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8-24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8-24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8-24)     

截教仙768 九公一怒破天道

萬里長空,只有一云。
    此云因一人而存!
    陳九公立于云頭,以毀滅之道直插天道!
    天壓三尺!
    陳九公手中紫氣散開,只有盤古幡在掌中。
    天降白光!
    這白光自混沌上降下,壓過天界,沖破三十三天,朝陳九公壓來。
    陳九公冷哼一聲,頭頂道冠向后掉落,一團玄黃之光在頭上化作盤古狀,是為盤古縈念。
    “開天!”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,一抖盤古幡,萬丈紫光挾盤古幡而起。
    轟隆!
    又是一聲震動四界的巨響,洪荒億萬生靈都感覺自己在搖晃。
    一道青光自天上墜下,墜落金鰲島。
    陳九公翻身躍起,手扶盤古幡而立,四肢百骸無一處不疼。
    但見一道白光如柱轟下,欲將陳九公吞噬。
    陳九公欲揚幡迎擊,可此時全身上下不但劇痛無比,背后還像壓了一座大山一樣,直壓的陳九公喘不過氣來。
    用盡全力將盤古幡舉起,陳九公咬緊牙關,從懷里掏出一件寶貝,在這最緊要的關頭,陳九公準備自己的最后一擊。
    突然,一道玄光自天外飛來,飛在陳九公頭上一轉,那從天轟下的白光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    “造化玉牒!”陳九公一愣,舉目四望,卻已不見了那道玄光。
    此時,下沉的天緩緩上升,再無白光降下。
    陳九公心里雖有許多疑問,但現在根本由不得他想那么多,將身一搖,化作一道青光飛回羅浮洞中。
    進到羅浮洞內,陳九公現身,直接倒在地上,嚇的金霞、水火二童連忙上前,連拉帶拽地把陳九公扶坐在蒲團上。
    金霞童子從袖中掏出一個青皮葫蘆。擰開葫蘆塞把其中靈露灌入陳九公口中。
    “童兒,不必了。”喝了兩口靈露,陳九公幽幽轉醒,拍了拍金霞童子的小手。正正身子坐在蒲團上運功療傷。
    金霞童子向水火童子使了個眼色,二童悄悄出洞。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,看見一個身影向羅浮洞走來,金霞童子拉了拉靠在大石頭上打瞌睡的水火童子,小聲道:“太師叔來了。”
    水火童子睡得迷迷糊糊的。也沒聽清金霞的話,揮了揮胳膊,翻了個身繼續睡。
    “金霞,不用叫他了。”孔宣走到羅浮洞前,向金霞童子問道:“教主可在洞中?”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聽孔宣此問,金霞童子有點遲疑,他跟隨陳九公多年,還是第一次見陳九公受傷。
    自南瞻部洲歸來,孔宣就在金鰲島上,此時來羅浮洞。就是想問問陳九公,剛才發生了什么。
    這時,陳九公的聲音自羅浮洞中傳出,“師叔,傳我旨意,在東海的截教門人,五年之內不現于世,坐洞府靜誦黃庭。”
    “孔宣領教主法旨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自沒龍谷一戰后,兩河國開始了擴張。
    兩河國以兩條大河聞名,一喚金陽。一喚落月。兩河滋養兩河國民無數,國民稱金陽河為父親河,稱落月河為母親河。
    馬天焯命大王子馬孟旭統兩河國一半的精兵,于金陽河向東。討伐相鄰的金雞、寶云等國。命馬有恒率另一半精兵,于落月河向西,討伐相鄰的赤金、流風等國。
    馬天焯有言在先,以十年為期,馬孟旭和馬有恒,誰打下的國土多。誰就能繼承自己的王位,為兩河國主。
    這十年來,兩河國風調雨順,無天災天難,國力增長的很快。馬孟旭得十萬精兵后,以楊戩為先鋒,統兵三千攻打金雞國。
    楊戩一日下金雞,二日破寶云,橫掃兩河國以東,十日滅八國。
    馬孟旭威名遠揚,馬有恒自然也不甘落后,他拜鄭倫為左先鋒,陳奇為右先鋒,二將各率兵馬三千,橫掃兩河國以西諸國。
    同樣是十天,哼哈二將共滅國一十五,更于半個月后,破四國聯軍于野。
    自這以后,馬孟旭、馬有恒就開始了自己的爭霸之路。
    在陳九公閉關后的第二年,這一天,南瞻部洲異象連連。
    這是在南瞻部洲的東部,一個叫連山的小國。此國名喚連山,是因為國中有三座大山相連,才因此得名。
    連山國國王姓孟,名云。這孟云和馬天焯相隔萬里,卻和馬天焯有相似的遭遇,多年無子嗣。
    好在一年前,王后登山祈仙求子,回來后就有了身孕。
    這日,王子誕下,名喚孟汘墨。就在孟汘墨出世的這一日,連山國三山拔高百丈,震動四方!
    同年同月,在南瞻部洲北部,有一個叫做青巫的國家,同樣是國王有子,但在國中異象似乎不大妙,煞氣沖天,短短三個時辰,青巫國國內牲畜家禽死亡殆盡。
    有人傳言剛出生的小王子是個妖精,愛子心切的國王聞言大怒,揮起屠刀,將那些亂嚼舌根的宮人全部殺盡。
    小王子一出世,就伴隨著煞氣、鮮血,但剛硬的國王渾然不顧,立其為青巫國國位的繼承者,并為愛子取名波關,陸波關!
    凡夫俗子肉眼凡胎,自然不知道那道煞氣代表了什么,更不知道這道煞氣一起,竟會驚動五教圣人、洪荒諸強。
    北俱蘆洲,祖巫殿。
    十二祖巫每日都聚于正殿,聽平心娘娘和項羽講解巫族鎮族大陣——十二都天神煞陣。
    平心娘娘曾為巫族祖巫后土,她對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的了解那就不用說了。項羽呢,是因為他有個好師父,雖說這個師父是他賴上去的,但陳九公對他也不差。
    陳九公沒傳項羽道法、神通,就只傳了他如何衍化十二都天神煞陣。在陳九公的教導下,項羽對十二都天神煞陣的使用更勝平心。后來,陳九公將十二都天神煞陣簡化,從此普通的巫人只要湊夠十二個,就能聯手布下十二都天神煞陣,只是威力差了些。
    今日,正論到項羽講陣,十二祖巫剛剛坐下。突然,立在大殿中的十二巫族之像全碎了。
    十二祖巫大驚,頓時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,連忙一起出得大殿觀望,只見南瞻部洲上一道煞氣貫天。
    “那是……有族人轉世?”蚩尤銅鈴般的大眼中閃過一絲精芒,如今的十二祖巫,有許多都是經歷輪回轉世,可今日這個巫人轉世的異象已經超過了蚩尤、嬴政、白起、項羽、呂布等祖巫。
    還有祖巫殿中十二祖巫像的破碎,讓十二祖巫心里有些擔憂。
    眾祖巫各懷心思的進到祖巫殿中,蚩尤在大殿中徘徊片刻,對項羽說:“兄弟,你得走一趟金鰲島了。”
    項羽也知事關重大,點了點頭道:“大哥放心,項羽這就去面見老師,求問此事!”
    項羽說走就走,出了祖巫殿直奔東海。
    上了東海,項羽才感覺到東海的蕭條,要知道,以前來東海,時不時的就能看見截教弟子飛過。今日,整個東海悄然無聲,懸于海上四望,卻看不見一人。
    “這是怎么了?”項羽心頭一驚,直奔金鰲島,徑自來在羅浮洞前。
    “金霞師兄,金霞師兄!”
    羅浮洞前,有一塊平整的大石頭,水火童子經常躺在這石頭上睡覺,金霞童子卻經常坐在上面煉氣。
    被項羽呼喚兩聲,金霞童子收功睜眼,見是項羽,金霞童子臉上露出為難之色,“師弟,老爺閉關了。”
    “啊?”項羽一聽陳九公閉關了,不禁急的直搓手。這天這事出的詭異,直接影響整個巫族的存亡,作為巫族祖巫,項羽怎能不急?
    就在項羽心急如焚之時,羅浮洞洞門開啟,里面傳出了陳九公的聲音,“項羽,進洞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