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61章玄黃世界(10-22)      第960章封印倚帝(10-22)      第959章因果(10-22)     

截教仙779 玄奘出手襲孔宣先天五行化五塔

長安。
    皇城,上清宮。
    胡玥走進上清宮,見武曌坐在蒲團上頌觀《黃庭》。
    武曌抬頭,看了胡玥一眼,淡淡地問道:“回來了?”
    胡玥盈盈一拜,小心翼翼地道:“老師,太子他……”
    “還是不愿來見我?”
    胡玥面色一滯,很不自在地點點頭。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武曌幽幽一嘆,將手中《黃庭》卷放在一旁,“去將你師叔請來。”
    胡玥聽武曌吩咐,就往宮外走去,剛一出上清宮,就見一身青衣的宋度緩步向上清宮走來。
    胡玥大喜,連忙迎上前去,“師叔,老師正差我去請您。”
    宋度點點頭,道:“師姐在上清宮中?”
    “老師就在宮中,師叔請!”
    宋度進到上清宮中,向武曌微微一拜,“宋度見過師姐。”
    “師弟,快來。”
    宋度在武曌對面坐下,向武曌問道:“師姐,你差弟子尋我,可是有事?”
    武曌道:“不瞞師弟,今日我心緒不寧,恐怕要有事情發生。”
    宋度幽幽一嘆,“世間事,最難的莫過骨R之爭。”
    聽宋度此言,武曌苦笑,自己這個師弟乃真是個直腸子,說話真叫一個直。
    此時宋度也察覺到了,自己剛才好像提到了師姐的痛處,微微搖頭道:“度一時失言,還望師姐莫怪。”
    武曌揮了揮手,表示自己并不在意。
    可宋度卻道:“師弟剛才的話,既是說師姐,同樣也是說度自己。”
    “嗯?”宋度這么一說,倒是讓武曌摸不著頭腦,“師弟這是何意?”?宋度與武曌對視,苦笑道:“師姐膝下三皇孫,正是度之生父轉世!”
    “什么!”對于這個小師弟,武曌還真不怎么了解。也不知道他還有個父親,更不知道他的父親轉世成了自己的三孫子李隆基。
    不過,這對武曌而言,非但不是壞事。反而被她看作是好事。“如此甚好,師姐真愁皇位傳承,既然隆基與師弟有舊,我可立他為皇太孫,直接將皇位予他!”
    武曌登基稱帝。廢除李顯皇位,改立其為太子,禁于東宮。自那之后,李顯就再也沒和武曌說過話。可不管怎么說,李顯都是武曌唯一的兒子,骨R之情難割舍,武曌不忍害他,只能把他一直軟禁在東宮。
    但是,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,武曌冥冥之中感覺到自身的人皇龍氣開始溢散。如果不在龍氣散盡之前傳承皇位,恐怕會有災劫臨身。
    因為李顯不愿入截教,武曌就不想將皇位于他。但武曌就這么一個兒子,皇位不傳給他,又能傳給誰呢?
    今日聽宋度說,自己的三皇孫李隆基是他父親轉世,武曌就動了讓位于皇太孫的念頭。在她看來,既然那李隆基和宋度淵源極深,自然就會親近截教。
    但是,讓武曌萬萬沒想到是。聽完她的想法,宋度搖頭道:“師姐有所不知,我那父親前世為佛門弟子,更與佛門教主彌勒的轉世之身為同門師兄弟。”
    “這……”武曌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但也終于明白為什么宋度能說出那番話來,骨R之爭不只是自己和李顯,同樣也指他宋度和李隆基。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宋度心里煩悶,長嘆一聲,從蒲團上起身,來在香案前。望著上方懸掛的陳九公畫像,輕聲道:“老師,弟子該如何是好?如何是好啊……嗯……”
    畫像上噴出一股青氣,青氣散開,在空中凝做一行小字。
    武曌猛地從蒲團上站起,看著那一行青色小字,面色大變。
    宋度雙手一撮,掌中紫色電光閃爍,紫電錘被他抓在手里。
    宋度大步向宮外走去,武曌一抬手,止住胡玥、胡九,伸手在坐著香爐的案桌下一摸,抽手時一道劍光四S,武曌手中多了一把長劍。
    劍長四尺三尺,劍身一面刻日月星辰,一面刻山川草木。劍柄一面書農耕畜養之術,一面書四海一統之策。
    武曌提劍出宮,見宋度立于宮門外,在他面前的是自天上垂下的青色光幕。
    “師姐,不成。”宋度掂了掂手中紫電錘,苦澀的說道。
    “哼!”武曌冷哼一聲,舉頭望天,“何方鼠輩,可敢現身一見?”
    四方寂靜,悄無聲息,蟲蠅之聲不現。
    宋度來在武曌身旁,道:“師姐,應該是佛門玄奘。”
    “玄奘?”武曌聞言冷笑,當年玄奘取經歸來入長安時,她曾遠遠看過一眼,還記得那個白白凈凈,慈眉善目的和尚。
    一道青光降下,玄奘出現在武曌、宋度等人面前,雙手合十一禮,“南無阿彌陀佛!佛門玄奘,見過人皇!”
    武曌冷冷一笑,指著玄奘喝道:“大膽玄奘,你既知朕為人皇,焉敢如此?”
    玄奘道:“陛下息怒,陛下出身截教,當知Y陽曉因果,當年陛下滅佛,欠下我佛門因果,眼下卻是到了該償還的時候了。”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武曌呵呵一笑,眉宇間盡是不屑之色,“你佛門為旁門左道,氣數不足,遭劫只因你佛門上下無能,今日你敢欺我,他日必遭大難!”
    玄奘深吸一口氣,靜靜地看著武曌,“陛下,以后的事,又有誰能說得清楚?陛下享皇位多年,是該到了讓賢的時候了。”
    武曌眼中精光一閃,“我兒雖不肖,但也不會與爾等為伍。”
    玄奘笑道:“太子至孝,即使被陛下囚禁多年,也念母子之情。不過李氏血脈,可不止太子一人身懷龍氣!”
    武曌眼中寒光一閃,她知道玄奘指的是誰,正是剛才自己和師弟說起的李隆基。
    “好!好個玄奘!”武曌心中暴怒,很想仗劍在玄奘身上扎出幾個窟窿來,但想想玄奘的道行,再看看自己身邊這幾個人,武曌深吸一口氣,拉著宋度就往上清宮中去。
    進到上清宮中,武曌來在陳九公的畫像前跪下,眼中流下淚水,“弟子不孝,恭請老師法寶!”說完,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。
    在武曌身后,宋度看著自己師姐,他知道老師陳九公曾賜師姐一套小誅仙劍陣,可那劍陣用來收拾黃龍還行,要是拿來對付玄奘,絕對不夠用的。
    誰知,就在武曌額頭第三次觸地時,懸掛在墻上的陳九公畫像上青光大作。
    青光極盛,但很快就散于大殿之中。當青光散去后,墻上再無了畫像,卻立著一桿長幡!
    幡高七尺,白森森的氣流旋繞四圍,白色的幡面,其上滿是符印、符纂,白森森的氣流撲上幡面,那些符印、符纂流轉,仿佛活了一般。
    宋度不認得這寶貝,也從未聽說過,據他所知,這洪荒中,除了老師陳九公的盤古幡外,出名的幡類法寶再就是闡教教主的玄黃破法幡了。
    宋度見過盤古幡,眼前這桿肯定不是。而那玄黃破法幡呢,雖然沒見過,但聽名字也知道那是功德至寶,可眼前這個呢,白森森的都是骨氣,看著不像功德至寶,倒像是魔道的東西。
    武曌抬手在臉上一抹,臉上的淚水瞬間蒸干,武曌走過去,一把抓住幡桿,用力一搖,長幡化作一尺來長,被武曌提著走到胡玥身前。“徒兒!”
    “弟子在!”
    武曌將長幡遞到胡玥面前,吩咐道:“此處以你道行最深,且持此幡出宮,沖那玄奘搖上一搖。”
    “弟子遵命!”胡玥從武曌手中接過幡來,向上清宮外走去。
    胡玥剛走,宋度就湊到武曌身旁,問道:“師姐,那幡是何寶貝?”
    武曌搖頭道:“我只知那寶貝喚做幽冥白骨幡,相傳是前魔界之祖無極魔祖的寶貝。當年無極老祖與老師為敵,被老師奪了他的白骨幡。后來,無極老祖與我截教聯手渡劫,曾親上金鰲島會見老師,老師請他將幽冥白骨幡重新祭煉,威力更勝從前。
    你師姐我轉世人間,老師怕我受人欺負,派金霞師兄送來這幽冥白骨幡,說是護我周全。金霞師兄曾聽老師親口說,除非是斬三尸的準圣,否則少有人能受得此幡一搖。”
    “竟然這么厲害!”宋度聞言,大為震驚。
    就在這時,聽得一陣慌亂的腳步聲從宮外傳來,然后就見胡玥驚慌地跑了進來。
    “難道不行?”武曌狐疑的皺了皺眉,以她對陳九公的信任,相信自己老師應該不會坑自己啊。
    胡玥一手倒拽著幽冥白骨幡,跑到武曌面前,“老師,大事不好了!”
    武曌心里忐忑,但面上不顯分毫,沖著胡玥喝道:“慌慌張張,成何體統?何事盡管道來,自有為師作主!”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胡玥強行壓制住心中的恐慌,“弟子奉老師之命出宮,將祖師至寶沖著那和尚搖了一搖,然后就見白光一陣,那和尚竟然……竟然從天上掉下來了。”
    “什么!”聽胡玥這話,武曌才知并沒有發生什么壞事,一把從胡玥手里奪過幽冥白骨幡,提幡在手大步向宮外走去。
    當年金霞童子奉陳九公之命,將幽冥白骨幡送來,只是對武曌說,持此幡者道行越高,此幡威力越大,不想胡玥一個大羅金仙,竟能仗著此幡放倒了玄奘!
    見武曌出宮,宋度等人紛紛跟上,一起魚貫而出。當他們出到宮外時,正好看見那玄奘掙扎著從地上爬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