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9-24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9-24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9-24)     

截教仙781 鴻蒙紫氣現元始尋羅睺

八大魔主聚于魔界通往地仙界的通道前,只為防備陳九公。
    摩挲著手中三才一氣箭,赤精子向文殊廣法天尊問道:“師弟,依你看那陳九公會來么?”
    文殊廣法天尊面色堅定的點點頭,“聽老師說,鎮壓羅睺元神的,是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牒,為了這造化玉牒,陳九公也一定會來!”
    玉鼎真人用左手輕輕擦拭著斬仙劍,語氣無悲無喜,“陳九公如能來魔界,實在是你我之幸!”
    眾魔主聞言紛紛大笑,他們等這一天真的等了很久了。多年的恩恩怨怨,讓他們對陳九公恨之入骨,只是陳九公神通無敵,他們又不敢去尋陳九公報仇。可陳九公若是來了魔界,情況就完全不一樣。
    就在八大魔主嚴陣以待等待陳九公之時,元始天尊來在魔界中央魔土正中,亦是整個魔界的中心地帶。
    元始天尊立于空中,他腳下正對之地方圓千里內全生長著一種黑色的荊棘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松手,掌中盤古開天劍落下,盤古開天劍劍光閃爍,那一叢叢一片片的黑色荊棘在劍光下化為飛灰。
    除滅了黑色荊棘,盤古開天劍飛回元始天尊身旁,被元始天尊抓在手中。
    持劍在手,元始天尊向下方觀看,眼中精光一閃,“先天八極!八九!準提?”
    先天八極,即先天八卦之極,先天八卦為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離、艮、兌。九為極,先天八卦之極即九乾、九坤、九震、九巽、九坎、九離、九艮、九兌,合為八九,佛門圣人準提所創的八九玄功,正合此道。
    “準提?接引!”一遇八九,元始天尊的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出兩個名字,在元始天尊眼中,這師兄弟倆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燈,一個善藏拙。一個善隱忍,又曾……
    元始天尊仗劍在手,抬頭望望魔界黑漆漆的天,頂上沖起一道黑光。黑光化作一品造化玉牒。
    造化玉牒飛下,落在地上,瞬間一陣黑光籠罩方圓千里之地,黑光抖動,現出八卦之位。是一巨大的先天八卦圖。
    元始天尊飛身落下,在先天八卦上飛動,每一步踏一卦,合先天八卦之變,先是由乾轉兌,然后由兌轉離,再由離轉震,由震轉坤,由坤轉艮,由艮轉坎。由坎轉巽,由巽轉乾,最后由乾轉坤。
    連踏九步之后,元始天尊自乾位沖天而起,他一起身,下方黑光沖起,一共八道黑色光柱,各立于八卦八卦之位。
    元始天尊這九步可不是胡亂踩踏的,乾轉兌、兌轉離、離轉震、震轉坤、坤轉艮、艮轉坎、坎轉巽、巽轉乾、乾轉坤,八卦九轉。即玄門九轉玄功之根本,是以先天八卦之變破先天八卦之極。
    八道黑色光柱沖天,在八道黑色之中,大地下沉。漸漸的土地化為虛無,一條被黑氣覆蓋的通道出現在元始天尊面前。
    元始天尊收回造化玉牒,卻沒著急下去,先是掐指推算,今日這先天八卦之極的出現,讓元始天尊心生警覺。他怕遭了佛門教主的算計。推算片刻,元始天尊輕蹙的眉頭展開,他算到西方三位教主都在靈山,也就將懸著的一顆心放下。
    佛門三圣不出,陳九公有八大魔主等候,人教女媧、玄都又不被元始天尊放在眼里,想想無人能影響今日自己斬殺羅睺元神,元始天尊持盤古開天劍降下,穿過層層黑氣,直入通道。
    元始天尊剛剛消失,一道紫光自乾位彈出,紫光豎立向左右伸展,化作一片紫色光幕,紫色光幕一震,陳九公自虛空踏出。
    看了看周圍的八道黑色光柱,陳九公哈哈一笑,將身一沉,沒入黑氣之中他。
    魔仙兩界通道前,八大魔主還在傻等,他們哪里知道,早在三個月前,陳九公就入了魔界,一直隱藏在中央魔土守株待兔。兔就是元始天尊,株還是他陳九公植的,設八極之陣法,分散元始天尊注意力,讓元始天尊聯想到佛門三圣,而對自己有所忽略。
    八大魔主很有耐心地等著,突然文殊廣法天尊睜開雙眼,冷冷一笑道:“來了!”
    文殊廣法天尊話音剛落,眾魔主齊齊舉起靈寶,只等著陳九公踏出通道,就一起出手打他個滿臉開花。
    僅一眨眼的功夫,一人自通道進入魔界,但見人影一閃,玉鼎真人大喝一聲,祭出手中斬仙劍!
    刷!刷!刷!
    道道寶光閃爍!
    斬仙劍、吳勾劍、天清尺、地濁圭、三才一氣箭、八寶七金鉞、五火南離鉤、三寶金蓮遁龍樁……
    八大魔主,在魔界都有圣人神通,他們一起出手,就算來人是斬三尸的準圣也要被分尸當場。
    別說,來人還真有能耐,挨了幾下竟然沒死,還祭出一件法寶,他法寶一出,頓時黃光萬丈,將八大魔主的靈寶全部擋在黃光之外。
    “戊土神光?是云中子師弟!不好!”八大魔主以文殊廣法天尊道行最高,也是他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不對,連忙收了遁龍樁。那黃光乃戊土神光,縱觀整個洪荒,能將戊土神光修煉到這般境界,還能抵擋自己師兄弟等八人攻擊的,除了云中子,再無別人。
    剛才急著出手沒來得及看,等祭出靈寶后,眾魔主才有功夫看仔細。可當他們看清來人之后,無不大驚失色,紛紛施法收回靈寶。
    “師弟!”
    “師弟啊……”
    眾魔主收了靈寶之后,一擁而上將來人圍在中央,上下觀瞧,生怕來人有事。
    此時戊土神光也退去,云中子收了玄黃戊土旗,看著自己的諸位師兄,心中百感交集。
    元始天尊要斬殺羅睺真靈取造化玉牒,這事事先就告訴了云中子,云中子也怕陳九公趁機來魔界爭奪造化玉牒,在安頓好闡教門人弟子后,就趕來了魔界相助。誰想剛一入魔界,迎接他的就是八位師兄的無情攻擊。
    此刻的云中子,頭上道冠被天清尺、地濁圭打碎,原本束起的頭發散開,披頭散發,狼狽不堪。清虛道德真君和道行天尊,這師兄弟二人下手真黑,靈寶一出,就往腦袋上招呼。
    而云中子那一襲一塵不染的白色道袍,也已經變成掛在他身上的破布條子,這是斬仙劍、吳勾劍、三才一氣箭、八寶七金鉞、五火南離鉤等諸多靈寶一起制造出來的效果。
    這還是多虧了云中子反應及時,也虧了他云中子的圣人之身強硬,否則后果不堪設想。
    看著一眾對自己關心問候的師兄,云中子能說什么?只見云中子臉上堆滿了苦笑,“諸位師兄,這是……”
    眾人臉上一紅,只有及時收回靈寶的文殊廣法天尊不尷尬,為云中子解釋道:“都是師兄不好,將師弟錯當成了陳九公,一時情急出手,還望師弟莫怪。”
    云中子搖搖頭,將身一抖,身上白光一閃,恢復了一教教主、混元圣人之尊容。
    將玄黃戊土旗收入袖中,云中子無奈地笑了笑,這幾位都是自己師兄,吃了虧也不能打回來啊,只能忍了。但突然想起一事,云中子連忙道:“師弟來時,曾觀東海,但見東海迷霧漫漫,看不分明。但依我猜測,陳九公恐已不在金鰲島!”
    聽云中子這么一說,眾魔主頓時都精神振奮,陳九公不在金鰲島,那他能去哪兒?肯定就是來魔界爭奪造化玉牒!
    玉鼎真人晃了晃手中斬仙劍,太乙真人抖了抖手中五火南離鉤,普賢真人抹了抹掌中吳勾劍……一時間,八大魔主磨刀擦劍,翹首期盼陳九公的到來。
    見自己這些師兄如此,云中子也不禁想起陳九公對自己的所作所為,不想還好,越想越氣。反正自己也來了,云中子取出玄黃破法幡,“諸位師兄,師弟隨你們一起,等那陳九公自投羅網!”
    “好!”
    “你我師兄弟聯手,只叫他陳九公有去無回。”
    西牛賀洲,靈山。
    八寶功德池前。
    準提佛母突然從蓮臺上起身,看的大日如來一愣,“師兄,這是……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道:“我欲往魔界一行!”
    “魔界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點點頭,對大日如來說道:“師弟,將玄黃日月鐘借我一用。”
    大日如來聞言,連忙取出玄黃日月鐘遞給準提佛母。
    這時,阿彌陀佛睜開雙眼,對準提佛母道:“師弟,將混沌蓮臺帶上吧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搖搖頭,笑道:“此去不為爭斗,無需至寶。”說完,準提佛母飄然而去。
    看著準提佛母的身影消失在婆娑樹林之中,大日如來有些好奇地向阿彌陀佛問道:“師兄,準提師兄此去所為何事?”
    聽大日如來之問,阿彌陀佛淡淡一笑,“無他,為脫劫耳。”
    “脫劫?”大日如來大驚,成仙道者,即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。圣人呢,號混元教主,混元即為道,萬物超脫,怎么還會有劫呢?
    見大日如來滿臉不解的樣子,阿彌陀佛笑了笑,二目一閉,神游天外去了,不再給大日如來詢問的機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