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61章玄黃世界(10-24)      第960章封印倚帝(10-24)      第959章因果(10-24)     

截教仙777 八魔主齊出九公入魔界

項羽進到羅浮洞中,見陳九公正坐在蒲團上,笑吟吟的望著自己。
    項羽心中一喜,連忙上前拜道:“弟子項羽,拜見老師1
    陳九公點點頭,一指面前蒲團,“坐吧。”
    “謝老師!”項羽坐上蒲團,向陳九公問道:“老師,今日東海怎么不像往日那般熱鬧?”
    陳九公道:“大戰將起,我命門人弟子好生修練,以免損于戰中。”
    聽陳九公說大戰將起,項羽連忙問道:“今日一道煞氣沖天,祖巫殿中我等祖巫之像盡碎,蚩尤大哥算不清因果,故命弟子來島求問老師。”
    陳九公答道:“煞氣貫天,巫圣出世,于你巫族是福不是禍。”
    “巫圣!”項羽眼中一亮,喜道:“老師,我巫族真的會有圣人?”
    陳九公微微點頭,道:“巫族乃盤古血脈,當有圣人出!”說到此處,陳九公眼中閃過一絲莫名,“這巫圣,將是洪荒最后一位圣人!”
    聽陳九公這話,項羽并沒多想,他只以為陳九公說的是天定的七尊圣位,卻沒想到自巫圣之后,洪荒真的就再沒出過圣人。
    “老師,弟子聽金霞師兄說您在閉關?”
    “嗯,你來島前,為師正在閉關參悟毀滅之道。大道無盡,人力終有不及,為師若停步不前,就無法護我截教上下。”
    項羽撓撓頭,嘿嘿一笑,“那是弟子打擾老師悟道了。”
    陳九公微笑著搖搖頭,“你來的正好,如果你不來,為師還得派人去北俱蘆洲尋你。”
    “哦?老師可是有事要弟子效勞?”
    陳九公搖搖頭,面色一正,對項羽道:“人間劫前,你我師徒會于人間,當日見你。為師就知道你我有師徒之緣。只是……你我師徒之緣將盡。”
    “老師!”項羽聞言大驚,一躍而起。
    “坐下!”陳九公一指蒲團,沖項羽喝道。
    項羽連忙重新坐下,滿臉急切之色。一雙大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里了。
    見項羽如此慌張,陳九公哈哈一笑,“徒兒啊,天下無不散之宴席,巫族有圣人出。又豈會甘于人下?”
    項羽也是當過人皇的,陳九公這么一說,項羽就頓時明了因果,“老師,項羽是巫族,但也是老師的弟子,項羽立誓……”
    項羽的話還沒說完,就被陳九公揮手打斷了,“徒兒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。此道非彼道。為師的道就是使我截教立于洪荒之巔,于天地之間永不衰落。你是巫族祖巫,就應該擔起自己的責任。”
    “老師……”
    陳九公雙手一震,一道紫光橫于項羽面前,化作一條長槍,正是那先天靈寶噬神槍。
    陳九公屈指一彈,擊散了自己留在噬神槍中的元神烙印,“你我師徒臨別,為師將此寶予你護身。”
    “老師,您對弟子恩重如山。此寶乃老師隨身至寶,怎可賜予弟子?”
    陳九公搖搖頭,“此寶雖好,但非先天至寶。對為師用處不大。”
    “那老師可賜給宋度師弟,小師弟他傳承老師毀滅之道……”
    “莫要再說了!”陳九公再一次打斷項羽的話,抬手抓起噬神槍塞入項羽手中,“拿回去好生煉化,或許有朝一日,你也可以從中悟出毀滅之道。傳為師光明山一脈毀滅道統。”
    “老師,我……”項羽愣了,身為祖巫,源于盤古的血脈中蘊含著祖巫秘法,但卻無法參悟任何大道。此時項羽只以為陳九公是要賜自己噬神槍,所以才有了這般說辭。
    “拿了去吧。”陳九公微微一笑,揮手道。
    “老師!”項羽把噬神槍往地上一扔,跪在蒲團上,合著心中的悲痛,眼中流下兩行清淚。
    陳九公見項羽痛苦,心里也不好受,抬手在項羽頭上一撫,然后起身,面向懸于石壁上的通天教主畫像,還有桌案上的趙公明牌位一拜,“師祖、老師!弟子陳九公,今日將項羽逐出門墻,從此此子不復我截教門人!”
    “嗚嗚……”
    身后傳來項羽的哭聲,陳九公走到項羽身前,“癡兒,去吧。”
    “老師……”項羽抬頭,看陳九公點頭,項羽垂頭猛地磕了三個響頭,抓起地上的噬神槍,沖出洞去。
    在項羽出洞的一剎那,陳九公的話飄入耳中,“從今日起,你不再是我陳九公的弟子。日后相見,也無需留手。”
    聽到陳九公這話,項羽剛剛收住的眼淚決堤而下,一把推開要和自己說話的金霞童子,項羽騰空而起,乘風而去。
    “師弟!師弟!”金霞童子在后面緊追項羽。
    項羽本不想再回頭,可發覺金霞童子追來,無奈之下,只能用手一抹臉,拭干了臉上的淚水,轉過身來等著金霞童子。
    金霞童子來到項羽面前,感覺此時的項羽有些奇怪,不過他沒多想,開口數落項羽,“師弟,你怎跑的這么快,我這好不容易才追上你。”說著,金霞童子從袖中掏出兩個大桃子,遞給項羽,“昨日天庭紫紋蟠桃成熟,王母娘娘派人送來兩籃,恰逢老師閉關,大師兄就帶著我們把桃子分了,還剩兩個,是大師兄給你留的……唔……”
    金霞童子說不了話了,因為他被項羽緊緊的摟入懷中,項羽力量之大,勒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來。
    感覺到有液體落在自己頭發上,金霞童子掙扎兩下,只覺得身上一松,眼前已不見了項羽,同時手里的紫紋蟠桃也沒了。
    金霞童子撓撓頭,心里感覺很奇怪,但項羽已去,他只能返回金鰲島。
    項羽一路飛回北俱蘆洲祖巫殿,剛一進大殿,就被眾祖巫圍上。
    相柳問道:“項羽兄弟,截教教主怎么說?”
    “老……說我巫族有圣人出。”
    “什么!”相柳只以為是自己聽錯了,同時也有些不敢相信,連忙又問了一遍。
    此時項羽的心情很壞,根本不想多說話,但相柳追著問,項羽只能又說一遍,“我巫族為盤古血脈,當有圣人出。”
    項羽此言一出,祖巫殿中頓時炸開了鍋,群巫大喜。
    高興了好一會兒,眾祖巫激動的心情才漸漸平復下來,蚩尤大手一揮,帶著眾祖巫坐下,這時眾祖巫才發現,大殿中少了一人,原來是項羽不見了。
    眾祖巫也不見怪,知道項羽每次去金鰲島,都會帶回一些好東西,可能又跑到哪里偷吃去了。
    蚩尤道:“我巫族歷經重重苦難,終于等到了今天!圣人出,我巫族大興之日可待!”
    眾祖巫紛紛大喜,歡呼雀躍。
    蚩尤伸手止住群巫歡慶,“我見那煞氣起于南瞻部洲,巫圣必然也在南瞻部洲,我等當去南瞻部洲,尋巫圣歸來!”
    “蚩尤兄弟此言甚是!”蚩尤話音剛落,刑天就道:“我即刻動身,前往南瞻部洲,尋找巫圣。”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相柳起身,拍著胸脯道:“我對南瞻部洲熟悉,可與刑天大哥一道,到南瞻部洲分頭尋找巫圣。”
    蚩尤想了想,巫圣剛剛轉世,現在也就是個嬰孩,去不了別的地方,一個月的時間足夠兩大祖巫踏遍南瞻部洲,找個嬰兒應該是不難。
    想到此處,蚩尤道:“好,就由刑天大哥和相柳兄弟前往南瞻部洲,迎巫圣歸來,我等留在祖巫殿坐鎮。”
    刑天、相柳也沒什么好收拾,與其他祖巫告別后,出了祖巫殿,就往南瞻部洲。
    誰曾想,這一去足足三年。
    蚩尤一開始想的沒錯,一洲之地雖然不小,但一個月的時間足夠祖巫晃一圈的。但蚩尤卻是忘了,南瞻部洲不是北俱蘆洲,在南瞻部洲不光有和巫族交好的截教,還有人教。
    在南瞻部洲上,有許多名山,為人、截教弟子道場。像那峨眉山,也就是相柳最熟悉的地方,為蜀山山門所在,即人教的地盤。蜀山四周方圓萬里,上至國家,下至村落,都歸人教所掌控。
    無論是相柳,還是刑天,你到了截教的地盤,那沒問題,截教不會為難你們,你們愿怎么翻就怎么翻,愿怎么找就怎么找,前提是不要引發動亂造成傷亡。
    可要是到了人教的地盤,剛才說的就行不通了。你乖乖的化成人身,在人教的地盤慢慢的找尋,那沒人管你。可你要想現出萬丈祖巫真身,以秘法探查,那就等著人教大能下界找你麻煩吧。
    刑天、相柳打退了孔丘,戰敗了彩鳳仙子,最后被山河老祖狂虐一頓。雖說失了山河劍,但山河老祖也是斬三尸的準圣,收拾兩個祖巫還不在話下。
    被修理一頓之后,刑天、相柳感覺丟了面子,又不好回祖巫殿痛訴,就化作人身,在南瞻部洲上尋找巫圣的下落,這一找就是三年。
    在這三年里,南瞻部洲風云變幻。
    馬孟旭打下了南瞻部洲地土的十分之一,他掌控的土地有上百個兩河國那么大。
    而馬有恒呢,絲毫不比馬孟旭差,同樣占據了大約南瞻部洲的十分之一。
    馬天焯很自豪,自己兩個兒子的權勢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,可他們誰也沒有稱王稱帝,仍尊自己為父王,他們打下的領土在名義上全歸入兩河國。而且,最讓馬天焯自豪的是,馬孟旭、馬有恒最渴望的,不是多么多么多的領土,而是兩河國國王之位。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址wap.cangqionglongq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