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61章玄黃世界(10-24)      第960章封印倚帝(10-24)      第959章因果(10-24)     

截教仙781 先天五行困圣人

斬仙飛刀沖至袁洪泥丸宮前,如風輪轉。
    袁洪感覺自己泥丸宮一陣冰涼,泥丸宮內的元神一陣顫栗。
    “出1袁洪知道事情不妙,大喝一聲。
    一道流光自袁洪泥丸宮中遁出,凌空一轉,化作一副龜甲。
    龜甲迸發出藍光,斬仙飛刀輪轉,攪碎陣陣藍光。
    玄武甲,靈寶大法師所贈,袁洪平日用不到這寶貝,就將其置于泥丸宮中溫養,今日終于發揮到了用處。
    見斬仙飛刀被玄武甲擋住,袁洪冷冷一笑,手中定海神針一點,毫光斷,斬仙飛刀化作流光飛回斬仙葫蘆中。
    斬仙飛刀被破,舍利弗多羅如來大驚,更驚的是袁洪揮棒殺來。
    舍利弗多羅如來已經見識到了袁洪的厲害,心中驚慌之余,只能飛身逃竄。
    誰想袁洪于空中將身一搖,真身暴長,直至萬丈,那長至一萬八千丈的定海神針瞬間追上舍利弗多羅如來。
    定海神針,重一萬三千五百斤,被袁洪以萬鈞之力催動,一棒砸下,舍利弗多羅如來身外佛光破碎,整個人于棒下化作肉餅,只有斬仙葫蘆護著舍利弗多羅的元神遠遁。
    袁洪抖抖定海神針,抖落掛在棒上血肉,二目爆射寒光,睥睨諸佛。
    看到舍利弗多羅如來慘死,優婆離如來又驚又怒,指著袁洪道:“袁洪,你敢行兇……”
    袁洪聞聲望去,兇狠的目光盯住優婆離如來,揮棒向他捅去。
    惹火上身的優婆離如來把沒說完的話吞回肚子里,轉身就跑。不是他優婆離如來膽小,而是對shǒu太強大了。
    見袁洪殺了舍利弗多羅如來,現在又追優婆離,彌勒尊王佛一咬牙,翻掌祭出一寶。
    彌勒尊王佛沖在優婆離如來身前。將其護在身后,仗短軟狼牙棒迎擊。
    兩條棒,不一樣,說將起來有形狀:一條佛門短家兵,一條堅硬深海藏。都有隨心變化功,今番相遇爭狠強。
    短軟狼牙棒上烏光閃閃,每與定海神針相擊都會將其扯動,正是彌勒尊王佛獨門虛無之道。
    趁彌勒尊王佛拼命阻擋袁洪之時,地藏王佛將優婆離如來、大目犍連尊者等六人召集在一起,“諸位尊者快回西方。請斗戰勝佛出手。”
    聽地藏王佛之言,爭強好勝的大目犍連尊者不服氣,“佛祖,且讓大目留下,與你共降妖猿。”
    地藏王佛搖搖頭,再看看那已落入下風勉強支撐的彌勒尊王佛,“這袁洪神通蓋世,兇焰滔天,鐵棒難敵。諸位尊者留下恐被他害了,還是留的有用之身為上。”剛說到此處,就見彌勒尊王佛被袁洪擊落,地藏王佛一揮手。奈何圭出,向袁洪頭上打去。
    “大目尊者,走!”羅睺羅拉起大目犍連,招呼眾佛一聲。六人化作六道金光,向西方飛去。
    袁洪破了彌勒尊王佛的虛無之道,敗了他的短軟狼牙棒。正要趁勝追擊結果他性命,突然察覺到奈何圭,一手持棒捅向彌勒,一手指向頭頂,玄武甲出,將奈何圭擋住。
    奈何圭無功,但有一道青光飛來,在彌勒尊王佛上空化作一面青色大旗。
    旗面上青光四射,一朵巨大的青蓮飄起,試圖托住袁洪的定海神針。
    棒落蓮碎,定海神針直下,砸破青光,狠狠落在青蓮寶色旗上。
    青蓮寶色旗受袁洪一棒,直接化作一道青光飛走。因為有青蓮寶色旗阻擋片刻,彌勒尊王佛成功脫身,與地藏王佛回合在一起。
    袁洪剛破了青蓮寶色旗,就聽噼啪聲響,一道青光襲來,纏上自己的定海神針。
    “甲木靈光鞭?玄奘!”袁洪冷冷一笑,雙臂用力一扯,甲木靈光鞭受力不住,兀自退去。
    袁洪沖起,搖棒向上一捅,但見玄奘祭青蓮寶色旗,放出千萬青蓮,將袁洪困在蓮海之間。
    五年前,玄奘就是以這一招暫shí困住了鎮元子,可是,他今日遇到的是袁洪。
    四外是浩瀚的青蓮海,袁洪卻視那千萬青蓮如無物,直接向玄奘殺去,單憑肉身,碾壓過處所有的青蓮。
    那些青蓮在袁洪強橫的肉身下,只能化作絲絲青氣消散。
    “旃檀功德佛小心!”彌勒尊王佛大喊一聲,提醒玄奘,同時他持短軟狼牙棒撲向袁洪后身。
    地藏王佛持奈何圭于右手,咬破左手食指指尖,就像他的血不要錢一樣,往奈何圭上涂抹。
    玄奘見袁洪兇狠,一搖手中青蓮寶色旗,青蓮寶色旗被玄奘搖了三搖,旗面長至三丈來長。
    玄奘搖青蓮寶色旗裹住自己,飛身暴退躲避袁洪,同時翻手取出楊柳心針。
    玄奘捏楊柳心針在手,二目盯住袁洪眉心,輕輕一搓,一道細銳的青光直奔袁洪疾射而去。
    袁洪仗玄武甲護身,絲毫不懼楊柳心針,手中定海神針橫掃,攔腰向玄奘打去。
    玄奘飛身躲閃,速度疾快。可他速度再快,也快不出自動長長的定海神針。
    定海神針橫掃,青蓮寶色旗放出的甲木神光根本阻擋不了定海神針,被定海神針掃在青蓮寶色旗上。
    青蓮寶色旗上迸發出耀眼的青光,旗面撐開,裹在大旗中的玄奘被彈飛出去。
    這時,楊柳心針至,銳利的甲木之氣吞吐,射穿玄武甲放出的藍光。
    楊柳心針射在玄武甲上,玄武甲化作一道流光飛回袁洪泥丸宮中,楊柳心針去勢不改,直射中毫無防備的袁洪眉心之間。
    “啊!”袁洪大叫一聲,從空中跌落。
    玄奘、彌勒、地藏見袁洪墜落,不禁大喜,紛紛附身沖下。
    轟!
    袁洪重重地摔在地上,頓時地動山搖。袁洪躺在地上,在他眉心出一根青色木針豎立。
    三佛飛身降下,彌勒尊王佛直奔袁洪沖去,地藏王佛也祭出被涂滿了鮮血的奈何圭,只有玄奘心頭一顫,大喊一聲:“教主,當心!”
    玄奘沒見過西王母如何以楊柳心針射殺多寶道人,但他玄奘曾用楊柳心針偷襲射殺了燧木道人。玄奘知道只要被此針刺中眉心,楊柳心針就會直入中針者頭內射殺元神,然hòu再從腦后射出。
    此時此刻,袁洪眉心中針,但楊柳心針入他頭部不及半寸,根本就害不得其性命。
    玄奘話音剛落,就見袁洪坐起,一手拔下刺在眉心的楊柳心針,一手舉棒砸向他沖殺的彌勒尊王佛。
    彌勒尊王佛于空中一搖,止住去勢,但見定海神針打來,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了,只能全力運轉虛無之道催動短軟狼牙棒迎擊。
    二棒相交,彌勒尊王佛就如斷線的風箏飛將出去,手里的短軟狼牙棒落在地藏王佛面前,被他收入掌控佛國。
    袁洪剛起身,奈何圭至,打在袁洪背上,袁洪只覺得五臟六腑齊震,全身上下各個骨節劇痛無比。
    見袁洪身體顫抖,玄奘手掐法印,試圖招回自己的楊柳心針,那寶貝現在還在袁洪手里呢。
    袁洪全身疼痛,但發覺自己手中的楊柳心針掙扎,袁洪冷哼一聲,一把將其塞入自己口中。
    玄奘一愣,瞬即大喜,連忙掐法決招楊柳心針自袁洪腹內破出。
    誰知,那楊柳心針就如入海的泥牛,悄無聲息。
    袁洪咧大嘴一笑,抖抖雙肩,身上疼痛感消失,袁洪看了看那目瞪口呆的玄奘,又看了看收回奈何圭的地藏,大喝一聲:“地藏,納命來!”
    袁洪破空沖來,地藏王佛心中膽寒,面對勢如破天的袁洪,地藏王佛只能避其鋒芒。
    袁洪追打地藏王佛,玄奘卻在心疼自己的楊柳心針,失了楊柳心針,自己拿什么悟道斬三尸?
    “袁洪,我和你拼了!”成道之機毀于一旦,玄奘再也無法平靜,一震手中甲木靈光鞭,甲木靈光鞭一抖,噼啪一響,直立而起。
    玄奘舉鞭在手,欲追袁洪。可這時,身后就傳來了彌勒尊王佛的聲音,“旃檀功德佛,那猴子的九轉玄功功過八轉,圣人之下,幾乎無人能害他性命。”
    剛才自己的楊柳心針都沒能取袁洪性命,其肉身強硬程度,玄奘自然知曉。此時玄奘也不想再與袁洪為敵,但那甲木靈光針關乎自己能否成道,不能有失。想到此處,玄奘狠狠一咬牙,舉鞭沖起,殺向袁洪。
    彌勒尊王佛輕輕搖頭,掙扎著坐起,五心朝天,運功以佛光化解自身傷勢。
    地藏王佛剛剛坐定,一個洪亮的聲音自南方傳來,“袁洪,休得猖狂!”
    袁洪剛將殺過來找自己拼命的玄奘擊飛,聞聲望去,只見南方天上,一個高大的身影挺立,仔細一看此人相貌,袁洪大笑:“我道是誰,不過是我手下敗將耳!”
    獼猴王聽袁洪嘲xiào,頓時大怒,雙手一震,一條大棒落入掌中,“袁洪,死來!”這獼猴王在空中一躍,雙腿向上一屈,再向下一蹬,直躍出千丈,瞬間來在袁洪面前,舉棒就打。
    袁洪架棒相迎,但聞身后惡風傳來,忙用力磕開獼猴王手中棒,然hòu回身抵擋。
    又是一只猴子,頭戴鳳翅紫金冠,身披鎖子連環甲,腳蹬藕絲云步履,手掄淮河真木棒,瘋狂地向袁洪連擊一十八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