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5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5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5)     

截教仙772 幽冥白骨幡

從地上爬起的玄奘好是狼狽,掃了一眼武曌手里的幽冥白骨幡,玄奘心頭一顫,化作青光飛身離去。(看最新章節請到:)【全文字閱讀】
    和武曌、宋度不同,玄奘可是聽說過這魔道至寶的大名。特別是當年麒麟王橫空出世,與兩界山前戰孔宣,群佛無人知麒麟王從哪里來,最后還是準提佛母賜下法碟,闡述這位太古獸王的根腳。
    玄奘聽說洪荒上曾出現過兩支幽冥白骨幡,都是出自無極老祖手中,最后又都落到了陳九公手里。第一支幽冥白骨幡,幡桿為祖龍脊骨,被陳九公還給了龍族。第二只幽冥白骨幡,幡桿為麒麟王骸骨,后被太清圣人討去,才有了后來的麒麟王。
    今日,幽冥白骨幡一搖,玄奘元神幾欲離體,身體不受意識控制,硬是從空中墜落。此時玄奘就想知道,陳九公手里怎么還會有這幽冥白骨幡?
    但見武曌揚起手中幽冥白骨幡,玄奘還哪里敢多想,直接化青光遁走。
    玄奘一走,青色光幕消散。這時,一道金光落下,正是剛趕過來的六耳。
    “師兄!”
    “吾兒!”
    喊師兄的是宋度,喊吾兒的則是武曌,那六耳手里提著一人,正是當今太子李顯。
    將李顯交給武曌,六耳轉向宋度問道:“小師弟,那玄奘為何退走?”
    宋度指了指武曌手中的幽冥白骨幡,六耳恍然大悟,道:“原來是這寶貝。”
    “師兄知此寶來歷?”
    六耳點點頭,回憶道:“三千年前,天庭蟠桃成熟,王母于瑤池設宴,我等隨老師前去赴宴,曾聽大天尊和老師說起過那魔道祖師無極老祖。”說著,六耳撿起被武曌丟在地上的幽冥白骨幡,“此幡乃無極老祖所煉的第一支幽冥白骨幡,其幡桿曾為祖龍脊骨。老師將此幡送至東海。龍王敖廣只取幡桿,卻將幡面還給老師。后無極魔祖來我金鰲島,老師請他重新祭煉此幡。”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宋度聞言,明了因果。然后走到武曌身前。
    此時的武曌,正和李顯抱頭痛哭,剛才真的好危險,如果不是六耳從佛門弟子手中就出李顯,他們母子恐怕再無相見之日。
    “師姐。莫要哭了,那玄奘未能得手,恐怕不會死心啊!”
    武曌冷哼一聲,鳳目中寒光陡轉,“我等就在上清宮中安坐,有這寶幡在手,三尸準圣之下,無人能動你我分毫。”
    “師姐此言大善!”
    宋度稱善,六耳卻搖頭,“師妹、師弟有所不知。今日我與大師兄奉老師之命,一起來人間守護師妹。誰知剛入人間,就遇群佛阻路,大師兄命我來救師妹,他則留下阻攔諸佛。”
    武曌聞言,不禁眉頭一皺,“師兄要去助大師兄,就將這幽冥白骨幡帶上吧。”
    “不可,此幡師妹留下護身。”
    見武曌和六耳爭來爭去,一旁的宋度說話了。“師兄、師姐,你們別爭了。我聽老師說過,大師兄的九轉玄功已功過八轉,圣人之下。無人能害他性命。師兄、師姐,此時玄奘就在長安,我等不可輕出。”
    “老師真的那么說?”
    “豈敢欺瞞師兄!”
    六耳常年在人間武當山,久不在陳九公身旁,對袁洪等同門的認識也不如宋度。可聽宋度傳陳九公的話,六耳也就信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人間。東方。
    袁洪舉定海神針向地藏王佛扎去,與此同時諸佛齊齊出手,向他攻來。
    大目犍連尊者失了戒刀,翻手祭出一桿降魔杵,泛著佛光擊向袁洪。
    富樓那雙袖入飛,兩道光華自袖中飛出,為兩把月牙鏟。
    摩訶迦旃延頭頂佛光陣陣,s出三把寶劍合天地人三才,飛向袁洪。
    阿那律世尊雙手呈托天之勢,在他雙手掌心中沖起佛光陣陣,佛光中梵音陣陣,似有千萬佛子吟唱。佛光逐漸下沉,一座金山從金光中浮出。
    突然,阿那律世尊雙臂力舉,那金山沖出金光,向袁洪飛砸過去。
    優婆離如來,為佛門持戒尊者,一手托起缽盂,一手祭出禪杖。
    羅睺羅尊者手中金光閃閃,搓手間千道金光向袁洪s去。那一道道金光,正是一道道細牛毛針。
    大目犍連的降魔杵擊中袁洪后心,富樓那的一雙月牙鏟、摩訶迦旃延的三口佛光劍無一落空,全都擊中了袁洪。
    可是,讓佛門眾準圣震驚的是,無論是降魔杵,還是月牙鏟、佛光劍,碰到袁洪的一瞬間,直接被彈飛出去。
    這時,優婆離如來的禪杖擊至,重重地砸在袁洪腦袋上。可袁洪只是頓了頓,就像沒事兒人一樣,渾然不管不顧,眼中只有地藏王佛一人。
    地藏王佛已結成佛印,萬丈金光凝于方寸之間,為地藏佛印,其上五光莫名。
    一棒擊來,地藏佛印一觸即碎,定海神針去勢不改,仍向地藏王佛而去。
    呼……
    一陣惡風貫下,彌勒尊王佛附身沖下,一雙蒲扇般的大手抓向定海神針。
    見彌勒尊王佛出手,地藏王佛不退反進,修羅至寶奈何圭于胸前轉動,隨著地藏王佛揚手,奈何圭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撞向定海神針。
    這時,金山壓頂,轟然砸下。
    袁洪將身一晃,身形拔高十丈,雙肩一抖,力抗金山。
    把金山扛在肩上,袁洪長嘯一聲,氣浪翻騰,虬結雄武的臂膀掄開定海神針。
    地藏王佛剛剛沖開,就見一道血光向自己s來,感覺到那熟悉的氣息,地藏王佛知道這血光不是別的什么東西,就是自己的奈何圭。
    彌勒尊王佛一雙r掌拍在定海神針上,袁洪手中的定海神針一沉,同時彌勒尊王佛的雙臂失去了直覺,連忙騰空而起,躲過袁洪一棒。
    望著那將身一抖,就將羅睺羅尊者發出的九百九十九根佛目針全部彈開的袁洪,彌勒尊王佛心里感覺到憋屈。他苦修多年,機緣巧合之下也悟出了些東西,要說他修煉的大道,還是一切近戰的克星,可是袁洪太強了,剛剛短兵相見,直接把彌勒尊王佛的道給震散了。
    這就好比水能滅火,可要是火太旺,水太少也是枉然。
    剛剛定海神針一沉,袁洪感覺到一股怪異的力量自定海神針上傳來,消磨著自己的力量,他抬頭看了彌勒尊王佛一眼,“虛無之道,老師果不欺我。”
    袁洪雙肩一抖,背上的金山飛起,袁洪舉棒一捅,金山連在棒上走脫不得。袁洪二目圓睜,一甩定海神針,定海神針甩開,金山向彌勒尊王佛飛去。
    這金山本是阿那律世尊凝煉的,但此時已經脫離了阿那律世尊的掌控。
    天外飛山迎面撞來,彌勒尊王佛深吸一口氣,雙掌一拍,一陣金光自掌心向外擴散。
    金山沖破金光撞到彌勒尊王佛近前,彌勒尊王佛一掌擊出,擊在金山上。
    一掌拍上,金山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。彌勒尊王佛大手一揮,阿那律世尊身旁空間一抖,現出那座金山。
    袁洪飛身而起,揮棒向彌勒尊王佛打去,彌勒尊王佛雙掌推出,輕輕推了定海神針一下,將定海神針推得歪了一下,連忙飛身暴退。
    連續兩次被彌勒尊王佛躲過,袁洪心中盛怒,一棒打飛舉杖攻來的大目犍連尊者,回手一擊把優婆離如來打下云頭,閃身讓開地藏王佛的奈何圭,縱身直取彌勒尊王佛。
    定海神針高舉,一棒砸下,見彌勒尊王佛一擋,即刻斜掃彌勒尊王佛左耳,看到彌勒尊王佛翻左掌抵擋,袁洪把棒一挑,擊打彌勒尊王佛左臂。
    袁洪猛攻彌勒尊王佛的同時,佛門眾準圣不斷祭寶攻擊袁洪,但袁洪r身太過強悍,他們的攻擊落在袁洪身上好似搔癢一般。努力了半天,還袁洪身上的皮都沒破開。
    彌勒尊王佛被袁洪打飛出去,袁洪挺身飛起,不依不饒地沖向彌勒,群佛于空中抵擋,但卻被袁洪一一打飛。一時間,就見袁洪追打彌勒,地藏王佛帶著六大準圣圍追堵截袁洪。
    怎么是六大準圣,不是七個人么?
    舍利弗多羅如來,立在半空中,從袖中掏出一個黃皮葫蘆端在右掌掌心之上。
    舍利弗多羅如來將手中斬仙葫蘆往上一推,微微一拜,道:“寶貝請轉身!”
    舍利弗多羅如來話音一落,斬仙葫蘆猛地一顫,葫蘆塞自動開啟,s出一線毫光。
    毫光沖起三丈有余,上面現出一物,長有七寸,如黃芽白雪,有眉有眼,眼中兩道白光,遙遙盯住袁洪泥丸宮。
    舍利弗多羅如來再拜一拜,道了聲:“寶貝請轉身!”
    刀隨聲落而出,直奔袁洪飛去,兩道白光如風轉輪一般,轉向袁洪泥丸宮!
    斬仙飛刀一出,那正在追打彌勒尊王佛的袁洪只覺得泥丸宮處一陣冰涼,抬眼望去,只見一線毫光帶著白光飛來,袁洪心頭一顫,想起了老師陳九公曾和自己說過,自己命中有一劫,為斬仙飛刀劫。
    袁洪再也顧不得彌勒尊王佛,將身一晃,向遠方遁去。
    那斬仙飛刀自有眉眼,只要被它盯住,縱有變化,也不能脫逃。但見光芒一閃,斬仙飛刀后發先至,直接來在袁洪頭頂上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