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31章羅浮一脈(06-23)     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(下)(06-23)     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(上)(06-23)     

截教仙765 山河劍下靈根損盤古幡破混沌云

陳九公一幡撩倒鎮元子,反手將盤古幡一抖,盤古幡上射出道道混沌劍氣。
    大日如來連忙祭出玄黃日月鐘,玄黃日月鐘轉動,其上日月符文閃耀,玄黃之光閃閃。
    鐺!鐺!鐺!鐺!
    混沌劍氣全擊在玄黃日月鐘上,打得玄黃日月鐘鐺鐺作響,但玄黃日月鐘上光芒閃耀,將混沌劍氣一一擋下。
    陳九公將盤古幡一搖,盤古幡上紫光繚繞,陳九公抬手舉幡,向玄黃日月鐘抽去。
    大日如來冷哼一聲,一推頭上金烏羽冠,一輪紅日現于其腦后。大日如來一揮手,紅日化作一道紅光飛入玄黃日月鐘內。
    鐺……
    玄黃日月鐘猛地一震,垂下條條玄黃之氣。
    玄黃之氣垂下三尺倒往上卷,擋住抽來的盤古幡。
    盤古幡上發出紫光沖破混沌之氣,盤古幡毫無花哨地抽在玄黃日月鐘上。
    啪!
    鐺……
    鐘聲一閃而逝,玄黃日月鐘化作一道玄黃之氣沒入大日如來體內。
    大日如來大吼一聲,一道玄黃之氣自頂門沖出,再次化作玄黃日月鐘。
    陳九公不屑地看了大日如來一眼,回身一劍刺中那道襲來的玄黃之氣。
    玄黃之氣被毀天劍一刺,直接化回玄黃破法幡。
    試圖偷襲陳九公的云中子一愣,迅速地反應過來之后連忙揮動玄黃破法幡,發出道道玄黃劍氣攻向陳九公。
    陳九公抬手一指,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現于頭頂,垂下玄黃之氣護體,阻擋玄黃破法幡發出的玄黃劍氣,同時還擋住從側面刺來的屠巫劍。
    左手毀天劍,右手盤古幡,陳九公左右開弓,不理會大日如來,單攻云中子。
    混沌云團被盤古幡克制。再拿出來也是無用,云中子干脆祭出玄黃戊土旗,將玄黃戊土旗祭在頭頂。
    玄黃戊土旗上氤氳黃光閃閃,戊土神光渾厚宛如實質。
    陳九公掌中幡、劍齊來。劍砍幡掃,戊土神光碎開。但那玄黃戊土旗上,一團黃氣凝做蓮花。
    毀天劍斬,未能破開黃蓮,陳九公將盤古幡一蕩。盤古幡自黃蓮上掃過,盤古幡上紫色毫光如針。
    黃蓮散開,重回氣體,可盤古幡一過,又凝聚成蓮。
    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,這云中子得先天三云,不光是得了一件靈物,關鍵是氣運圓滿,道行大有長進。
    不過陳九公也不是吃素的,一道青光自眉心鉆出。纏上盤古幡,盤古幡上迸發耀眼的紫光,瞬間將青光掩蓋下去。
    陳九公掄幡再次掃向玄黃戊土旗,紫光過處,黃蓮破散,紫光一絞,玄黃戊土旗上的黃氣消失的一干二凈。
    “道友,那是開天烙印!”大日如來見陳九公發威,連忙出言提醒云中子。當日諸圣在東海印證道法時,云中子早已輪回轉世。沒見過這開天烙印。
    聽到大日如來的話,云中子心中一凜,連忙祭出玄黃功德鼎。
    玄黃戊土旗在上,玄黃功德鼎在下。玄黃功德鼎開。鼎中噴出玄黃火焰。云中子此舉,就像是在用玄黃火焰烤燒玄黃戊土旗。
    呼……
    玄黃火焰一燎,玄黃戊土旗展,旗面上出現了一個玄之又玄的圖案。
    云中子將玄黃破法幡拋起,雙手向前一推,玄黃戊土旗立起。其上黃光閃閃,離了旗面。
    在黃光中的,是那個玄之又玄的圖案,這個離了玄黃戊土旗旗面,伸展開來,是一條長長的黃氣。
    這道黃氣,就是云中子的戊土之道!
    見云中子要和自己比拼大道,陳九公微微一笑,松開手中的盤古幡,盤古幡化作一道紫氣,直向黃氣飛去。
    二氣如龍似蛇,盤旋纏繞在一起,紫的是毀滅之道,黃的是戊土之道。
    三千大道,毀滅攻擊最強,戊土防御最強,毀滅、戊土之爭,真可謂是矛盾之爭!
    大日如來知道陳九公道行高深,又有和毀滅之道配合相得益彰的開天烙印,云中子怎么也不會是他的對手,這時就想衍化至陽之道相助云中子。
    誰知還未等他出手,就有一劍、一槍襲來,大日如來慌忙應戰,毀天劍劍刃鋒芒逼人,噬神槍槍尖吐紫氣。
    還好沒有了盤古幡,大日如來再次祭出玄黃日月鐘護身,堪堪防住陳九公的猛烈攻擊。
    “陳九公!”云中子大喝一聲,祭玄黃功德鼎砸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。
    玄黃功德鼎砸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,這寶塔只是微微一顫,顫動的幅度小到肉眼都看不清晰。
    知道自己這一擊什么作用也不起,云中子一揚手,照妖劍、照妖鏡齊出,二寶化作兩道玄光于空中一繞,凝做一把玄光巨劍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斬去。
    陳九公舉槍架住大日如來的屠巫劍,毀天劍橫掃,斬向大日如來軟肋。感覺到云中子輪番攻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,陳九公有些不耐的皺皺眉頭,背后沖起六道黑氣。
    六道黑氣在上升中繞在一起,凝做無尾幡。無尾幡上不閃光芒,迎著照妖劍、照妖劍所化玄光巨劍飛去,繞著玄光巨劍一轉,玄光巨劍一分為二,化作兩道玄光墜落。
    “這又是什么?”不得不說,轉世重修是很耽誤事的,云中子見那六道黑氣詭異,卻不知道這是盤古怨念所化。但見自己的照妖二寶落下,連忙飛身收了二寶。
    就在此時,矛盾之爭勝負已分。盾的防御還是不夠強,那條黃氣被紫氣分割成幾段,然后隨風而逝。
    毀滅之道取勝,衍化的紫氣卻不散,在空中動如長蛇,一竄如靈蛇出洞,直奔云中子沖去。
    戊土之道剛剛被破,正是云中子心神動搖之時,大日如來一咬牙,奮不顧身地沖到云中子身前,期間左臂挨了陳九公一槍。
    左臂沒有流血,但大日如來感覺到一陣鉆心的痛,毀滅之力于其血肉之內游走。可此時此刻,大日如來知道自己該干什么,一口精血噴在玄黃日月鐘上,玄黃日月鐘凌空一轉,直長數倍,從空中墜下,將他和云中子一起罩住。
    在玄黃日月鐘罩住二圣的一剎那,玄黃日月鐘上日、月、星辰熠熠生輝,玄黃光芒極其耀眼。
    紫氣襲來,玄黃光芒破碎,紫氣繞玄黃日月鐘一圈,正好將鐘纏住。
    紫氣一勒,玄黃日月鐘陡然分作上下兩半。
    躲在玄黃日月鐘下的大日如來和云中子萬萬沒想到,沒想到玄黃日月鐘被陳九公的毀滅之道從中央破開。
    分成上下兩部分的玄黃日月鐘,化作兩道玄黃之氣飛回大日如來體內。大日如來一拉云中子,整個人化作一道虹光遁走。
    被大日如來扯了一把,云中子立即反應過來,連忙將玄黃戊土旗展開護身,飛身而起,直上九天。
    見大日如來、云中子奔逃,陳九公哈哈一笑,用手一指,那條紫氣一分為二,分別追擊大日如來和云中子。
    虹光一閃,大日如來與空中停住,雙手合屠巫劍,一陣紅光壓下了屠巫劍上流轉的血光。大日如來祭出屠巫劍,紅光一閃,屠巫劍連斬,將追來的紫氣斬做數段,消散于空中。
    與此同時,云中子也祭出玄黃破法幡,滅了自己身后的紫氣。
    當兩段紫氣被二圣破開之后,盤古幡憑空出現在陳九公身旁,幡桿上還繞著一道青光。
    一手抓著玄黃破法幡,一手持著玄黃戊土旗,云中子再一次見識了自己老對手陳九公的厲害。他衍化的毀滅之道先破了自己衍化的戊土之道,后強行破了大日如來的玄黃日月鐘,又一分為二,幾經消耗最后才被自己和大日如來聯手破除。
    陳九公收起毀天劍、噬神槍,抓過身旁的盤古幡輕輕一抖,飛身向大日如來沖去。
    “還來!”大日如來臉上露出疾苦之色,如果不是當日在東海唄準提佛母激發了深藏心底的勇氣,此時大日如來肯定頭也不回化虹而走。
    突然,一個身影出現在大日如來和陳九公之間,青、金、紅三色光芒沖起,形成一道三色光幕擋住陳九公去路。
    陳九公仗盤古幡撕破過多少人的防御?這三色光幕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,但此時此刻,陳九公卻沒有揮幡。
    看了來人一眼,陳九公笑了,“準提,你終于來了。”
    準提佛母還是那身裝扮,只是兩手空空,“教主欲見準提,準提豈敢不來?”
    陳九公聞言冷笑,“你將我誆到魔界,莫非當我陳九公是好糊弄的?”
    在陳九公說這話時,沒龍谷周圍大大小小的戰斗全部終止了。截教一方聚在陳九公身后,佛、魔二教自然向準提佛母靠攏。
    聽陳九公說自己誆他,準提佛母搖頭一笑,沒有回答陳九公的話,而是將目光轉向鎮元子和馬有恒。“多年不見,紅云道友別來無恙?”
    馬有恒與準提佛母對視一眼,微微苦笑,“紅云已去,馬有恒拜見圣人!”說著,馬有恒向準提佛母深深一揖。
    準提佛母輕嘆一聲,“道友何必如此,我與師兄早就有言在先,你和鎮元道友的因果,都由我們一力承擔。”
    馬有恒道:“二位圣人大恩,我與道兄永記于心,只是紅云虧欠道祖因果,不得不還,不敢不還。”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: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