒說完,就被元始天尊打斷,只見元始天尊一擺手,“不用說了,那陳九公非你一人能敵,且退在一旁。”
    云中子聞言。心中暗松一口氣,向元始天尊一拜,悄悄地退到一邊。他和大日如來不同,他是元始天尊的嫡傳弟子,無論成圣與否,都必須尊師重道。
    看見老師揮退了師弟云中子,以文殊廣法天尊為首的八大魔主都反應過來,似乎自己這些人才是老師怒氣宣泄的對象。
    八大魔主齊刷刷在元始天尊座前跪成一排,文殊廣法天尊向元始天尊叩首道:“弟子慚愧,未能……”
    “未能怎樣?”元始天尊大喝一聲。須發皆張,嚇得文殊廣法天尊連忙閉上嘴巴,不敢再言。
    元始天尊冷哼一聲,道:“爾等都于天皇年間得道。卻遲遲不能悟道。魔道亦為大道,從明日起,爾等借魔道三寶悟道,不可有誤!”
    聽元始天尊這幾句話,文殊廣法天尊暗暗松了口氣,原來老師不是沖自己發火。而是沖那五位沒有悟道的師兄師弟。
    身為魔界魔主,身具魔界本源,若是參悟魔道,一定會事半功倍。況且還有天魔塔、萬魔旗、十二品魔道黑蓮助他們悟道,斬三尸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 可讓元始天尊生氣的是,自己這些弟子,修為都不怎么樣,一個個還都傲氣的很。除了文殊廣法天尊肯修煉魔道之外,其他人一個比一個倔,都要從三千大道中擇一適合自己的。
    門人弟子有骨氣,元始天尊也很高興,可是有骨氣也要出成績,這么多年來,八大魔主,不算文殊,僅有慈航道人悟出刑靈之道、玉鼎真人悟得殺戮之道。
    現在元始天尊怒了,以老師的身份命令普賢、太乙等人,勒令他們必須修煉魔道。想想也是,不用他們都斬三尸,只要他們有魔心童子、云魔圣女等人的實力,今日陳九公絕不可能輕而易舉地殺出魔界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是出了名的護短,對門人弟子也是出了名的嚴厲。面對元始天尊的怒火,普賢真人、赤精子、太乙真人、道行天尊、清虛道德天尊只聽俯首聽命。
    見眾弟子都服軟了,元始天尊心里很滿意。三千大道,以毀滅、太極、造化、魔四道最深,最有發展。回想羅睺分造化玉牒的一刀,元始天尊暗恨自己這幾個倔強的徒弟,身在魔界不修魔道還等什么?
    云中子一直站在角落里,見元始天尊面色稍緩,緩緩走到元始天尊面前,想找個話題轉移一下元始天尊的注意力,好為諸位師兄解圍。“老師,大師兄在南瞻部洲,正臨巫圣討伐,弟子想與諸位師兄前往連山國,助大師兄一臂之力。”
    聽云中子提起廣成子,元始天尊緊蹙的眉頭稍稍舒展,自己那個大弟子才真的是找到了屬于自己的道,正所謂成也翻天,敗也翻天。或許廣成子沒有斬三尸的機會,可他得到的機緣也不小。
    一想起廣成子,元始天尊的怒氣消散,擺擺手道:“都起來吧。”
    文殊廣法天尊等人如蒙大赦,紛紛拜謝老師大恩。
    文殊廣法天尊起身后,先是向云中子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,之后想到老師掛念大師兄,文殊廣法天尊順著桿往上爬,道:“老師,那巫圣自號巫皇,足見其有奪地皇之心,大師兄與他臨近,恐為其所害。弟子叩首。請求老師允我師兄弟等人前往南瞻部洲,助大師兄一臂之力!”說到此處,文殊廣法天尊撩衣跪倒。
    眼看這些弟子一個個又跪下了,元始天尊心有不耐。冷哼一聲,“就你們這微末道行,如何是巫圣敵手?少去丟人現眼,都滾回洞府閉門修煉!”
    拍馬屁不成,拍到了馬蹄子上。八大魔主挨了元始天尊一頓呵斥,一個個慌忙拜別元始天尊,起身出玉虛宮去了。
    喝退了眾門人,此時玉虛宮中只剩元始天尊和云中子。
    在諸位師兄都離去之后,云中子才向元始天尊問道:“老師,真的讓大師兄放棄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元始天尊點點頭,“事不可為,又何必強求。只是到時需你往南瞻部洲走上一遭,迎你師兄歸來。”
    “老師放心,弟子必護師兄周全。”
    “好!”元始天尊道了聲好。然后想了想,對云中子道:“今日為師斬羅睺元神,得了半品造化玉牒,要閉關些時日參悟毀滅之道,你坐鎮終南山,要防著些陳九公……”
    元始天尊如何指點云中子,這個暫且不提。單說陳九公飛回金鰲島,入得羅浮洞,喚來金霞童子,吩咐道:“去將孔宣副教主請來。”
    金霞童子領命離去。不多時帶著孔宣走入羅浮洞中。
    “孔宣拜見教主。”
    “師叔無需多禮。”陳九公指了指孔宣腳下的蒲團,示意孔宣坐下。在孔宣坐定后,陳九公道:“今日我入魔界,得半品造化玉牒。將閉關參悟大道。教中大小事宜勞諸位師伯、師叔費心。還有那人教鄒衍轉世,上古強者陰陽老祖重現洪荒。陰陽二氣逢五色神光,此乃天數,師叔恐怕難得清閑了。”
    孔宣聞言哈哈大笑,向陳九公道:“教主悟道乃大事,不必為孔宣費心。那陰陽二氣雖有神妙,可鄒衍道行太低,絕非我五色神光之敵!”
    孔宣驕傲,是因為他有驕傲的資本。他已將五行之道衍化完全,又有五行靈塔鎮壓五色神光,攻防兼備,圣人之下無人是他敵手。
    陳九公微微點頭,道:“鄒衍非師叔敵手,但師叔不可掉以輕心,人教門下不會坐視陰陽老祖落敗。師叔出山時,還應邀上二三同門壓陣。”
    孔宣是傲,但不傻,將陳九公的話記在心中,想起陳九公還要閉關參悟毀滅之道,孔宣連忙起身,告辭離去。
    在孔宣走了之后,陳九公吩咐金霞童子閉了羅浮洞,在洞中煉化造化玉牒,參悟毀滅之道。
    按玄龜、太清他們的說法,這品造化玉牒應該是鴻鈞所有,可陳九公煉化造化玉牒時,并沒發現這寶貝里有鴻鈞道祖的元神烙印。
    時至今日,通過玄龜、太清、準提佛母,陳九公隱約猜出了鴻鈞的心思,送到嘴邊的肥肉,怎能不一口吞下?
    陳九公于羅浮洞閉關,洞門一關就是三年。這三年,南瞻部洲戰火紛飛。遙想馬孟旭、馬有恒起兵之日,南瞻部洲上大大小小的國家上千。可現在呢?六個!
    巫皇陸波關的渚光國,馬孟旭、馬有恒的兩河國,孟汘墨的連山國,鄒鵬的泰器國、祁云的渾夕國,還有陳長山的符禹國。
    諾大個南瞻部洲,只有六個國家,也許過了今日,就只剩五個了!
    連山國王宮中,坐在蒲團上練氣的孟汘墨猛地睜開雙眼,幽幽一嘆,道:“師弟。”
    白光一閃,云中子出現宮中,“大師兄。”
    孟汘墨起身,苦笑著搖搖頭,“師兄無能,讓師弟見笑了。”
    “師兄哪里話。”云中子見孟汘墨面色不好,盤算片刻,道:“師兄若是心有不甘,就由師弟出面,和那巫圣做過一場!”
    聽云中子要為自己出頭,孟汘墨心里感動,但卻拒絕了云中子的好意,“連山國氣運不足,縱使師弟擊敗巫圣,愚兄也證不得地皇果位,”說著,孟汘墨將身一晃,頂上沖起一道黑光,黑光凌空一轉,化作一道人。
    這道人身長八尺,容貌清古,木簪束發,身著八卦紫壽衣,背背雌雄劍,正是上古人皇帝師廣成子。
    廣成子從半空落下,向孟汘墨一揖。
    孟汘墨回了一禮,并道:“道友且去,此處有我!”
    廣成子走的很干脆,與云中子并肩出了王宮,直接駕云而起。
    師兄弟二人離了連山國,往東勝神洲飛去。剛飛出連山國地界,就見前方云上站著一人。
    廣成子瞳孔一縮,驚道:“巫皇陸波關!”
    云中子聽到廣成子喚出對面之人根腳,定睛一看,只見那云上立一瘦小少年,眉清目秀,文文弱弱,看上去倒像極了玄門練氣士,怎么也不像巫族之人。
    陸波關沒理廣成子,無情的忽視了他,只將目光投在云中子身上,冷冷問道:“闡教教主?混元圣人云中子?”
    看出這陸波關來者不善,而且還是沖著自己來的,云中子上前一步,大袖飄飄,衣帶乘風,同樣問道:“巫圣?”
    陸波關不言不語,只是點點頭,右手一翻一道紫光現于掌中,紫光向左右延伸,化作一把四尺長刀。
    “鴻蒙紫氣為兵?好個巫圣!”云中子為天道圣人,如何不認得鴻蒙紫氣?只是看到陸波關以鴻蒙紫氣化為兵器,覺得他有些奢侈。
    陸波關一震掌中刀,紫色刀光閃閃,在他對面十丈開外的廣成子頓時感覺到絲絲涼意。
    “殺伐之道!”云中子也察覺到了,不由得心頭一顫。巫族各個能爭善戰,這陸波關為天定巫圣,日后必是以力證道,若是再修煉殺伐之道,那還有誰能擋得住他的攻擊?
    陸波關向前跨出一步,整個人瞬間來在云中子面前,雙手持刀立劈。
    云中子立在原處不閃不躲,頂上沖起一股黃氣,黃氣散開飛快的凝做慶云三花。三朵白蓮上托著三大功德至寶,玄黃功德鼎、玄黃戊土旗與玄黃破法幡。
    三花轉動,玄黃戊土旗在前,旗子展開,黃氣氤氳,戊土神光凝聚,托住陸波關一刀。
    自己掌中刀被戊土神光擋住,陸波關眼中精光一閃,鴻蒙紫氣刀上紫光流轉,瞬間破開戊土神光。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