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4-30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4-30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4-30)     

截教仙775 針射猴王手撕悟空

“大師兄1
    眾人走出上清宮,六耳眼尖看到袁洪眉心一點細小的傷口,連忙走上前去,“師兄,是誰傷了你?”
    聽六耳說袁洪受傷,武曌、宋度連忙來在袁洪近前觀看,胡玥、九兒同樣關心袁洪傷勢,但作為晚輩不好上前。
    袁洪哈哈一笑,抹去額頭滲出的血,大手一擺,“小傷,不礙的。”
    六耳眉頭輕蹙,似乎猜到了什么,“師兄,可是那玄奘?”
    袁洪點點頭,在師弟、師妹的簇擁下進到上清宮中,坐下后道:“師弟走后,我與那諸佛大戰一場,轟殺一人……”
    聽袁洪講述他與諸佛大戰的經過,當聽到他說自己被玄奘已楊柳心針射中額頭時,武曌冷哼一聲,向袁洪告狀,“大師兄,那玄奘甚是可惡,師兄下次再遇到他,多替小妹打他幾棒。”
    “好!”袁洪一口應下。
    這時,宋度道:“聽孔宣太師叔說,燧木道君就是被玄奘以楊柳心針偷襲致死,此人殺我截教門人,豈能容他?只是小弟學藝不精,不能為道君報仇就是了。”
    袁洪聽宋度也說玄奘的不好,不禁在心里記下了玄奘的條條惡狀,暗暗發誓只要下次再看到他,就一棒轟殺了他。
    突然,袁洪的目光落在武曌身后的李顯身上,袁洪眉頭一皺,對武曌道:“師妹,師侄他的真龍之氣呢?”
    袁洪一提此事,武曌狠狠一咬牙,喊道:“我兒,上前來!”
    “李顯拜見師伯!”剛經歷了一場大難,險些為人所害,李顯瞬間成長了許多,因又六耳救他于危難,也對武曌的師門同門親近了許多。
    袁洪抬手虛扶,痛惜地看著李顯,不管李顯以前如何。終究是自己師妹的骨肉,愛屋及烏,袁洪絕不愿意看到李顯失了人皇機緣。
    武曌拉住袁洪臂膀,哀聲道:“師兄。那佛門從人教借出了崆峒印,攝走了我兒身上的龍氣。師兄,你可要為我們母子做主啊!”
    袁洪聞言,不禁苦笑,“師妹啊。師兄只會打打殺殺……也罷,誰人攝走了李顯師侄的龍氣,師兄我去打殺了他,為師妹出氣就是。”
    袁洪此言一出,武曌臉色一變,搖了搖頭。
    袁洪一愣,“難道是那玄奘?師妹放心,此仇暫且記下,日后再與他清算……嗯?”說到此處,袁洪感覺有人拽自己衣袖。轉頭一看,見是自己小師弟宋度。
    “不瞞師兄,那攝走師侄龍氣的不是別人,正是師姐膝下皇孫,而且還是……”
    “師弟不用說了。”袁洪一擺手,看著宋度道:“老師曾說過師妹有個皇孫與師弟有大淵源,想來就是他吧?”
    宋度苦笑。
    袁洪道:“老師曾說過,那人和師妹一樣,為天定的人族共主,恐怕師妹之后。人皇之位還要落在他身上。”
    “這……如何使得?”武曌大叫一聲,那人雖轉世為她孫兒,可他卻害了武曌的兒子,在武曌心里。兒子比孫子重要的多。
    袁洪搖頭,道:“我只聽老師說過一次,如何行事怕是老師另有計較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金鰲島,羅浮洞中。
    陳九公對金靈圣母道:“我門下武曌即將功德圓滿,到時還要勞師叔帶人走一遭人間,迎她歸來。”
    在碧游宮宴席散去后。金靈圣母本想回轉天庭,但被水火童子叫住,說教主有事找她。金靈圣母還在猜測陳九公找她能有什么事,此時聽陳九公之言,金靈圣母心思一轉,“教主,可是要造些聲勢?”
    “不錯。”陳九公點點頭,“武曌廢子自立,日后恐受人非議,若能白日飛升上界,人間百姓只會將她視作上古三皇一般的圣君。再者下任人皇出于佛門,未免佛門報復,不得不用些手段。”
    “金靈遵命!”金靈圣母向陳九公一拜。
    這時,陳九公已經不說話了,按規矩金靈圣母就該拜別教主離去,可金靈圣母一直沒開口,也不走。
    陳九公抬頭看了看金靈圣母,見金靈圣母小心翼翼地看著自己,不禁有些詫異,“師叔可是有事?”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
    見金靈圣母有些吞吞吐吐,陳九公心中覺得有些好笑,自己這位師叔一向強硬,竟然也會如此。陳九公掐指一算,道:“庚金之道,當以佛門準提教主為尊,相傳他手中有一件寶貝,師叔可往靈山,向準提佛母討要。”
    聽陳九公這么說,金靈圣母瞪大了眼睛,她不是怕事的人,但她清楚佛門和截教的關系,自己就這么上靈山討要寶貝,準提佛母能給么?不一巴掌拍死自己就不錯了。
    見金靈圣母面色不對,陳九公淡淡一笑,“五年前,準提佛母欠我一大因果,就讓他拿寶貝來還吧。”
    金靈圣母眼前一亮,向陳九公一拜,轉身出洞去了。
    金靈圣母出羅浮洞,徑自離開東海,前往西牛賀洲。
    自東海到靈山,路途可是不近,金靈圣母飛越東勝神洲,橫跨人間,才來在西牛賀洲。
    直至靈山前,想想這畢竟是佛門圣人道場,金靈圣母降下云頭,停在靈山腳下。
    金靈圣母不知道的是,此時靈山之巔八寶功德池前,一片愁云慘淡,優婆離如來等人正向三圣痛訴舍利弗多羅如來之死。
    孫悟空癱坐在一旁,面如白紙,形容枯槁,顯然是受傷不輕。
    地藏王佛、玄奘陪在孫悟空左右,而那彌勒尊王佛,受傷更重,已由無天佛祖護送著回婆娑凈土閉關療傷去了。
    聽大目犍連講述舍利弗多羅如來之死,大日如來面如沉水,可從他緊握的拳頭上,就能看出這位佛門圣人的怒火已經達到了極點。
    突然,準提佛母開口:“地藏王如來。”
    聽到準提佛母呼喚,地藏王佛連忙起身,微微一揖,“佛母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吩咐地藏王佛道:“且去靈山腳下,迎截教金靈來此!”
    “金……弟子遵命!”聽準提佛母說,讓自己去接金靈圣母。地藏王佛一愣,他恍然有一種錯覺,是不是自己聽錯了,那袁洪剛剛打殺了舍利弗多羅。還打傷了彌勒尊王佛和斗戰勝佛,自己也在他手下吃了大虧。剛回靈山,金靈圣母就找上門來,這是要干什么?這是想干什么?
    地藏王佛很想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,但見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。地藏王佛不敢再言,連忙領命向婆娑樹林外走。
    地藏王佛還沒踏入婆娑樹林,身后就傳來了富樓那的聲音:“佛母,截教門人敢來我靈山,那就要她有來無還!”
    富樓那話音剛落,就聽摩訶迦旃延大聲道:“不錯!截教……”
    “混賬!”準提佛母猛地大喝一聲,冰冷的目光掃過諸佛,將大袖一揮,喝道:“全去林外候著!”
    見準提佛母發怒,眾佛噤若寒蟬。戰戰兢兢地向婆娑樹林外走去。就連孫悟空,也在玄奘的攙扶下起身。
    看到孫悟空凄慘的樣子,準提佛母有些心疼,“悟空,你且回婆娑凈土休養,與袁洪之間的恩怨,他日自有了結之時。”
    孫悟空掙脫玄奘的手,向準提佛母一拜,才與玄奘離去。
    孫悟空離去后,大日如來終于開口了。“師兄,袁洪傷我弟子性命,此仇不可不報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搖搖頭,淡淡道:“凡事有輕重。此事日后再提。”
    大日如來一愣,還想說些什么,可見阿彌陀佛沖自己搖頭,不禁輕嘆一聲,閉上雙眼,神游天外去了。
    地藏王佛來在靈山腳下。見一道姑立于山前,正是五年前曾在沒龍谷戰場見過一面的金靈圣母。
    “金靈!”
    聽到聲音,金靈圣母抬眼望去,見是地藏王佛,回應道:“地藏!”
    地藏王佛的聲音冰冷,金靈圣母的回應同樣不善。
    “來吾靈山所為何事?”
    “奉吾家教主之命,來見準提圣人。”
    “隨吾來。”
    地藏王佛在前,金靈圣母在后,二人上了靈山,一路來在山頂。
    前面是一片婆娑樹林,在樹林前站的是大目犍連尊者、優婆離如來、富樓那、摩訶迦旃延、阿那律世尊、羅睺羅尊者。
    見地藏王佛身后跟著一道姑,不用多說,六佛也知這道姑的身份。
    優婆離如來抬手攔住大目犍連,沖他搖搖頭。
    金靈圣母一路走來,見他們的臉上的仇恨和底下的小動作都盡收眼底,感受著那一道道含恨的目光,金靈圣母微微一笑,眉宇間露出幾分嘲笑之色。
    目送金靈圣母進入婆娑樹林,大目犍連尊者大吼一聲,“優婆離,你為何攔我?你怕截教,我大目不怕?”
    優婆離如來白了大目犍連尊者一眼,“我不怕截教,但怕佛母發怒。”
    大目犍連尊者聞言,氣勢不禁一滯,佛門有三位圣人,也就有三位教主,阿彌陀佛是大教主,準提佛母排在第二位。但是,佛門主事的是準提佛母,準提佛母在佛門說一不二!別說他優婆離如來害怕準提佛母,大目犍連也怕,而且還怕的很呢!
    穿過婆娑樹林,金靈圣母走到八寶功德池邊上止步不前,地藏王佛來在準提佛母面前,一回頭見金靈圣母停在遠處,怒氣頓時起心間,“金靈!”
    被地藏王佛一喊,金靈圣母回過神來,走到三圣面前,微微一揖,“截教金靈,見過三位教主!”
    準提佛母一揮手,示意正在憋氣的地藏王佛站到一旁,然后微笑著金靈圣母道:“圣母剛才為何停步不前?”
    金靈圣母悄悄看了準提佛母一眼,轉身看了看八寶功德池,才又轉回身來,“聽說我那烏云師弟被帶上靈山后,就游在此池中。”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址wap.cangqionglongq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