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7-25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7-25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7-25)     

截教仙777 金靈三近功德池(下)

日光如水,寒暑交替,轉眼又過了一年。
    這一日,武曌帶著胡玥、九兒、李顯,在上清宮中聽袁洪講道。
    沒錯,袁洪也能講道。他對上清仙法領會的不深,但記得多。以前就沒少聽陳九公講道,陳九公講的那些東西,袁洪雖然不大懂,但也都記下心間。現在一股腦的倒出來,講給這些人聽,她們能懂多少,袁洪就不管了。
    突然,聽到一聲鶴鳴,袁洪止了講道,有些意猶未盡。
    這猴子講道講上癮了。
    “大師兄!大師兄!”
    “是金霞師兄!”聽到外面傳來的聲音,武曌迅速分辨出來人身份。
    金霞童子也不客氣,大步走到上清宮中,很正式的先向袁洪一拜,然后昂首挺胸看向武曌,“老爺有命,師妹功德圓滿,當傳人皇之位與他人,功成身退飛升上界,執掌金闕!”
    “弟子武曌,恭領老師法旨!”
    金霞童子宣讀完陳九公的旨意,嘿嘿一笑上前扶起武曌,“恭喜師妹。”
    袁洪走過來,拍拍金霞童子肩膀,道:“師弟,老師為何不讓小師妹回金鰲島,反而讓她上天庭為官?”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金霞童子撓撓頭,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“這個小弟也不知,想來老師另有安排。”
    其實對武曌而言,天庭和金鰲島沒什么兩樣,都是截教的地盤,在哪兒修行都是一樣。而且天庭還有星辰之力,無論是增進修為,還是祭煉法寶都是上上之選。
    這時,一個老內侍走入上清宮中,身上青光一閃,化作一白衣女子,正是武曌門下三弟子,軒轅墳三妖之一的玉石琵琶精,如今名喚胡玉。
    “弟子胡玉。拜見老師、大師伯、師叔。”
    武曌揮揮手,示意胡玉免禮,然后問道:“怎么?我那孫兒等不及了?”
    聽武曌這么問,胡玉臉上也露出憤怒之色。“不是皇太孫,而是張柬之,他私下聯絡文武,要逼老師讓位與皇太孫。”
    武曌冷笑道:“且去告訴李隆基,三日后我于太極殿前傳位與他。”
    “弟子遵命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三日后。滿朝文武聚于太極殿前。當年武曌登基,改國號為陳,算是絕了李唐江山。今日武曌還社稷于李氏,于公于私于天下都是大事!
    李隆基立于太極殿石階前,雙手自然垂下,閉目養神。
    在這一年來,武曌很少出上清宮,李隆基趁機拉攏朝中大臣。此時滿朝上下,八成文武歸心于他。
    巳時一刻,太極殿開。武曌緩步從宮中走出,身后跟著李顯、胡玥、胡九、胡玉。
    武曌一出,文武百官齊刷刷跪倒三呼萬歲。
    武曌面色如常,揮手示意胡玉宣讀圣旨。
    三以天下讓!
    按禮節,君王讓位,繼位者當三謙三讓,李隆基也有心將禮數盡全。可等到胡玉宣旨后,李隆基出列,剛要謙讓,就聽天上傳下仙樂陣陣。
    這仙樂不光李隆基一人有所耳聞。整個長安都聽見了從天降下的仙樂。
    無數人舉目望天,只見天光大亮,朵朵祥云連承萬里,在祥云上站的是仙兵仙將。
    這等陣勢。誰人見過?
    一時間,長安百姓紛紛放下手頭事,有拜倒在地叩首祈求仙家保佑的,有交頭接耳肆意指指點點,還有膽大的上到樹上、房頂想看得更清楚一些……
    那云上金光閃閃,一女聲傳下:“今奉太上無極混元截教教主敕命。爾武曌道德已全,為人主治世,功德無量。今功德圓滿,特敕飛升天界,封爾執掌金闕,坐鎮斗府,居周天烈宿之首,為北極紫薇之尊。八萬四千群星惡煞,咸聽驅使;永坐坎宮斗姆正神之職,欽承新命,汝其欽哉!”
    當聲音落下后,整個長安城轟動,女皇要飛升仙界了,上仙界后還要做官,好像還是大官!
    人間百姓不知道什么是道統之爭,在他們的認識里,只要是妖,那就是壞東西;但凡是神仙,就全都是好的。剛才那仙女說什么?說女皇功德無量啊!回想女皇登基之后,風調雨順,國泰民安,百姓安居樂業,可不就是功德無量么?再想想,女皇上天為官,能不顧念這些子民么?
    就這樣,武曌在長安百姓心中地位節節攀升。什么三皇五帝?那些都是傳說!女皇卻是活生生的!
    一時間,長安百姓紛紛叩拜,高呼武曌帝號,三呼萬歲不止。
    武曌淡淡一笑,大袖輕揮,朵朵青云聚于腳前,武曌上了青云,李顯、胡玥等人緊隨其后。青云升起,長安百姓見武曌升天,更加激動無比。從今以后,縱使王朝更迭,但只要到了這一天,長安百姓就會祭祀武曌。
    武曌入天庭接替金靈圣母的位子,這是陳九公定的,金靈圣母也沒有意見。她現在已經斬尸,要將更多的精力放在悟道上,掌管斗府金闕的事就交給武曌了。
    人間的事,暫時告一段落,李隆基順利登機,佛門就猶如雨后春筍一般,迅速于人間興起。
    而在地仙界南瞻部洲,兩河國兩位王子的滅國之路還在繼續。
    南瞻部洲之北,青巫國卻出了亂子。
    小王子陸波關的災星屬性依舊強大無比,以破平均三天克死一人的速度摧殘著宮人們。
    為了保護愛子,國王陸羽已經不止一次揮起屠刀,時間一久,國中怨聲載道,已有人受不了陸羽的暴政暗中謀劃造反。
    終于,在小王子六歲生辰這一日,有宮人里應外合打開宮門,引亂兵入宮。
    因為小王子腦子不大靈光,陸羽很少讓他與外人接觸,今日為他慶賀也是在深宮之中,只有他和王后為小王子慶賀。
    當亂軍入宮的消息傳到陸羽耳中之后,陸羽沖著王后一笑,起身去摘掛在墻上的寶劍。
    “大王!”
    陸羽哈哈一笑,“王后莫怕,只管與王兒在此等候,待本王誅殺叛亂,再與王后一起,為我兒慶生。”
    王后知道自己幫不上陸羽的忙,深吸一口氣,“大王只管誅殺叛逆,臣妾與王兒在此恭候大王得勝歸來!”
    “好!”陸羽笑著點點頭,看了一眼那埋頭猛吃的兒子,心底幽幽一嘆,仗劍出宮。
    過了好久,聽得喊殺聲越來越近,王后的心也越來越緊。
    突然,門被人大力推開,嚇得王后猛然起身。
    一人沖入宮中,此人渾身上下是血,王后忍住心中恐懼定睛觀看,認出這是陸羽的心腹侍衛。
    “娘娘,王城軍全反了!大王與亂軍之中七進七出,但寡不敵眾,為叛逆所害。大王臨終,命臣護送王后、王子出宮。”
    王后聞言,瞬間淚流滿面,看了看那癡傻的兒子,王后搖搖頭,“陸興。”
    “臣在!”
    王后指著王子,對陸興道:“勞卿家護我兒出宮。”
    “娘娘,大王要臣……”
    王后搖搖頭,從頭上拔下鳳簪,慘笑道:“卿家一人,如何能帶我孤兒寡母殺出重圍,況且怎能讓大王一人上路。”
    陸興心中悲憤,但想想王后說的沒錯,狠狠一咬牙,起身沖到還在大吃的小王子身前,一把將其拽到背上,也不去看王后,直接向宮外沖去。
    見陸興背負兒子出宮,王后悠悠走到燈火前,摘下燈罩,推到燭臺,很快整個寢宮被大火吞沒。
    陸興背負小王子出宮,見王宮中一片混亂,有亂軍在燒殺搶掠,也有人在找尋王后、王子下落。
    陸興深受陸羽器重,武藝超群,雙手持劍殺入亂軍之中,劍劍沾血取人性命。
    突然,一冷箭射來,正射向陸興背后的王子,陸興連忙轉身,欲以胸膛擋此箭。但見一道黑影從天降下,一只大貍貓將那羽箭叼在口中。
    陸興乃宮中侍衛統領,認得這貍貓是小王子的玩伴,就見這貍貓左撲右竄,利爪如刀,殺人無數。
    有貍貓在前殺出一條血路,陸興護著小王子向外突圍。
    前方一陣開闊,陸興望去,不禁倒吸一口涼氣。
    前面兵馬列陣,軍容整齊,絕非亂軍,乃青巫國精銳王城軍。
    為首之人哈哈一笑,朗聲道:“陸興,你背上背的可是那暴君的妖兒?”
    陸興冷哼一聲,抹了抹臉上的鮮血,喝道:“蕭成,大王待你不薄,你為何行此大逆不道之事?”
    蕭成冷冷一笑,“昏君無道,殘害百姓。”說著一指陸興,“其子更是妖孽轉世,專害我青巫國民,蕭成所為,上無愧于天,下無愧我青巫國民!”
    蕭成此言一出,他那些部下紛紛叫好。
    陸興指著腳下貍貓,對蕭成道:“禽獸尚知報恩,你蕭成尚不如我腳前貍貓。”
    蕭成大怒,沖身旁一紅袍小將一揮手,紅袍小將搖動令旗,軍陣動,百人隊持刀殺出。
    陸興腳前貍貓躍起,揮爪殺人,這貍貓也不知是何異種,體型不大,卻像一殺人機器一般,不斷有人死在它爪下。
    比起貍貓,陸興多有不如,被人圍住走脫不得,一刀刺入肚腹,陸興揮劍砍其頭顱,感覺自己生命在流逝,陸興向后仰去,將小王子壓在身下。
    有三人爭功,上前砍下陸興首級,將其尸體踢到一旁,伸手向那小王子抓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