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25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25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25)     

截教仙782 先天八卦極與變八大魔主轟云中

準提佛母說自己要去魔界,可出了靈山后,卻來在靈臺方寸山。
    準提佛母落于山中,降在斜月三星洞前,準提佛母沒有進洞,而是來在崖頭立著的石碑前。
    這石碑三丈余高,八尺余闊,上有一行十個大字,乃是“靈臺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”。
    準提佛母抬起左手,左掌按在石碑上,當準提佛母收手的時候,掌中多了一件靈寶。
    此寶為四尺長刀,刀身似劍,刃卻為刀,刀身上有二字“戕神”。
    準提佛母將刀置入袖中,飛身離了靈臺方寸山,直往東勝神洲飛去。
    準提佛母飛在黑云山,向仙魔兩界通道中探望一眼,翻手掏出玄黃日月鐘。準提佛母將玄黃日月鐘往空中一拋,玄黃日月鐘飛起、下落,落下時化成人形,容貌與準提佛母一模一樣。
    仙魔兩界通道的另一端,闡教教主云中子、魔界八大魔主嚴陣以待,但聽通道另一邊傳來一陣歌聲。
    “庚金出于西洲地,三千大道我為一。悟得玄通妙,混元至祖圣菩提”
    “準提佛母他來作甚”聽到道歌聲,云中子眉頭一皺,暗暗猜測準提佛母來意。
    就在云中子自言自語時,清虛道德真君道:“師弟,這準提圣人來者不善啊”
    云中子沒說話,一旁的慈航道人說話了,“文殊師兄所言甚是。這準提圣人早不來,晚不來。偏偏趕在老師取造化玉牒才來,其必有所圖”
    慈航道人話音剛落,就有太乙真人接道:“不若合你我師兄弟九人之力將他留下”
    還沒等云中子說話,就聽仙魔兩界通道中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,“闡教教主、諸位魔主,準提有禮了”
    金光一閃。準提佛母出現在眾人面前。雙手合十。
    見準提佛母兩手空空,什么寶貝也沒拿,云中子淡淡一笑,向準提佛母稽首還禮。
    互相見過之后,云中子問準提佛母道:“不知佛母東來有何貴干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道:“無他,來助魔祖一臂之力。”
    云中子眉頭一皺,暗道不好,這準提佛母這么說,明顯就是知道元始天尊要斬殺羅睺元神取造化玉牒。當即道:“勞佛母費心。只是我師有盤古開天劍,滅羅睺元神卻是不難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搖搖頭,道:“明人面前不說暗話,教主可還記得紅云老祖”
    “記得又如何”
    “當年道祖分圣位。將第七道鴻蒙紫氣予紅云,是想讓他得證混元,以戕神之道斬殺開天四靈的不滅元神。”
    云中子似乎有所領悟,但轉念一想,卻笑道:“那又如何莫不成佛母修得戕神之道”
    “略通一二。”
    云中子聞言冷笑,一抖手中玄黃破法幡,“佛母莫不是在說笑”
    “莫非教主不信”
    “不信”云中子二目一瞪。怒視準提佛母,“今日吾師斬殺羅睺,還望佛母莫要壞吾師大事。”
    見云中子不信,準提佛母不由得苦笑,云中子卻是多心了,那造化玉牒雖好,但與自己何用
    文殊廣法天尊曾與佛門有一段香火情,也怕云中子將準提佛母得罪透了,上前向準提佛母微微一禮,“佛母東來,不若到吾師玉虛宮中坐坐”
    準提佛母先是沖文殊廣法天尊點點頭,然后搖搖頭,“算了,既然如此,準提也不愿作惡客,就此別過”說完,轉身走向魔仙兩界通道。
    目送準提佛母進入兩界通道,云中子松了一口氣,與眾師兄繼續等待陳九公的到來。
    卻說那準提佛母出了兩界通道,于黑云山上將身一搖,整個人化作一口大鐘,向西方飛去。與此同時,一道金光在魔界地土上劃過,飛至中央魔土中心,化作準提佛母。
    看了看周圍沖天的八道黑光,準提佛母沉思片刻,望著下方被黑氣覆蓋的通道,飛身直入。
    再說那早進入通道的元始天尊,自進入通道后,一路疾降,這通道好長,元始天尊落下萬里,尚未到頭。
    突然,前方一亮,元始天尊心中一喜,將身一轉,來在這片開闊地。
    “這是魔界本源”來在此處,元始天尊沒能落地,因為腳下盡是黑漿。
    非黑水,是黑漿,黏稠無比,感受著渾厚的魔道氣息,元始天尊深吸一口氣,一股暖流自周身千萬毛孔入體,化作絲絲法力滋潤全身。
    元始天尊不缺這點法力,向前飛去,找尋羅睺元神。
    就在這時,那平靜的黑漿猛然沖起,元始天尊向后退了一步,抬手就是一劍。
    劍光一閃,沖起的黑漿散開,一個聲音在元始天尊耳旁響起,“盤古信念”
    “羅睺”元始天尊循聲望去,只見一道黑光閃過,一黑衣人出現在自己面前。
    此人面容兇惡,眼冒寒光,一看就不是善類。四只手臂,兩臂環抱于胸前,兩臂背負于身后,下身無腿,充作雙腿的是八條像龍尾一樣的存在。
    “吾,羅睺。汝乃何人”
    元始天尊一震手中盤古開天劍,盤古開天劍上黑光閃閃,“盤古玉清”
    聽元始天尊說自己是盤古玉清,羅睺眼中精光一閃,四臂齊揮,好像很憤怒一樣,“盤古玉清又掌開天劍,為何不破天道”
    元始天尊不說話,直接出劍,盤古開天劍直奔羅睺刺去。
    羅睺四臂齊動,于胸前結印,印似蓮花,腳下黑漿沖起,在印前凝做二十四品黑蓮。
    看到二十四品黑蓮,元始天尊心頭一震,盤古開天劍上黑光吞吐,直奔二十四品黑蓮刺去。
    盤古開天劍,滅萬物破萬法,劍光出,二十四品黑蓮破,劍光在破了二十四品黑蓮后去勢不改,直射羅睺。
    羅睺面色一沉,身下八尾齊齊攪動,隨著羅睺八尾攪動,下方滾滾黑漿上生出陣陣黑氣,黑氣浮起,羅睺四臂齊劃,黑氣在其身前聚合,化作一只巨首無身,后拖蛇尾的異獸。
    異獸一張口,將劍光吞入腹中。
    這時,盤古開天劍至。隨著盤古開天劍刺入黑氣凝成的異獸口中后,異獸身體散開,化作絲絲黑氣溢散。
    元始天尊飛身挺劍,向羅睺殺去,羅睺四臂齊震,四口彎刀現于四掌之中,四刀齊齊揮動,霎時間風雷齊出,水火洶涌,天、地、山、澤之相不盡。
    元始天尊將盤古開天劍使開,滅風、雷、水、火,破天、地、山、澤。
    天、地、雷、風、水、火、山、澤,印證先天八卦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離、艮、兌。
    羅睺雙刀上撩,雙刀下斬,天、澤升騰,合純陽;雷起火降,交為少陽。地、山下沉載物,應純陰;風升水緩,衍少陰。
    純陽、少陽、純陰、少陰,四象也先天四象
    四道刀光從四方斬向元始天尊
    見羅睺逆轉八卦合成先天四象之力,元始天尊心中暗暗震驚,連忙催動盤古開天劍。
    盤古開天劍被元始天尊一甩,一化二,二化四,四劍刺向四方,迎上四道刀光。
    劍出刀光破,可每一道刀光都一分為二,繞開四劍斬向元始天尊。此時這八道刀光蘊含的不再是四象之力,而是八卦之力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感覺到這刀光的威力,想起自己將魔道三寶全分給了門人弟子,無有靈寶護身的元始天尊連忙招回盤古開天劍。
    盤古開天劍入手,元始天尊收起輕視之心,頂門赤光、白光閃現,沒入劍中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掄開盤古開天劍,盤古開天劍與身外一圈,劍光成圈,破碎襲來的八道刀光。
    羅睺看到元始天尊破了自己的刀光,頓時變得更加憤怒,“盤古信念開天烙印毀滅之道汝享無上機緣,卻不破天道,端得不為人子”
    元始天尊手提盤古開天劍立于虛空,冷冷地看著羅睺。元始天尊很想告訴羅睺,只要你死了,我就能得到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牒,到時就有破開天道的能力了。但是,元始天尊不敢說
    元始天尊輕輕抖手,盤古開天劍隨手晃動,化作一道黑光,黑光如劍,上有赤、白兩道細光如蛇纏繞。
    “羅睺,死”元始天尊抬手,黑光離手,當離手的一剎那,黑光由黑轉紫,乃元始天尊的毀滅之道。
    羅睺仰天長嘯,腳下黑漿全部沖起,在這個時候,元始天尊連同魔仙兩界通道前的八大魔主,全部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魔界本源之力消失了。元始天尊還好,可八大魔主頓時感覺到自身力量被抽空了,瞬間無了能與圣人匹敵的神通。
    羅睺上面雙手一合,純陽、少陽雙刀合為陽刀;下面雙手一合,純陰、少陰雙刀合為陰刀。羅睺又使陰陽雙刀相合,合成一刀,形如太極。
    羅睺四手持一刀,于胸前一轉,無盡的黑漿頓化為陰陽二氣,陰陽二氣凝聚在太極刀前,一個無比巨大的太極陰陽魚擋在羅睺身前。
    “太極之道”看到羅睺以太極之道對自己的毀滅之道,元始天尊瞳孔一縮,真不相信眼前這一幕。
    三十三天外,混沌中。
    紫霄宮內,老子坐在法臺上,只有他一人,自陳九公破天道那天,鴻鈞道祖消失,之后就再未出現過。未完待續。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: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