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40章玄黃世界(11-24)      第939章封印倚帝(11-24)      第938章因果(11-24)     

截教仙784 大日破陣孟旭斬云

八寶功德池前,大日如來神游天外,阿彌陀佛靜坐無聲,只有準提佛母笑吟吟地看著金靈圣母,“烏云道友有大毅力,我與師兄為他說法百年,其心依然不動,著實令人欽佩。”
    聽準提佛母稱贊烏云仙,想念師弟的金靈圣母心中悲痛,只是想起自己來意,金靈圣母穩了穩心神,向準提佛母一揖,“金靈此來,是奉我家教主之命,來與佛母了結一樁因果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,道:“陳九公還真是不吃虧。”說著,準提佛母大袖一揮,一道金光自袖中射出,飛在金靈圣母面前化作一寶。
    “師弟!”見準提佛母送出這件寶物,阿彌陀佛眉頭一皺,沖準提佛母搖了搖頭。
    準提佛母苦笑,輕聲道:“這寶物與師弟已無用處,況且西海海脈之因果也不得不還。”
    聽準提佛母說起西海海脈,阿彌陀佛就不再說什么了,五年前準提佛母上金鰲島,僅靠幾句話就帶回了西海海脈。自那時起,佛門就欠下陳九公一個大人情,不得不還。一件頂級先天靈寶遠比不得西海海脈,算來還是佛門占了便宜。
    對于二圣的交談,金靈圣母仿佛沒有聽見一樣,此時她的注意力全在面前的這件寶貝上。看了幾眼后,金靈圣母就雙眼放光,心中驚喜萬分,有了這寶貝,自己修為就能更近一步。
    金靈圣母只顧歡喜,卻沒有發現站在大日如來身旁的地藏王佛,地藏王佛看著金靈圣母,在他眼中泛著仇視的目光,地藏王佛悄悄向外挪了幾步,沒入婆娑樹林之中。
    金靈圣母伸出雙手托住面前的寶物,發現寶中并無元神烙印,在其上一拍,靈寶化作一道金光沒入金靈圣母袖中。
    “多謝佛母!”收了寶的金靈心情大好,向準提佛母拜謝。
    準提佛母揮了揮手。“罷了,罷了,因果已了,道友歸去吧。”
    金靈圣母微微一拜。算是拜別三圣,心滿意足地走入婆娑樹林之中。
    金靈圣母剛穿過婆娑樹林,就察覺到一陣惡風向自己撲來。金靈圣母向后退了半步,大袖一甩,祭出四象塔!
    “啊!”來人大叫一聲。雙手奮力向上托舉,托住從頭天降下的四象塔。
    先天靈寶四象塔,應四方四象,寶塔顯形,東青龍、西白虎、南朱雀、北玄武,四象之力于寶塔四方凝聚四象真形,是寶塔具萬鈞之力,力壓而下。
    來人扛不住四象塔,怪叫一聲,被壓得跪在地上。
    金靈圣母定睛一看。見那跪在地上背扛四象塔的不是別人,正是佛門大目犍連尊者,而那羅睺羅、優婆離、富樓那等人正向這邊撲來。
    如果在戰場上,金靈圣母寧死也不會退避,但此時是在靈山,金靈圣母絕不愿白白吃虧。
    金靈圣母抬手一招,四象塔離了大目犍連尊者,化作一道寶光向金靈圣母飛來,同時金靈圣母一頭扎入婆娑樹林中。
    羅睺羅一馬當先沖到大目犍連身旁,將大目犍連扶起的同時。看見金靈圣母跑入林中,不禁憤恨地一跺腳,“尊者,你莽撞了!”
    “啊呀呀!”想起剛剛的恥辱。大目犍連尊者又羞又惱。
    金靈圣母穿過婆娑樹林,跑到八寶功德池近前。
    見金靈圣母去而復返,正在和阿彌陀佛說話的準提佛母一怔,“道友還有事?”
    金靈圣母搖搖頭,直視準提佛母道:“我奉我家教主之命前來靈山,是為了結兩家因果。不想佛母門下弟子堵在婆娑樹林外,向我偷襲出手。金靈想問佛母,大目犍連所為,可是圣人授意?”
    金靈圣母話音剛落,就見準提佛母二目一瞪,兩道金光暴射出三尺開外,金靈圣母心頭一凜,暗道圣人之怒,果然不同反響。
    準提佛母側目向大日如來身旁望去,見地藏王佛垂首而立,冷哼一聲道:“地藏!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氣度恢弘有雅量,平日喚地藏王佛,都喚聲如來或是尊者,今日直呼地藏王佛名諱,這顯然是怒了。
    地藏王佛不敢怠慢,連忙來在準提佛母面前,一拜到底。
    準提佛母也不說免禮,只是冷冷地說道:“去,喚大目犍連來此。”
    “地藏遵命。”
    地藏王佛乖乖地去叫大目犍連尊者,看著這一幕,金靈圣母暗暗覺得好笑。
    不一會兒,地藏王佛帶著大目犍連來在八寶功德池前。
    大目犍連尊者知道自己不光丟了佛門臉面,更惹得佛母不快,來在三圣座前戰戰兢兢地就想行大禮,以消除佛母心頭怒火。
    誰知,準提佛母根本就沒等他大禮參拜,直接道:“大目犍連,妄動嗔念,吾命汝即刻下靈山,在西牛賀洲積千年功德。功德不滿,不許返回靈山!”
    “弟子謹尊佛母法旨!”大目犍連垂頭喪氣的領命,拖著沉重的腳步向婆娑樹林中走去。
    斥退了大目犍連,準提佛母望向金靈圣母,語氣淡然,道:“準提管教不嚴,讓道友見笑了。”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金靈圣母連道不敢,再次拜別三圣離去。
    此時大目犍連剛剛出了婆娑樹林,眾佛見他失魂落魄地走出,連忙一起上前詢問,一聽大目犍連說他自己被準提佛母貶出靈山,要在西牛賀洲行善積攢功德,諸佛無不大怒。
    當然了,諸佛不敢怒準提佛母,只能將仇恨轉嫁于金靈圣母。
    事情很巧,但無巧不成書!
    這時,金靈圣母剛踏出婆娑樹林,看到大目犍連尊者垂頭喪氣的樣子,金靈圣母不愿多事,強忍著笑意,向山走去。
    樹欲靜而風不止。
    有時候就是這樣,你不想惹事,可事來惹你。
    “金靈!哪里走!”突然,聽得一聲大喝,富樓那雙袖齊揮,兩道靈光自袖中射出,射向金靈圣母。
    摩訶迦旃延祭出三才佛光劍,三口寶劍呈天地人三才之勢殺向金靈圣母。
    金靈圣母一聲大喝,背后沖起兩道金光,化作兩口飛金劍當空一絞,只聽兵鐵交加之聲,富樓那的一雙月牙鏟落在地上,斷做四段。摩訶迦旃延的三才佛光劍全部飛了出去,落下時扎入地土之中。
    眼見優婆離如來等人各祭法寶、佛兵,金靈圣母倒是不怕,這幾人雖都斬尸,可卻無一人悟道,對自己的威脅都不大。但這靈山終究是佛門圣人道場,而且佛門也不只有這幾位準圣。
    想到此處,金靈圣母轉身沖入婆娑樹林之中。
    金靈圣母又回到八寶功德池前,準提佛母心里隱隱猜到了什么,暗暗一算,一切頓時了然于心。
    準提佛母心里這個氣啊!準提佛母并不是迂腐的人,也不是恨大目犍連他們不守禮數,他氣的是他們弟子太沒用了。
    如果大目犍連等人一擁而上,施展手段把金靈圣母鎮壓,準提佛母不會動怒,只會做做樣子罵他們幾句,然后這事也就算了。
    可這些人呢?屢屢在金靈圣母手下吃癟,把佛門的臉面丟的一干二凈。這讓對他們報以期望的準提佛母如何不怒?
    準提佛母沒等金靈圣母,就對地藏王佛喝道:“去!喚那幾……人來此!”
    地藏王佛暗暗搖頭,走入婆娑樹林,不一會兒帶著優婆離如來、富樓那、摩訶迦旃延、羅睺羅、阿那律來在八寶功德池前。
    他們一來,金靈圣母馬上開口,向準提佛母告辭。
    事已至此,準提佛母能說什么?還能說不讓你走么?
    聽準提佛母答應,金靈圣母淡淡一笑,并向準提佛母微微一揖,然后快步離去。
    瞥了沒入婆娑樹林中的金靈圣母一眼,準提佛母才將目光轉回下方這些門人身上,恨鐵不成鋼地道:“爾等各回洞府,靜修佛法,無有突破不得出關!”
    回道場啊,沒被貶出靈山就是好事,優婆離等人連忙謝恩,魚貫離去。
    在優婆離等人離去后,準提佛母喚地藏王佛道:“地藏!”
    地藏王佛一聽,就知道佛母還是對自己不滿,心里暗暗叫苦,連忙躬身聽命。
    準提佛母問道:“汝修練寂滅之道多年,如今到了哪一步了?”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地藏王佛低下頭,“弟子慚愧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搖搖頭,對地藏王佛道:“汝可知靈臺方寸山?”
    “回佛母,弟子知道靈臺方寸山。”
    作為佛門弟子,地藏王佛如何不知準提佛母曾經的道場?只是從來沒去過。
    當然,也不只他沒去過,整個佛門都沒有幾個人去過靈臺方寸山。
    準提佛母一揮手,道:“去吧,去靈山方寸山,尋你一番機緣。”
    地藏王佛聞言大喜,拜倒在地,向準提佛母拜了九拜,然后才起身離去。
    地藏王佛一走,神游天外的大日如來睜開雙眼,有些驚訝地道:“師兄的靈臺方寸山,我也不曾去過,原來那山中另有玄機!”
    阿彌陀佛搖搖頭,對準提佛母道:“師弟,你心急了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幽幽一嘆,道:“師兄,你我忍耐十個元會,卻于今日前功盡棄。師弟我也不想,只是由不得你我。”
    阿彌陀佛皺眉,“師弟,那金靈拿走的不就是一件頂級先天靈寶么?”
    “師兄此言差矣,那不只是件靈寶,是道!”說著,準提佛母往上一指,“有了那寶貝,天庭那兩位的庚金之道就該圓滿了。”
    ...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