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5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5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5)     

截教仙780 盤古秘法周山翻天

巫妖劫后,洪荒歷經七八個元會,不周山又立撐天!
    山穿青天,天庭震動,正在瑤池閉關修煉的玉帝、王母齊齊睜開雙眼,玉帝大袖一甩,一道玄光于面前化作昊天鏡,昊天鏡中發生的一幕,正是上申山腰處那立頂青天的不周山。
    王母看了看鏡中那個力托周山的幼小身影,“師兄,那個就是教主所說的巫圣吧?”
    玉帝點點頭,大手在昊天鏡上一撫,昊天鏡化作一道玄光沒入袖中,“廣成子,愚蠢。以盤古脊梁壓巫圣,莫非是要助巫圣成道?”
    王母聞言一笑,“當年東王公助教主成道,今日又有廣成子助巫圣,都不失為洪荒美談。”
    玉帝哈哈大笑,拍了拍王母的手,夫婦二人不再多言,相繼閉目參悟庚金之道。
    西方,靈山,八寶功德池。
    佛門三圣于蓮臺上,向池中觀望,此時八寶功德池中所呈,同樣是上申山中的一幕。
    見那陸波關力托不周山柱,大日如來眼中閃過一絲忌憚,向身旁阿彌陀佛問道:“師兄,那巫圣轉世不過六載,如何有這般神通?”
    阿彌陀佛道:“十二都天神煞陣所凝盤古真身為肉身,如何不強?”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大∧長∧風∧文∧學,w♂ww.cfw£x.n♂et日如來眉頭輕蹙,“盤古三分之一元神化三魂七魄,盤古真身為肉身,這巫圣與盤古有何不同?”
    聽大日如來之言,準提佛母淡淡一笑,微闔的眼中精光閃爍,道:“道不同!”
    “道?”大日如來一愣,似有所悟。
    準提佛母看著池中映像中的孟汘墨,哈哈大笑。撫掌道:“好個元始,這是要助巫圣成道啊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上申山中,那一個個獓因怪都嚇傻了。山腰處,孟汘墨飛身而起,指著不周山柱,口中念念有詞。“天圓地方,鴻蒙兩極!”
    那沖破云霄的不周山柱周圍浮現白氣,不周山柱開始向下沉。
    陸波關身長不滿三尺,那矮小的身軀中不知如何有這般力量,能力托半截不周山,何況這半截不周山還被孟汘墨以秘法催動。
    “啊!”陸波關口中發出喊聲,頂著不周山柱向上長,他每長一寸,不周山柱就短一寸。
    不周山柱上端已頂天。無法再高。陸波關長高十丈,不周山柱就短了十丈。
    孟汘墨大驚,連忙念咒:“大道相沖,不周折,天地終不接!”
    孟汘墨話音落下,立頂青天的不周山柱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,只有一方翻天印飛入孟汘墨手中。
    抓翻天印在手,孟汘墨心里發寒。但見那陸波關冰冷的目光投來,孟汘墨艱難地開口問陸波關道:“你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    陸波關沒有回答孟汘墨的話。自顧道:“你剛才使得是何手段?為何類我巫族祖巫秘法?”
    孟汘墨恨得牙根發癢,大袖揮舞,雌雄劍浮于身前。
    見孟汘墨不但不回答自己的問題,還要動手。陸波關大怒,將身一晃就來在孟汘墨面前。此刻的陸波關已不是孩童模樣,十丈的身軀如小山一般。拳如磨,一拳轟出。
    一道人影倒飛出去,上申山上再無了孟汘墨的身影,陸波關冷冷一笑,“念你有功。饒你一命。”
    貍貓自樹上跳下,落在陸波關肩上,陸波關目放寒光,向山下撲去。
    一刻鐘后,陸波關才出了上申山,只是這時的他身體又恢復孩童狀,并騎在一只異獸身上,此獸身長八尺,體型如牛,白身四角,正是那只獓因妖王。
    和陸波關一起的,還有那只貍貓,它趴在獓因王背上,兩只前爪抱著一塔,正是李靖的玲瓏寶塔。
    在陸波關出了上申山后,亂草堆中鉆出孟汘墨,在草叢里扒拉一頓,才找出自己的雌雄劍。
    孟汘墨這樣算是運氣好的,或許是因為他幫到了陸波關的緣故,陸波關沒對他怎樣。
    三日后,連山國南方相鄰的渚光國。
    陸波關迎風而立,在他對面空中浮著一黑衣男子。
    黑衣男子看著陸波關,手上烏光閃爍,化作一寶,“汝若就此離開還則罷了,如若不然……”
    “不然怎樣?”陸波關飛身而起,雙拳轟出。
    黑衣男子眼中精光一閃,看出陸波關肉身強悍,當即也不硬扛,飛身暴退,同時祭起掌中靈寶。
    這寶貝是方硯臺,上有天地二字,頂級先天靈寶天地硯!
    轟!
    一聲巨響,震動四方。
    天地硯于空中飛轉,陸波關望著頭上天地硯,從背后抽出一道紫氣。
    黑衣男子看到陸波關手中紫氣,驚得瞪大了雙眼,“鴻……鴻蒙紫氣!”
    陸波關抖手,鴻蒙紫氣出,擊中天地硯,鴻蒙紫氣落下,落入陸波關手中,而那天地硯如遭雷擊,于空中顫抖。
    黑衣男子連忙招回天地硯,見陸波關撲來,連忙化作烏光遠遁。
    這黑衣男子乃墨翟轉世,入渚光國為王,剛登基不足三月,就被陸波關趕走。至此,陸波關入渚光國,殺光所有反對者,登基稱帝,自號巫皇!
    整個南瞻部洲,大大小小的國家上千,還無有敢稱皇者。陸波關的狂妄引來周圍各國討伐,樵明、大咸、小侯三國分三路來攻。
    巫皇陸波關,一日滅樵明,次日滅大咸,第三日滅小侯。他不調一兵一卒,以一人之力,屠三國大軍,威震南瞻部洲東方諸國。
    巫出,戰起。自古皆如此,上古出蚩尤,逐鹿天下。秦時嬴政、白起;楚霸主項羽;楚末年大爭之時呂布。
    巫皇出,南洲亂。
    兩河國馬孟旭、馬有恒,二人各自統領一方,麾下兵強將廣。放?國鄒鵬,神通廣大,收服周邊二十三國,賢名廣播。渾夕國祁云,身長九尺,力大無窮,手中一條棒,所向披靡威震八方……
    南瞻部洲亂了,每天都有滅國之戰,每天都有人戰死沙場。
    落月河西畔,馬有恒行宮。
    馬有恒正帶著羅宣、鄭倫、陳奇于宮中招待金霞童子。
    眾人在宮中分賓主落座,馬有恒向金霞童子問道:“仙童遠來,可是教主有法旨賜下?”
    金霞童子點點頭,道:“老爺命金霞轉告王子,自洪荒人族興起,至今尚未有地皇證位,王子若能得證地皇之位,可享大氣運,再無劫難。”
    馬有恒聞言大喜,他費勁心機不就是為了免災避難么。但想到距離自己不遠的馬孟旭,馬有恒心里就像扎著一根魚刺,怎么也不舒服。
    馬有恒知道那馬孟旭非自己能敵,便訴苦道:“今闡教教主分身就在金陽河東,這地皇之位恐怕要落入闡教啊。”
    金霞童子淡淡一笑,道:“王子不可妄自菲薄,您乃有道之人,危難之時自會有高人出手相助!”
    馬有恒能稱的上是有道之人么?但金霞童子不能不這么說,而且馬有恒要的也就是他這句話。一聽危難之時自有高人相助,馬有恒就放心了。當年沒龍谷前,他見過陳九公的本事,那云中子如何?加上個大日如來,也不是截教教主的對手。
    “仙童,教主還說什么了?”
    “我家老爺有言,巫圣雄威蓋世,與闡教教主必有一戰,王子可坐山觀虎斗!”
    馬有恒眼前一亮,他雖然不知道巫圣是誰,但相信陳九公不會無的放矢。在他心中,對手只有一個,就是馬孟旭,只要馬孟旭遭難,地皇之位就必落在自己身上。
    同樣的話,也發生在金陽河東畔,馬孟旭的行宮中。
    黃龍真人道:“傳聞那巫皇神通廣大,無人能敵,連墨翟老祖都敗在他手下,舍了基業機緣。”
    馬孟旭搖頭笑了笑,“哪里有什么機緣,墨翟爭不到地皇之位,他不過是想奪些氣運罷了。”
    黃龍真人點點頭,似乎想起了什么,“大師兄的連山國離巫圣極近,不知會不會……”
    “不會!”馬孟旭斬釘截鐵地說道:“老師不會出手,大師兄的連山基業不要也罷。”
    黃龍真人一愣,孟汘墨或許不是爭地皇的主力,但他能為馬孟旭提供助力,如果任由巫圣滅掉連山國,無異于斷馬孟旭一臂。在黃龍真人看來,或許巫圣很強,但己方有兩位圣人,收拾他一個還未證道的祖巫,還不輕而易舉?
    似乎明了黃龍真人的想法,馬孟旭搖頭道:“魔界有大事,老師抽身不得。”
    “大事……”黃龍真人有些發懵,他實在想不到魔界還能有什么大事。
    魔界三重天,玉虛宮中。
    元始天尊端坐云床之上,在他下方是魔界七大魔主,除了轉世的廣成子外,還差文殊廣法天尊。
    突然,元始天尊睜開二目,同時文殊廣法天尊走入宮中,“老師,找到了!”
    “好!”元始天尊二目之中寒光一閃,大聲道:“為師此去斬殺羅睺真靈,汝等鎮守仙魔兩界通道,且不可放陳九公入我魔土。”
    眾魔主齊齊應是,元始天尊下了云床,帶著眾弟子出了玉虛宮,下三重天。
    之后,元始天尊化作一道黑光離去,八大魔主來在魔界通往地仙界的兩界通道前嚴陣以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