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61章玄黃世界(10-24)      第960章封印倚帝(10-24)      第959章因果(10-24)     

截教仙786 擊進的云中子渡劫的鎮元子

一聲尖銳、凄慘的叫聲,聽得人毛骨悚然。在陸興死后,那只貍貓好像瘋了一樣,向小王子這邊沖來。
    知這貍貓的厲害,那幾個兵丁下意識地揮刀向小王子斬去。
    就在鋼刀落下之時,那渾渾噩噩、癡癡傻傻的小王子眼中猛然清明,兇光閃爍。
    一雙白皙的小手抬起,擎住刀刃,視鋒利的刀鋒如無物。
    陸波關小胳膊一用力,鋼刀寸寸斷裂,緊接著三個碩大的人頭飛起,看那六只死不瞑目的眼睛,就知這三人死前是多么的震驚。
    看著那瘦小的身軀直起,周圍士兵揮刀來砍,一把把長刀臨身,砍在陸波關身上,他那上好材質的衣服被亂刀砍碎,肉身卻絲毫無損。
    一道黑影撲來,尖銳的利爪劃過喉嚨,一個個士兵倒下,那只大貍貓來在陸波關腳下,用毛茸茸的大腦袋在陸波關腿上蹭來蹭去。
    陸波關彎下身,在貍貓頭上摸了摸,“只……剩下你了?”
    遠處蕭成聽見陸波關開口說話,不禁心頭一顫,他為青巫國大將,自然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秘聞,據說這小王子自打出世就從未說過一句話。
    這時,陸波關暴起,帶著貍貓殺入百人隊中,他那身體不大,卻是銅頭鐵骨,刀劍不能傷。他那拳頭雖小,卻是沾傷者傷,被打中就筋斷骨折,若是要害中招,則頓時斃命。
    陸波關帶著貍貓,幾起幾落之后,百人隊再無一人立于當場!
    蕭成倒吸一口涼氣,暗道難不成這小王子真是妖魔轉世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自己可惹上大禍了。這時,陸波關抬頭往來,蕭成對上他那冰冷的透著寒意的目光,不禁激靈靈打個冷顫。
    “我兒,快。快……”蕭成對身旁的紅袍小將喊道,催促他調兵圍殺陸波關。
    誰想,還沒等紅袍小將揮令旗調兵遣將,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。
    陸波關一晃身子。整個人直向上長,原來二尺身高瞬間拔至七尺,已不比大多成年男子差。
    可就一眨眼的功夫,陸波關身形又長,直達十丈。這對普通人來說。已經是巨人了。
    長至十二丈,陸波關赤裸的身上涌出滾滾煞氣。煞氣沖天,在這夜間遮住月星。
    蕭成軍馬點著的火把齊齊熄滅,一匹匹戰馬嘶叫不止,紛紛倒地,將身上的主人摔將出去。
    陸波關邁開雙腿,三兩步沖至蕭成面前,一腳踩碎蕭成頭顱,接著沖入那已潰不成軍的軍隊之中。
    煞氣遮住一切光亮,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空間中。只有陣陣慘叫傳出。
    當金烏升起,光芒射入城中時,赤裸著身子,邁著小腿的陸波關騎在一只大貍貓身上,飛速向城外密林中奔去。
    在他后面,整個王宮一片死寂,當有人進到悄無聲息的王宮中時,看到的是匯聚成河的鮮血和無一完整的死尸。
    南瞻部洲南部,祖巫刑天仰頭,見北方煞氣沖天。咧開大嘴笑道:“苦尋多年,終于找到巫圣了!”
    南瞻部洲西部,祖巫相柳哈哈一笑,“是我巫族圣人。是我巫族圣人!”
    南瞻部洲連山國,王子孟汘墨掐指推算,皺眉道:“似有不祥,難道會有劫難?”
    青巫國南,一只大貍貓飛快的行進,在它背上是一小童。這樣的組合很奇怪,但那貍貓來去如風,看到的人也只是看見一道黑影,卻不知那黑影究竟為何物。
    摸著貍貓頸上絨毛,陸波關似乎是在和貍貓說話,也像是自言自語,“巫妖、封神、人間、賢者,洪荒已歷四劫,天數輪轉之下,當有地皇出世一統地仙界。吾恰逢其會,若不爭上一爭,豈不可惜?”說著,陸波關還像模像樣的掐指推算,不知他小小年紀,怎還能掐會算。
    半響之后,陸波關止了推算,輕輕點頭道:“南洲之東,三山相連,孟氏子墨,一柱撐天,就是你了!”說完,陸波關輕輕拍了拍貍貓的脖子。
    貍貓縱身一躍,躍上一棵大樹,陸波關從貍貓背上下來,伸出手向背后抓去。
    此時的陸波關,身長不滿三尺,還是孩童之狀,但卻從背后抽出一道三尺紫氣。
    陸波關一抖手,紫氣從樹上飛下,擊在地上。
    轟!
    一聲巨響,塵土飛揚。
    紫氣飛回陸波關手中,同時一道身影從地底鉆出,正是此方土地。
    “誰?”土地順著紫氣向樹上望去,見一小孩兒和一貍貓站在樹上,暗暗猜測這是哪位大能座前童子。
    土地正在猜測,耳邊傳來陸波關冰冷的聲音,“南洲之東,三山相連,這是什么去處?”
    土地就把他當作是大能身旁的童子,他一個土地,連仙道都入不得,領一份最低微的仙位每天戰戰兢兢,生怕惹上什么麻煩。此時聽著這童子只是問路,思索片刻答道:“仙童所說,應當是連山國,此國位于南瞻部洲東方,國中有三座大山相連綿延,故以連山為名。”
    “從此處去那連山國,有多遠路途?”
    土地連忙為陸波關指明去往連山國的方向,說完之后,土地想問問陸波關來自何方,好結個善緣。不想那陸波關得知了連山國方位,就跨上貍貓,拍拍貍貓腦袋,由貍貓負著他按土地指的方向飛去。
    連山國中,孟汘墨心緒不寧,坐臥不安,幾次推算也算不分明。
    孟汘墨喝退宮人,坐在床上默聲念咒,頂上云光閃現,一方大印在云光中落下,落入孟汘墨懷中。
    此印二寸見方,印下有兩個太古文字,讀來為“翻天”。
    印為翻天,孟汘墨的身份自然呼之欲出。沒錯,正是那輪回轉世的廣成子。
    掐翻天印在手,孟汘墨心里就有了底,從床上下來,走到宮外,遙望天空,心中暗道:“我倒要看看,你究竟是何方神圣!”而后,孟汘墨將身一抖,一道黑光自背后射出,落在地上長成一人,身形容貌都與孟汘墨無二。
    留一份身頂替自己在王宮,孟汘墨化作一道黑光向宮外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