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7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7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7)     

截教仙767 天道無私人有私


    “鴻鈞的私心大過天!”
    這句話是玄龜說的!
    聽了玄龜這句話后,陳九公問玄龜道:“鴻鈞既欲破開天道,為何又舍身合道?”
    玄龜:“這……”
    見玄龜答不上來,陳九公問向準提佛母:“天道圣人皆欲破開天道,合天道的兩位也欲破開天道,那為何不合力為之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搖搖頭,沒有答話。
    這個問題,玄龜似乎知道答案,“正如佛母所言,天道無私,而天道之下,無人能脫離天道的掌控。道祖、諸圣有破天道之心,卻有心無力。”
    陳九公問道:“鴻鈞也不能?”
    玄龜答道:“鴻鈞也不能!”見陳九公眼中光芒流轉,玄龜又道:“鴻鈞有今日,全仗借天道之力為己用,但天道之下,他亦為螻蟻!”
    陳九公心頭一震,無論是準提佛母,還是鴻鈞道祖,他們剛才說的應該都不是謊話,那些混元圣人號稱萬劫不磨不滅,但卻是在天道之下。天道若要他們死,他們連一刻都挺不過去。
    生死不足畏,可畏的是自己的生死掌握在別人手里。
    陳九公不能理解的是老子和鴻鈞的想法,不知道準提佛母為什么說老子合道是被逼無奈。但不管怎樣,老子合道后與鴻鈞平起平坐,享無量量劫之清靜難道不好么?還有鴻鈞,陳九公一直不明白,為什么他會想要破開天道?
    作為洪荒第一人,鴻鈞有超然的地位,可天道被破開,他鴻鈞未必能有今日的地位,更不會有此時的能耐。陳九公自信,只要鴻鈞無了天道之力加身,一定會敗在自己盤古幡下。
    陳九公和玄龜一起。將準提佛母送出紫氳軒,在準提佛母即將離去的時候,陳九公突然想起一事,向準提佛母問道:“相傳佛母身懷兩道鴻蒙紫氣,不知是何緣由?”
    準提佛母聞言,不禁苦笑,“此紫氣非彼紫氣,哎……”說到此處,準提佛母長嘆一聲,騰空而起。離了坐忘巖。
    見準提佛母離去】∧dǐng】∧diǎn】∧小】∧說,.2◇3.o■s_();
    陳九公剛要說話,就聽金霞童子的聲音自巖下傳來,“老爺!老爺!”
    陳九公飛身下了坐忘巖,來在金霞童子身前,“何事?”
    “老爺,閻君來了。”
    “嗯?他來作甚?”陳九公眉頭一皺,暗想是不是地府又出了什么事?這位閻王爺素來是無事不登三寶殿。平日沒事根本不出森羅殿,此時來金鰲島,恐怕還是有什么事。
    陳九公一問,金霞童子繃緊的小臉頓時樂開了花。“閻君說找到二老爺的下落了。”
    “少司!”陳九公聞言大喜,連忙向羅浮洞走去,金霞童子邁開一雙小腿,一路小跑才跟上陳九公。
    陳九公不在洞中。閻王根本不敢進羅浮洞,正在洞前和水火童子閑談。見陳九公大步走來,閻王連忙迎上。躬身就拜。
    陳九公一把拉起閻王,拽著他就進了羅浮洞。
    進到洞中,陳九公一按閻王左肩,直把那受寵若驚迷迷糊糊的閻王按坐在蒲團之上。
    屁股挨上蒲團,閻王這才反應過來,連忙要起身,就看見陳九公沖自己示意,讓自己坐下。
    陳九公心急姚少司,在坐下后就問閻王道:“閻君,我那師弟現在何處?”
    “教主請看!”閻王從袖中掏出冥書生死簿,起身來在陳九公身旁,打開生死簿的一頁,伸手為陳九公指diǎn。
    看清生死簿上的幾個字,陳九公眉頭一皺,自己師弟早該輪回轉世,卻一直拖到今日,名字才出現在生死簿上,如果說這里面沒有什么貓膩,那是不可能的!洪荒有誰能做到不讓一個人轉世?
    見陳九公皺眉,閻王看看生死簿上有關姚少司的兩行字,心里不禁有些發怵。
    似乎感覺到閻王的不自在,陳九公暗暗搖頭,向閻王道:“我知此事非閻君所能控制,罷了,罷了……”說著,陳九公輕輕搖頭。
    聽陳九公不怪自己,閻王這才放心,有感羅浮洞中氣氛不好,連忙收起生死簿告辭離去。
    金霞童子和姚少司有深厚的感情,很想知道姚少司的轉世之身落在何處,悄悄地向水火童子使了個眼色,然后快步走出羅浮洞去追閻王。
    金霞童子一去,羅浮洞中就只有正坐沉思的陳九公,和那小心翼翼不敢出聲的水火童子。
    羅浮洞中沉寂了好一會兒,陳九公猛地開口說道:“也罷!既然你們都想讓我破開天道,那我就隨了你們的意!”說著,陳九公一躍而起,化作一道青光遁出羅浮洞。
    陳九公立在羅浮洞上空,仰望天空,周身道袍無風自動,獵獵作響。
    陳九公大袖一揮,盤古幡、混沌鐘、噬神槍,三寶自袖中飛出。
    陳九公屈指連彈,一彈,盤古幡化作一道狂暴的混沌氣流;二彈,噬神槍也化作一道紫氣,同樣是那么的狂暴;三彈,混沌鐘化作盤古斧刃。
    陳九公伸手一招,盤古斧刃飛至陳九公左掌之上,陳九公右手一揚,狂暴的混沌之氣、紫氣齊齊沖天而起。
    混沌之氣、紫氣直上九霄,穿過罡風層、雷火層……一直穿過三十三天,直入混沌之中。
    進入混沌,二氣依舊向上,穿破厚厚的混沌,所過之處,風水地火涌動。
    陳九公雙手合盤古斧刃,先往下一壓,然后迅速向上撩去。
    刷!
    一道寒光自陳九公雙掌中沖出,沖起千萬丈,與那二氣一樣,沖天直上。
    且說那混沌之氣與紫氣,在一直向上的過程中破開層層混沌。
    突然,上面不見混沌,只見一層白光,二氣頓時更加狂暴,狠狠地向白光刺去!
    轟隆!
    就在二氣刺中白光的一剎那,一聲驚響如雷。在天地間炸響,洪荒四界億萬生靈無不耳聞。
    刷!
    一道寒光又起,開辟混沌,直斬在白光上!
    轟隆!
    又是一聲巨響,驚的洪荒生靈無不抬頭觀望,生怕那天塌下來。
    兩道混沌之光和一道紫光墜下,墜落陳九公身旁,化作盤古幡、混沌鐘和噬神槍。
    陳九公一把抓起盤古幡,用力一抖,盤古幡化作一道紫氣。緊接著一道青光纏上紫氣!
    毀滅之道+開天烙印!
    陳九公剛要動手,那天塌了下來!
    蒼天塌陷三尺!
    整個天界都在震動!
    混沌中,諸圣道場也隨之震顫,感覺到整個玄都紫府都在晃動,正坐在丹爐前煉丹的玄都**師連忙丟下芭蕉扇,掐指推演天機。
    不光是大赤天,此時就連紫霄宮也收到了波及。
    因為紫霄宮晃動,道祖身旁的小童兒還摔了一跤,卡的滿臉是血。
    老子猛然睜開雙眼。可他身旁已無了鴻鈞的身影。
    一道白光從天而降,直入金鰲島,向陳九公墜下。
    “開!”陳九公暴喝一聲,雙手抓著被青光纏住的紫氣向上撩起。
    耀眼的白光自羅浮洞向四外擴散。瞬間籠罩整個金鰲島。
    金鰲島上,無數截教弟子被白光晃花了眼,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但聽到陳九公的聲音傳來。“爾等速回洞府,閉了宮門!”
    眾人聞言,連忙紛紛飛回自己的洞府。按陳九公說的,緊閉了洞門,默念黃庭三卷。
    此時金鰲島上,僅余陳九公一人。
    他立在羅浮洞上空,手提紫氣,仰頭天空。剛剛破開了天道的一次反擊,此時陳九公只覺得自己身上多了一副重擔,要將自己壓下去。
    陳九公抖抖雙肩,感覺有些吃力,但見又是一道白光轟下,陳九公慌忙迎戰。
    背后沖出六道黑氣,于空中盤旋纏繞化作無尾幡。無尾幡飛起,迎上白光。
    那道白光如柱,浩然直下。
    無尾幡繞著白光直上,化作六道黑色氣柱,圍住白光。
    陳九公咬緊牙關,狠狠地揮動紫氣,還是自下向上撩,迎上白光!
    在金鰲島四周,四座仙島上沖起四道劍氣,齊齊射向白光。
    嘩……
    東海海水沖起千丈,金鰲島、三仙島、蓬萊島、方丈島、瀛洲島,五座仙島盡被白光籠罩。
    一!二!三!四!
    四把巨劍立于四島上空,劍刃朝天,刺破白光。
    這時,白光正中央破開,一道紫氣沖天。陳九公直沖而起,飛上九霄云頭,手持紫氣,大袖飄飄。
    轟隆!
    又是一聲巨響,洪荒四界都在晃動,這時就仿佛世界末日一般。
    陳九公微微晃動身子,此時此刻他全身上下就仿佛被套上了十層枷鎖,拖著他向下墜去。
    陳九公抬手往胸前一指,一道玄黃之氣起,化作天地玄黃玲瓏寶塔。
    陳九公揮紫氣抽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一下,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消失,在遠處的只有一個玄黃色光芒凝成的盤古!
    盤古縈念!
    縈念,既牽掛!
    能以力開天亙古無雙的盤古,在撐天身損后,心中有何牽掛?
    無他,唯破開天道耳!
    今日,陳九公以毀滅之道破天道,盤古縈念重現!
    玄黃之光凝做的盤古躍至陳九公頭dǐng,瞬間從陳九公dǐng門而入。霎時間,陳九公全身上下一輕,那一道道加之于身的枷鎖在這一刻全都消失了。
    陳九公猛地一抬頭,目光如炬,無形間穿過三十三天,穿萬里混沌而上,落在那一層白光之上。
    下一刻,陳九公出手,手中紫氣一揮,紫氣直長,瞬間直上,直插上三十三天,直插穿混沌,插在白光之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