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教仙》 最新章節: 第961章玄黃世界(10-24)      第960章封印倚帝(10-24)      第959章因果(10-24)     

截教仙771 八方云動四教齊出

昆侖山前的葫蘆藤,紫、墨、紅三云,這些都入先天,卻不為靈寶,這樣的存在被稱為先天靈物。
    先天靈物,簡單的說就是天地初開時,那些先天而生的天才地寶。這樣的東西用來煉制靈寶,那是再好不過了。
    像昆侖山葫蘆藤,上面結的葫蘆被幾位大神通者帶回洞府,有向里面植入蠱、毒的;有用其蘊藏大巫精氣,煉做飛刀的……
    就連那無了葫蘆的藤,也被女媧娘娘帶回錦繡天,最后做了她的成道至寶造人鞭。
    相傳盤古開辟混沌時,天邊一團混沌化作云朵,點綴盤古所開蒼天。
    那是天地間第一片云朵,此云呈混沌之色。后來一分為三,化作紫云、墨云、紅云。
    三云乃洪荒最頂尖的先天靈物,開了靈智,化作三位先天大神通者,紅云老祖、紫云老祖、墨云老祖。
    天皇年間,也就是妖族掌天,巫族掌地的時候,一人應天地大劫而生,拜入元始天尊門下。此人生而知之,生而能言,自號云中。
    此人的應劫而生和那些量劫主角不同,不知道他是感大劫煞氣而出還是怎得?他應劫卻不入劫,歷經洪荒四次大劫,但從不受磨難,漸漸有了福德真仙的美稱。
    直至被陳九公打殺,才輪回轉世。
    或許他的死是天數,不然再轉世后怎么會集齊先天三云?
    他以云中為號,那紫、墨、紅三云就仿佛是為他而生,他得紫云,法力直至準圣;得墨云,法力飆至準圣巔峰。紅云到手,立證混元,圣人重現!
    而那先天三云,也重新凝聚成開天辟地之初的混沌云團。這靈物就向陳九公說的,是天地之造化,混沌之鐘靈。不光有極強的防御。更是靈性十足。
    只可惜美中不足的是,此物中不蘊含大道,不能借以悟道。又不像靈寶那般,被主人催動能衍化形態。
    仗混沌云團護身。云中子意氣風發,不斷催動玄黃破法幡化作犀利的玄黃劍氣攻擊陳九公。
    又有大日如來加入戰團,與云中子圍攻陳九公。
    這二人不知哪里來的勇氣,云中子主攻主防,大日如來在外圈游走配合。配合得倒也相得益彰。
    陳九公和他們斗了幾個回合,不顯山露水,心中暗暗覺得好笑。不知道這云中子是怎么想的,這混沌云團是好,但拿出來對付自己,是不是有些自信的過頭了?
    可是不管心里怎么想,陳九公面上都不露聲色,依舊仗混沌鐘護身,以毀天劍攻擊。
    與此同時,沒龍谷前。截教與佛門、魔教的戰斗還在繼續。
    少了馬孟旭和馬有恒,對雙方沒有什么影響。準圣和準繩混戰在一起,準圣之下,勝負則立見分曉。
    準圣之下?沒錯,就是截教二十多人找上了想安安靜靜看熱鬧的黃龍真人。
    羅宣、劉環、馬元、余元、聞仲……論單打獨斗,他們沒一個人是黃龍的對手,可要是聯起手來,一波上清神雷轟過去,黃龍真人就被炸的落荒而逃。
    見黃龍真人遁走,截教眾仙迅速的分成三隊。以道行最深的羅宣、劉環、余元為首,兵分三路追殺黃龍真人。畢竟此時沒龍谷前的戰斗,已經不是他們能摻和的了。
    且不說截教眾仙如何追殺黃龍,單說沒龍谷前三教混戰。
    還是袁洪戰麒麟王。這二人都是以力證道,打起來都恨不得招招見血。地藏王佛、慈航道人配合,刑靈配寂滅,雙戰無當、金靈。六耳與玉鼎真人這對老對手就不用多說,一展乾坤之道,一仗劍殺伐。
    文殊、普賢。師兄弟二人合力,力敵三霄娘娘,文殊悟的是魔道,有魔界至寶萬魔旗在手,魔攻異法變化多端。普賢真人修煉的是虛實之道,吳勾劍虛虛實實,詭異莫測。這二人又都是斬二尸的準圣,道行高深,法力渾厚,又有不同尋常的默契,以二敵三絲毫不落下風。
    太乙真人、道行天尊、清虛道德真君大戰截教三仙,他們之間相差的不多,可謂是勢均力敵。
    最后,就是山河老祖、赤精子、旃檀功德佛玄奘三人圍攻鎮元子。
    鎮元大仙以一敵三,赤精子沒什么出彩的,也就不說了。那山河老祖可是斬三尸的強者,絲毫不比他鎮元子差。玄奘呢,此人修煉甲木之道,身懷數件頂級先天靈寶,只不過是修煉時日尚短,否則參悟青蓮寶色旗、甲木靈光鞭和楊柳心針,足以讓他斬出自我。
    被三人圍在當中,鎮元子知道這將是自己平生最兇險的一戰。就想臨來時,陳九公說的,過了今日就能得享安寧。
    所以,此時此刻的鎮元子,毫無保留的展現出自己的全部實力。頂上黃色的慶云,慶云上三朵黃蓮黃氣氤氳。
    在氤氳黃氣之上,人參果樹、地書、中央戊己杏黃旗,三件靈寶不斷的釋放出和云中子一樣的戊土神光,將鎮元子牢牢護住。任他三人如何進攻,也傷不得鎮元子分毫。
    三千大道之中,論防御,造化、甲木都不差,但最強的,還是戊土。
    鎮元子防御無憂,穩住局勢,開始轉守為攻。掄開手里摧天杖,專揀軟的捏,連連攻擊三人中最弱的赤精子。
    赤精子很冤枉,作為元始天尊的二弟子,赤精子差么?如果不是遭九曲黃河之劫,此時的赤精子絕不會比文殊、云霄他們差,甚至可能更強。可現在的他和戰團中那三位比起來,都差了不止一籌。
    鎮元子一杖擊來,赤精子連忙抽身退走。鎮元子欺身而上,揮杖再打。或許鎮元子沒參悟毀滅之道,但他近戰的本事絕對不弱。這一杖祭出,摧天杖上分出條條杖影,虛虛實實封住了赤精子的所有退路。
    赤精子知鎮元子這一擊難躲,狠狠一咬牙,選擇了硬拼。大袖一甩,陰陽二氣自袖中飛出,凌空一繞凝做陰陽鏡。
    赤精子一指陰陽鏡,陰陽鏡于身前旋轉不停,鏡面上紅白二色毫光閃閃。
    “嗯?”鎮元子一看,知道赤精子到了悟道的邊緣,當即心中發狠,手中又添三分氣力。
    鎮元子毫無花哨的一杖狠狠砸下,紫光、白光、紅光,三色光芒撞擊在一起。白光、紅光破散,紫光劈下,直落陰陽鏡上。
    陰陽鏡化作一道流光飛了出去,隨著這寶貝一起的,還有赤精子。
    赤精子飛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,好在無甚大礙。只是起身之后的赤精子,再不去幫山河老祖、玄奘圍攻鎮元子,轉頭去幫太乙真人他們會戰截教三仙。
    劈飛了赤精子,鎮元子氣勢暴漲,反手掄杖掃向玄奘左臉。
    玄奘揮動青蓮寶色旗,青蓮寶色旗上青光閃閃,青蓮一朵接一朵的涌出,阻擋摧天杖。
    木能曲能彎,能硬能柔,自然有一定的防御力。鎮元子知道玄奘防御不差,這才掄開摧天杖轉攻山河老祖。
    漸漸的三人進入僵持階段,這么打下去,誰也奈何不得誰。就在這時,山河老祖往后一躍,跳出戰團。
    玄奘知道山河老祖不是要跑,而是要醞釀什么大招,連忙一拍頂門,兩顆舍利子自頭頂飛出。
    玄奘一甩手中青蓮寶色旗,青蓮寶色旗呼啦啦一卷,將兩顆舍利子都卷入旗中。
    玄奘再一抖青蓮寶色旗,青蓮寶色旗展開,此時已不見了兩顆舍利,但卻有千萬青蓮漫天飛舞。
    那一朵朵青蓮自四面八方向鎮元子涌去,阻擋鎮元子進退,讓他根本無法攻擊山河老祖。
    山河老祖退出圈外,將手中山河劍一拋,頂上沖起一道玄光,化作慶云三花。
    三花放出玄光陣陣,在玄光中山轉水動,靈氣四溢。
    山河劍落在玄光之間上下沉浮,山河老祖雙手一震,左手中現出山河社稷圖,右手中現場山河寶扇。
    山河老祖左手一抖山河社稷圖,一道靈光自圖中彈出。
    靈光直上,附于山河劍上,山河劍上頓時多了一道靈光。
    山河老祖右手一搖山河扇,山河扇中射出一道靈光。
    靈光直上,附于山河劍上,山河劍上便又多了一道靈光。
    山河老祖左手抖圖,右手揮扇,道道靈光不住飛出,一一附于山河劍上。
    此時的山河劍,在哪?誰也看不見了,只見道道靈光聚在一起,呈劍形。
    再看山河老祖雙手中的兩件寶貝,無論是山河社稷圖,還是山河扇,其表面都暗淡無光。
    山河老祖雙手一翻,山河社稷圖入左袖,山河扇入右袖。山河老祖雙臂一掄,慶云上的靈光巨劍飛至山河老祖面前。
    山河老祖奮力一推,靈光巨劍沖起,不是砍,而是砸向鎮元子慶云三花上的三件靈寶!
    就在這時,陳九公抽回刺入混沌云團中的毀天劍,提劍而立,不再出手攻擊。
    云中子、大日如來攻來,見陳九公一動不動,都有些驚訝。順著陳九公的目光望去,才知陳九公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鎮元子身上。
    “兄長,只能靠你自己了。”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:m.piaotian.net