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30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30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30)     

截教仙783 元始戰羅睺消失的鴻鈞

光芒萬丈,將漆黑一片的世界照亮。
    紫光擊在太極陰陽魚中央,太極陰陽魚分,陰陽二氣如磨,飛快地消磨著紫光。
    元始天尊飛身而至,抬手將紫光握在手中,紫光轉黑化作盤古開天劍。
    元始天尊冷哼一聲,盤古開天劍上黑光閃閃,陰陽磨從中斷裂,元始天尊揮劍連斬,陰陽二氣在劍光之下泯滅。
    盤古開天劍直刺,分兩儀,斷四象,八卦皆無。
    見元始天尊破了自己的太極之道,羅睺冷哼一聲,抬手一拍身前的太極刀,太極刀一分為四,羅睺四手持四刀,齊齊揮出,同斬盤古開天劍。
    盤古開天劍劍光破碎,一連四刀斬在盤古開天劍上,元始天尊只覺手上一沉,盤古開天劍險些脫手。
    羅睺抬手,四刀皆如輪,向元始天尊斬來。元始天尊揮動盤古開天劍,連削帶挑,將四刀封于身外。
    羅睺沖來,持四刀在手,四臂如風車輪轉,瞬間斬出百刀。
    元始天尊知自己抵擋不得,飛身暴退。羅睺見元始天尊退,欺身而上四刀瘋斬,道道刀光璀璨,四象刀隱于刀光之中。
    刷!刷!刷!
    元始天尊身中數刀,肉身無事,水月大道袍卻化作條條碎布。
    元始天尊面色陰沉,將身一抖,身上罩上一件黑袍,元始天尊把左手一翻,三寶混元劍現于手中。右手盤古開天劍,左手三寶混元劍,二劍齊出,紫色、黑色劍光交錯。
    刀光遇劍光,刀光破碎,元始天尊左手三寶混元劍化作一道紫光,右手盤古開天劍化作一道黑光,元始天尊將紫光、黑光一合,一道劍光憑空直射!
    劍光襲來,羅睺感覺不妙。四刀齊斬,欲破劍光。
    下一刻,羅睺只覺得身子一輕,四條手臂齊根斷下。四只手上還握著四口寶刀。
    一道混沌之氣自元始天尊頂上飛出,化作混元盒,飛入下方一轉,將羅睺四條手臂連同四象刀收走。
    羅睺咆哮一聲,化作一道黑光消失在元始天尊面前。
    元始天尊將三寶混元劍交與右手。單手提雙劍,“好個羅睺,不愧是開天四靈之,只可惜失了肉身。”
    元始天尊話音剛落,一道黑光降下,羅睺重新現于元始天尊面前。
    剛才的羅睺,手生四臂,現在的羅睺,身具八臂,“吾。羅睺,若非無了肉身,斬汝不需十招。”
    元始天尊微微一笑,這羅睺能耐確實不小,在無了肉身的情況下尚有這般神通,那他全盛時期會是何等的強大。然并卵,他現在終究是不及自己,說一千道一萬都是枉然。
    羅睺看到元始天尊一副瞧不起自己的樣子,不怒反笑,猛地一彎腰。八只手臂在自己下身一通亂抓,直起腰板時,八只手中各持一物。
    元始天尊瞪大了眼睛,吃驚的望著羅睺。此時的羅睺下身空空,他那八條奇怪的尾巴全被他扯在手中。
    羅睺八臂齊震,八尾化作八把短叉,“盤古玉清,道雖強,但力能破之!”
    “嗯?”元始天尊一愣。緊接著就見八把短叉從上、中、下、左、右、斜上、斜下刺來。
    元始天尊使開雙劍上下招架,但見羅睺八臂舞八叉,轉、滾、搗、搓、刺、截、攔、橫、拍,分分鐘之內殺的元始天尊只有招架之功,而無還手之力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曾想用盤古開天劍破羅睺的八叉,可往日滅萬物破萬法的盤古開天劍卻未能建功。
    “教主,你看那羅睺神通如何?”
    虛空之中,陳九公、準提佛母隱匿身形,不露半分氣息。
    陳九公點點頭,正色道:“以力證道果然不凡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微闔的雙眼中金光閃閃,盯著那壓制元始天尊暴打的羅睺,“魔界乃羅睺肉身所化,足見羅睺全盛時是如何之強。只可惜,元始為魔祖,掌造化玉牒。”
    陳九公聞言,眉頭一挑,暗道:“先后無極,后有羅睺。那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牒若是落在元始手中,我豈不危險?”想到此處,陳九公看看身旁的準提佛母,“佛母東來,是助元始,還是幫羅睺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答道:“開天四靈,元神為不滅之靈所化,為開天劍克制,但想斬殺他們,戕神之道必不可少。”
    “戕神之道?”
    “不錯!”準提佛母點頭,大袖一揮,寒光一閃,戕神刀現于面前,“太古末時,紅云道友攝取西方山靈水脈,道祖非但不怪罪于他,反賜大道之基鴻蒙紫氣,是為讓他成道,以戕神之道斬殺開天四靈。”
    “哦?完整的戕神之道能斬殺開天四靈?”
    “不能!”準提佛母一邊說不能,一邊指著羅睺下身隱隱若現的紫光,“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牒不斷毀壞羅睺元神,再有完整的戕神之道,就可徹底斬殺羅睺。”
    聽準提佛母說到這兒,陳九公就明白了,想斬殺開天四靈有兩種方法,一種是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牒加戕神之道。第二種是以盤古開天劍,配上蘊含戕神之道的頂級先天靈寶,比如說準提佛母手中的戕神刀。
    “佛母。”
    “教主有何指教?”聽陳九公喚自己,準提佛母望向陳九公。
    陳九公面上無悲無喜,不見一絲喜怒,語氣平靜的讓人生畏,“這等秘聞連太清都不知曉,佛母又從而知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淡淡一笑,眼中閃爍的金光消失,同樣平靜地與陳九公對視,“教主放心,準提無害教主之心。”
    “呵呵”陳九公臉上露出嘲諷的笑容,同樣一指羅睺下身若隱若現的紫光,“若那造化玉牒被元始得了,元始會不害我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一怔,而后想到了什么,剛要開口就見陳九公化作一道青光破開虛空飛出。
    陳九公一現身,羅睺和元始天尊頓時都有察覺,元始天尊見是陳九公,不由得大驚,一個失神,身上挨了羅睺兩刀。
    羅睺見一人破空飛來,但陳九公直奔元始天尊身后撲去,暗暗猜測此人是與元始有怨。想到此處,羅睺八只手臂再添三分氣力,八叉上寒光閃閃,道道寒光如網,見元始天尊隱隱罩住。
    “教主,不可!”一道金光從天而降,準提佛母攔在陳九公面前,大袖連連揮動,陣陣金色光幕出現在陳九公身前,將他攔住。
    陳九公翻手祭出盤古幡,盤古幡一抖,道道混沌劍氣射出,將準提佛母布下的光幕射的粉碎。
    準提佛母無奈,只能祭出十二品三色蓮臺,此時此刻,準提佛母不禁有些后悔,早知會遭遇陳九公,就不該拒絕自己師兄的好意,若是將三十六品混沌蓮臺帶來,絕不至于如此。
    見準提佛母現出十二品三色蓮臺,陳九公哈哈一笑,“佛母,技窮矣!”說著,陳九公抬手揮幡,盤古幡上浮上一層紫光,一道道銳利的混沌劍氣射出,刺穿十二品三色蓮臺放出的三色光芒,直奔準提佛母襲去。
    準提佛母心中含恨,一震手中戕神刀,戕神刀上白光閃爍,準提佛母雙手持刀橫斬,一道白色刀光橫著斬出。所過之處,道道混沌劍氣化為虛無,刀光直至陳九公面前。
    “戕神之道!”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,知道這戕神之道的詭異,不敢以盤古幡硬接,將身一晃,飛退百丈,同時周身黑光閃爍,六道黑氣自背后沖起,繞著陳九公一轉,那道刀光倒轉,斬入虛空。
    “戕神之道!還真是有備而來!”同樣驚訝的話自羅睺口中傳出,作為洪荒頂尖強者,羅睺怎能不知道自己的克星?大驚之下,羅睺手中八把短叉更加兇猛,叉上寒光更加銳利。
    見陳九公、準提佛母相繼現身,元始天尊先是一愣,而后淡淡一笑。在來尋羅睺之前,元始天尊就推衍天機,算到會有人來搗亂,但沒想準提佛母也來了。更讓元始天尊沒想到的是,準提佛母還是來幫自己的。
    既然該來的都來了,元始天尊也就不再留手了,頂上沖起兩團光芒,一赤、一白,正是三份盤古烙印之二。
    白光、赤光自元始天尊頂上飛落,元始天尊將盤古開天劍、三寶混元劍齊齊向羅睺擊去,雙手托住落下的兩份開天烙印,雙掌一合,萬丈赤光、白光沖天。
    羅睺舞動八叉,將盤古開天劍、三寶混元劍擋了去,三寶混元劍化作一道紫光沒入元始天尊體內,盤古開天劍正被元始天尊抓在手里。
    元始天尊二目放光,一放赤光,一放白光,同時周身之外又有赤、白二色光芒繚繞,頭頂的光芒更是沖起萬丈。
    在赤光、白光的照耀下,元始天尊緩緩抬起手,慢慢地揮動開天劍,口中喝道:“開!”
    元始天尊的動作很慢,看起來十分別扭,可這一劍斬出,那羅睺從中間分開,成左右兩半。
    開天劍斬羅睺,兩半羅睺化作絲絲黑氣消散,在原來羅睺所在之處,一品造化玉牒浮于半空。
    看到造化玉牒,元始天尊眼中精光一閃,頭上頓出一道混沌之氣,再次化作混元盒,去收造化玉牒。)
    地一下云.來.閣即可獲得觀.com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